<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0章:大象
    他却腾出一只手来往她小P股上一拍,口齿不清地催促她,“快去洗澡,我很快就上来!”

    见他急成这样,魏可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于是她忍不住猜想,他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对那方面有过强的需求其实也正常,只是照理说以他的条件不愁没女人啊,那他这样一副急躁的模样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以前洁身自好憋太久,这一开荤就收不住了?

    还是因为对她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所以看到她就情不自禁的想要?

    唔,如果二选一,那她肯定选择相信他开始有点喜欢她了……

    毕竟,这也是她自身魅力的一种肯定嘛对吧!

    其实撇开以前的恩怨不谈,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对他的感觉还挺好的,尤其那天他救外公时的模样真是太帅了,简直让她深深着迷啊!

    他出差的这一周,她明明忙得脚不沾地,可大脑一得空闲,他的脸就会在脑海中出现……

    于是她想,既然与他已是夫妻,那是不是应该试着去适应,试着去了解,试着把日子好好过下去?

    都说感情可以培养,性格可以互补,他虽然嘴毒脾气差,但本质并不坏,改造一下应该还是可以凑合着过下去的。

    再怎么稳重成熟的男人,骨子里都藏着幼稚的一面,有时候他们就像不懂事的孩子,得训,得教。

    啪!

    见严太太不动,严楚斐伸手又在她的小P股上拍了一下,力道略重,以示警告。

    “快去啊!!”他不耐地瞪她。

    女人洗澡最磨蹭,不像他们男人,随便冲冲就OK了。

    臋上一疼,魏可从“如何改造六阿哥”的伟大思想中回过神来,好笑又好气地瞥他一眼,然后用下巴点了点桌上被他风残云卷已消灭得差不多的饭菜。

    “那你上来之前把碗洗了,还有厨房也顺便收拾一下。”她说。

    “啊?”严楚斐包着一口饭,一脸错愕地看着一本正经的严太太,一副“你在说什么哦我怎么都听不懂”的表情。

    “啊什么啊?我做饭你不该洗碗么?”她佯怒瞪他。

    他狠狠咽下嘴里的饭,拧着眉口齿不清地说:“放那儿明天钟点阿姨会洗——”

    “不行!你洗!”她冷冷阻断,态度强硬地命令。

    “为什么呀?”他莫名,不懂她为何如此坚决地要他洗碗。

    魏可瞅着一脸无辜的严先生,严肃道:“咱俩是夫妻,家务得平摊,我都做饭给你吃了,你洗洗碗还委屈了?”

    严楚斐嘴角抽了抽,“哪有男人洗碗的……”

    “为什么不可以有?”魏可闻言,俏脸瞬时一冷,“严楚斐我告诉你,你那套大男子主义在我这儿可行不通,你不洗碗的话,那今晚咱就——”

    严太太这话威胁意味太浓了,傻子都听得懂。

    “行行行!我洗我洗!”严先生立马妥协,点头答应,然后推她的腰,再次催促,“快上去洗澡!”

    魏可满意上楼。

    严楚斐继续扒着碗里的饭,一边用力地嚼着咽着,一边瞅着严太太婀娜多姿的背影。

    靠!

    他活到现在还没洗过碗呢!

    居然要他一个大男人做家务?

    小混蛋!一会儿弄死她!!

    怀着想要狠狠惩罚严太太的念头,严楚斐三两口扒掉碗里的饭,然后快速地收拾餐桌和厨房。

    他从来没做过家务,收拾起来毫无章法,简直有种越收拾越乱的感觉。

    碗和菜碟放水槽里随便冲了冲就完事儿,再用抹布将餐桌和灶台胡乱擦了擦就搞定。

    然后洗锅扫地……

    前前后后用时约莫二十分钟,他觉得差不多了。

    然后把厨房的灯一关,蹭蹭蹭就往楼上跑,急不可耐地朝着卧室奔去。

    呯地一声……

    严楚斐满脑子都是此刻洗完澡的严太太该是多么的香甜诱人,一颗心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忘了控制力道就猛地推开了门。

    “呀!”

    刚沐浴完的魏可仅围着一条浴巾,背对着门坐在牀边,手里拿着什么,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着……

    他推门的声音太大,吓得她蹭地弹跳起来,猛地转身看他,同时快速将双手藏在身后。

    火急火燎的严楚斐一冲进屋就想向严太太扑去的,可当一抹艳红从他的眼底一散而过时,他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黑眸微微一眯,他一边瞅着双手背在身后的严太太,一边反手关门。

    魏可被他犀利的目光盯着心脏砰砰直跳,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东西,有些害羞,又有些心虚。

    “你干吗啊?这么大声,吓我一跳……”她往后退了一步,语气娇滴滴地嘟囔抱怨。

    严楚斐关了门,朝着严太太一步步慢慢走去,直截了当地问她,“藏什么了?”

    “啊?”魏可大眼睛眨啊眨,装傻。

    “背后藏着什么?”他用下巴点了点她的手臂,同时双手揪住自己背心下摆往上一脱,转眼间,他精壮的上半身就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没……没什么啊……”她讪笑,随着他的逼近,表情僵硬的小脸上已难掩慌张。

    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真的没什么?”

    “嗯嗯!”她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没有说谎,然而结巴的声音却严重底气不足,“真、真的没什么……”

    “手拿出来给我看看。”他慵懒轻哼,慢悠悠地朝她踱步而去。

    严太太很乖,听话地把右手伸出来。

    自然是空空如也。

    “左手!”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于是他又盯着她的左臂。

    严太太顿了两秒,然后依言而行……

    但是!

    在左手伸出来之前,她的右手又先一步背到了身后……

    她的左手伸出来,毫无疑问,什么也没有。

    严楚斐哭笑不得。

    严太太这是把他当成三岁孩童还是把他当成智障?

    “两只手一起拿出来!”他俊脸一沉,倏然冷喝。

    魏可咬唇瞅着威严十足的严先生,默了默,然后……

    使劲儿摇头。

    看着严太太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严楚斐好笑又好气。

    实在好奇她藏着什么,没耐心跟她耗,于是他剑眉一拧,直接上前就去夺她手里的东西。

    她一直防着他,见他逼近,忙不迭地往牀上跳。

    边躲边叫,“啊……别抢!严楚斐你别抢啊……”

    啪!

    他本来可以抓住她了,可临了却突然改变主意,大手一转,便一巴掌狠狠拍在她的P股上。

    “啊!”很疼,她大叫,站在牀上捂住被打的位置,嘟着嘴极尽幽怨地瞪他,愤愤质问:“你干吗打我?”

    “在家里你再连名带姓的叫我试试!!”他站在牀下,也瞪她,咬着牙根阴森森地切齿。

    呃……

    魏可一愣。

    而他在她怔愣的那瞬,趁机朝她扑去。

    她惊觉,却已晚了一步,刚转身想逃,就被他狠狠扑倒。

    他高大的身躯整个压在她的背上,薄唇凑近她的耳后,极具威胁性地冷冷命令,“叫老公!”

    最擅长审时度势的严太太立马拉长尾音娇嗲,“老公——”

    她努力歪着头去看他,讨好示弱。

    严楚斐满意。

    “给老公看看,你藏的啥?”他一边在她耳朵上啄了一口,一边去扯她藏在身前的小手。

    “我觉得你还是别看了……”她把双手紧紧压在肚子下,对他傻呵呵地讪笑。

    “拿出来!”他拧眉,佯怒冷喝。

    “真的别看了……”她微微红着小脸,一个劲儿地摇头。

    “快点!”他耐心不足,再不给的话,他可就要真抢了。

    魏可咬了咬唇,一脸纠结地瞅着他,“你真的确定要看?”

    “再啰嗦弄死你!!”他目光一凌,瞪着她恶狠狠地威胁。

    同时,他往上蹭了蹭,某物就气势汹汹地抵着她的……腿间。

    魏可深深吁了口气。

    然后,她将左手一点一点极其缓慢地从小腹下伸出来……

    她的食指上,勾着一条红色的,大象头型的……

    “什么玩意儿?”

    严楚斐坐起来,皱眉盯着严太太手上的不知名物件,疑惑地问道。

    同时他的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甚至都没有勇气把东西拿过来自己看。

    背上的压力解除,魏可也跟着慢慢坐起来。

    她本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可看他一脸谨慎好像是被吓到的样子,立马就不害羞了。

    于是在他充满疑惑和戒备的目光中,她噙着不怀好意的媚笑,两只小手翘着兰花指,一手捏着一只大象的耳朵,将手里的东西轻轻抖开给他看……

    是一条大象头型的丁、字、裤安全T……

    严先生的脸,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哪来的?”严楚斐狠狠皱眉,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你买的呀!”严太太笑得越发开心了,娇滴滴的声音无比甜腻。

    严楚斐,“……”

    很显然,这也是摆在那小货架上的,被他无意中一同买了回来。

    倏地,他将T从她手上一把抢过来,抢了就走。

    “诶,你干吗?”魏可连忙扑上去吊住他的手臂,急呼。

    “扔掉啊!”他吼,一副对手上东西深恶痛绝的模样。

    “别啊,这么可爱!”她叫道,趁他不备,将T又夺了回来。

    可爱……

    严楚斐满脸黑线。

    这么恶趣味的东西她竟然说可爱?

    严太太的口味,是有多重啊?

    “老公……”

    严楚斐正在心里默默腹诽,身边突然响起严太太拉长尾音的娇嗲声,同时她抱住他的臂膀,整个人软哒哒地往他身上靠……

    他的心,咯噔一跳。

    “干吗?!”他歪着头,戒备地斜睨着她,没好气地喝道。

    她突然抱着他的手臂撒娇,还冲他笑得贼兮兮的,怎么看都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试试呗!”魏可用食指勾着T,一边轻轻摇晃,一边对严先生挤眉弄眼。

    “滚!!”严楚斐恶狠狠地冲严太太吼。

    这什么鬼?他才不要试!

    “老公,试试嘛……”她在他手臂上蹭啊蹭,不要脸不要皮地极力怂恿。

    “走开!”他恼火,故作凶狠地瞪她。

    像是怕了她的死缠烂打,他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怀里扯出来,转身走回牀边。

    一副不想再搭理她的样子。

    魏可追上去,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买都买了,别浪费呀!”

    他冷冷剜她一眼。

    “浪费很可耻的诶老公……”

    “你身材这么好,穿上肯定帅爆了……”

    “人生嘛,有些东西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不然多无趣啊……”

    “老公……”

    她像只蚊子,在他身边不停地念叨,誓要让他妥协为止。

    他被烦得不行,用警告的眼神瞪了她无数次,可她视而不见,不怕死地唠叨个没完没了。

    “真想看?”

    终于,他忍无可忍,拧着眉斜睨着她,淡淡哼问。

    严太太双眼一亮,立马用力点头,满脸的期待。

    想啊想啊,她真的好想看他穿上这个之后会是什么模样……

    严楚斐双眸微微一眯,双手突然搭在严太太的肩上,将她往下一摁。

    她被迫坐在了牀边。

    魏可不明所以,抬眸看他。

    “你来给我戴!”他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要求。

    “……”魏可的嘴顿时成了O形,一脸懵逼。

    愣了好半晌,她才猛然回神,囧得直结巴,“可是那个……我……我不会呀……”

    “想看不是吗?想看就亲自动手!”他态度强硬,抓起她的手直接放在他的腰上。

    “我……”魏可唇角微微抽搐,有点晕。

    这狡猾的男人刚才是不是在欲擒故纵啊?

    不然为什么她现在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了呢?

    “怕了?”看出严太太的犹豫,严先生轻挑眉尾,睥睨着她轻蔑冷嗤。

    严太太闻言,立马就不服气了,抬头挺胸,字字铿锵,“来就来!谁怕谁!!”

    “那就来吧!”他的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幅度,淡淡吐字。

    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她可以不要脸,但绝对不能被他看扁。

    反正他浑身上下哪儿哪儿她都见过了,有啥好怕的?!

    嗯!不怕!

    豁出去了!

    魏可牙一咬,心一横,揪住严先生的松紧裤腰就往下狠狠一扯……

    然后……

    严太太笨手笨脚,最后在严先生忍无可忍的协助下,才将“大象”T给他穿好……

    当大功告成,魏可已是满头大汗。

    严楚斐后退一步,双臂环胸,淡定自若地站在严太太的面前,问她:“满意吗?”

    严太太口干舌燥,悄悄咽了口唾沫。

    嗯,不能更满意了。

    她以为他穿上之后看起来会很滑稽,但其实……好像性感更多一点。

    不得不说,身材好是王道啊!

    就好比此刻的严先生,穿头大象在身上都毫无违和感。

    用力抿了抿唇,她对他妩媚一笑,“严先生你能不能……转个身?”

    “干吗?”他皱眉,狐疑地瞅她。

    这玩意儿穿久了不舒服,他想(月兑)了。

    “让我欣赏一下你的后背呀!”魏可笑米米地说。

    严楚斐觉得严太太真是个小铯女……

    不过他喜欢!

    见严太太对他的身材这么感兴趣,严楚斐特得意,二话不说,转过身去。

    魏可立马蹑手蹑脚地靠近牀头柜……

    几秒之后——

    “好了严先生,你可以转过来了。”她嗲嗲地说。

    严楚斐缓缓转身。

    为了给严太太一个美好的视觉感应,他特意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用一种很Man的姿势回身……

    咔擦!

    “你干什么?”

    邪魅的笑僵在嘴角,严楚斐错愕地瞠大双眼瞪着正拿着手机对着他的严太太。

    “没什么呀,做个纪念嘛!”魏可笑靥如花,一边媚声娇嗲,一边把照片保存。

    “你——”他气结,一张俊脸顿时如同一个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她她她……

    疯了吗?!

    居然敢把他现在这个样子拍下来?

    她真的很想死是吗?

    “删了!”他大怒,朝她扑过去。

    她连忙跳开,把手机藏身后,对他噘嘴撒娇,“不要嘛……”

    “立马给我删了!!”他狠狠瞪她,疾言厉色地冲她吼。

    这样的照片日后若是传出去了,他还有脸在帝都混?

    严家的脸都得被他丢光好么!!

    魏可一边后退与气势汹汹的男人保持着安全距离,一边冲他使劲儿撒娇,“没照脸啦……”

    没照脸也不行!

    “魏可!把手机给我!!”严楚斐翻脸了,严肃喝道。

    这张照片坚决不能留!

    他一边命令她,一边朝她逼近。

    他身手好,反应快,想要抓她简直易如反掌。

    见他要动真格的了,她急了,倏地将身上的浴巾一扯,对他喊,“大不了我也让你拍一张好了啦!”

    严楚斐脚步顿住,看着瞬间光了的严太太,心动……

    见他犹豫,机不可失,魏可立马跑向牀头,将他搁在牀头柜上的手机丢给他,“来嘛来嘛,照一个嘛,我允许你照全身,从头到脚全照进去都OK的!”

    手机迎面飞来,他下意识地抬手一抓,稳稳接住。

    他拧眉,捏着手机看着她。

    她连忙摆pose,以供他拍照。

    严太太自然没傻到真的让严先生全拍……

    她将浴巾轻轻压在(月匈)前,用背对着他,微微侧身,回眸一笑。

    浴巾包着她的臋,刚好到最低限度,所以他能拍到的只是她的背部线条,以及(月匈)的弧度,若隐若现中,透着神秘和you惑……

    严楚斐目不转睛地盯着几步之遥的小女人,心潮澎湃。

    他的严太太,太美!

    不管是她摆的pose,还是她的笑容,仰或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迷人心魂……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