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19章:不甜不要钱
    魏可走着走着,突然眼角余光有什么一闪而过……

    她猛地刹住脚步。

    转眸,只见一米开外有个小货架,货架上摆满了颜色绚丽的小盒子。

    “怎么了?”严楚斐见严太太突然停下,走到她的身边,一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边下意识地问。

    魏可没回答,而是径直朝着小货架走去。

    目光触及货架上可谓是琳琅满目的小盒子,严楚斐微微拧眉。

    让严太太突然留步的居然是安全T  !

    魏可落落大方地站在半人高的小货架前,随手拿起一盒T,很认真地看起来。

    来往的顾客在经过她的身边时,均·好奇地看了她一眼,眼底都有着一抹或多或少的惊讶。

    似是从未见过哪个女孩子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坦然地挑选这种格外*的东西。

    看到那么多人偷瞄严太太,而严太太一副没脸没皮毫不知羞的模样,严楚斐反倒有种臊得慌的感觉。

    他硬着头皮走上前,本想拉她走人,可刚走到她身边就听见她充满好奇的声音轻轻响起。

    “哇,好多类型诶……”严太太像个好奇宝宝,这盒拿起来看看,那盒又拿起来瞅瞅,然后在他正欲伸手去拉她时,她抬起小脸一本正经地问他,“严先生,你喜欢什么样的?”

    严楚斐哑然。

    他如芒在背,感觉四周向他们投射过来的目光更多了。

    而严太太并不等他回答,接着垂眸盯着货架上看,同时自言自语般轻轻念叨,“超大号是肯定的,超薄嘛也是必须的……”

    生平第一次,严楚斐有种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冲动。

    严太太念叨着他要用“超大号”的,更是引得路过他们身边的顾客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甚至是直接看向他的胯间……

    听着严太太这种变相的赞美,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如果是在家里,只有彼此的时候,他肯定很开心很受用,可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饶是他皮厚肉糙,也忍不住觉得窘迫了。

    虽然他用超大号是事实,可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瞎说什么大实话啊,害得他被那么多人盯着看,他很烦躁的好吧!

    严楚斐越来越觉得,严太太的性格表面看起来清冷淡漠,其实内心住着一个腹黑又带着点恶趣味的小妖精。

    她总能出其不意地将他的军,却还摆出一副无辜加天真的表情,简直让他爱恨不能。

    “螺纹怎么样?”

    他正想得失神,突然一个粉色盒子在他眼前晃了晃,同时伴随着她透着一丝不怀好意的询问。

    严楚斐狠狠咽了口唾沫,想把调皮的严太太揍一顿。

    “不喜欢啊?那……”见他只是瞪着她不说话,魏可像是失望般撅了撅唇,然后从货架上拿起另一个小盒子,举在他眼前轻轻晃动的同时还冲他挤了挤眼,“浮点?”

    严楚斐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

    很好玩儿是不是?她还来劲儿了是不是?

    “也不喜欢啊?”魏可一手拿着一盒T,一脸无辜地看着一言不发的严先生,“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严楚斐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反击就会输得一败涂地了。

    黑眸一眯,他从货架上随手抓了一盒,说:“这个看起来不错!”

    魏可定睛一看,有点晕。

    水果味的?

    尼玛!

    买什么水果味的,给谁吃啊?

    看到严太太明显一怔,严楚斐满意,总算被他扳回一局了。

    不再被严太太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好。

    他想,不要脸那就都不要脸好了,反正他现在算是整明白了,想要赢严太太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必须比她更不要脸。

    魏可的嘴角微不可及地抽了抽,悄悄咽了口唾沫,故作惋惜地看看手上的T,说:“可是我觉得这款浮点——”

    她话音未落,就见严先生二话不说就把货架上的TT往购物车里扫。

    噼里啪啦一阵响。

    “你干吗?”魏可错愕。

    不止严太太被吓到了,连四周对他们注目的顾客也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

    “全买啊!”严先生说得理直气壮,不停地把各色各样的TT往购物车里丢。

    “你疯了?买这么多干吗?”魏可瞠大双眼看着乱七八糟躺在购物车里的安全T,压低声音略显着急地轻叫道。

    “用啊!”严楚斐似笑非笑地看了严太太一眼,答得理所当然。

    “……”魏可无语。

    眼看他真准备把整个货架上的TT都买回家,严太太有种搬石头砸了自己脚的窘迫,哭笑不得。

    抿了抿唇,她抬手挠额,以此遮挡那些频频朝他们投射过来的好奇目光,同时压低声音无奈调侃,“严先生你是准备把一辈子的都买回去么?”

    严楚斐顿住。

    他狠狠拧眉,危险地半眯着黑眸睨着她,眼底寒光四起。

    “我一辈子就用这么点儿?”严楚斐觉得自己被严太太羞辱了,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愤愤地瞪着她阴森森地切齿,“严太太你这是在向我挑战么?”

    挑战……

    其实她很清楚,自己是死鸭子嘴硬,他要真狠了心弄她,她这小身板肯定是吃不消的……

    可输人不输阵啊,不蒸馒头还争口气呢,她又不是吓大的,岂能被他三言两语就吓唬住?所以她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买买买!听你的,全买就全买!严先生你可要争气点,咱尽量……”她连连点头,表示支持他的决定,然后微微停顿,扫了眼已将购物车彻底霸占的上百盒TT,大致估算了下,道:“一年把它们用完好不好?”

    她叫他争气点……

    严楚斐一把搂住严太太的腰肢,凑过去就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半是愤慨半是暧、昧地哼哼道:“我争不争气你不知道吗?倒是你,有种别求饶!”

    “我求饶?”魏可立马不服气地斜睨着严先生,轻蔑嗤笑,“做梦呢你!”

    严楚斐眉尾一挑,“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魏可抬头挺胸,应战应得豪气冲云天,宁死不服输。

    严楚斐什么也没再说,推着一车TT走向收银台。

    在魏可看不见的角度,他的唇角微微勾起,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猫。

    严太太的这声“走着瞧就走着瞧”,真是太合他的心意了。

    有她这句话,从今往后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想想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妙了。

    每个人都有弱点,而严太太的弱点就是爱逞强,所以只要稍加刺激,她就会自动往坑里跳。

    嗯,相较于她难得的羞涩,他好像更喜欢她这股不服输的泼辣劲儿了!

    魏可微微蹙着眉,有些纠结地看着走向收银台的高大身影,隐隐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目光瞟着购物车,她头皮发麻,心里泛起一丝后悔,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接下来的日子是不会好了。

    哎,冲动是魔鬼,她不该向他挑衅的,嘤嘤嘤……

    然后,在收银小姐惊诧加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中,严先生淡定付款,优雅从容地将TT装入购物袋里。

    再然后,他一手拎着一袋食材以及两袋安全T,另一手牵着偷偷郁闷的严太太,淡定自若地朝着超市出口走去。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回家之后,严楚斐在楼上卧室洗澡,魏可在楼下厨房做饭。

    当严楚斐洗完澡下楼,魏可还在厨房里忙碌。

    洗完澡后的严楚斐穿着短裤和背心,脚踏人字拖,阳刚中透着一丝慵懒,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性感。

    尤其是他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珠,他却不用毛巾,只是用手耙了耙,那随性的举动,男人味十足。

    下了楼,严楚斐径直朝着厨房走去。

    走到厨房门口,他正要一脚踏进去,可当他的目光触及灶台前那抹纤瘦的身影时,却不由自主地顿住了脚步。

    将双手往短裤口袋里一揣,他靠在玻璃门框上,目光深幽地看着正为他做饭的严太太。

    这一瞬,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看着她这副贤妻良母的模样,他突然感觉到了家的温暖,特别美好,特别满足。

    于他内心来说,对“家”其实是很向往很渴望的……

    他的父母很早就离了婚,然后他就一直在部队,所以从他懂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

    他是男人,不喜欢把什么都表露出来,可是内心深处有些渴求他却是骗不了自己……

    嗯,他渴望有个家!

    渴望有个温柔娴淑的妻子,渴望有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渴望能过上简单幸福的日子。

    这就是为什么他以前喜欢温柔型的女人,因为他觉得只有温柔的女人才能造就一个温暖的家。

    本来他一直觉得像魏可这样好强的女人不适合做妻子,至少达不到他对“妻子”的要求。

    可没想到外表看起来精明干练的严太太做起饭来的样子与他心目中的贤妻良母形象竟是那么的吻合。

    他喜欢她这个样子。

    太喜欢了!!

    其实曾经也有人为他做过饭,甚至做过很多次,可以前给他做饭的那个人,却没有一次能给他这种家的感觉……

    严楚斐一瞬不瞬地看着严太太的背影,看着看着,眼底不自觉就流露出了一抹柔情,以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眷恋……

    魏可系着围裙,背对着厨房的门,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拿着汤勺,准备试试汤的咸淡。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一锅汤上,并未发现身后有人正盯着自己。

    她舀了一小勺汤汁往嘴边喂,哪知一不小心竟烫了嘴……

    “嗤……”她被烫得龇牙裂齿,狠狠抽了口凉气。

    忙不迭地放下锅盖和锅铲,准备打开水头掬一捧冷水含嘴里缓解疼痛。

    哪知一转身,整个人却撞进一副宽厚的胸膛里。

    她诧异抬头,还来不及反应,小脸就被一双大手紧紧捧住,下一秒,他就吻上了她的唇……

    魏可有点懵,瞠大双眼愣愣地看着他,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搞得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撬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

    像是安抚,又像是疼惜,他一下一下轻扫她被烫到的舌尖,温柔至极。

    魏可更懵了,大脑一片空白,有种已被迷惑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结束,从她嘴里撤离,眉目深幽地凝睇着她,“还疼吗?”

    他的声音柔得滴水。

    “……不……不疼了。”魏可结巴,依旧愣愣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完全不能适应这样的严楚斐。

    我去!

    这男人是吃错药了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要死了诶!

    他这样害她好不习惯啊,惹得她的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像是恨不得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是怎么回事啊!

    嗯,她很紧张!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

    她目光茫然地望着他,无辜的小模样像是一只呆萌的麋鹿,真真是让人我见犹怜。

    严楚斐一个没忍住,又低下头去吻她。

    他觉得严太太在勾他。

    当他的唇再次吻上她,她猛然回过神来,连忙偏头躲避,急道:“饭还没好呢……唔……”

    她的头偏了不到一半,就被他的大掌又强行掰了回来,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毫不犹豫地堵住了她的嘴……

    拗不过他,无奈,她只能由着他。

    她以为只是一个吻,哪知他的手很快就扯开她的西装衣领,探了进去……

    魏可惊,瞠大双眼瞪他,双手捉住他的手腕,想要把他的手扯出来。

    “别动!”他轻喝一声,薄唇贴着她的耳朵,柔声轻哄,“先给我揉揉。”

    魏可突然发现,自己竟无法拒绝他这种温柔的语气……

    她微喘,被他揉得媚眼迷离,“你不是饿了么?等我把菜炒好……”

    “乖,让我解解馋……”他往她耳朵里呵气,将她扣在自己怀里越发使劲儿的揉,声音变得粗噶沙哑,咬着牙根近乎恶狠狠地说:“我TM想死你了!”

    魏可被他这句话说得整个人莫名就软了。

    他咬牙切齿的说想死她了,也不知是触动了她心底的哪根弦,竟让她那么欢喜……

    她瘫在他的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然而他越来越过分……

    他一手在她月匈前肆意作乱,另一只手则滑进了她的裤腰……

    她慌忙阻拦,“严楚斐你别闹——啊……”

    “叫老公!”

    在她月匈上的手,狠狠抓了一把,以示惩罚,他不悦地沉声命令。

    她立马娇嗲,“老公你再等会儿,锅里还炖着汤呢……”

    “不怕,汤就是要多炖会儿才好喝。”

    严楚斐随口应道,同时将严太太整个人往上一提,把她放在了流理台上。

    她闭着腿,他想将其掰开,可她不肯。

    她怕他会一发不可收拾。

    “打开!”他拧眉命令。

    他现在并不是想吃她,只是想逗逗她,先给她一点快乐。

    他想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看看她为他迷乱的模样……

    魏可无奈极了,“等会儿……”

    “乖,打开。”他凑上去吻她的唇,温柔轻哄。

    吃软不吃硬的严太太被严先生三言两语就哄得投了降……

    乖乖把腿分开,什么都由着他了。

    严楚斐得逞了,轻轻松松就让严太太崩溃得一塌糊涂……

    许久之后。

    他终于放过了她,而她已香汗淋漓喘息不已。

    彼此额头相抵,他深深看着她眼底的情动和欢喜,心里涌动着一股自豪和骄傲。

    光用手就能让严太太快乐成这样,他觉得忒有成就感了。

    魏可坐在流理台上,背靠着墙面,喘了一会儿,她突然双手捂脸,吃吃地笑了起来。

    严楚斐一愣。

    被她笑得莫名其妙。

    微微拧眉,他把她的小手从脸上拉下来,狐疑地瞅着她,问:“笑什么?”

    她紧紧抿着唇,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一副使劲儿憋着笑的模样。

    “说啊,笑什么?”他微恼,伸手去揪她的小脸蛋。

    她疼,妥协,笑着说:“你猴急的样子蛮可爱的。”

    可爱……

    严楚斐俊脸一黑,狠狠瞪她,“不许说我可爱!”

    他是男人好吗?!

    用什么形容词不好非要用“可爱”?

    他如果“可爱”的话那他成什么了?

    严楚斐恼羞成怒,脸颊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

    魏可见状,笑得更欢了,“脸红的样子更可爱,哈哈哈……唔……”

    他气得双手捧住她的脸颊就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严太太你想死是不是?”他恶狠狠地切齿。

    他一边说着,一边作势要扯她的衣服,准备将她就地正法。

    “停停停!我错了我错了,你不可爱,你一点都不可爱,好不好?”严太太连忙举手投降,然后主动在他唇上吻了吻,轻言细语地哄他,“乖,你先出去看会儿电视,等我做好饭把你喂、饱,然后你再用‘他’……”她的小手大胆地抚了他一下,“把我喂、饱,好不好?”

    严楚斐浑身一震,被严太太勾得魂都快飞了。

    “那你随便炒炒!”他抓住她的手在那里狠狠揉了揉,沙哑着声音急切地说道。

    “好。”她笑米米地点头。

    “十分钟!”

    “好——”

    “多一秒都不行!”

    魏可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跳下流理台,将他往厨房外推,“知道了知道了,快出去……唔……啊……”

    出门之际,他突然转身,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同时大手还不忘抓了她一把……

    然后他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厨房。

    魏可好气又好笑。

    十分钟后。

    严太太果然在规定的时间内炒好了菜。

    严楚斐接过严太太盛的饭就往嘴里扒,狼吞虎咽。

    那急躁的样子像是饿了几百年似的。

    “你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小心噎着!”魏可皱眉,担忧轻喝。

    他却腾出一只手来往她小P股上一拍,口齿不清地催促她——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