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17章:Helen在洗澡
    “你干吗?”她错愕,戒备地瞅着他。

    严楚斐唇角一勾,泛起一抹邪肆的冷笑,“你不是喜欢‘上’我吗?来啊!”

    “……”魏可一脸懵逼。

    他他他……

    他怎么知道她喜欢“上”他……

    啊呸呸呸!她才不喜欢上他,她不过是随便说说的好伐!

    不是……

    现在的重点不是她喜不喜欢上他,而是他是怎么知道她说过这句话的?!

    当时她们四周明明没有其他客人的啊!

    而且她说这话的时候也有注意形象刻意压低声音的,所以不可能被人偷听去的呀!

    在魏可呆如木鸡的当口,严楚斐已经手脚利索地脱了外套且解开了衬衣的扣子,露出了肌理结实的胸膛……

    “愣着干什么?上啊!!”

    他解开衬衣就开始解皮带,同时冲她喊道。

    魏可被他喊得回过神来。

    “严楚斐你BT啊?”她勃然大喝,没空被他的美色迷惑,狠狠瞪着他怒声质问:“你在我身上装窃听器了?”

    这是魏可的第一反应。

    不然说不过去啊!

    如果不是在她身上装了窃听器,他又没有顺风耳,怎么会知道她说了什么呢?

    所以他肯定是在她身上装窃听器了!

    “窃听器?呵呵!”严楚斐失笑,极尽鄙夷地给她一个白眼,“你自己身上有没有窃听器你自己不知道吗?”

    他这是不承认?

    魏可不信。

    眼前的男人出了名的歼诈狡猾,越是否认,越说明有问题。

    “严楚斐!你把窃听器藏哪儿了?”她认定他有罪,冷着小脸厉声质问。

    窃听这种行径太恶心了,他若真敢这么卑劣,她今天非得跟他离婚不可!

    严楚斐又气又恨。

    他在她心里就那么不男人?连窃听这种卑鄙无耻的事儿都会做?他有那么不堪吗?

    黑眸一眯,眼底划过一丝寒光,他突然对她勾食指,“过来!”

    他这动作透着危险的气息,魏可警觉,眼含戒备地瞅着他,不动。

    与他对视了几秒,她突然打开自己的包,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腿上,一样一样查找。

    严楚斐哭笑不得。

    “我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你找不到的!过来,我帮你取出来!”严楚斐侧着身,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刻意强调的“隐秘”二字,透着一丝不怀好意,只可惜这会儿正在生气的严太太无暇注意。

    他终于承认了是吗?

    魏可火冒三丈。

    她把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没找到。

    将东西又胡乱塞回包里,她抬眸怒瞪他,疾言厉色地质问道:“藏哪儿了?”

    严楚斐没回答,而是直接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顺势将她往自己怀里狠狠一拽。

    “啊……”

    魏可猝不及防,吓得惊叫一声,整个人歪倒在他的胸膛上。

    然后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那瞬,他一手将她紧紧扣在怀里,一手直接探向她的裤腰……

    他这动作太具有侵略性,魏可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失声怒问:“你干吗?!”

    “取窃听器啊!”他理直气壮地答,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

    “你……”她知道他的目标是何处,又羞又气,“严楚斐你少诓我!这里不可能有!!”

    “为什么不可能?”他轻挑眉尾,吊儿郎当地轻哼。

    “你当我傻啊?里面有没有东西我自己能感觉不到?”魏可气得想挠花严楚斐的脸。

    严楚斐扯了扯唇角,笑得邪魅无比,故意凑近她的耳畔,坏坏地往她耳朵里吹气,“我就放里面了,你若不信我取给你看。”

    “滚蛋!!”她气得大骂,撑着他的肩狠狠推他。

    至此,她已经可以肯定,他是在戏弄她。

    可他双手掐住她的腰,让她无法挣脱。

    怒急之下,她索性去掐他脖子,恶狠狠地切齿,“说!你到底把窃听器藏哪儿了?是不是我的手机里?”

    “我会唇语你不知道吗?”

    他唇角泛起似笑非笑的弧度,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她掐着他脖子的手顿时一松,呆呆地看着他。

    纳尼?

    唇语?

    他竟然会如此高大上的绝技?

    就他这副蠢样……

    “还有,也别在心里骂我,我会读心术!”

    她刚在心里骂他蠢,他立马又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魏可瞠大双眼看着他。

    卧槽!

    真的假的?

    他不止会唇语还会读心术,这么厉害他咋不上天呢!

    见把严太太唬得一愣一愣的,严楚斐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剑眉一挑,“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更想上我了?”

    “……”严太太想吐血。

    这个臭不要脸的!

    谁特么想上他了?

    都说是开玩笑了,听不懂人话么?

    正在这时,魏可的手机响了。

    “喂!”她如获大赦,忙不迭地拿起手机划开接听键,以此掩饰自己的窘迫。

    “,还没好吗?你下午有会议的。”董子妍在电话彼端柔声提醒。

    “好了,我马上回来。”她连忙应道,终于找到借口离开。

    然后她一边收电话一边伸手去推车门。

    “啊……”

    可她刚把车门打开还来不及推,手臂就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且被一股猛力狠狠一拽。

    她直接以一种狼狈的姿势又倒回了座椅里。

    “干吗呀你!”她怒,蹭地坐起来就冲他大吼。

    “就这样走?”严楚斐挑着眉,睨着她冷飕飕地哼问。

    “不然咧?”魏可没好气地继续吼。

    严楚斐勾唇一笑,“你还没上我呢!”

    “……”魏可无语地看着笑得像只妖孽般的严楚斐,她知道,自己就快被这不要脸的男人打败了。

    哑了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近乎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严楚斐你够了!”

    “都没开始呢,够什么够?”见她恼怒,他笑得越发云淡风轻,不依不饶非缠着她不可。

    魏可在心里给了他十万八千个大白眼,咬了咬牙,她认输。

    “不要闹了,我有事……”她放软语气,半是撒娇半是求饶地说。

    他瞥她一眼,不肯善罢甘休,冷冷哼道:“谁闹了?我皮带都解了你跟我说有事?”

    魏可下意识地朝下看去。

    他果然把皮带都解开了……

    魏可头疼。

    深深吸了口气,她抬眸看他,冷着脸没好气地问:“那你想怎样?”

    “上我!”他言简意赅,字字铿锵。

    魏可气结,想咬死他,“严楚斐你——”

    “我怎么了?是你自己亲口说喜欢上我的不是么?!”他慵懒抢断,狂傲不羁的姿态极其欠揍。

    “喜欢也得分个时间段的好吧!!”她恼火地叫道。

    “那你喜欢什么时候上我?”

    “……”

    “嗯?什么时候?”他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步步紧逼。

    她暗暗咬着牙根,极力隐忍着想要挠死他的冲动,恶狠狠地吐出三个字,“看心情!!”

    严楚斐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就快要炸毛的严太太,“那你是心情好的时候想上我呢还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想上我?”

    魏可觉得自己要疯了。

    “不好也不坏的时候!!”她冷若冰霜,尽可能地耐着性子与他周旋。

    “哦,那——”

    “你有完没完?我真的很忙!”她终于受不了了,勃然大叫。

    严楚斐淡淡睨着发飙的严太太,一脸“你忙关我屁事”的表情。

    魏可抓狂。

    “严楚斐,你到底想怎样?”她气得冲他吼。

    严楚斐默了默,然后才慢悠悠地开出条件,“严太太,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现在上我,二是晚上搬去我那儿。”

    上上上!上泥煤!!

    他是艹天艹地艹空气的泰迪么?就知道上!

    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别的么?!

    魏可气得好半晌才想起他后面还有一句至关重要的话……

    “搬去你那儿?”她狠狠蹙眉,终于反应过来。

    “嗯哼!”他拽拽地看着她,一手抓着她的手臂,一手在方向盘上像弹钢琴般轻轻弹动手指,漫不经心地轻哼一声。

    “为什么?”她下意识地问道。

    “方便你上我啊!”

    “……”

    魏可好想好想问一句,严楚斐三句不离“上”,你是有多欠艹啊!

    不过最终她还是忍住没问,因为她有自知之明,若她敢把这句话说出口,今天肯定会被他弄死在车里。

    所以算了,她这么聪明,才不会傻到给他欺负她的理由呢。

    没犹豫太久,她稍微思考了下就果断点头,“好!我去你那儿!”

    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好矫情的,而且彼此已经是夫妻,住一起也是理所当然的。

    严楚斐满意。

    从兜里摸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备用钥匙,递给严太太,“晚上我有应酬,可能会晚点回家,你自己回去。”

    魏可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大白眼。

    虽然彼此并不相爱,但他如此不体贴不浪漫实在让她好想把钥匙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不过算了,反正她对他没感情,并不存在什么期待,不体贴就不体贴吧。

    接过钥匙,魏可推门下车。

    “魏可!”他倏然又喊。

    她回头,淡淡的瞅着他。

    “我回家若是没看到你——”

    “知道了知道了!”

    不等他把威胁的话说完,她就不耐烦地叫道,然后给了他一个充满嫌弃的白眼,就头也不回地快步走掉。

    直到严太太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严楚斐才猛然想起,他竟然忘了把严太太扣怀里解解馋……

    他想把她拖回来狠狠揉一通再放走。

    满心懊恼。

    但他转而又想,没关系,再忍几个小时,等晚上回到家,他想把她怎么着都行!

    嗯,几个小时而已,再忍忍……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以为自己忍几个小时就可以对严太太为所欲为了,哪知道这一忍就忍了一周。

    那天把钥匙给严太太之后,他就临时出了差。

    本来回程时间是明天,可他归心似箭,把收尾的工作交给助理后就自己订了机票先行回到帝都。

    飞机落地,时至晚上八点半。

    一下飞机,他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了严太太的手机,心急得甚至都等不了短短半小时的车程回到家去给她一个惊喜。

    电话在响了三声之后,被人接起。

    “你好!请问哪位?”

    他还没来得及装装逼,就听到电话彼端传来的声音并非是自己期待听到的那一个。

    是魏可的助理——董子妍。

    严楚斐眉头一皱,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拨错了号,但紧接着又想起自己根本没有董子妍的电话,所以绝不可能拨错给她。

    他没拨错号,是董子妍接了魏可的电话。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了郁凌恒的影响,他对董子妍本来无感,可自从郁凌恒说董子妍看严太太的眼神有点奇怪之后,他对董子妍就莫名讨厌了起来。

    “叫魏可接电话!”

    本来满心欢喜,可听到董子妍接了严太太的电话,他的心里立马就升起一股无名火,语气又冷又硬。

    可董子妍丝毫没有被他不善的语气吓到,态度依旧礼貌又客套,“不好意思,现在不太方便接你的电话,你如果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转达——”

    “她为什么不方便接电话?她在做什么?”他怒了,冷冷质问。

    “在洗澡。”董子妍说。

    “……”严楚斐狠狠拧眉,倏然无语。

    如果董子妍是男人,他非打得她满地找牙不可!

    可偏偏董子妍是女的!

    严楚斐觉得很憋屈,一怒之下,挂了电话。

    等他挂完电话才想起,他忘了问她们现在在哪儿了。

    严太太现在在家还是在公司?或是在什么别的地方?

    如果她趁他不在家把董子妍带回他家的话,她今晚就死定了!

    洗澡?

    现在才八点多?好好的洗什么澡?她做了什么需要洗澡?

    严楚斐脑子里乱哄哄的,向来沉稳冷静的心,此刻竟变得心浮气躁。

    他觉得自己中了邪,整个人烦得快要爆炸。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发现外面的夜景有种熟悉感,定睛一看,他连忙让司机靠边停车。

    前方两百米,就是魏氏。

    于是他想,既然这么巧路过严太太的公司,那就上去碰碰运气好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氏

    魏可从休息室里洗完澡出来时,茶几上已经摆好了三菜一汤。

    “,饭做好了,过来吃饭。”

    董子妍一边往碗里盛汤,一边头也不抬地柔声唤道。

    魏可的办公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止有休息室,还有小厨房。

    因为最初她接手魏氏的时候,前半年几乎天天加班,有时候加班加到太晚,索性就睡在公司了。因此为求方便,她就把办公室改造了一下。

    魏氏被严楚斐收购,好几个因为资金不足而停滞的项目重新启动,工作量骤升,所以从严楚斐出差的那天起,魏可也忙得脚不沾地,已经连续加了好几天的班了。

    看着茶几上冒着热气和香气的菜肴,魏可一边系着浴袍的带子,一边对董子妍啧啧称赞,“子妍啊,你速度可真快,我不过洗个澡的功夫你就把饭都做好了!”

    “我随便弄了点,而且弄的是最简单的,咱们先凑合一下填填肚子,等会儿做完事我们再出去好好喝一杯。”董子妍腼腆地轻笑道。

    魏可早已饥肠辘辘,坐下来就端起碗,一口气把碗里的汤喝了个干干净净,才说:“今天就别喝了,改天我补上,连着加了几天的班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

    “我不累。”董子妍从魏可手里拿过空碗,给她盛饭。

    “你看你眼睛都熬红了,怎么可能不累?!”魏可接过碗,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道。

    “我真的不累,睡一觉就好了。”董子妍温柔地笑笑,满不在乎地说。

    “可是我累!”魏可死劲儿嚼着嘴里的饭,满腹怨念地切齿,“我睡一觉不够,我起码要睡三天三夜才行!”

    这个破公司,快把她的精力都榨干了,若不是身边有董子妍帮衬着,只怕她得被活活累死。

    “有那么夸张么?”董子妍失笑,看着魏可的目光越发温柔。

    “真的!我腰酸背痛啊!”魏可放下碗,边说边伸了个懒腰,随着伸腰的动作,她龇牙裂齿,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董子妍但笑不语,没再说什么了,只管往魏可碗里钳菜。

    二十分钟后,魏可终于吃饱。

    趁着饭后休息,两人讨论了一下工作上的事,约莫一刻钟后,正当魏可准备起身去办公桌继续工作时,却听见董子妍对她说——

    “趴着。”

    “啊?”魏可一脸茫然,不明所以地看着董子妍。

    董子妍说:“你不是说腰酸背痛吗?我给你揉揉。”

    魏可不忍再压榨董子妍,连忙摇头,“不用了,你也很累……”

    “少废话,趴下!”董子妍佯怒轻斥,撑着魏可的肩将她一推。

    半推半就之下,魏可趴在了沙发上。

    几分钟后,魏可就情不自禁地感叹道:“子妍啊,你这按摩的手法都快赶上专业技师了。”

    因为我特意去学过啊……

    董子妍在心里说。

    然后她说出口的却是,“别说话,睡一会儿。”

    可是没过一会儿,魏可忍不住又申银出声,“嗯……子妍你太棒了,好舒服啊……嗯……”

    呯!!

    突然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人狠狠推开……

    来人之粗鲁,推得门板狠狠撞在墙上,感觉整层楼都跟着颤了颤。

    魏可和董子妍均被吓了一大跳,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只见办公室门口,矗立着一抹浑身弥漫着寒气的高大身影……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