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16章:喜欢“上”他了
    魏可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红本,往董子妍面前一拍——

    “来,给你欣赏一下!”

    董子妍垂眸一看,眼底划过一丝黯然。

    轻轻翻开面前的结婚证,看着证件上的两寸照片,看着照片上的魏可笑靥如花的模样,董子妍心脏微微抽搐。

    看了一会儿,董子妍把结婚证合上,轻轻推回魏可的面前。

    “你喜欢上他了?”董子妍抬眸,目光如炬地盯着魏可,语气严肃地问。

    董子妍一本正经,魏可却恰恰相反,整个人漫不经心又吊儿郎当。

    唇角一勾,魏可对董子妍挤眉弄眼,笑得别具深意,“子妍啊,这句话有两种意思耶,所以你问的是哪种呢?”

    国文博大精深,同一个字,却可以有多种意思。

    比如这个“喜欢上一个人”——

    一:喜欢上一个人

    二:喜欢,上一个人(前任)

    三:喜欢上,一个人(只有一个)

    四:喜欢,上,一个人(污,自行补脑)

    所以她反问董子妍,想问她问的是第一种还是第四种。

    “两种都问!”董子妍说。

    她迫切地想知道,对严楚斐到底是什么感觉。

    “唔,严楚斐身材很棒,所以我想我应该是……”魏可手肘撑着桌面,单手托腮做回忆状,“喜欢‘上’他!”

    刻意咬重字音,表示自己对那个男人是第四种意思。

    董子妍深深看着目露春情的魏可,忧喜参半……

    与此同时——

    这家烤肉店很有名气,店内有独立包间,而所有包间都是由全景玻璃隔之而成。

    单向玻璃,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外面的人却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距离魏可几米远的一个包间里,此刻正坐在三个男人。

    三人同样高大挺拔,性格迥异却各有魅力,若不是在包间而是在大厅里的话,肯定能给烤肉店吸引无数的女客人,不消片刻,烤肉店就能人满为患了。

    “她们在说什么?”

    严楚斐拧着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临窗而坐的魏可和董子妍,沉声问着身边的霍冬。

    看着魏可冲董子妍挤眉弄眼笑得不怀好意的那刻,严楚斐心里就像是有只猫在抓一般,好奇死了她们在说什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话题,竟能让她笑得那么邪恶。

    可是距离太远,而且有玻璃阻挡,所以他根本听不见魏可和董子妍之间的交谈。

    不过没关系,坐在他身边的霍冬会唇语,所以就算听不见他也可以知道她们的谈话内容。

    霍冬抬眸朝着严楚斐所关注的方向看去。

    “嗯?穿白色套装那个女的在说什么?”严楚斐用下巴点了点魏可,急不可耐的问。

    “你确定想知道?”霍冬反问严楚斐,表情有些纠结。

    霍冬为什么要这样问?难道是魏可那个是女人在说他坏话?

    “说啊!”严楚斐急死了,以为霍冬是在故意卖关子,没好气地喝道。

    “她说喜欢‘上’你!”

    “噗——”

    霍冬平静的陈述刚落音,郁凌恒一口柠檬汁就喷了出来。

    不过他今天反应很快,在喷出来的那瞬及时转了脸,没有喷在食物上。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招来两个嫌弃的大白眼。

    郁凌恒喷完就开始闷笑。

    笑得严楚斐一张老脸就快挂不住了。

    魏可那个死女人!!

    呸!

    她就不是个女人!

    喜欢“上”他这种话她都说得出口,她可真是……

    不要脸!

    太不知廉耻了!

    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矜持?她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点羞耻心?她到底明不明白“非礼勿言”的意思?

    霍冬常年一块冰山脸,此刻郁凌恒笑得快要人仰马翻,他却依旧面无表情,慢条斯理地继续烤肉吃。

    郁凌恒笑得严楚斐火冒三丈。

    严楚斐觉得很丢脸,他居然被一个女人公然说喜欢“上”他…吗…

    他现在很想冲过去问问她,她到底把他当什么了?

    上?

    呵!这话明明应该他来说!

    明明是他喜欢“上”她的好伐!

    郁凌恒还在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严楚斐忍无可忍,目光阴冷地瞪着郁凌恒,阴森森地冷冷切齿,“很好笑吗?”

    “楚斐,你老婆可真是够豪放的啊!”郁凌恒不怕死,一边抹泪一边调侃。

    老婆?

    什么老婆?

    霍冬抬眸,不解地看着严楚斐和郁凌恒。

    严楚斐在生气,气得已经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于是郁凌恒一边笑一边向霍冬解释,“说喜欢‘上’咱们家大舅子的那个叫魏可,是楚斐的老婆,昨天他们俩刚扯了证儿,现在是名副其实的两口子!”

    咱们家大舅子……

    咱们家……

    听到郁凌恒说“咱家大舅子”几个字时,霍冬心脏微微一抽。

    显然郁凌恒是把他也算进去了,可他哪来那么好的福气做六阿哥的妹婿呢……

    霍冬面无表情,眼底却黯淡无光。

    严楚斐都结婚了,严甯却没有回来……

    听郁凌恒这口气,四爷和干妈他们应该都知道了,既然如此,干妈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严甯的……

    亲哥哥结婚,她这个做妹妹的,都不回来道贺的吗?

    她对帝都就真的一点留恋都没有了吗?

    捏着筷子的手一点一点地收紧,霍冬的心,愈发的疼。

    严甯,你就真的不肯回来了吗?

    霍冬心里正悲伤蔓延,突然肩上被人轻轻推了一下,同时郁凌恒饱含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霍冬,快看看她们又在说什么?”

    “你吃不吃?不吃就滚!”

    可霍冬还没来得及抬头,严楚斐就先一步朝着郁凌恒骂过去。

    严楚斐不敢再让霍冬翻译了,因为他怕。

    怕万一那个傻女人跟她的助理讨论他们在做的时候用什么姿势啥的……

    那他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当然,他凶猛强悍,在牀上是无可挑剔的。

    但这种事摆在台面上来讨论终究是太那啥了。

    他口味没那么重,可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吃啊!为嘛不吃!我胃口好着呢!”郁凌恒心情好得很,才不管严楚斐怎么骂呢。

    郁凌恒笑得幸灾乐祸,有种他家大舅子终于遇见宿命克星的预感。

    “那就吃你的!少逼逼!”严楚斐恶狠狠地瞪了郁凌恒一眼,恨不得一巴掌将他脸上那讨人厌的笑容给P飞。

    可郁凌恒无畏无惧,笑得愈发放肆,“别恼啊,你家严太太敢说敢做是好事儿啊,我求都还求不来呢,我家郁太太就从来不会主动说想上我——”

    “滚犊子!!”严楚斐气得抓起筷子就往郁凌恒的脸上射过去。

    郁凌恒连忙身子一歪,筷子从他的脸颊飞过,堪堪避开。

    看到严楚斐失控的模样,郁凌恒简直太开心了,因为他曾经被严楚斐嘲笑过无数次,今天终于风水轮流转,所以叫他怎能不兴奋?

    严楚斐脸若寒冰,狠狠咬着牙根苦大仇深地瞪着那口没遮拦的女人,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暴躁来形容了。

    郁凌恒也兴致勃勃地盯着魏可和董子妍。

    突然,郁凌恒冲严楚斐轻喊,“喂喂喂!”

    严楚斐置若罔闻,当他神经病,理都难得理。

    “楚斐,说正经的。”郁凌恒脸色严肃,一本正经。

    “干吗?!”严楚斐不堪其扰,转眸冷冷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郁凌恒歪着身子凑近严楚斐,用下巴点了点董子妍,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你不觉得跟你老婆一起吃饭那女的看你老婆的眼神很奇怪吗?”

    “哪儿奇怪?”严楚斐蹙眉,以为郁凌恒故弄玄虚,越发不待见他。

    郁凌恒微微挑眉,“你不觉得吗?”

    “问你哪儿奇怪?!”严楚斐火大,恶狠狠地瞪他。

    有话不会直说啊?拐弯抹角很有意思吗?

    “你不觉得就算了咯,当我没说。”郁凌恒耸肩撇嘴,表示不伺候他这阴阳怪气的大舅子了。

    严楚斐的脸一片阴沉,想把说话说一半的郁凌恒一掌拍死。

    她的助理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吗?

    严楚斐拧起眉头,转眸看向董子妍……

    那边——

    “,你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他吗?”董子妍将烤熟的鸡翅放进魏可的盘子里,问。

    “有啊!我刚不是说了么,我喜欢‘上’他啊!”魏可钳起鸡翅大快朵颐,口齿不清地答。

    “!”董子妍倏然沉喝一声,在魏可抬眸不明所以地看向她时,她无奈又气恼地说:“你能正经点吗?”

    “我看起来像是很不正经的样子吗?”魏可反问,笑得云淡风轻。

    董子妍冷了脸,不说话。

    魏可见状,微不可及地蹙了蹙眉,从烤盘里钳了一块肉放到董子妍的小碟子里,讨饶,“好了好了,逗你呢,还气上了,至于嘛?”

    董子妍还是不说话,垂着眸钳起肉默默地嚼着,一副怏怏不乐的模样。

    魏可看了看像是在跟男朋友闹别扭一般独自生闷气的董子妍,斟酌了下,说:“说真的子妍,你也不小了,怎么还不找男朋友呢?”

    “为什么一定要找男人?”董子妍蓦地抬起头来,突然就发了火,愤怒地喝道。

    “可以保护以及照顾你啊!”

    “我不需要谁保护,我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

    “可你总不能单身一辈子。”魏可放下筷子,深深看着董子妍,苦口婆心地劝道。

    董子妍垂眸,涩涩低喃,“如果不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我宁愿孤独一辈子……”

    “你的意思是你宁缺毋滥不愿将就是吧?”魏可轻笑一声,意味深长地柔声道:“可是子妍,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个很现实的世界,真正称心如意的毕竟是极少数,而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将就着过日子!”

    董子妍再度沉默。

    的确!那些嚷着不愿将就的姑娘,最后又有几个能如愿以偿呢?只怕都被现实逼得不得不妥协吧。

    魏可一边往烤盘里放菜,一边热络地对董子妍说:“我有个同学,人很帅,家境也不错,改天我把他约出来你们见个面如何?”

    “不用!我有喜欢的人了!”董子妍一口回绝,脸色莫名就变得更冷了。

    “真哒?谁啊?叫啥名儿?我认不认识的?”魏可闻言双眼顿时一亮,特别欢喜地连连追问。

    董子妍一瞬不瞬地盯着魏可,“你真想知道她是谁吗?”

    “嗯嗯嗯,快跟我说说,是谁啊?”魏可点头如捣蒜,一脸的兴奋加激动。

    “严楚斐!”董子妍淡淡吐出三个字。

    魏可,“……”

    “我喜欢严楚斐,,你肯把他让给我吗?”董子妍目光锐利地盯着魏可,咄咄逼问。

    “如果我跟他没结婚我就让给你,可现在我跟他已经结了婚,把他让给你我就成了二手货,看我身价大跌你忍心么?”魏可在短暂的沉默后,轻勾唇角,半真半假地戏谑道。

    董子妍轻抿唇角,默默衡量魏可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这副玩世不恭的语调,是否说明她对严楚斐并没走心?

    可是,她的心为什么就这么不安呢……

    “子妍啊,实话跟你说吧,严楚斐这人超级不好伺候,为人嚣张霸道还不可理喻,要不是我心够大早就被他气死了。”

    说起严楚斐,魏可大吐苦水,一是真的心有埋怨,二是抹黑严楚斐在董子妍心里的形象……当然,如果董子妍真的喜欢严楚斐的话。

    董子妍瞟了眼魏可的身后,慢悠悠地吐字,“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他在你眼里是一无是处的吗?”

    “绝对可以!”魏可重重点头,表示自己对那个男人是真的嫌弃。

    她的话音刚落,一只大手突然落在她的肩头……

    魏可下意识地歪头看向自己的肩,发现搁在肩上的,是一只男人的手……

    心里顿时咯噔一跳,她猛地抬头。

    即迎上一道阴冷犀利的目光以及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帅气脸庞……

    魏可一脸懵逼。

    严楚斐终究是没忍住,在郁凌恒的嘲笑声中,来到了严太太的身边。

    刚走到她身后,就听到她对他的负面评价。

    他在她眼里一无是处是吗?

    很好!!

    “嗨!这么巧啊严先生!”魏可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连忙回过神来,扯出一抹如花笑靥,热情地打招呼。

    “是啊!真巧!!”严楚斐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已见怂态的严太太,阴测测地冷笑,笑得格外瘆人。

    魏可头皮发麻,悄悄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地讪笑,“一个人吗?要不一起——”

    “严太太,有时间吗?可否借一步说话?”他却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冷冷抢断道。

    “哎呀不行诶,我现在——”

    “你就真这么喜欢我用强吗?”

    她话音未落,他突然凑近她的耳畔,暧昧又阴森地往她耳朵里呵气道。

    “……”魏可无语。

    她微微偏着头斜睨着他,与他暗中较着劲儿,不想就这样被他吃定了。

    然而很快她就败下阵来,最终妥协在他充满威胁的阴冷目光中。

    “子妍你先吃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魏可拿起自己的包,一边优雅起身,一边对董子妍说道。

    “嗯,我等你!”董子妍点头,最后三个字咬得颇重,大有她不回来她就不会离开的意思。

    严楚斐瞥了董子妍一眼。

    然后魏可跟着满身寒气的严楚斐去了车库。

    出门在外,好像最方便谈话的,也就只有在自己的车上了。

    “魏可你是不是脑子有包?”

    一上车,严楚斐就朝着魏可劈头盖脸地一通骂。

    猝不及防之下,魏可被严楚斐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狠狠蹙眉,她歪着头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六阿哥你今天忘吃药了?”

    好好的发什么脾气啊?就算她在背后诋毁了他,他也用不着这么凶吧!

    再说了,她也没有诋毁他好伐,他本来就不可理喻,她说的可全都是事实。

    “我忘吃药?”严楚斐怒极反笑,露出森森白牙,极具压迫性地朝她缓缓靠近,“有种你再说一次!!”

    严楚斐算是明白了,魏可这个死女人就是欠收拾!

    属于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那种欠抽的类型。

    魏可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哎哟老公——”她倏地咧嘴一笑,一边朝他怀里靠,一边拉长尾音媚声娇嗲,“我刚刚那些话都是开玩笑的,你怎么又当真了呢?!”

    “开玩笑的?”严楚斐垂眸睨着贴在自己胸膛上的脑袋,慵懒又阴森地淡淡轻哼。

    魏可小鸟依人般靠在严楚斐的怀里,脸颊贴着他的胸膛,扬起小脸望着他,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说:“对呀!毕竟你这么优秀,如果我再在别的女人面前大肆赞美你的话,那她们爱上你了可咋办啊?”

    “所以?”他唇角的冷笑更甚。

    “所以我得在她们面前诋毁你啊,不能让她们爱上你啊,毕竟我是这么柔弱的女子,怎么斗得过强悍的小三儿呢,你说对吧?”她一脸认真,理直气壮地说道。

    严楚斐哭笑不得。

    她柔弱?

    啊呸!她可真好意思说!

    她这也配叫柔弱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女汉子了。

    她这脸皮啊,厚得也真是没谁了,他听着都脸红好么!

    严楚斐觉得自己的立场变得越来越不坚定了,明明刚才还打定主意要狠狠修理她的,可这会儿被她撒撒娇,他想揍她的念头居然就不那么强烈了……

    于是他想,惩罚她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不一定非得用暴力对吧?

    嗯,毕竟他是不打女人的!

    严楚斐倏地将贴在自己怀里的严太太推开,然后开始解衬衣扣子……

    魏可被推得歪倒在副座里,一抬眸就看到严楚斐正有条不紊地脱着衣服。

    “你干吗?”她错愕,戒备地瞅着他。

    “你不是喜欢‘上’我吗?来啊!”

    “……”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