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15章:你想太多了
    许久之后,魏家敏率先打破沉默,语气变得严肃而凝重——

    “可儿,你是在报复吗?”

    魏可一怔。

    默了默,她失笑地说:“妈,你想太多了!”

    “不是?”魏家敏咄咄逼问。

    “不是!”

    “一点都没有?”

    “没有!”魏可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语气异常坚定,矢口否认。

    魏家敏沉默了几秒,凝重吐字,“魏可,知女莫若母!”

    “……”魏可哑口无言。

    魏家敏这会儿很担忧。

    因为女儿的个性她太了解了。

    她这个女儿,性格刚烈,睚眦必报敢爱敢恨。

    这些年来,女儿心里讨厌谁以及恨谁她这个做妈妈的或许不能完全知晓,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这世上有那么几个人,女儿对其是厌恶至极的。

    她刚才问女儿是不是报复,女儿矢口否认,可按照女儿的个性,对曾经那些事她的心里不可能毫无芥蒂,所以女儿越是回答得没有一丝犹豫,就越是代表有问题。

    像是知道母亲在担心什么一般,魏可勾唇一笑,“妈,你就放心吧,为了报复一个践人搭上自己一辈子这种蠢事你女儿是不会做的,我没那么傻!”

    “如果不是报复,你为什么要跟严老六结婚?”

    即便女儿的声音听起来毫无异样,可魏家敏还是忧心忡忡,冷冷质问。

    “我喜欢他啊!”魏可理直气壮地答道。

    “你喜欢他?”魏家敏冷嗤,不信。

    “对呀!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决定嫁给他的啊!”魏可重重点头,即便远在大洋彼岸的妈妈根本看不见。

    她的语气无比坚定,像是说服妈妈,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你喜欢他什么?你们交往多久了?”魏家敏冷冷质问,咄咄逼人。

    魏可暗暗龇牙。

    轻轻吁了口气,她努力保持轻松愉快的状态,避重就轻,对妈妈的质问并不做正面回答,“妈,这些问题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再向你一一交代好不好?国际漫游话费很贵的耶!”

    “魏可!”魏家敏倏地沉喝一声,对她这种敷衍的态度表示不满。

    听妈妈语气不善,魏可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妈妈周旋。

    “妈你说。”

    “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魏家敏直截了当,态度强硬。

    “别介啊我的妈!你女儿我昨天才领的结婚证,难道你今天又要我去办离婚证不成?闪婚就好,闪离还是算了吧,呵呵呵……”魏可错愕,干瘪瘪地讪笑道。

    “我不喜欢他,你们分手吧!”魏家敏不管那么多,严肃地冷冷命令。

    魏可闻言,哭笑不得,“妈!我跟他证儿都已经扯了你现在让我跟他分手?怎么分啊?!”

    “那你跟他交往的时候你知会过我吗?如果你早一点告诉我,我第一时间就会阻止你们!魏可,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妈吗?”魏家敏动了怒,疾言厉色地喝道。

    “不止眼里,我连心里也满满都是你啊,我亲爱的妈妈!”魏可嬉皮笑脸,不敢跟妈妈硬碰硬。

    “少贫,没用!”面对女儿的撒娇,魏家敏不为所动。

    见妈妈生了气,且软硬不吃,魏可默默叹了口气。

    “妈,你对他有偏见。其实他人很好的,前不久还救过外公和我,我觉得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魏可觉得自己为了安抚妈妈也是蛮拼的,竟可以昧着良心为严楚斐说好话。

    除了他的确救过她和外公之外,他人好和值得托付终身什么的,纯属扯淡。

    嗯,他人一点都不好,嚣张霸道又不可理喻,分明就是个神经病。

    至于他值不值得托付终身嘛,现在还无法下定论,毕竟他们才结婚一天而已。

    魏可觉得可能多半不值得,因为没结婚之前她就已经对他的大男子主义表示极度无语了。

    不过值不值得都无所谓了,反正她对他也没有什么期望,得过且过吧!

    她极力为严先生说好话,可下一秒就听见妈妈冷冷讥讽,“魏可,你到底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

    “……”魏可再次哑口无言。

    哎……

    默默叹了口气,她表示很惆怅。

    她的妈妈为什么不可以笨一点或者迟钝一点呢?为什么非要这么聪慧精明呢?

    见女儿沉默,魏家敏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于是立马就说:“我马上回来——”

    “别啊妈!”魏可大叫,叫完惊觉自己失控了,连忙又放软语气,无奈又幽怨地叹气道:“妈妈,我已经长大了,自己的事儿我自己会处理,你就好好玩儿你的,别为我瞎操心了好吗?”

    “嫌我烦?”魏家敏的语气瞬时冷若冰霜。

    魏可一怔,欲哭无泪,“不是啦……”

    “你就是嫌我烦!”魏家敏不依不饶。

    魏可无语了两秒,然后哭笑不得地哀求,“妈,听我一句劝,你赶紧跟汤叔把婚结了吧,你这都内分泌失调了……”

    “魏可!!”魏家敏勃然大喝,真的动怒了。

    “好好好,我分我分,你别吼啊,我跟他分还不成么……”魏可立马妥协。

    妈妈身体不好,情绪不能太激动,所以凡事都得尽量顺着她。

    “真的?”魏家敏半信半疑。

    “嗯嗯嗯!”魏可点头如捣蒜,满口答应,紧接着又说,“但是你得给我点时间,人家又没做错事,我不能说甩就甩,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理由跟他好聚好散,你说对吧?”

    女儿说得合情合理,魏家敏找不到理由说不。

    “我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可能几个月吧,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实现你的诺言!”魏家敏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冷冷说道。

    “……好。”魏可在心里默默呼了口气。

    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暂时先答应着,等妈妈回来后再说。

    反正还有几个月,先过一天算一天吧。

    也许要不了多久,严楚斐就腻了她,主动要求跟她离婚也不一定。

    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到时她就可以趁机跟他提很多要求,比如让他归还魏氏股权,比如敲他一大笔赡养费……等等等等。

    艾玛,想想都觉得美妙!

    结束通话,魏可垂眸看着手机,重重叹了口气。

    “敷衍我妈的,不用当真。”

    几秒之后,魏可抬眸看着蔚蓝的天空,头也不回地淡淡吐字。

    嗯,严楚斐此刻就站在她的身后,她知道。

    几分钟前,严楚斐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严太太站在阳台上打电话。

    不便打扰,本也不想偷听,可当他听到她说的话后,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

    于是双脚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朝着阳台走去。

    一直站在她身后两米左右的距离,默默听着她跟她妈妈讨论他,听得他半喜半忧。

    喜的是她刚才说嫁给他是因为喜欢他……

    忧的是——

    “你妈妈不喜欢我?”他进入阳台,走到她的身边,睨着她有些不悦地问。

    她抬眸瞥他一眼,“好像是的。”

    “为什么?”严楚斐狠狠拧眉,俊脸阴沉,大写加粗的不服,“她为什么不喜欢我?”

    他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好似在说“我这么帅这么Man这么有钱有颜一大好青你妈妈怎么可以不喜欢我”……

    魏可失笑,嫌弃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人民币,还能人人都喜欢你啊?”

    听说岳母大人不待见他,六阿哥表示很不开心。

    嗯,他的确不是人民币,可他明明比人民币还惹人爱好吗!

    “你妈妈对我有什么偏见?”他洗完澡后随便套了件浴袍,一边双手揣袋,一边目光犀利地睨着她,冷冷问道。

    “可能她觉得又帅又有钱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吧。”魏可半真半假地戏谑。

    严楚斐眉头一拧,讥讽的话冲口而出,“你妈妈如此仇视高富帅是因为年轻时被高富帅骗过么?”

    魏可本是温和的表情瞬时冷若冰霜,极冷极冷地看着他。

    气氛在瞬间僵到谷底。

    她突然变脸,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开不起玩笑?”他瞅着她,淡淡轻哼。

    魏可冷着脸,正色道:“严楚斐,永远别拿长辈开玩笑!”

    “抱歉!”见她脸色严肃,他二话不说立马道歉。

    见他一脸诚恳,颇有诚意,魏可没有不依不饶,决定不再追求。

    永远别拿长辈开玩笑——

    他赞同!

    “我妈不仇视高富帅,她只是不喜欢你。”魏可转回头去,继续看着蓝天白云,淡淡说道。

    “不喜欢我总有一个理由吧!”严楚斐没好气地叫道,越想越憋屈,严重不服。

    “你真不知道原因吗?”她的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讳莫如深。

    “你知道?”他挑眉,立马兴致勃勃地追问:“什么原因?”

    因为你曾经差点成了我们家的亲戚……

    但她并未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而是摇头,“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你那么想知道的话可以给她打个电话,亲自问她。”

    魏可话音一落,严楚斐就将她捏在手里的手机劈手夺了过来。

    不由分说就翻找最近通话记录……

    “我去!你真打啊?!”

    见他真要给妈妈打电话,魏可急了,忙不迭地朝他扑去,想要把手机抢回来。

    “打啊!为什么不打?我被人嫌弃了总得知道理由吧?!”严楚斐把手举高,让她够不着,一边冷冷地笑,一边眼含讥讽地看着她急得上蹿下跳的滑稽模样,理所当然地说道。

    魏可是真急,“别闹,我妈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你打过去是想被她炮轰么?”

    “轰就轰呗!”他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咱俩现在已经是夫妻,她是我的岳母,我本来就该打个电话向她问好的。”

    “问好这种事应该面对面跪下向她敬茶才有诚意,所以现在就不用了,这个好你还是留着等她回国后再问吧。”魏可急切地说,一心只想把手机抢回来。

    她越是着急,他就越是云淡风轻,偏要跟她对着干,“敬茶是敬茶,现在先打个电话——”

    “严楚斐,不要闹了,快把手机还我!”

    魏可怨怒交加,倏地大吼一声,整个人朝他撞去。

    情急之中,她用力太猛,竟直接把他撞得往后后退。

    也不知他是真的稳不住还是故意的,高大挺拔的身躯就那样往后倒去……

    两人双双倒在地上,还好地板上铺着地毯,加上有他垫底,她并没有受伤。

    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见夺不回手机,索性双手捧住他的脸就狠狠吻上他的唇……

    严楚斐没有一丝犹豫,立马回应……

    上一秒两人还针锋相对,下一秒就吻在了一起……

    且热烈无比。

    许久之后……

    魏可醉翁之意不在酒,吻着吻着,她就从他手里悄悄偷回了她的手机。

    手里一空,严楚斐回过神来,心里的悸动和情潮瞬时消散无踪。

    “魏可,你在怕什么?”

    他没有再去跟她抢手机,而是睨着她冷笑着问。

    “我怕你把她气着!”魏可说,落落大方一脸烫坦荡,“我妈身体不太好,不能受刺激,你这会儿打电话给她万一把她气出个好歹来,咋办?”

    她说得合情合理,让他无从反驳。

    他躺在地上,抬起一只手臂枕在脑后,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被他吮得已然微肿的唇瓣。

    “谁是践人?”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

    魏可愣了愣,装傻,“啊?”

    “你想报复谁?”他继续问,字字尖锐犀利,句句咄咄逼人。

    擦!

    他竟然从头听到了尾。

    魏可扯了扯嘴角,讪讪一笑,“我妈瞎说的,你真信啊?”

    “你妈妈会这样说总有她的依据。”他看着她,冷笑更甚。

    她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他这点敏锐力都没有的话,那他真是白在部队待了。

    “你不是要收购我们魏氏嘛,我妈以为我是为了报复你所以才嫁给你。”她随口瞎掰,只求能把他暂时忽悠过去。

    “为了报复我所以嫁给我?魏可,你不觉得你这话很矛盾吗?”严楚斐拧眉看着魏可,毫不掩饰对她的嘲笑。

    “这不是我说的,是我妈以为的。”她立马把责任推到远在大洋彼岸的妈妈升上,“哎哟!中年妇女嘛,脑回路有时候会比较奇特,你要多多理解和包容啊,毕竟她已经是你的岳母了对吧。”

    “魏可,你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严楚斐危险地半眯着黑眸,眼底寒光四起。

    魏可抬头举手,做发誓状,“句句属实,天地可鉴!”

    “这么说,你刚才那句‘践人’是骂我?”他倏地冷笑,俊脸更是阴沉。

    “呵呵呵……其实……”魏可呼吸一窒,干瘪瘪地笑了笑。

    “你说我是践人,却又跟你妈妈说你喜欢我,魏可,你这矛盾综合体真是奇葩得让我叹为观止!”他轻蔑嘲讽,极尽嫌弃。

    “其实也不矛盾啦,你贱和我喜欢你是两码事儿……啊……”

    她本能反击,可话音未落,就被他勾住脖子用力往下一拉。

    同时他的唇印了上来,狠狠堵上她的唇……

    魏可在短暂的怔愣之后,欣然接受,大大方方地搂住严先生的脖子,与他互动。

    内心深深佩服自己的体质,昨晚被他做得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现在居然又可以……

    他说她是矛盾综合体,好像还真没说错。

    对他,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害怕他的爆发力,却又对他的力量深深着迷……

    吻,一发不可收拾。

    严楚斐被严太太勾得火起,他想有些问题可以慢慢问,反正他们来日方长。

    而有些事儿想做就该立刻做,因为听说憋久了对身体不好……

    如此一想,严楚斐大手揪住严太太的浴巾就用力一扯,然后直接扣着她在地毯山上做起了“晨运”……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氏

    魏可一到公司就召集公司高层开会。

    会议上,她简单地说了下公司目前的状况,以及公司已被严楚斐收购的消息。

    两个舅舅与两个表哥听说公司被收购,立马就跳了起来,极力反对。

    遣散了其他高层,会议室只留下舅舅和表哥,魏可简洁扼要地说就算公司被收购但他们的职务和利益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甚至公司在起死回生之后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更好的收益……

    舅舅和表哥们听完之后,甚是满意,欢天喜地地离开了会议室。

    很疲惫,魏可瘫软在椅子里,仰着脸,闭眼小憩。

    “,喝杯水。”

    董子妍将一杯白开水轻轻放在她的面前,然后走到她的身后,双手在她肩上轻揉慢捏,帮她按摩以缓解配备。

    “谢谢!”魏可舒服地轻咛一声,对董子妍由衷道谢。

    董子妍只是看着她轻轻地笑。

    一会儿后,董子妍抬腕看了看表,对闭着眼惬意享受的魏可说:“快到饭点儿了,中午一起吃饭吧!”

    “好啊,我想吃烤肉,去我们常去的那家,你定位子吧!”魏可毫不犹豫地点头,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

    “好!”董子妍微笑点头。

    半个小时后。

    魏可和董子妍到达烤肉店。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两个穿衣打扮风格迥异却同样魅惑迷人的小女人,面对面地坐着,大快朵颐。

    “。”

    董子妍将烤好的里脊肉放进魏可面前的小碟子里,同时轻轻喊了一声。

    “嗯?”魏可钳起肉就放嘴里,美滋滋地嚼着咽着。

    跟严楚斐在一起的一天两夜里,她消耗了太多太多的体力,所以她得多吃肉,补补能量。

    “你真的跟他结婚了?”董子妍目不转睛地看着魏可,声音不自觉地微微紧绷。

    魏可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红本,往董子妍面前一拍——

    “来,给你欣赏一下!”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