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13章:新婚之夜
    “可是我不喜欢啊……”

    听她说“不喜欢”,本就不太高兴的严楚斐顿时更加不痛快了,方向盘一转,刹车一踩,霸气越野靠边停下。

    “为什么?!”他转头看她,冷冷质问。

    “……”

    他的语气太过强硬,听得魏可很是无语。

    她用一种很不以为然的眼神斜睨着他,默不啃声。

    然,她越是这样一副不屑的表情,他就越是不依不饶。

    “嗯?为什么不喜欢?”他目光冷厉地盯着她,咄咄逼问。

    魏可隐隐明白,她今天若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她微微蹙眉,犹豫着是该如实回答,还是该随口敷衍……

    想了想,她决定选择敷衍。

    毕竟就算是夫妻,彼此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和小秘密。

    眼前的男人是她见过最小肚鸡肠且最莫名其妙的男人,没有之一!

    如果她坦白,指不定他又要怎么讥讽她或者非要跟她对着干啥的,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说了吧。

    她想没有谁会喜欢把自己完完全全地解剖在别人面前。

    而她,更不愿意!

    魏可轻轻抿唇,略显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不太自然地呐呐,“也不是不喜欢啦……”

    “为、什、么?!”严楚斐俊脸阴沉,咬着牙根一字一顿,看她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愈发觉得她心里有鬼。

    “因为每当别人叫我‘可可’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杯饮料!”魏可佯装无奈地说道。

    严楚斐轻挑眉尾,目光犀利地盯着她,半信半疑,“就因为这个?”

    “是啊,不然你觉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她浅笑嫣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脸坦荡。

    “你自己心里清楚!”他冷冷剜她一眼,心里始终像是堵着什么似的,不痛快。

    魏可点头,“我很清楚啊,就是不想当饮料而已嘛,难道有错?”

    她矢口否认,他虽心有疑惑,却终究无从质疑,只能作罢。

    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然后他启动车子,重新上路。

    魏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半晌后,她突然转头问他,“你现在有事吗?”

    “有事儿说事儿!”

    严楚斐总觉得严太太对他有所保留,心中余怒未消,听见她问,便不耐烦地甩出一句。

    魏可知道他阴阳怪气的德行,懒得跟他一般见识,说:“你如果没事的话咱们一起去看看外公吧。”

    怎么说今天也是她的“大喜之日”,忘了通知家人已属不该,外公是家里最年长的长辈,不去知会一声是说不过去的。

    虽然外公记性不好,今天跟他说了或许明天他就会忘掉,但作为晚辈,她首先得做好自己该做的。

    严楚斐没说话,但车子却在十字路口转了头,朝着疗养院的方向驶去。

    早前答应过老爷子会去看他的,加上今天日子特别,既然严太太都开口要求了,那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疗养院。

    “魏小姐你来得正好!”

    刚到病房,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朝着魏可奔来。

    魏可转头看了下不见外公的踪影,以为外公出了什么事,脸色立马凝重起来,急问:“怎么了?”

    小护士皱着眉很幽怨地对她说:“魏老先生刚才说要练毛笔字,我给他磨好墨,他却不小心把墨汁打翻了,弄得一身都是……”

    魏可大大地松了口气。

    她还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儿呢,吓死她了。

    “没关系,洗了就是。”魏可拍拍小护士的肩,示意自己不会责怪她,让她不用着急。

    “可是张阿姨今天休假了,我……”小护士还是一脸苦恼。

    魏可懂了。

    小护士才二十左右,帮老人家洗澡终究是觉得难为情的。

    “你去忙其他的吧,我来!”魏可将包随手放在外公的病牀上,一边脱下外套,一边问小护士,“我外公人呢?”

    “在卫生间里。”

    “好。”

    “谢谢魏小姐!”

    “没事儿。”

    小护士如释重负,道了谢就忙不迭地离开了病房。

    魏可一边挽袖子,一边朝卫生间走去。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臂,紧紧的。

    “你干吗?”严楚斐的眉头皱得死紧,冷着脸瞪着魏可。

    “帮我外公洗澡。”魏可回眸看他一眼,答。

    “什么?”他怒叫,气得声音都有些变了调。

    “帮我外公洗澡。”她以为他没听清楚,很平静地又重复了一遍。

    “你?”他的声音越发尖锐。

    听他那语气像是多么不可置信一般,魏可莫名其妙,“是啊,不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他勃然大喝。

    “……”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喝得一愣,她眨了眨眼,百思不得其解,“为……为什么哦?”

    “你外公是男的!”严楚斐觉得自己要疯了。

    “我知道啊。”魏可重重点头,用一种“你是白痴么”的眼神看着莫名其妙就发飙的男人。

    “你知道个屁!你居然要帮一个男人洗澡!你还有脸说你‘知道’?!”严楚斐气死了,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的啥。

    魏可无语。

    两人冷冷对视,俱都认为对方是傻逼。

    “他是我外公!!”她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也恼了,愤愤道。

    “可首先他是个男的!!”他寸步不让,疾言厉色地呵斥,“你是没念过书吗?还是以前老师没教你什么叫男女有别?”

    “……”魏可彻底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她跟他这是有代沟么?

    外公都那么大年纪了,她这个外孙女帮他洗洗澡怎么了?而且外公又没脱光,还穿着短裤的呢!

    他那脑子里都装的啥啊?能有点健康纯洁积极向上的念头吗?能别一天到晚尽想些无耻的事儿吗?

    严楚斐也气死了。

    他无法想象她去给一个男人洗澡的画面,即便那个男人是她的外公且已老态龙钟。

    两人互瞪。

    “严先生,能别乱用词儿吗?”魏可没好气,觉得他简直是不可理喻。

    什么男女有别不有别的!若今天换成是他家年老的女性长辈需要照顾,他还能因为性别原因而置之不理不成?

    自己的亲人还男女有别?

    呵!矫情!!

    见她一脸不以为然,严楚斐头皮一麻,沉声问:“你以前也帮你外公洗过?”

    “洗过啊!”她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他气结,一张俊脸顿时青白交加。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突然——

    “可儿?”

    魏世焘在卫生间里等得不耐烦,打开门正要出来喊人,却听见病房里有人吵架,还是自己外孙女的声音。

    年纪大了,耳朵也不灵光了,因为关着门,所以他一直没听到外面的动静。

    “诶,外公。”魏可立马转头,笑靥如花地朝着外公走去。

    “你怎么来了?”魏世焘惊喜地看着外孙女,开心得像个孩子一般。

    虽然他的记性不好,可说也奇怪,他对其他人都是有时记得有时不记得,可对这唯一的外孙女,他从不曾忘记。

    “想你了呀!”魏可走到外公面前,伸手抱住外公的臂膀,特别乖巧地撒娇道。

    听外孙女说想他,魏世焘更开心了。

    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到外孙女身后伫立着一个冷面男子。

    “咦?他是……”魏世焘疑惑又好奇,几天前的事已经不记得了。

    “他姓严,叫严楚斐,前几天救过你的,外公你忘了吗?”魏可柔声提醒。

    魏世焘盯着严楚斐看了看,然后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啊……我想起来了,你男朋友对吧?”

    “哇,外公真棒!”魏可毫不吝啬地赞扬道,续而笑米米地说:“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

    “不是男朋友了吗?”魏世焘又转头瞟了眼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的严楚斐,语气透着一丝惋惜。

    “嗯,不是了。”

    “那是什么?”

    魏世焘想,眼前这小青年长得英俊帅气,跟他的外孙女挺般配的,没想到居然分手了,哎,有点可惜。

    “外公,我们今天去签字结婚了,他现在是你的外孙女婿了。”魏可没有卖关子,噙着笑大大方方地向外公报喜。

    虽然她并不觉得跟严楚斐结婚有什么好喜的!

    “结婚了?”魏世焘皱眉。

    “嗯。”

    “你跟他结婚了?”魏世焘重复问道,像是不可置信。

    魏可不厌其烦地点头,对外公始终保持着温柔的微笑,“对!我们结婚——”

    “你不等何家那小子——”

    “外公!”魏可勃然大喝。

    她话未说完就被外公抢断,而外公说了一半她又立马抢断回来。

    她狠狠蹙眉,头皮发麻,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有一道犀利的阴冷目光,正投射在她的脸上……

    外公偶尔糊涂偶尔清醒,有些事他一会儿记得,一会儿又忘记,反正没个定性。

    所以外公突然冒出那样一句话,让她猝不及防,惊得连忙出声阻断他的话。

    被严楚斐盯得头皮发麻,魏可佯装不知,忙不迭地转移话题,“哎呀,外公你看你身上好脏啊,快快快,我给你洗洗去!”

    她一边说着,一边略显着急地挽着外公往洗手间走去。

    可刚走两步,手臂再一次被一只铁钳似的大手抓住。

    她心脏狠狠一缩,悚然一惊,心虚……

    回头看他,她没敢说话。

    “我来!”严楚斐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啊?”她一怔,茫然地眨了眨眼。

    他来?

    来什么?

    严楚斐说:“我来帮外公洗澡。”

    深知他有多么歼诈狡猾,魏可连忙摇头拒绝,“不用了,我可以——”

    “你去给外公把衣服上的墨汁洗了!”他语气变冷,直接命令。

    然后他强行将她的手从外公的臂弯里扯出来,自己扶着外公往卫生间走去。

    魏可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严楚斐搀扶着外公进了卫生间,然后呯地一声关了门,将她的目光生生隔绝在外。

    看着紧闭的玻璃门,魏可嘴角微微抽搐。

    卫生间里。

    严楚斐帮魏世焘脱去衣裤,打开花洒,调试好水温之后开始为外公冲洗。

    “外公。”

    洗着洗着,严楚斐突然轻轻喊了一声。

    “嗯?”

    “‘何家那小子’是谁啊?”他问,一副漫不经心的语调。

    “哪个小子?”魏世焘像是没听明白一般,歪过头来看着他,反问。

    “何家!”

    “何家那小子咋了?”魏世焘的表情看起来更困惑了。

    “是谁?”严楚斐隐隐切齿。

    如果不是老爷子在这里已经住了很久,他真要以为他是在装疯卖傻了。

    魏世焘想了想,摇头,“不知道。”

    严楚斐无语。

    他有种自己的脑回路跟外公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感觉。

    “外公,刚刚明明是你说的‘何家那小子’!”严楚斐狠狠拧眉,有些气急败坏了。

    虽然刚才魏可及时出声阻止了外公,但对于自己的听力他有百分百的把握。

    嗯,他不可能听错!

    “我说的?”魏世焘很惊讶。

    “嗯!”严楚斐重重点头。

    魏世焘默了默,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不记得了。”

    “……”严楚斐彻底无语了。

    在给外公洗澡的过程中,不管是旁敲侧击还是直截了当,严楚斐都一无所获,最终也没能从外公的嘴里骗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新婚第一天,六阿哥过得很郁闷。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嚣张霸道的六阿哥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他若不开心了,让他不开心的那个人也休想开心。

    嗯,从疗养院出来的那刻,严楚斐就在心里默默盘算一会儿该怎么修理严太太……

    忙了一天,魏可身心疲惫,上车之后跟严楚斐说送她回公司去开车,然后打了个哈欠就闭眼小憩了。

    严楚斐看了眼很快睡着的魏可,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回公司?

    呵呵!看来她还没有自己已经是严太太的觉悟。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严楚斐载着他的新婚妻子,直接回了他的临江别墅。

    魏可睡得很沉,被严楚斐从副座里抱出来也只是在他怀里蹭了蹭,然后又继续睡。

    进屋,上楼,径直回到卧室。

    严楚斐将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放在牀上,然后去了浴室。

    几分钟后,他从浴室出来。

    外套已经脱掉,他穿着白衬衣,一边撸袖子一边朝着牀边走去。

    魏可依旧睡得浑然不知。

    他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朝着浴室走去。

    浴缸里,满满的一缸水,严楚斐毫不怜香惜玉,将怀里睡熟的魏可丢进了浴缸里……

    噗通……

    “啊!!”

    魏可凄厉尖叫,瞬间惊醒。

    由于在睡梦中,整个人突然掉入水里,她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自己身陷险境,本能地在浴缸里扑腾挣扎。

    水花四溅。

    严楚斐退后两步,一边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衣扣子,一边噙着阴测测的冷笑好整以暇地看着狼狈挣扎的女人。

    魏可扑腾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浴缸里。

    当她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危险时,已经被呛了两口水。

    仓皇间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饱含戏谑的黑眸……

    “严楚斐你干什么?你神经病啊?!”

    她猛地从水里站起来,浑身*的,从头到脚都在滴水,怒不可遏地冲着站在浴缸边上的男人破口大骂。

    从内心来说,她是真的真的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如此没有素质,动不动就大吼大叫,可是怎么办呢?

    她忍不住!

    这男人实在太恶劣了,竟趁她睡着了将她往水里丢,她如花似玉一大美人儿,他居然也狠得下心如此对待?

    他这种混蛋,在电视剧里两集都活不过好伐!!

    严楚斐唇角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冷冷看着气急败坏冲他吼的魏可,本是不痛快的心,渐渐痛快起来。

    看到她如此狼狈,他的心情终于好多了。

    这一天下来,他几度被她气得差点吐血,她倒好,竟然还敢在他面前睡得那么香?

    最让他生气的是,她竟然还想在新婚夜让他一个人独守空房。

    孰可忍孰不可忍!

    这样的日子他若还要一个人睡,那他娶她干吗?吃撑了么?

    她对他破口大骂,他却不恼,只是淡淡看着她阴测测地冷笑。

    “这是哪儿啊?我不是叫你送我回公司的吗?”魏可狠狠抹了把脸,将脸上的水渍揩去,一边打量着眼前的浴室,一边恼火地大叫。

    “回公司干吗?”严楚斐慵懒轻哼,始终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开我自己的车啊!”她继续大叫,看着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是猪吗”。

    “开车干吗?”他不理她的嘲笑,自顾自地问。

    “回家啊!!”

    “然后呢?”

    魏可一愣,困惑反问,“什么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是吗?”严楚斐冷笑,眼底风云密布危险四起。

    魏可越听越糊涂,完全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她狠狠蹙眉,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瞅着他,“严楚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啊?”

    “严太太,新婚之夜你说你要回娘家……到底是你有毛病还是我有毛病?嗯?”

    他慵懒轻吐,字里行间尽显讥诮。

    新婚之夜……

    魏可又是一愣。

    她如同一只落汤鸡,浑身滴着水,呆呆地站在浴缸里望着他,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说话间,严楚斐的衬衣扣子全开,肌理结实的胸膛就那样极具you惑力地呈现在了严太太的眼前……

    她盯着他的八块腹肌,移不开眼。

    压迫感袭来,她定睛一看,发现在自己犯花痴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嗯?有答案了吗?你跟我……谁有毛病?”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