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12章:是不是心里有人
    &lt;=""&gt;&lt;/&gt;

    他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从副座狠狠拽进他的怀里——

    “小王八蛋我看你是欠槽!!”

    “啊……”魏可惊叫。

    她猝不及防,被他拽得整个人以一种狼狈的姿势朝他歪倒过去,美丽的小脸狠狠撞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肌肉超结实,跟铁板似的,她感觉自己的鼻梁都已经被撞塌了。

    她疼得双眼泛起泪花,被迫坐在他的腿上,抬手捂住鼻子哀怨地看他。

    这男人说话可真是……

    不爆粗会死啊?!

    就不能好好说话啊?!

    什么欠不欠啊槽不槽的,难听死了!

    魏可命令自己别往不纯洁的方向去想,可她的大脑却偏偏要跟她作对,越是刻意压抑,越是满脑子都是那晚的记忆……

    严楚斐气得肺都快炸了。

    呵!她还敢怨他?还敢嫌弃他?

    刚结婚就跟他说要离婚,她脑子被驴踢了?

    她可真敢说!!

    见严楚斐面带不善,魏可想了想,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不惹他了。

    毕竟把他惹毛了,他若真要对她动手她可就只有挨揍的份儿。

    如此一想,魏可放软态度,似怨似嗔地瞥了他一眼,小声嘟囔,“好了好了,别吼了,不都说不离了么……”

    “你以为你谁?你说不离就不离?”一听她那透着不耐与施舍般的语气,严楚斐火冒三丈,更是吼得地动山摇。

    魏可惆怅了,皱着眉纠结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到底是离……还是不离啊?”

    “魏可!你就真的这么想死是不是?!”严楚斐怒不可遏,抓着她腰肢的双手倏地狠狠捏紧,像是恨不得拗断她的腰一般。

    还敢说离?

    她竟然还敢说这个字!!

    他的双手像两只大钳子,掐得魏可疼死了,暗暗龇牙。

    她立马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不想!活得好好的我干吗要想死啊,我还没活够呢!”

    “可我看你已经是活腻了!!”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魏可默默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严先生,有理不在声高。”她轻轻勾唇,笑米米地娇嗲。

    严楚斐心口痛,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心肌梗塞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在隐射他不可理喻?

    “得!姓魏的!我看你今天是不想活——”

    他阴狠切齿,打定主意非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不可,哪知狠话还未说完,却突然被她以吻封缄……

    魏可被啰嗦的男人骂得神烦,无奈之下,只能用自己的唇去堵他的嘴。

    在这种情况下,她隐隐明白,能让他闭嘴的办法,也就只剩下吻了。

    所以在感觉到他想要收拾她了的那瞬,她先发制人,一边抱住他的脖子,一边调整姿势,跨坐,与他面对面,同时红唇印上他的唇。

    知道这会儿他在气头上,浅尝辄止肯定是灭不掉他心里的怒火,所以她很聪明地把自己的舌主动喂进他的嘴里……

    严楚斐本来很生气的,气得想把刚上任的严太太狠狠揍一顿,然而当她温软的唇突然印上来时,他满腔的怒火如同被浇了一桶冷水,瞬时灭了大半。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火……

    虽然不那么生气了,但余怒未消,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他黑眸危险地眯了眯,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反客为主……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唇舌大战如火如荼……

    对于那晚的快乐,严楚斐这些天一直念念不忘,早就想拉她一起重温的,可苦于没有理由和机会。

    而现在,她就在他怀里,而且已是他的太太,是他名正言顺可以碰的人。

    所以,他还有理由压抑自己呢?

    没有了好伐!

    嗯,她是他的了,他想吃随时可以吃,想吃多久或是想吃多少次都没人管得着。

    如此一想,严楚斐内心愈发激荡,将魏可紧紧扣在怀里,一边肆意妄为地狠狠吻着她,一边腾出一只手溜进她的衣服里……

    她没有拒绝,因为她并不想拒绝。

    有些渴求,是本能的需要,所以就算她在这方面经验不足,也丝毫不影响与他的互动……

    她否认不了,在此时此刻,她还蛮喜欢这种浑身泛热且心跳加速的感觉。

    封闭的空间里,温度骤然腾升,气氛美妙无比……

    正当严楚斐想要把严太太就地正法时,悦耳的手机铃声却乍然响起。

    严楚斐没有理会,扣着魏可吻得不管不顾。

    可是手机响了一遍之后很快又再次响起,让两人没办法做到继续听而未闻。

    好好的气氛被打断,两人从意乱情迷中渐渐回过神来。

    拿出响得锲而不舍的手机,欲求不满的严楚斐本是打定主意要把扰他好事的人骂一顿,可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婶婶”二字时,只得把不满生生咽回肚子里。

    “婶婶。”他接起电话,声音透着一丝沙哑。

    欧晴,“楚斐啊,你让江嫂买了那么多菜,是要回来吃饭吗?”

    “嗯。”

    “那你怎么还没回来?差不多快开饭了哦。”

    严楚斐抬腕看了看表,的确快到饭点儿了。

    “我已经在路上了,二十分钟后到家!”他一边说,一边推了推还坐在自己怀里的严太太。

    魏可明了,爬回副座,默默整理着自己。

    欧晴说:“哦,那好吧。”

    结束通话,严楚斐一言不发启动车子。

    魏可一边扣着刚才被他扯开的扣子,一边指了指前方,“你要回家是吧?那你在前面那个路口停一下,我坐计程车回公司就行了。”

    严楚斐置若罔闻。

    快到指定的路口,魏可拿起自己的包,已做好下车的准备。

    哪知到了路口他不止没停车,甚至还油门一踩,径直越过。

    “喂!就是这里……”魏可见状,急忙喊道,然而见他丝毫没有停车的打算,不由没好气地冲他嚷:“我不是叫你在路口停一下么?你都开过了——”

    他转眸阴森森地瞥了她一眼。

    她顿时噤声。

    然后,她反应过来,意识到了什么……

    “你……”她蹙眉,狐疑地瞅着他,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要带我回你家啊?”

    “虽然你丑出了人类的新高度,可再丑也总得见见公婆不是?!”严楚斐一边动作娴熟地开着车,一边毒舌地轻哼道。

    “……”魏可呼吸一窒,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气得破口大骂:“你才丑出了全宇宙的新高度!”

    “我丑?”他竟不恼,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又瞥了她一眼。

    “惨不忍睹!”她嗤之以鼻。

    闻言,严楚斐唇角的笑意更加深刻了一分,“嫌我丑还死皮赖脸的要嫁给我?”

    “拜托你要点脸,今天明明是你拽着我来民政局的好伐!”魏可反应很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立马轻蔑耻笑。

    “嫌我丑还每次都主动吻我?”

    “那是因为你太啰嗦我只是为了堵住你的嘴oK?!”

    “嫌我丑还‘老公老公’喊那么甜?”

    “……”

    魏可彻底无语了。

    冷冷斜睨着他,已无话可说。

    见把她堵得哑口无言,严楚斐可得意了,“反驳啊!怎么不反驳了?”

    “呵呵!严先生你都对,你说什么都对!你不丑,你可帅了,你简直已经帅出天际了,真的!”魏可咧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呵呵道。

    知道她言不由衷,不过他并不在意,反正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将她驯服。

    嗯,他要把她调教得乖乖的,他要把她改造成他喜欢的那个样子,他要把她驯得心服口服!

    严楚斐的唇角越扬越高,满心愉快,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家。

    严楚斐一进门,坐在沙发里的云裳就跳了起来。

    “欧小晴,我土匪哥回来了,可以开饭了。”云裳朝着厨房扬声喊道,喊完之后嘟着嘴冲严楚斐抱怨,“你可算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咦?”

    话音未落,就看到跟在严楚斐身后的魏可。

    云裳双眼一亮,立马又冲着厨房喊,“妈,加副碗筷哦,我土匪哥带女盆友回来了!”

    “真哒?”

    几乎是立刻的,厨房里就传来欧晴惊喜的声音。

    紧接着她丢下手里的活儿就欢天喜地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魏可站在偌大的客厅里,看着眼前的陌生的一切,心里有点忐忑,又有点慌张。

    欧晴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上的水渍,一边进入客厅,当看到严楚斐的身后真有个美丽的姑娘时,开心得满脸堆笑。

    她朝着魏可径直走上去。

    “严夫人——婶婶您好!”

    魏可礼貌谦和地对欧晴点头点头,刚喊了声“严夫人”就被严楚斐狠狠瞪了一眼,她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连忙改口。

    “你好你好,来来来,快坐快坐。”欧晴开心极了,连忙上前亲昵地牵起魏可的手,将她往沙发边带,然后很嫌弃地将云裳往边上挤,“裳裳你坐过去一点啊!”

    云裳坐得好好的,被妈妈一屁股挤得差点整个人歪倒在沙发上。

    “欧小晴,我可是你亲生女儿!”云裳气急败坏,愤愤地对“喜新厌旧”的妈妈低吼。

    “少废话!要么坐那边去,要么去厨房帮江嫂。”欧晴瞪了女儿一眼,极有威严地喝道。

    云裳看到妈妈对魏可的那股热情劲儿就想笑。

    “欧小晴,你是怕我土匪哥讨不到老婆么?他现在不过带个女盆友回来你就这样热情,是怕魏小姐不要我土匪哥么?”云裳似笑非笑地勾着唇角,看了看魏可,又看了看严楚斐,不正经地戏谑道。

    “我有说她是我女朋友吗?”

    突然,严楚斐冷飕飕地飘出一句。

    欧晴和云裳双双转眸看他。

    不是女朋友?

    “不是女盆友你带回来干啥?”云裳蹙眉,比妈妈先一步问出了口。

    “不是女朋友就不能带回来吗?”严楚斐冷哼,故意吊胃口。

    一听严楚斐那语气,欧晴以为自己空欢喜一场,脸上的笑容顿时褪了大半,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云裳,“当然啊——”

    “那太太呢?”

    云裳话音未落,严楚斐就淡淡抢断。

    太太?

    云裳和欧晴对视一眼,俱都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云裳狐疑地瞅着非要把话说得高深莫测的堂哥,一脸莫名。

    严楚斐没回答,而是直接从兜里摸出小红本,递给欧晴,“婶婶,我跟魏可已经签字结婚了。”

    “啊?”

    “啊?”

    欧晴和云裳异口同声,均惊愕地瞠大双眼看着严楚斐和欧晴,以及严楚斐手里的结婚证。

    半天回不来神。

    魏可的嘴角微不可及地抽了抽,被欧晴和云裳盯得都快要抬不起头来了。

    “我去!严楚斐你可真有效率啊!”半晌后,云裳率先反应过来,跳过去一掌拍在严楚斐的肩上,毫不吝啬地赞扬道:“好样的!!”

    早上他还矢口否认跟魏可的关系,可短短几个小时两人就成了夫妻,这婚可够闪的啊!

    回过神来的欧晴激动得一把将严楚斐手里的结婚证抢过来。

    翻开一看,货真价实。

    欧晴顿时又喜笑颜开了。

    “嫂子你好,我叫云裳,请多多指教!”云裳瞟了眼结婚证上二人的照片,咧嘴笑,大大方方地朝着魏可伸出手去。

    “你好!”魏可连忙也伸出手,与她握了握,谦和微笑:“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指教不敢当。”

    “可可啊,真是不好意思,早就该让楚斐带你回来吃个便饭的,你看你们都办完手续了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我什么都没准备……”欧晴有些苦恼,事出突然,她连见面礼都没准备。

    “没关系的婶婶,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魏可明白欧晴的苦恼,微笑摇头。

    见魏可礼貌得体又善解人意,欧晴更喜欢了。

    “婶婶,你叫我魏可吧!”魏可突然不卑不亢地轻轻道。

    欧晴沉浸在喜悦里,没有注意太多,和蔼可亲地笑着说:“连名带姓喊着不亲热,还是可可好听。”

    “那就叫我小可吧,或者可儿也行。”魏可语气温和,态度却很坚定。

    欧晴愣了愣。

    然后与女儿云裳对视了一眼。

    云裳瞅着魏可,又瞅了瞅后知后觉的严楚斐,唇角泛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既然魏可强烈要求,欧晴也只能点头,“啊,好、好啊,那……那我就叫你可儿吧。”

    这时,江嫂从厨房里走出来,对欧晴说:“太太,可以开饭了。”

    “好。”欧晴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小女佣,“小珍,去书房叫先生和郁少爷下来吃饭。”

    “好的。”小珍放下手里的抹布,蹭蹭蹭朝着楼上跑去。

    “可儿,走!”然后欧晴亲昵地牵起魏可的手,将她往餐厅带去。

    严楚斐欲跟着去,却被云裳一把抓住。

    “干吗?”他回头,拧眉看着一脸神秘兮兮的云裳。

    云裳将严楚斐拉到一个角落,确定魏可看不到他们,才压低声音极小声地问:“你平时是怎么称呼你老婆的?严太太?老婆?还是可可?”

    “魏可!”严楚斐不明白小堂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你没叫过‘可可’吗?”云裳一脸“你完了”的表情。

    “没有。”严楚斐摇头,然后被云裳的表情惹得心生不安,不耐烦地轻叫道:“到底干吗?”

    云裳偏头往餐厅里瞅,警惕着别让魏可发现他们的谈话,同时她说:“土匪哥,你老婆是不是心里有人啊?”

    严楚斐愣了一下。

    有人?

    有什么人?

    “什么?”他狠狠拧眉,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然为什么不可以叫她‘可可’?难道这个昵称是谁的专属?”

    闻言,严楚斐心里咯噔一跳。

    不由自主的,他转眸朝着餐厅看去。

    看着餐厅里正噙着微笑跟婶婶说话的魏可,严楚斐突然就觉得烦躁了起来。

    倏地转头,狠狠瞪了云裳一眼,怒喝,“胡说什么呢?!”

    不会的!

    他不信!

    她心里怎么可能会有人?

    她若心有所属,又怎么嫁给他?

    云裳向来古灵精怪,她肯定是想整他,故意危言耸听。

    嗯,女人的话不可信,云裳的话更是信不得!

    “土匪哥,千万别小瞧女人的第六感,超准的!!”

    云裳像是看穿了严楚斐心里在想什么一般,轻飘飘地吐出一句,然后噙着坏笑朝着餐厅走去。

    留下严楚斐僵在原地,心里的不安,越发浓烈……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午餐很愉快。

    席间,魏可谈吐优雅,大方得体,对严谨尧和欧晴恭谦有礼。

    严谨尧和欧晴对魏可很满意。

    然后严谨尧叮嘱严楚斐尽快办婚礼,严楚斐敷衍地点头,说等忙过这段时间就准备。

    一顿午餐吃得其乐融融,气氛非常的好。

    所有人都很快乐,若非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那便是主角之一的六阿哥偶尔会走神……

    云裳的话,成功影响了严楚斐的心情。

    他很想忘记这一茬,可大脑不听使唤,一直在想她心里是否真的装着别人……

    吃完饭后,严楚斐随便找了个借口,拉着魏可离开了严家。

    吃饱了就犯困,魏可窝在副座里,特别满足地闭眼小憩。

    “可可。”

    正欲睡着之际,她突然听到身边的男人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字。

    瞌睡虫瞬间飞得干干净净。

    她蹙眉,斟酌了下,然后硬着头皮尽可能地柔声道:“那个……你还是叫我魏可吧。”

    严楚斐的脸倏地阴沉下来,又火冒三丈了。

    “我喜欢叫你‘可可’!”他转眸冷冷看她一眼,态度强硬地说道。

    魏可嘴角抽搐,“可是我不喜欢啊……”

    “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