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9章:淡淡的忧伤
    生孩子?

    跟她?

    如果是以前,严楚斐一定会毒舌地大肆嘲笑魏可的痴心妄想,可现在……

    他发现她的这个提议好像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

    或许是他脑子短路了吧,他的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期待……

    他情不自禁地幻想,他和魏可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

    肯定是超级可爱的吧!

    毕竟基因摆在这儿呢!

    他这么帅,她又这么美,他俩的孩子不可能丑得到哪里去的。

    嗯,魏可很美!

    不止是她精致的五官惹人注目,还有她冷艳的气场也格外吸睛,人格魅力尤为显著。

    当然,这世间美女很多,各种类型各种性格的他都见过,但能入他眼的却寥寥无几,而想要入他心的,迄今为止更是没有……

    啊不!不是没有,有过。

    曾经,他也在乎过一个女人……

    他一直觉得,除了身世背景,“她”是最适合他的人……

    “她”清纯漂亮,温柔贤惠又善良可爱,全身上下每一处都符合他心目中的贤妻标准。

    跟“她”在一起,他可以很轻松很省心,生活细节上完全不需要他操心。

    因为“她”很乖,任何时候都以他为天,对他可谓是言听计从千依百顺。

    不像魏可,总是跟他对着干!

    魏可的性格与“她”是南辕北辙,泼辣强悍又气死人不偿命,一点都不可爱!

    他都快烦死她了,所以他才不会娶像她这种除了身体其他完全不像女人的女人做太太好吗!

    嗯,他早就说过,他的太太一定要温柔娴淑,一定得什么都听他。

    男人在外打拼已经很累了,如果每天回家还得面对一个不让自己省心的太太,那样的日子该得多么痛苦?人生又还有什么乐趣?

    不要!

    坚决不娶!

    就算她长得好看也没用,反正再美的容颜也会有人老珠黄的一天。

    就算牀上的她很诱人也没用,反正新鲜劲儿一过,谁谁都差不多。

    嗯,他得理智点,不能因为下半身而葬送了自己的下半生……

    严楚斐看着“不知廉耻”地要跟他生孩子的魏可,默默在心里告诫自己别冲动。

    他要忍住,不能被她you惑,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下半辈子可就完了。

    见他沉默不语,魏可等得不耐,圆润的指尖隔着衬衣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划,勾挑意味十足。

    “怎样?严总,娶吗?”她微微歪着脑袋,娇滴滴地问他。

    心口被她划得痒酥酥的,严楚斐整个人瞬时紧绷。

    连忙捉住她捣乱的小手,将其从自己的胸膛上拿开,他拧眉隐忍着心里那股躁动,不屑冷嗤,“你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怎么娶?”

    “我哪儿不符合了?”一听这话,魏可不高兴了,冷着小脸抬头挺胸,不服气地反问。

    她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哪点比别的女人差了?

    “哪哪儿都不符合!”他上下扫了她一眼,字里行间尽是嫌弃。

    魏可,“……”

    看着眼前狂傲又嚣张的男人,魏可想,若不是为了魏氏,若不是有求于他,她真是连看他一眼都嫌污了眼睛。

    就没见过比他更讨嫌的男人!

    暗暗吸了口气,她倏然勾唇一笑,一下一下地轻轻点头,“那行吧,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我注定无缘,那就算了呗!”

    说着,她的双臂又绕上他的脖颈,“严总,咱俩好歹睡过,在我下车之前,咱俩还是来个吻别吧……”

    话音落下,她的唇也印上了他的唇……

    这样的艳福严楚斐自然是不会拒绝的,然而当他本能地想要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时,她却突然喊停——

    “好了!”魏可轻喊一声,头往后退,坐直身与男人的唇拉开距离,浅笑嫣然地慵懒说道:“吻别呢,浅尝辄止就好,太过就没那种感觉了。”

    严楚斐皱眉。

    浅尝辄止哪里好?根本就不过瘾好吗!

    他盯着她纷嫩盈润的唇瓣,还想吃……

    六阿哥向来霸道,从来都是想怎样就怎样,所以就算她说“好了”,可他觉得不够自然是不肯就此作罢的。

    他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后颈就将她的脑袋往他面前拉……

    在双唇即将触上的千钧一发间,她抬手,挡在彼此的唇中间。

    他的唇,吻上了她的手心。

    魏可微微嘟嘴,瞥了严楚斐一眼,低声埋怨,“都说不能太过了,太过就没感觉了。”

    “什么感觉?”严楚斐不悦,把她的手抓下来,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就是那种……”魏可轻蹙黛眉,咬着唇想了想,“淡淡的忧伤……对,就是忧伤!”

    “你觉得忧伤?”他看着她,心里莫名泛起一丝期待。

    “当然啊!可忧伤了。”她点头,一脸哀愁。

    “为什么?”

    她瞥他一眼,一副“这还用问么”的表情,没好气地哼哼,“被你嫌弃成这样,能不忧伤么?!”

    严楚斐无语。

    敢情她忧伤的不是不能嫁给他,而仅仅只是被嫌弃了?

    这女人可真是把欲擒故纵的把戏都玩儿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总是能轻易便让他的心情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简直是……

    该死!!

    严楚斐暗暗磨牙。

    魏可无视严楚斐近乎凶狠的目光,垂着眸整理着自己被他揉乱的衣服,淡淡说道:“好了严总,就这样吧,拜!”

    说完她爬向副座,伸手去推车门。

    可门被他锁了,推不开。

    她转头看他,特别有礼貌地对他微笑,“麻烦严总开开门好吗?”

    “我送你!”他淡淡吐字,启动车子。

    开门让她下车然后再回去陪那什么总的?

    想得美!

    听他说送,魏可连忙摇头拒绝,“不用,我得回餐厅,石总和子妍还在等我呢——喂!”

    她话未说完,就见他把车朝着出口开去。

    “我不走的,我要下车啊……喂!”魏可急了,一边叫一边用力推车门。

    可严楚斐置若罔闻,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只管把车往前开。

    魏可彻底无语。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中午时分,严楚斐还在被窝里就被欧晴的夺命连环call给紧急召回了严家。

    昨晚有应酬,喝了酒又闹到很晚,几乎快天亮的时候才回家睡觉。

    弃军从商之后,工作环境不同,接触的人不同,即便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也不得不有所改变,以适应目前的生活状态。

    所以早起锻炼什么的,已是荒废多时。

    听婶婶的语气很凝重,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严楚斐不敢耽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严家。

    “婶婶你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事啊?”

    踏进严家大厅,严楚斐眉宇间夹杂着一抹担忧,急切地问着沙发里的欧晴。

    欧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说话。

    难得看到婶婶的脸色如此严厉,严楚斐微微一怔,“怎么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客厅里的气氛很诡异。

    四叔和婶婶坐在沙发的中间,云裳和郁凌恒坐在右侧沙发里,四人均目光犀利地盯着他看,有种三审会堂的架势……

    严楚斐见状,心里咯噔一跳,泛起一股不好的预兆……

    他疑惑不解,一边戒备地瞅着众人,一边朝着左侧沙发走去。

    “叫你坐了吗?”

    正当他要往沙发里坐下时,上座的总统大人凉飕飕地对他吐出一句。

    “……”严楚斐的身子已呈半蹲姿势,听了四叔的话,顿时僵住,不敢往下坐了。

    卧槽!

    出啥大事儿了?!

    啊不!应该问,他犯啥大错了?

    严楚斐站直身,求解的目光投向郁凌恒和云裳。

    郁凌恒悄悄对他撇了撇嘴,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严楚斐心里正七上八下,突然听到温柔的婶婶语重心长地唤他,“楚斐啊。”

    “啊?”他转眸看向婶婶,对此刻诡异的气氛感到有点懵圈。

    “你看报了吗?”欧晴性格温和,极其难得会如此一本正经地端起长辈姿态。

    “什么报?”严楚斐拧眉,一脸莫名其妙。

    他早上才回家,一直睡到现在,哪有时间看报?

    “今天的娱乐报。”欧晴说。

    严楚斐心里的不安瞬时更加浓烈了一分。

    “没。咋了?”他摇头,眉头拧得更紧了。

    欧晴转头命令候在一旁的小女佣,“小珍,给六少爷拿份儿今天的娱乐报过来。”

    “好的。”小珍立马蹭蹭蹭跑向几步之遥的小吧台,将早就准备好的报纸拿过来递给严楚斐,“六少爷……”

    严楚斐心慌慌的,一把将递到眼前的报纸抢过来。

    摊开报纸垂眸一看,心中大喊不妙。

    报纸头条,是他和魏可昨天在车里亲吻的画面……

    很多张照片,各种角度,即便停车场光线不太好,但显然抓拍者是专业的,拍得非常的清晰仔细。

    严楚斐嘴角抽搐,脸如玄铁。

    谁做的?

    是魏可那死女人吗?

    她为了逼他娶她,所以又像第一次那样给他下套了?

    可她手上不是有他们第一次在酒店里的爆炸新闻么?那个可比这个劲爆多了吧,她为何不干脆曝酒店那个而多此一举的来拍停车场的画面?

    “有什么想说的吗?”

    正满心疑惑,突闻婶婶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严楚斐想说我没什么好说的……

    可这样的话他不敢说,他怕爱妻心切的四叔会揍他。

    “姑娘是谁?”见他沉默,欧晴紧蹙着眉头继续追问。

    严楚斐不敢说话。

    严谨尧脸色阴沉,冷睨着严楚斐,“没听见你婶婶在跟你说话吗?”

    冷厉的声音,透着十足的警告意味。

    “那个……”严楚斐心脏一颤,不敢再保持沉默,只能硬着头皮扯了扯嘴角,小声呐呐。

    他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妈妈,我知道这是谁家的姑娘。”

    一旁的郁凌恒突然出声,笑米米地对欧晴说道,说完之后转头看向严楚斐,“楚斐啊,你不好意思说的话就我帮你说了吧,你看成吗?”

    严楚斐朝着郁凌恒狠狠一眼瞪过去,那凶狠的眼神好似在说“要你狗拿耗子”……

    相交多年,对方什么个性彼此怎会不知?所以严楚斐很清楚,郁凌恒是唯恐天下不乱,想对他落井下石。

    毕竟当初郁凌恒和云裳离婚那段时间,他也没少落井下石……

    所以这是不是就叫做“出来混迟早要还”?

    欧晴见自家女婿知道内情,双眼瞬时一亮,盯着郁凌恒急切地问:“谁家的?”

    严楚斐狠狠瞪着郁凌恒。

    然而郁凌恒却像是看不懂他的警告一般,不紧不慢地对欧晴说:“这姑娘姓魏,叫魏可,家里有个公司,楚斐正在着手收购她家的公司,所以这姑娘这些天都缠着楚斐,哀求楚斐放她一马呢……”

    “楚斐你威胁人家姑娘啊?”

    郁凌恒还没说完,欧晴就失声叫道,表情变得更加严肃冷厉。

    “我没有!我威胁她干吗呀!”严楚斐哭笑不得,矢口否认,想杀了郁凌恒。

    欧晴不信,指着他手里的报纸,“你自己仔细看看这些照片,你分明在强迫人家!”

    听婶婶的语气好像很生气,严楚斐又惊又慌,头皮发麻。

    “我哪有强迫她啊?!明明是她勾——”他一脸冤枉,想为自己辩护,可话到一半戛然而止,发现不能说实话,而且就算他说了是魏可勾、引的他,也没人会信。

    因为报纸上刊登的几张照片,全是他将魏可扣在怀里肆意啃吻的画面……

    不怪婶婶会误会,若单单看照片,的确像是他在侵犯她。

    “婶婶,不是你想的那样!”严楚斐哭笑不得,感觉这罪名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楚斐,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许欺负一个姑娘!”欧晴板着脸,很不高兴地训斥道。

    欺负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可不喜欢的。

    “我真没有!!”严楚斐气急败坏,却又不敢吼,只能咬紧牙根无奈地切齿。

    “那这是怎么回事儿?”欧晴用下巴点了点他手里的报纸,意思是要他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严楚斐呼吸一窒,眉头皱得都快打结了,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时,一直低头玩手机的云裳抬眸看向欧晴,略显夸张地娇嗲,“哎哟,欧小晴,你先别发火呀,也许我土匪哥跟这魏小姐正在交往也说不定呢,对吧土匪哥?”

    云裳说到最后一句时,转眸笑米米地看着严楚斐。

    严楚斐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怎么就有郁凌恒和云裳这样不是玩意儿的堂妹跟堂妹夫呢?!

    听到“交往”二字,欧晴双眼瞬时一亮,一脸惊喜地盯着严楚斐,问:“你们在交往吗?”

    “……”严楚斐沉默,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

    承认吧,婶婶肯定会欢喜得逼他立马娶了魏可。

    否认吧,既不是交往他还在车里对一个女孩上下其手,家法可就挨定了。

    所以想来想去,他唯有保持沉默。

    这两年,对于他的婚事欧晴特别着急,到处给他物色对象,像是怕他娶不到老婆似的,恨不得他立马结婚生子。

    他知道欧晴是出于关心,只是他无拘无束关了,在没遇到对的那个人之前,他并不想成家。

    “哑巴了?”

    见他不说话,严谨尧觉得侄儿这是对自己老婆不敬,顿时脸色一沉,不悦地呵斥道。

    “不算交往……”严楚斐暗暗咬紧牙根,硬着头皮小声呐呐。

    “不算交往是什么意思啊?楚斐啊,不是交往你怎么可以对人家姑娘……又这样……又那样的?”

    又亲又揉的……

    欧晴气愤填膺,说得磕磕巴巴,有些关键字眼不好意思说。

    “我们有交往的意向,所以正在试着了解对方,而要不要正式交往暂时还没确定。”严楚斐见婶婶动了怒,连忙挽救。

    “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不确定的?楚斐,你是男人,你得对人家姑娘负责!”欧晴很激动,一副“楚斐你不娶人家姑娘你就是渣男”的愤恨表情。

    严楚斐无语凝噎。

    欧晴,“你看这都上报了,整个帝都都知道你对人家姑娘这样了,你不对这姑娘负责你叫人家姑娘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

    没脸见人?

    呵呵!

    她脸皮厚着呢!

    她那么强悍,估计任何流言蜚语都是击不垮她的好么。

    严楚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默默腹诽。

    “凌恒,这姑娘漂亮吗?”欧晴突然转头看向一旁的女婿。

    停车场光线不好,加上他们在车里,所以欧晴无法将魏可的容貌看清楚。

    郁凌恒看了郁太太一眼。

    云裳对他若有似无地扇动了下眼睑。

    得到严太太的首肯,郁凌恒这才放心大胆地用力点头,“非常漂亮!”

    “配咱们家楚斐呢?”

    “绝配!”

    郁凌恒本想说“绰绰有余”,可又怕惹恼严楚斐。

    欧晴闻言,喜上眉梢,立马转头看向严楚斐,“楚斐啊,既然这姑娘条件不错,你也老大不小了,合适就把事儿办了吧!”

    “不合适!”

    “不合适!”

    欧晴话音刚落,严谨尧和严楚斐叔侄俩就异口同声地吐出三个字。

    郁凌恒、云裳和欧晴三人不约而同地朝着严谨尧看去。

    “是跟你过吗?”欧晴冷冷看着严谨尧,冷嗤。

    “……”严谨尧被欧晴一句话呛得哑口无言,半天都回不了嘴。

    “又不是跟你过,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合适?”欧晴很不高兴,愤愤地瞪着严谨尧,板着脸娇喝道。

    严谨尧闻言,不服气了,拧着眉跟自己老婆据理力争,“我是他的长辈,我怎么没资格?”

    “严谨尧你累不累啊?管天管地你还要管人拉屎放屁不成?身为长辈咱们只能给意见,哪有你这样把自己的喜好强加在孩子身上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