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7章:勉强配得上
    “喜欢啊。”魏世焘继续点头,看着严楚斐的目光充满了赞赏,“跟我年轻时一样帅。”

    严楚斐欲哭无泪。

    好想说老爷子你能别补后面一句么?这么老了还如此自恋真的好吗?!

    正在心里默默吐槽,严楚斐突然看见魏抬手向他招了招。

    “亲爱的,你杵在那里干吗啊?快过来!”魏可笑靥如花,对着严楚斐娇滴滴地喊。

    亲、爱、的?

    严楚斐嘴角一抽,心里顿时一阵恶寒。

    她疯了?

    还是脑子真的进水了?

    本不想理她,可严楚斐也不知道是拉不下脸拒绝还是突然中了邪,竟鬼使神差地朝着病牀走去。

    “斐斐啊,我外公喜欢你,要不咱们结婚吧!”

    待他走近,魏可噙着笑望着他,甜甜地说。

    严楚斐狠狠地瞪着魏可。

    谁允许她叫他“斐斐”的?

    尼玛!一不小心就能听成狒狒好吗!

    还不如土匪呢!!

    至少“土匪”听起来还有点男人的血性,可“狒狒”是什么鬼?

    真特么难听!

    等等……

    她后面一句说的啥玩意儿?

    结婚?

    得!她果然是脑子进水了!

    严楚斐皱眉看着笑靥如花的魏可,想骂她神经病,可嘴角抽了抽,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她雷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可儿,他真是你的男朋友啊?”魏世焘惊喜地问,听外孙女说要结婚,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是啊,外公。”魏可不顾严楚斐警告的瞪视,笑米米地点头。

    嗯,看到他这副气得牙痒痒却又不便发作的样子她的心情就特别愉快。

    “刚才就是他救的我对吧?”魏世焘目不转睛地盯着严楚斐,越看越喜欢。

    魏可忍着笑,努力佯装出一副沉入爱河的小女儿姿态,“嗯呢嗯呢。他很棒有木有?”

    “嗯,不错!”魏世焘点头,完了又补上一句,“勉强配得上你!”

    严楚斐听了想吐血。

    什么叫“勉强”配得上?

    他可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六阿哥,就他这尊贵的身份还只是“勉强”配得上她?

    这老头以为自己外孙女是谁啊?

    女王啊?!

    麻烦讲道理好吗!到底谁勉强谁啊?

    严楚斐好想咆哮,觉得这姓魏的一家都是奇葩。

    魏可的眼角余光里,全是严楚斐那张已黑到无以复加的脸。

    她更开心了,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表示赞同外公的话,“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严楚斐想一脚碾死魏可,碾蚂蚁的那种。

    呵!她也是这样觉得的?

    觉得他只是勉强配得上她?

    她可真敢说!!

    “叫什么名字啊?”魏世焘问严楚斐。

    魏可瞟了眼身边的男人,帮他回答,“他姓严,严楚斐。”

    “哦,那——”

    “老爷子您叫我‘楚、斐’就行了。”

    不待魏世焘说完,严楚斐就抢先说道,还刻意咬重自己的名字,避免魏世焘又叫他土匪。

    “哦,楚斐啊。”魏世焘笑的满脸皱纹,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之情。

    见魏世焘笑得那么开心,严楚斐本想澄清他和魏可根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念头就那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当他惊觉自己的反常时,心里蓦地一慌……

    他不是最讨厌奇葩的吗?为什么面对魏家这一老一少两朵奇葩他的内心竟然没有一丝不耐烦或是厌恶的情绪呢?

    这不科学啊!!

    而且此刻他不是应该义正辞严地揭穿魏可的谎言顺便狠狠唾弃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吗?

    为什么他还温馨提醒魏世焘叫自己“楚斐”便可?为什么他一副默认是她男友的态度?

    难道傻缺会传染?

    跟她呆久了他的脑子也短路了?

    NO!

    他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

    严楚斐心里一慌,当即就说:“抱歉老爷子,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一步,我改天再来看您!”

    “改天啊?”听说他要走,魏世焘满脸欢喜立马被失望替代。

    “嗯!”严楚斐命令自己别心软,点头敷衍。

    “一定要来啊!”魏世焘眼巴巴地看着严楚斐,看起来像个极度需要被关怀的孤寡老人一般。

    “嗯。”严楚斐为自己的谎话感到有点羞愧了。

    欺骗一个老人,好像还蛮可耻的……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啊!”他还没离开呢,魏世焘就已经开始满眼期盼了。

    严楚斐狠狠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将谎话进行到底,“……好。”

    说完,他逃也似地离开了魏世焘的病房。

    严楚斐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太炒蛋了,简直是莫名其妙。

    然而这还没完……

    车子从车库里驶出来,他远远就看见魏可站在前方的路边,冲他使劲儿招手。

    他置之不理,打算从她身边径直开过去。

    哪知——

    她见他没有停车的打算,竟跳出来展开双臂拦他的车……

    嗤!

    严楚斐猛地踩下刹车。

    “你想死啊!!”

    他勃然大怒,探出头去冲她狠狠咆哮。

    其实她并非是那种不要命的拦法,如果他硬要开过去,她也是可以避开的……可他还是生气!

    万一他车技不佳或者心理素质不行,一慌张把油门当刹车踩了,那她咋办?

    又不是三岁孩子,这种突然跳出来拦车的举动有多危险她不知道吗?

    严楚斐怒不可遏,可魏可却毫不在意。

    在他停下车的那刻,她立马跑到副座,拉开车门爬上去。

    “严总,送我一程可好?”

    她毫不客气,仿佛坐的是自家的车,一边低头系着安全带,一边娇滴滴地说。

    严楚斐恶狠狠地瞪着魏可,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直抽抽。

    她到底懂不懂察言观色?没看到他有多讨厌她吗?这么没眼水儿难怪魏氏要垮了。

    “我好了,走吧!”

    系好安全带,见车子还没动,魏可抬眸转头,对捏着方向盘正面色沉冷的男人愉快地说道。

    尖锐的喇叭声响起,是后面的车辆在催促。

    严楚斐觉得就算要跟她算账也不能在大马路上算。

    他狠狠咬着牙根,默默调整呼吸,油门一踩,将车往前驶去。

    他想,他得找个安静的地儿,把副座里的女人狠狠掐死,然后再毁尸灭迹……

    严楚斐正想着一会儿该怎么收拾魏可,突然发现她侧着身子面向他,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得不转眼。

    “看什么?”他烦躁,忙里偷闲地转眸狠狠剜了她一眼。

    魏可笑,“我外公说咱俩有夫妻相,我想看看咱俩到底哪点儿像。”

    “你外公瞎你也瞎?”严楚斐听到“夫妻相”三个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没好气地喷道。

    魏可本是笑米米的,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

    “你才瞎!你才瞎!你全家都瞎!!”她顿时翻脸,冲他怒叫道。

    严楚斐目光一凌,转眸极冷极冷地瞥了她一眼。

    他阴冷犀利的目光太骇人,如一桶冰水当头浇下,将她心里的怒焰尽数灭了个干净。

    “谁叫你要骂我外公……”她不服气地歪了歪嘴角,音量直线下降,几不可闻地小声咕哝。

    见她不敢再横,他便懒得跟她计较,冷冷瞥了她一眼后,转头盯着前方继续专心开车。

    可身边的女人一刻也不消停,就不让他耳根子清静。

    魏可看着一脸不耐的严楚斐,像是跟他闲聊一般,慢悠悠地说:“我外公患了老年痴呆症,记性很差的,常常前几分钟发生的事儿他转眼就能忘记,可他今天睡了一觉起来居然还记得你是他的救命恩人诶!”

    “那又怎样?”严楚斐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瞧她那口气,仿佛她外公记得他他就该谢主隆恩似的。

    “说明他喜欢你呀!”

    他轻蔑冷笑,觉得无语,“我该感到荣幸吗?”

    “当然啊,我外公很少夸人的!”她理所当然地用力点头。

    严楚斐觉得自己跟身边的女人简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专心开车,已完全不想理她了。

    “想好了吗?”

    可安静了没两分钟,她的声音又响在了空气中。

    “什么?”他懵了一下,不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我刚才的提议啊!”

    “什么提议?”

    她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我们结婚吧!”

    嗤——

    严楚斐猛地又踩了刹车。

    在惯性力的作用下,猝不及防的魏可差点一头撞在中控台上,还好她反应灵敏,先一步用手撑住了中控台。

    也幸好这个路段车辆稀少,他突如其来的急刹并没有造成任何意外。

    “你神经病啊!”严楚斐张口就冲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魏可怒骂。

    魏可立马微微偏头,皱着眉嫌弃地斜睨着近乎气急败坏的男人,抬手掏了掏耳朵。

    吼什么吼啊,耳膜都快被他震破了好么。

    严楚斐狠狠咬牙,将车子靠边停下,然后转头看看瞪她,“魏可,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魏可点头,笑靥如花,“跟你求婚嘛!”

    她说,跟你求婚嘛……

    “你有病啊跟我求婚?!”他气得破口大骂。

    听听她那云淡风轻的语调,分明没有一点诚意,求个屁的婚啊?!

    再说了,他俩不就睡过一次罢了,她说什么结婚啊?想嫁人想疯了?

    “跟你求婚就是有病啊?喜欢你的女人都是傻逼啊?哎哟严楚斐你别这么妄自菲薄,其实你还是挺不错的,也没差到那个地步啦。”她故意扭曲他的话,假惺惺地安慰他。

    严楚斐受够了。

    “滚下去!”他狠狠切齿,从齿缝里冷冷吐出字来。

    刚才让她上车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魏可蹙眉瞟了眼车窗外,小声呐呐,“还没到呢……”

    “滚不滚?”他面如玄铁,朝她逼近。

    魏可见势不对,立马推开车门跳下去。

    下了车后她还不死心,手臂趴在车窗上,望着他,“我说真的,你记得考虑一下——”

    不待她把话说完,他就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真的?

    呵呵!

    他还煮的呢!

    他算是看出来了,魏可根本就是一个神经病,她肯定有精神分裂症。

    嗯,肯定有!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日后。

    嵘岚集团在帝都建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温泉山庄,现已接近尾声,有许多事情需要郁凌恒亲自处理,而自从严谨尧将欧晴带来帝都,云裳便难得与母亲欧晴相聚,于是公事加私事,夫妻俩决定带着儿子郁睿阳在帝都小住一段时间。

    环境优雅的高级餐厅,淡淡的花香和悠扬的音乐在空气中交汇萦绕,气氛格外的好。

    靠窗的位置,有着绝佳的视野,可以一面愉快用餐,一面欣赏楼下街景。

    然而不管是城市的美丽风景还是餐桌上的美酒佳肴,都吸引不了一个正在摆弄手机的男人……

    郁凌恒举着红酒杯,一边优雅浅啜,一边看着对面的严楚斐,就看他要鼓捣他的破手机到什么时候去。

    呃……

    好吧,其实不是破手机,恰恰相反,是一个崭新的6s。

    但在郁凌恒的眼中,这就是一个破手机!

    想当初,他送给郁太太的手机,那可是镶满了珍贵的钻石,价值千万的呢!

    所以这几千块的手机,对财大气粗的郁大爷来说,只比一坨屎好那么一点点罢了。

    郁凌恒觉得很奇怪。

    他与严楚斐相交多年,依他对他的了解,严楚斐应该跟他一样对这只手机不屑一顾才对,可为何严楚斐会如此喜爱这只6s?

    都半个多小时了,桌上的菜都凉了,可严楚斐还在专心致志地往手机里下载各种需要的软件。

    由此可见,他是准备常用这只手机了。

    “别人送的?”

    终于忍无可忍,郁凌恒看着严楚斐,问。

    “什么?”严楚斐忙里偷闲地抬眸瞅了郁凌恒一眼,反问。

    “这手机!”郁凌恒用下巴点了点他手里的6s,“别人送你的?”

    严楚斐默了两秒,然后摇头,“不是!”

    不是送,是赔……

    嗯,这只手机是魏可赔给他的。

    今天一大早,他到了公司就看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个小包裹,拆开一看,就是这只手机。

    平心而论,他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嫌弃这只手机的!

    可是,他把这只手机往垃圾桶里扔了几次又捡了几次,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留了下来。

    他想,浪费可耻,几千块也是钱,就这样扔了好像蛮可惜的……

    看着严楚斐那股痴迷劲儿,郁凌恒不屑冷嗤,“不是才怪!”

    这手机对他肯定有什么特殊意义,不然他才不会这样连饭都不吃就只顾着去弄手机。

    严楚斐瞥他一眼,回嗤,“爱信不信!”

    正在这时,一个纤瘦的身影来到他们的桌边。

    “嗨!严总,郁总,真巧啊,你们也在这儿吃饭呢。”

    熟悉的声音乍然响起,吓得严楚斐差点把手里的6s扔了……

    嗯,他是真的想扔了,可是现在扔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来人是魏可。

    严楚斐觉得手里的6s成了一个烫手山芋,扔不是,不扔也不是。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那个……”郁凌恒看着魏可,觉得她眼熟,可一时半会儿就是想不起她姓什么。

    “我叫魏可!”魏可笑米米地自我介绍,提醒郁凌恒,“前几天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郁总你忘了吗?”

    “啊,对对对,魏小姐。”郁凌恒想了起来,连连点头,续而转眸看向她身后,礼貌性地随口问道:“也跟朋友一起来吃饭吗?”

    “跟客户。”魏可笑了笑。

    距离他们几米之遥的一张桌子,坐着董子妍和石总。

    “哦。”郁凌恒点点头。

    而严楚斐看到她的客户是石总时,本就不太好的脸色顿时难看到无以复加。

    “严总,手机还好用吧?”魏可突然用嘴努了努严楚斐手机的6s,关切的问。

    魏可此话一出,气氛瞬时就变了。

    郁凌恒轻挑眉尾,看看严楚斐,又看看魏可,敏锐地嗅到他们之间的不寻常。

    严楚斐想弄死魏可。

    “不好用!”暗暗磨了磨牙,他冷冷剜她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她是专业打脸三十年么?

    刚才郁凌恒问他这手机是不是别人送的,他矢口否认,这还没两分钟呢,她就跑来说这样的话,让他颜面何存?

    魏可听他说不好用,连忙追问:“是吗?哪儿不好用啊?你跟我说说,我去换——”

    “哪哪儿都不好用!!”他怒,寒着脸冲她喝道。

    “不好用你还往里面下那么多软件干啥?”

    严楚斐话音刚落,对面的郁凌恒就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六阿哥这么矫情,他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好么!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严楚斐目光冷厉,狠狠瞪了郁凌恒一眼,阴冷的语气透着警告。

    郁凌恒微微一笑,“我只是很好奇——”

    “要你管!”严楚斐冲着笑得不怀好意的郁凌恒大骂。

    魏可没说话,锐利的目光看看郁凌恒,又看看严楚斐,静观其变。

    “六阿哥,你干吗这么生气?我说错什么了吗?”郁凌恒一脸无辜,明知故问的样子格外欠抽。

    严楚斐在心里默默思量,如果他真的吧郁凌恒揍了,云裳会不会找他算账……

    显然会的。

    思及此,他只能将想把郁凌恒打残的念头打消了去。

    “严楚斐,你答应要去看望我外公的,什么时候去啊?我外公每天都在问我呢。”魏可突然又问,语带埋怨,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严楚斐的反应。

    严楚斐沉默,极冷极冷地瞥了魏可一眼,用眼神叫她快滚。

    他觉得自己今天腹背受敌,不止要应付魏可,还得防备郁凌恒……

    偏偏魏可不滚。

    不滚也就罢了,最让严楚斐不能忍的是,她的话还越说越过分……

    “还有,结婚的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