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6章:他咋不下水呢?
    突然,噗通一声,有人跳入河中……

    魏可还在不停地狠狠拍打以及用头去撞车窗玻璃,惊恐得已然是泪流满面。

    车内的魏世焘同样吓得面无人色,僵在车里连动都不敢动。

    “外公……”魏可的声音嘶哑得像是嗓子已经被吼破了一般,慌得完全没了主意。

    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一扯,她被迫离开车窗。

    她被拽得往后仰,整个人沉入水里。

    当她下一秒从水里冒出头来时,正好听到啪嚓一声……

    是车窗被砸裂的声音。

    这声“啪嚓”如同天籁,她定睛一看,顿时热泪盈眶。

    本是充满恐惧和绝望的心,在看到男人那张帅气俊朗的脸庞时,如同看到了曙光。

    这一瞬,她莫名就安了心,深深觉得只要有他在,外公就一定会没事!

    嗯,他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把她的外公救上岸。

    严楚斐跳入水中,快速游到已沉了一半的车子边,曲起手臂用手肘朝着车窗狠狠一撞,车窗应声而裂。

    没有一丝停顿,他立马朝着破裂的缺口又狠狠砸了好几下,直至车窗玻璃完全破裂……

    从入水到成功救出魏世焘,不过短短几十秒,严楚斐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有条不紊沉稳冷静,完全就像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

    嗯,这一刻,他在魏可的眼里就是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盖世英雄!

    魏可受惊过度,加上刚才为救外公又消耗太多体力,这会儿紧绷的神经一松,整个人便觉得有些虚脱。

    她急促地喘息着,扶着马上就要沉入水底的车子,以一种膜拜的目光追随着正托着外公往岸上游去的男人。

    突然觉得他好像也不那么讨厌了。

    他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救她于危难之中……

    他刚才砸窗的动作好Man,又快又狠,哐哐几下就把车窗砸烂了,爆发力杠杠的。

    他好帅!他好帅!他好帅!

    他太特么帅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呐喊,一秒变花痴,成了他的脑残粉。

    当终于看到严楚斐把外公救上岸,魏可大大地松了口气。

    可下一秒——

    “啊……唔……”

    车子完全沉没,她被车子下沉的那股惯性力带入水中。

    体力消耗严重,再这样毫无预兆沉入水里,她猝不及防,一张嘴就被呛了两口河水。

    她挣扎扑腾,想要浮出水面,怎奈自己好像一点力气都已经使不出来了……

    心中大慌,她有种自己可能会葬身河底的恐惧……

    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突然搂住了她的腰肢,紧接着她被纳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再怎么坚强的人,在溺水之时,都会变得惊慌失措。

    虽然魏可知道此刻自己不应该乱动,可人在惊恐之中,难免会做出错误的举动。

    所以当她意识到有人来救自己时,便本能地死死抱住来人的脖子,将他往下摁,以达到自己往上蹭的目的……

    严楚斐想弄死魏可!

    M的!她将他往下摁是几个意思?是想恩将仇报还是咋地?

    这个狼心狗肺的死女人!!

    严楚斐气死了,真是扔了她不管她死活了,可她这会儿死死抱着他,他想扔都扔不掉了。

    避免双双沉尸河底,严楚斐抱着魏可奋力往上一蹭……

    终于,两人一同冒出水面。

    有了空气,魏可大口大口地呼吸,胸口急促起伏。

    因为太恐惧太紧张,她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死死抱着严楚斐的脑袋,不敢松手。

    严楚斐的脸就这样被挤在魏可的双、峰之间……

    可这样的艳福他却一点都不想要。

    因为她抱得太紧,他根本就没办法呼吸,他都快被她捂死了好吗!

    “松手!”

    严楚斐狠狠切齿,在魏可的(月匈)里瓮声瓮气地低吼。

    然而正忙着大口吸气的魏可根本就没听见。

    严楚斐受不了了,情急之下,他张口就在她的(月匈)上咬了一口……

    “啊……”

    魏可吃痛,轻呼一声,这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她松开他的脑袋,垂眸看他。

    迎着他充满愤恨的目光,她红着眼,颤声哽咽,“严严……严楚……楚斐……”

    她语不成声,从未有过的脆弱。

    “没事了。”

    严楚斐本来是要骂她的,可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倏地一软,叱骂竟变成了温柔的安慰。

    他拍了拍她的背,那轻柔的举动透着一股“有我在别怕”的含义,然后搂着她往岸边游去。

    魏可轻轻搂着严楚斐的脖子,乖巧听话地依附着高大强壮的他,心里莫名感动。

    嗯,有他在,她还真的不怕了。

    “外公!!”

    上了岸,魏可立马冲向魏世焘,将死里逃生的外公紧紧抱住。

    “可儿……”魏世焘被吓坏了,整个人瑟瑟发抖。

    “没事了没事了,外公别怕,没事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可儿不好,都是可儿的错,外公对不起……”魏可颤抖的声音带着哭意,狠狠哽咽,不停地自责。

    严楚斐浑身*地站在一边,皱眉看着同样*的祖孙俩,有些没好气。

    自己本是衣冠楚楚的出门,现在却变成了落汤鸡,一会儿见了几个发小,还不得被他们嘲笑死啊?

    看来得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再赴约。

    严楚斐一边想着,一边转身欲走。

    “外公?外公!”

    哪知他刚一转身,就听见魏可惊恐焦急的呼喊声。

    一回头,便见魏世焘已晕倒在魏可的怀里……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疗养院

    特护病房里。

    魏可站在病牀边,抱着双臂,皱着眉头看着已经睡着的外公。

    经过检查,医生说外公没有大碍,只是受了惊吓,睡一觉起来就会没事了。

    可就算外公没事,她依旧深深自责。

    这场意外,不止外公吓坏了,把她也吓坏了!!

    如果外公今天有什么事,她万死难辞其就!

    都怪她,都是她的错,她不该把外公一个人留在车上的,更不该手刹没拉到位都没发觉,她竟会如此粗心大意,竟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真是太该死了!

    还好!

    还好她没有铸成大错,还好外公逢凶化吉,还好有严楚斐……

    魏可转头,看向靠在窗边正鼓捣新手机的严楚斐。

    他跳进河里救人,兜里的手机进了水,报废了。

    帮外公拉好被角,魏可转身朝着严楚斐轻轻走去。

    严楚斐正在微信群里发消息,跟几个发小说自己有事,今天的聚会他参加不了了。

    临时爽约,自然免不了成为众矢之的。

    嗯,他被发小们围攻了。

    “严楚斐,谢谢你!”

    正在看发小们接二连三发过来的谴责消息,突然一道轻柔的声音朝他扑面而来。

    他抬眸一看,便迎上一道饱含感激和崇拜的目光。

    严楚斐微微挑眉,看到魏可眼底那抹对自己的崇拜,整个人莫名就有些飘飘然了,虚荣心大大地得到了满足。

    平日里那么强悍泼辣的女人,此刻竟然毫不掩饰对他的崇拜,怎能不叫他骄傲得意?

    不敢让她看出自己内心的窃喜,严楚斐努力保持面无表情的样子。

    垂眸,继续拨弄手机。

    魏可微微蹙眉,暗忖他怎么不理人啊?她在谢谢他呢!

    真没礼貌!

    正在心里默默腹诽,突然严楚斐举起手机,将屏幕面向她。

    她瞟了眼,页面上是一款黑色带钻的手机。

    “什么?”她愣了愣,不明所以。

    “赔我手机!”他没好气地剜她一眼,冷冷哼道。

    呃……

    魏可无语。

    心里满满的感激和崇拜因为他这四个字而荡然无存。

    这男人真是……

    要不要这么吝啬啊?

    又不是没钱的人,就这么一个手机还要她赔?说出去也不嫌丢人!

    真的是越有钱越小气么?!

    她嫌弃地瞥他一眼,用下巴点了点他手里的新手机,嘟囔,“你不是已经有了么……”

    “我‘有’跟你‘赔’是两回事儿!”严楚斐咬重字音,看着她的目光同样充满着嫌弃。

    魏可嘴角抽了抽。

    好吧,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哦……”她讪讪地应了声,接过他的手机,想仔细看看他要她赔的是什么手机。

    然而还没看清楚页面上的手机是什么样子,她就被华丽丽的价钱给惊得瞠大了双眼。

    她下意识地仔细数了数那一长串的零。

    “严楚斐,你这名字还真没取错耶!”她抬头看他,气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而后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你简直就是一土匪!!”

    泥煤啊!

    他居然要她赔上百万的手机给他!!

    臭不要脸的!

    他咋不上天呢?他咋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他咋不下水呢?他咋不和王八嘴对嘴呢?!

    哼!

    “赔不赔?”严楚斐淡淡睨着气得想跳脚的魏可,慵懒轻哼。

    之前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加之他的手机也报废了,他索性通知了自己的助理,让其立马去商场买了两套衣服以及一部手机送过来。

    都是休闲装,她要了牛仔裤、白T以及一双白色帆布鞋。

    她这样一穿,年龄立马小了十岁。

    装嫩可耻!

    不过……

    他不得不承认,她这样穿超好看!

    与往日冷艳凌厉的形象大相径庭,整个人看起来纷嫩纷嫩的,清纯又温柔,像个不韵世事的高中生。

    嗯,这样的她与他心目中温柔懂事的形象瞬间拉近了距离。

    有点像样了!

    魏可急了,蹙眉轻嚷,“手机不过就是一通讯工具,你说你非买这么贵的干啥呀?”

    “赔不赔?”他不急也不躁,就淡淡地看着她,淡淡地重复问。

    “买个几千块的不就得了,你这上百万的手机我都可以买辆车了!”她用一种“你是败家子么”的眼神斜睨他。

    “赔、不、赔?!”他一字一顿,表示他耐心不太好,再叽叽歪歪他就要不客气了。

    “一个手机要上百万,你咋不下水呢?!”魏可忍无可忍,气得狠狠骂他。

    严楚斐微微拧眉。

    下水?

    下什么水?

    他刚为了救他们祖孙俩不是已经下过水了么?

    所以下水是什么梗?

    看出他眼底的疑惑,她没好气地冲他嚷,“去跟王八嘴对嘴啊!”

    严楚斐愣了一秒,倏然失笑出声。

    见他不怒发笑,魏可顿时有种自己好像说错话了的感觉……

    顿时恼羞成怒,狠狠瞪他,“笑什么?”

    严楚斐漫不经心地抿了抿唇,看着她的目光仿佛在嘲笑她是个笨蛋,说:“魏小姐,我最近就只跟你对过嘴。”

    “……”魏可有点懵圈。

    所以,她是连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她正懊恼,倏然手里一空,他把手机抢了回去。

    “少废话,赔不赔?”他哼问,明明语调慵懒,却透着一股无形而强烈的压力。

    “我没钱!”魏可低着头,脚尖在地砖上踢啊踢,耍赖。

    “出息!!”严楚斐狠狠唾弃,“好歹是个老总,这点钱都赔不起你还好意思这么横?!”

    没钱还敢在他面前嚣张?没钱不知道老实一点?没钱不懂得跟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放软点?

    “是啊,我是穷啊,我要不穷的话魏氏还能让你收购?”魏可冷笑,反唇相讥。

    呵!还敢如此牙尖嘴利?

    严楚斐翻出另一款手机,将屏幕面向她,一副大发慈悲的口吻,“那就这个!不能再低了!”

    魏可只关心价钱。

    定睛一看,也要几十万……

    混蛋!

    他这根本就是趁机敲诈!

    “我没钱!”她恼了,剜他一眼,愤愤叫道。

    严楚斐眉头一皱,“怎么着?想忘恩负义?我救了你跟你外公两条命,难不成还得搭上一个手机?”

    “你就不能买个便宜点的啊?”她嚷。

    她没说不赔,只是这也太贵了吧!

    当她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啊?再说了她的车掉河里了她还得买车呢!

    “不能!”严楚斐寸步不让。

    魏可气结。

    见他一副铁了心要让她的钱包大出血的模样,她想了想,倏然勾唇一笑。

    严楚斐被她笑得头皮一麻。

    他刚皱眉,就见她浅笑嫣然地朝他依偎了过来……

    他完全可以躲开的,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一动不动任由她贴上他的胸膛。

    魏可没穿高跟鞋,就矮了严楚斐一大截,此刻轻轻靠在他怀里的模样少了锐气多了俏皮,看起来格外诱、人……

    “要不我……”魏可状似漫不经心地用指甲轻轻划着严楚斐的胸膛,故意微微停顿,然后抬眸看他,语不惊人死不休,“钱债肉、偿?”

    严楚斐的呼吸狠狠一窒。

    这女人……是在勾、引他吗?

    嗯,是的!

    不止是她过于直白的话,就连她的眼神和一举一动,也无不透着勾挑意味……

    心,噗通噗通,渐渐急促……

    可该死的!

    他讨厌被女人牵着鼻子走!

    他喜欢不管何时何事都由他掌控,否则就算很想,他也会拼命忍着。

    严楚斐想,不能让她看出他还想睡她,嗯,必须坚定拒绝她的you惑。

    “你没我的手机值钱!”于是他说。

    “那就多偿几次呗!”她微仰着小脸望着他,说得越发大胆。

    “……”严楚斐的心跳已然乱了节拍,哑了好半晌,才恨恨地骂她,“脑子进水了?”

    她到底是被刚才的意外吓傻了,还是掉河里时河水灌脑子里去了?

    魏可看着严楚斐浅浅地笑,一抹狡黠从眼底一散而过。

    她故意逗他呢!

    她真心实意地跟他道谢,他却趁机敲诈她,那她就逗逗他呗。

    他真以为她会肉、偿啊?

    想得美!!

    严楚斐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内心无比的纠结矛盾,一面讨厌她如此“随便”,一面又期望她能坚持“肉、偿”……

    “可儿……”

    突然,一道微弱的呼唤从病牀上传来。

    “外公你醒啦?”魏可立马从严楚斐的怀里退出来,转身朝着病牀边快步走去。

    魏世焘自己慢慢地撑起来靠在牀头,好奇地打量着站在窗边刚才与宝贝外孙女姿态亲密的严楚斐。

    魏可倒了杯水回到牀边,将温开水递到外公的嘴边,“外公来,喝点水。”

    魏世焘依言喝了两口,然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喝了。

    魏可撤走水杯。

    “他是谁啊?”魏世焘目不转睛地盯着严楚斐,问自家外孙女。

    严楚斐在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跟老爷子打个招呼啥的……

    魏可回头,顺着外公的目光看了眼面无表情的严楚斐,“哦,他是……”

    “男朋友吗?”

    她还来不及把话说完,就被外公阻断了。

    男、朋、友?

    魏可错愕了两秒,连忙解释,“啊,外公,你——”误会了。

    “长得不错,跟你很有夫妻相。”魏世焘再次抢断。

    老爷子盯着严楚斐,大有越看越欢喜的架势。

    “啊?”魏可哑然失笑。

    夫妻相?

    什么鬼哦!

    她怎么可能跟他有夫妻相?!

    这不可能!

    严楚斐也皱了眉。

    夫妻……

    这老爷子是在乱点鸳鸯谱么?生怕自己外孙女嫁不掉所以见个男人就推销么?

    还夫妻相?

    啊呸!谁要跟她有夫妻相啊!

    魏可将严楚斐皱眉的样子尽收眼底,知道他嫌弃她,脑子一转,突然玩心大起……

    “外公你真觉得我们有夫妻相吗?”魏可转眸看着外公,甜腻腻地问。

    “嗯嗯!我不会看错的!”魏世焘笃定地点头。

    “那外公你喜欢他吗?”魏可又问。

    “喜欢啊。”魏世焘继续点头,看着严楚斐的目光充满了赞赏,“跟我年轻时一样帅。”

    严楚斐欲哭无泪。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