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5章:你穷你有理
    她倏地扑上去揪住他的衣襟——

    “那就来啊!!”

    她吼得铿锵有力气壮山河。

    严楚斐无语了。

    他喜欢温柔的女人好吗!她这副样子简直让他想避退三尺!

    怎么办?

    想要改造她的念头已经强烈到他都快要压抑不住了怎么办?

    魏可觉得自己可能中邪了,不知怎的,他越是这样一脸嫌弃的表情,她就越想跟他对着干。

    所以她一边气势磅礴地吼着“来啊”,一边微微踮起脚尖去吻他的唇……

    “魏可,你就这样想被我睡么?”

    严楚斐狠狠皱眉,偏开头避开她的唇,轻蔑耻笑。

    不敢让她吻了,他怕自己真会忍不住……

    “是啊,我想啊,来啊,来睡啊!”

    魏可知道这恶劣又毒舌的男人是在故意羞辱她,不过无所谓,反正她又不在乎在他眼中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于她而言,他认为她是好女人也好,坏女人也罢,那都是他的事儿,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他对她的评价如何,她一点儿都不在乎!

    活了三十几年,六阿哥虽不至于阅人无数,但也并非纯情到什么都没经历,身为军人的他不算花心滥情,可身体有需要的时候他也从不刻意压抑。

    而那些跟他有过“一腿儿”的女人,没有一个敢这样揪住他的衣领对他如此豪放地喊“来啊,来睡啊”……

    所以这个姓魏的,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身为女人该有的腼腆和矜持,毫无廉耻地向一个男人如此盛情相邀,她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可是怎么办呢?”严楚斐气得肝疼,极尽嫌弃地将魏可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上扯下来,阴测测地冷嗤,“我不想了!”

    我去你丫的!!

    魏可在心里破口大骂。

    再一次被他泼了冷水,终于惊觉自己此刻的举动有多么荒唐和可笑,她稍微冷静了点。

    她没再往上扑,只是看着他。

    严楚斐怎么也忍不住心里那股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厌恶地睥睨着她,“魏可,女人啊就该矜持点,别整得这样迫不及待,很倒胃口知道吗?!”

    魏可不怒反笑,犀利反击,“严楚斐,明明是你自己不敢了吧!”

    再睡她就要放弃魏氏,他肯定是觉得这一炮代价太大,所以不愿意了。

    不过也是,换位思考一下,就算哪天她钱多得烧得慌,也不会花上亿去睡一个男人!

    不敢?

    严楚斐脸如玄铁,有种被戳穿的恼怒。

    狠狠咬牙,他对她恨恨切齿,“是你不值!”

    如果她是他喜欢的女人,别说上亿,百亿千亿他都愿意给她,可就她这个找不出半点温柔因子的女人,他凭什么把金钱和心血都浪费在她身上?

    更何况,他们还有旧恨呢!

    魏可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从兜里拿出来一看,是董子妍打来的。

    “子妍。”

    董子妍的声音听起来焦急中透着担忧,“你在哪儿?我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你?”

    魏可这才发现,自己从包房出来已经好一会儿了,难怪董子妍会着急。

    “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回来。”

    她没有正面回答董子妍的问题,说了一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真不睡了?”

    结束与董子妍的通话之后,魏可抬眸看着严楚斐,淡淡问道。

    “鸡肋!一次足矣!”严楚斐饱含不屑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毫不客气地嫌弃道。

    魏可失笑,唇角一勾,回以轻蔑的冷笑,“严先生,你于我而言,鸡肋都不如,一次都嫌多好么!”

    闻言,严楚斐的脸瞬时全黑。

    他嫌弃她可以,但她嫌弃……肯定不行!

    严楚斐恼羞成怒,“呵!我鸡肋不如?那现在是谁死乞白赖的求我睡她?”

    “对!是我!”魏可点头,大方承认,但唇角的笑却越发鄙夷,“但严总你总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单纯的看上你这个人了吧?有本事你别收购魏氏!”

    看我还会不会搭理你!

    后面一句她没说出口,但依照严楚斐的智商,自然是明白的。

    于是他更生气了。

    “稀罕你搭理啊?有的是人搭理我!”他恼火地愤愤切齿。

    “呵呵!是啊!”魏可冷笑更甚,“严总你有钱有势,的确有很多女人前仆后继的想跟你发生点什么关系,可你心知肚明,这不过是因为你的外在条件太耀眼,有本事你一穷二白试试,看看帝都的名媛们还会不会对你趋之若鹜!”

    她的潜台词是,你不就有俩臭钱么,拽什么拽!

    “嗯,你穷你有理!”严楚斐怒极反笑。

    魏可抬头挺胸,笑靥如花,“我穷是没理,可你像土匪似的强取豪夺就有理了?”

    “自己管理不当还怨别人对你弱肉强食?”严楚斐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抬步从她面前走过,见她挡着路了,直接用肩将她撞开,同时微微低头在她耳畔冷讥一声,“你咋不上天呢!”

    他是吃撑了么?

    竟然跟一个女人在这里唇枪舌战吵了半天,真是够了!

    严楚斐在心里默默鄙视自己。

    魏可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蹙眉看着嚣张狂妄的男人上了车。

    严楚斐动作娴熟地启动车子,油门一踩,霸气离开。

    魏可双手插袋,冷眼看着严楚斐的车朝着停车场出口快速驶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竟然惹上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瘟神!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宅

    周末。

    魏可睡到七点四十,起牀洗漱,八点下楼。

    进入餐厅,只见妈妈魏家敏已在餐桌上。

    魏家敏正拿着iPad,似是在看什么,竟看得失神……

    “妈,早。”

    魏可走向餐桌,一边跟妈妈打招呼,一边在妈妈对面坐下。

    魏家敏立马将屏幕上的页面返回,再顺势把iPad的保护壳盖上。

    匆匆一瞥,魏可看到妈妈退出的页面是wb……

    魏可顿时了然,知道妈妈在掩饰什么,但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早。”魏家敏抬眸看了女儿一眼,淡淡回应了声。

    这时,汤琨端着做好的早餐从厨房里出来。

    “汤叔早。”魏可一边笑米米地向汤琨道早安,一边状似随意地拿出手机,打开wb。

    她得看看老妈刚刚看到了什么,竟让一向坚强且喜怒不形于色的她那样失魂落魄……

    那个人的wb她也偷偷关注了,所以那个人有什么动态她也看得见……

    “小小姐早。”

    汤琨将其中一份早餐放在魏可的面前,再用双手将另一份早餐轻轻摆放在魏家敏的面前。

    然后他就离开了餐厅,去了后花园浇花。

    魏可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刷着wb,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

    她果然猜得没错,那个人刚刚发表了最新动态……

    没有文字,只有三个开心的表情,以及几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大片薰衣草花海,一男一女站在花海中,笑得灿烂又开心……

    画面定格在男人正将一朵薰衣草别在女人耳朵上的瞬间,男人眉梢带笑深情流露,女人垂眸浅笑幸福四溢……

    魏可觉得恶心。

    立马关了wb,已然胃口全无。

    普罗旺斯,一个浪漫无止境的地方。

    在几秒钟以前,普罗旺斯还是魏可非常喜欢的一个地方,可现在她却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去普罗旺斯了。

    因为那个地方,在她心目中已经不再纯洁浪漫,它被污染了,变得肮脏又龌龊。

    真恶心!

    放下手机,魏可看向对面的妈妈,努力勾唇,扯出一抹甜甜的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调变得轻快自然,“妈,下个月你跟汤叔要去哪儿玩?想好了吗?”

    自从意外受伤之后,魏家敏的身体就变得不太好,所以这几年她将公司的事全权交给了女儿,自己则在身体状态还不错的时候出外旅行。

    走不同的城市,看不同的风景,在有生之年多走走多看看,尽最大努力去弥补年轻时浪费光阴的遗憾。

    “还没有。”魏家敏优雅地慢慢吃着早餐,头也不抬地轻轻吐出三个字。

    “妈。”魏可放下筷子,目光锐利地看着妈妈,一本正经地轻喊一声。

    “嗯?”听女儿语气略严肃,魏家敏以为女儿要跟自己谈正事,便抬头与女儿对视。

    魏可说:“你真的不打算给汤叔一个名分吗?”

    魏家敏微不可及地蹙了蹙眉,沉默。

    “人家汤叔可默默守候你几十年了哦!”魏可转眸看向落地窗,看着正拿着水壶浇花的汤琨,温馨提醒道。

    魏家敏垂眸,继续吃早餐,“你好像还没回答我那晚跟你开、房的男人是谁对吧?”

    呃……

    魏可被妈妈问得哑口无言。

    “老妈,你能别转移话题么?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你的事……”哑了半晌,她嘟囔抱怨。

    魏家敏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女儿一眼,说:“我都这把年纪了,不讨论也罢,可你不同,你还年轻,我得给你把把关,避免你遇人不淑——”

    魏可腾地站起来。

    “哎呀,八点了!”她抬腕看表,夸张地惊叫,“老妈你慢慢吃,我得走了……”

    “站住。”

    可她刚转身,就被妈妈轻飘飘的两个字给阻断了去路。

    妈妈的语气越轻,越表示不能违抗。

    魏可回头,故作焦急地说:“老妈,我答应了外公今天要带他去爬山的,如果我迟到的话外公会不开心的哦!”

    魏家敏将女儿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狡黠尽收眼底,知道女儿是在找借口,不过……

    不急。

    反正躲得了一时总躲不了一世,女儿迟早得跟她老实交代。

    “注意安全。”于是魏家敏对女儿叮嘱道。

    “好咧!”魏可笑靥如花,转身,欢欢喜喜地准备走人。

    “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魏家敏看着女儿的背影,微微拔高音量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魏可脚下踉跄,差点摔了。

    “老妈拜拜!”

    她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然后拿了包就开车逃也似地离开了家门。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世焘患了老年痴呆症,还好发现及时,目前只是轻微症状。

    为方便治疗,魏世焘一直住在疗养院里,已有半年之久。

    将外公从疗养院接出来,魏可开着车往公园的方向行驶,准备带外公去爬山锻炼,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

    “外公,这几天你睡得好吗?都吃了些什么好吃的呀?跟可儿说说呗。”

    途中,魏可一边开着车,一边关切地问着副座里的外公。

    老年痴呆症的早期症状就是记忆锐减,为了帮助外公提升记忆,她每周来探望外公的时候都会这样假装随意地问外公一些日常生活的琐事。

    魏世焘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偏瘦,脸颊凹陷,皱纹遍布,已是满头白发。

    “睡得还可以,就是隔壁牀的老李爱打呼噜,经常被他吵醒。”魏世焘点点头,略显无奈地跟外孙女抱怨。

    魏可皱了眉,忙里偷闲地看了眼副座里的外公,立马说:“那我去跟张院长说说,咱们换个单人房,好不好?”

    “不用了,没关系的,晚上有人说说话也好。”魏世焘摇头道。

    魏可闻言,心里倏地一酸。

    心疼外公的寂寞和孤单。

    其实让外公住在疗养院她是非常舍不得的,可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再怎么不舍暂时也只能如此。

    只希望外公能快点好起来,那样就可以把他接回家了。

    “那都吃了些什么呀?”魏可隐忍着心里的酸涩,语调轻快地继续问。

    魏世焘想了想,说:“星期一吃了炖排骨,星期二吃了烤鸭……啊不对,烤鸭是星期三吃的……好像也不是……”

    第一句倒还正常,可后面就开始混乱,越后面就越说不清楚了。

    魏可连忙腾出一只手去拍了拍外公的手背,笑米米地柔声安慰,“没事,外公你慢慢想,不着急的。”

    “我怎么又忘了……我明明记得的……”魏世焘紧紧拧着眉头,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念叨着。

    语气充满了懊恼和不开心。

    魏可见势不对,立马转移话题,指着车窗外惊喜地叫道:“外公你看那是什么?”

    魏世焘顺着外孙女的手指看过去,本是浑浊的双眼瞬时一亮,“水晶灌汤包!”

    “想吃吗?”魏可一边明知故问,一边将车开向店铺。

    “嗯嗯嗯!”魏世焘点头如捣蒜,笑得像个孩子。

    都说返老还童,患了老年痴呆症的外公有时候就跟小孩子一样一样的。

    “我去买,外公你在车里等我好吗?我很快就回来。”魏可停好车,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对外公说道。

    “好!”魏世焘用力点头,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吃的模样。

    魏可失笑。

    下了车,关上车门,她径直走进灌汤包店铺里。

    早餐时分,买汤包的人比较多,魏可前面有三个人在排队。

    轮到她的时候,已是五分钟后。

    她买了一笼水晶包刚要付钱,突然店铺外响起了尖叫声——

    “啊,那是谁的车啊……”

    “哎呀天哪,车子要冲到河里去了……”

    “啊啊……糟了糟了,冲下去了……”

    魏可还没听明白外面在喧嚷什么,倒是找零的收银员先反应了过来,慌忙冲她喊,“姑娘姑娘,停在外面的是不是你的车啊?你的车好像跑了……”

    魏可狠狠一震。

    转身就往外跑。

    第一时间就是去看自己停车的位置,然而此刻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这间水晶汤包店铺的位置在一个斜坡处,长长的斜坡下就是河……

    如果下滑的车子不能及时停下,方向盘又无人操控,那么车子就会直接冲破护栏,毫无疑问,车子也会跟着冲入河中……

    跑出店铺的魏可下意识地往斜坡下望去,果然看见自己的车正往下滑,距离已远,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外公!”

    魏可的脸色瞬时惨白,吓得心魂俱裂,嘶声大喊。

    她拔腿就追,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车子疯狂追去。

    天哪!

    外公在车上啊!

    她的外公还在车上啊!!

    “请帮我报警!求求你们帮我报警!!”

    她一边拼了命地朝着车子追去,一边对着沿途的路人嘶喊。

    “外公!!”

    魏可已然被吓得魂不附体,惊恐绝望的呼喊声响彻天际。

    然而她的呼唤却并不能阻止车子冲破护栏。

    就在她快要追上车子只有几米之遥的距离时,她眼睁睁看着冲破护栏的车子也冲入了河中……

    她奋力冲上去,没有一丝犹豫,扑通一声跟着跳入河里。

    “外公!外公!!”

    她沉入水中,紧接着冒出头来,对着车内的魏世焘大喊。

    车子暂时还浮在水面,车内的魏世焘早已吓傻,听到外孙女的呼唤才回过神来。

    “可儿……可儿……”魏世焘吓得声音发颤,双眼含泪。

    “外公你别怕,外公不怕,可儿在呢!”

    魏可的声音同样颤抖,已然有了哭意。

    她对外公说有她在……

    可她在有什么用啊?

    她有什么用啊?

    她就是一个废物!在水里她根本拉不开车门啊!!

    魏可已经懵了,她拼了命的想拉开车门,可车门纹丝不动。

    她方寸大乱,心里弥漫着从未有过的恐慌和绝望,她惊恐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拉不开车门她又连忙曲起手肘去狠狠撞击车窗,可她的手肘都快撞断了,车窗却依旧完好无损。

    岸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都只能爱莫能助地干着急。

    眼看着车子一点一点地往下沉,魏可急得甚至用头去撞车窗玻璃……

    咚、咚、咚……

    即便撞破了头,她也不敢停。

    她的外公在车里,她不能停,她要救外公,她必须把外公救出来!!

    突然,噗通一声,有人跳入河中……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