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4章:那就来啊!
    “嗯。”严楚斐点了点头。

    饱含讥讽的目光一直锁住魏可。

    看到严楚斐与郁凌恒刚才在同一间包房时,她就已经意识到他们是旧相识了。

    魏可想走人。

    哪知她刚要抬脚,却见严楚斐噙着轻蔑的冷笑朝她一步步走来。

    她下意识地挺直腰杆,不服输地与他冷冷对视。

    “你找谁不好,找他?”严楚斐极尽鄙夷地冷睨着好强的女人,嗤笑。

    魏可反应灵敏,立马反击,“严先生你这话的意思是郁先生很差?”

    闻言,严楚斐冷笑更甚,“想挑拨离间之前还是先去打听打听我跟他的关系吧!”

    “你们什么关系?”魏可好奇死了,也不管合适不合适,极其顺口就问了出来。

    “抱歉啊魏小姐,你刚才的提议郁某爱莫能助了,毕竟我跟谁抢生意也不能跟自己的大舅子抢,你说对吧!”

    严楚斐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郁凌恒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响在了空气中。

    魏可狠狠一怔,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现问题了。

    大、舅、子?

    郁凌恒是严楚斐的妹夫?

    魏可转头看向被郁凌恒搂在身侧的云裳,暗忖这个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女子是严家七格格?

    可没听说严七格格嫁进C市郁家去了啊!

    魏可越看越觉得糊涂,心道这个女子真是严楚斐的亲妹妹?怎么跟严楚斐不太像啊?!

    知道魏可心里疑惑重重,严楚斐自然不会跟她解释太多,看到她一脸懵逼的样子他就觉得非常愉快。

    嗯,满意!

    “走不走?”严楚斐转头看向郁凌恒和云裳,问。

    云裳摇头,“我闺蜜戚小麦正赶过来,好久没聚了,我得再等她一会儿。”

    “我有事,先走!”

    “OK!”

    严楚斐不再废话,说完之后转身走人。

    郁凌恒和云裳双双看了魏可一眼,然后手牵着手回去了包房里。

    魏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微蹙着眉看着严楚斐渐行渐远的背影……

    当他的身影走过转角,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之时,她猛然清醒过来。

    拔腿就朝他追去。

    她追到电梯旁,电梯已经下行。

    魏可见状,没有一丝犹豫,冲向楼梯间继续往下追。

    穿着高跟鞋一口气跑到地下停车场,魏可觉得自己为了挽救魏氏也真是够拼的。

    地下停车场光线昏暗,能见度极低,她从楼梯间跑出来时,已经不见了严楚斐的踪影。

    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她快步往前走,边走边看,试图能在他离开停车场之前找到他。

    突然——

    “找我?”

    一道慵懒磁性的声音,从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飘出来。

    “喝!”她反射性地猛转头,被吓得狠狠抽了口凉气,捂住呯呯乱跳的胸口,循声望去。

    漆黑的角落里,停着一辆经过天价改装的霸气越野,男人指间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单手揣袋,姿态慵懒地靠在车头。

    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但她听得出他的声音,而且他的体型她也能一眼认出。

    其实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这个感觉就是很奇妙,只一眼,她就能认出他,即便看不见他脸。

    “对!找你!”魏可点头,朝他走去,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

    她没有装,也没心思装,而且事情到了如斯境地,她也没有装的必要了。

    魏可不装,可并不代表矫情又闷、骚的六阿哥不装……

    “有事儿?”严楚斐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明知故问。

    魏可浅笑嫣然,“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就是想问问严总,考虑得怎么样了?”

    “考虑什么?”严楚斐抬手,抽了一口烟,在缓缓吐出烟圈的同时,语调慵懒地反问。

    “放过魏氏!”

    “不可能。”

    他轻飘飘的三个字,再次将她心里的希望扼杀。

    其实魏可心里很清楚,严楚斐没说谎,为了收购魏氏他已经投入上亿,所以想要他现在放手,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她隐隐明白,有些事已成定局,她现在追下来,只不过是想看看能不能把损伤降到最低……

    “严楚斐,我们合作吧!”

    沉默半晌,她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神色严肃地看着他提议道。

    严楚斐轻挑眉尾,唇角笑意味深长,不语。

    “我知道你想要魏氏手里的两块地,我们合作——”

    “收购了魏氏,什么都是我的!”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懒洋洋地吐出一句,嚣张又狂妄。

    “……”魏可呼吸一窒,又气又恨,无言以对。

    好半晌后,她才咬紧牙根,隐忍着愤怒冷冷切齿,“严楚斐,做人不能太贪心——”

    “我就贪心!”他抢断,姿态越发倨傲不羁。

    卧槽!

    魏可在心里爆、粗口。

    他怎么就这么欠揍呢?!

    她在商场上混了三年,男人她见得多了,形形色色应有尽有,但还没见过比他更嚣张更讨厌的男人!

    能被她如此讨厌他也真是够有本事的!!

    还“就贪心”,怎么着?想明抢不成?

    他土匪啊!

    他强盗啊!

    还有没有王法了?

    啊……

    好吧,她忘了,在帝都他严楚斐就是王法!

    魏可在心里骂翻了天,脸上却丝毫不敢把对他的鄙视显露出来。

    哎,默默叹了口气,魏可认命,想,谁叫自己有求于人呢……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能横着走比如像严楚斐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而绝大多数的行商者在必要时都得低声下气甚至卑躬屈膝。

    哑了半晌,她终究是难忍心中怨愤,瞪着他恨恨地小声骂了一句,“胃口太大小心被撑死!”

    哪知他淡淡一笑,慵懒又轻蔑地反唇相讥,“我倒是想被撑死,只可惜一个小小的魏氏……塞牙缝都不够!”

    魏可想杀了严楚斐!

    如果杀不了,打残也行。

    最不济能把他毒哑也是好的。

    只可惜啊,眼前的男人不仅财大气粗,而且还本领高强,就算杀人不犯法,她也打不过他……

    嗯,别说她,就算整个帝都乃至全国,是他对手的估计也没几个!

    所以眼前的男人如此强大,她不认命又能怎样呢?

    深深提了口气,再重重吐出,然后她说:“严楚斐,你的目标是那两块地,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嗯哼?”他慵懒轻哼,淡淡睨着她,唇角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看到魏可这副无奈妥协的样子,严楚斐的心里格外畅快。

    虽说好男不跟女斗,可这女人性格太烈,总让他忍不住想压住她。

    嗯,想压她,把她压得死死的,最好压得她永远翻不了身……

    呃,不能翻身的姿势好像太单一了……

    好吧,至少他不想让她翻身的时候她就不许翻身!

    严楚斐想着想着就想偏了,莫名其妙就想到那天晚上去了……

    口干舌燥。

    “如果你非要收购魏氏,能不能不裁员?”魏可问,语气尽可能的放软,“我一个人走,其他人原职不动,行吗?”

    就算魏氏终究不保,至少她也得为舅舅两家人谋好后路。

    她没了魏氏照样可以活得风生水起,可舅舅两家人没了魏氏就只能被饿死。

    严楚斐闻言,仿若听见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一般,“你不觉得你这要求太强人所难吗?”

    基层他可以不动,可高层的管理人员他怎么着也得换上一两个信得过的心腹不是?

    听他那语气,魏可知道自己的愿望又达成不了了。

    心一横,牙一咬,她愤愤道:“严楚斐,你不同意的话,那咱们就只能死磕到底了。”

    “你磕得过我?”严楚斐斜睨着准备破罐子破摔的女人,嗤之以鼻地冷笑道。

    “那就试试呗!”魏可耸肩撇嘴,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

    话不投机半句多。

    魏可觉得自己再跟这男人多呆一秒钟肯定会窒息而死,所以她撂下狠话后转身就走。

    “魏可!”

    可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他凉飕飕的声音。

    她期望着事有转机,停步,回头。

    “过来!”严楚斐扔掉烟蒂,垂着眸用脚尖将其碾灭,淡淡命令。

    魏可不动,微挑着眉尾戒备又不解地看着他。

    “过、来!”见她不听话,他不耐,抬眸与她冷冷对视,一字一顿,气势十足。

    魏可在心里默默衡量了下,最后妥协,抬步朝他走去。

    走到他的面前,她双臂环胸,傲慢轻哼,“请问严总您还有何指教——啊……”

    他倏地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狠狠一拖。

    在她的惊呼声中,他把她拽进怀里再顺势转身,将她往车身上用力一压……

    下一秒,他的唇就狠狠袭上她的唇。

    以吻封缄。

    “唔……”魏可错愕,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他的动作太、粗鲁了,她被他抵在车身上,整个背部都硌得生疼。

    还有他的吻……

    太狠!

    狠像是恨不得把她撕碎了吞进肚子里一般。

    他肆意碾压着她的唇,霸道得不留余地……

    魏可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回过神来,双手本能地撑着他的肩上想要将他狠狠推开。

    然而就算她平日里再强悍也终究只是一个女人,她的那点力气对常年在部队里训练的男人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所以她卯足了劲儿推他,他却纹丝不动。

    而她的反抗像是惹怒了他,他紧扣着她吻得愈发凶狠……

    严楚斐真真是被魏可勾起了征服欲。

    每当看到她拽得跟二五八万一般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模样,他就有种想要将她扣在身、下操到服的冲动。

    他想,脾气这么暴是不是?那他就以暴制暴!

    他就不信治不了她!

    严楚斐忍不住幻想,当把魏可这个不像女人的女人改造成他喜欢的那种温柔娴淑的类型会是怎样一番美好的画面……

    魏可认输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也,明知自己反抗不了,还拼死挣扎那就等于自讨苦吃。

    她怕死,更怕疼,所以当意识到自己越反抗他就越凶狠时,她妥协了。

    索性双臂勾住他的脖子,松开牙齿放他进去,甚至还舞动舌尖主动与他纠缠嬉戏……

    严楚斐愣了一下。

    随即越发激动疯狂。

    吻,如火如荼。

    许久之后……

    当魏可觉得自己整个嘴都已经麻了时,严楚斐才终于舍得结束。

    他松开她,退后一步,一边漫不经心地理了理袖口,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略显狼狈的她。

    魏可缓缓直起身来,后背和唇都疼得她暗暗呲牙。

    可迎着严楚斐等着看她笑话的眼神,她咬紧牙根努力忍疼,倔强地抬头挺胸让自己看起来依旧优雅从容。

    “严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站直身后,她一脸疑惑地微微蹙眉,一边用拇指揩唇,一边娇滴滴地问。

    她揩唇的模样,透着几许勾挑的意味儿……

    看得严楚斐又想把她拖进怀里狠狠啃一番了。

    “想不想救魏氏?”他睨着她,淡淡地问。

    “想!”她毫不犹豫地立马点头,声如洪钟。

    严楚斐皱眉,“温柔点。”

    魏可深吁口气,勾唇,浅笑,“想。”

    “再让我睡一次。”

    他轻飘飘地吐出一句,同时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的月匈……

    魏可狠狠抽了口凉气。

    沉默几秒,她正色问道:“你说真的?”

    “嗯哼!”他慵懒地轻哼一声,唇角的笑,讳莫如深。

    魏可倏地拽住严楚斐的衣袖就将他往他的车上拖。

    想睡是吗?

    行!那就睡吧!

    魏可想,反正都睡过了,睡一次是睡,睡一百次也是睡,如果多睡一次能解决她的燃眉之急……

    何乐不为啊对吧?

    最多她就当自己是颗大白菜,被猪拱了好了。

    嗯,多睡一次没啥大不了,再想开点她就当自己叫了一次鸭……

    毕竟老妈猜得很对,严楚斐的技术真的很不错!

    上牀这种事,只要不是强(女干),对男女双方那就是互惠互利的事儿,所以她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多吃亏!

    所以,来吧!

    魏可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将严楚斐拖上了车。

    六阿哥的座驾是经过天价改装的,后座宽敞又舒适,做坏事什么的最适合了……

    严楚斐有点懵圈。

    其实他说再睡一次不过是想吓唬她的……

    当然,他的确想再睡她,但如果再睡一次就要他放弃收购魏氏的话,那他是不肯的!

    他还没蠢到为了跟她睡一觉就让上亿资金打水漂的地步。

    所以他只是哄着她玩儿的。

    哪知她竟然当真了!

    也由此可以看出,她是个随便至极的女人!!

    为了利益可以出卖自己,哼!

    虽说当今社会为达目的不惜出卖、肉、体的女人太多太多,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发现她也是那种女人时,心里竟莫名泛起一丝怒意。

    两人上了车,车门一关她就扑进他怀里去扯他衣服。

    魏可想,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晚死都得死,还不如痛快点,早死早超生。

    她怀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扯开他的衬衣之后又立马去解他的皮带……

    严楚斐兴致全无。

    她这么迫不及待,让他有种自己正在被她嫖的感觉……

    M的!

    心里气得很,为了夺回主控权,他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后脑就将她拖到面前,头一低,狠狠吻住她的唇……

    魏可没敢太沉迷,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脑子里不停地催促自己“快做、快做、快做”……

    所以在他吻她的时候,她急得连衣服都没(月兑),直接(月兑)裤子……

    严楚斐彻底没兴趣了。

    这个死女人!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他倏地将她一推,寒着脸扣好自己的皮带,推门下车。

    魏可被严楚斐推得歪倒在座椅里,一回神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车外。

    “喂!你……”她急喊,不明所以。

    干什么玩意儿?

    她裤子都(月兑)了好吗!

    严楚斐脸如玄铁,一边慢条斯理地扣着被她扯开的衬衣,一边眼含鄙夷地冷睨着凌乱狼狈的她。

    “你干吗啊?”魏可连忙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自己,没好气地冲车外的男人喊道。

    “我改变主意了!”严楚斐收拾好自己,很快就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模样,双手揣兜,淡淡哼道。

    “什么?”魏可一怔,狠狠蹙眉。

    “不睡了!”

    “……”

    两人互瞪,本就不太好的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魏可终于认清事实,自己被耍了。

    其实她知道他不可能那么好说话的,但她想哪怕只有一丝机会她也不能放过。

    所以……

    M的!

    这混蛋!

    “严楚斐你是不是男人啊?竟然说话不算话!”魏可怒了,气得跳下车冲他吼。

    “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严楚斐老神在在,噙着冷笑慵懒轻哼,被她质疑不是男人也并不生气。

    “你说了再睡一次就放过魏氏的!”魏可狠狠切齿,真是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

    “嗯。”他点头。

    魏可会错意,双眼骤然一亮,满心欢喜,“你不收购魏氏了?”

    “当然……”他微微停顿,在吊足了她的胃口之后,才毫不客气地泼她一盆冷水,“不可能!”

    “你——”魏可气结,一张俏脸顿时青白交加,气得想杀人。

    这男人真是太恶劣太过分了,如此戏弄她一个女人不觉得跌份儿吗?

    她怒不可遏,苦大仇深地狠狠瞪着她,“严楚斐!出尔反尔你不觉得自己太卑鄙了吗?”

    “这不还没睡么?怎能算是出尔反尔?”严楚斐懒懒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小女人,她越是生气,他就越是开心。

    她倏地扑上去揪住他的衣襟——

    “那就来啊!!”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