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3章:你对我老公有兴趣?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后。

    魏可偕同董子妍,很准地出现在希腊神话的大厅里。

    一身剪裁得体的职业西装,穿在魏可的身上显得无与伦比的帅气和惊艳,中长发黑亮笔直,扎成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精致的五官略施粉黛,更显立体明亮,整个人看起来高贵优雅又气势十足。

    魏可已经记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穿过裙子了,反正自打三年前从妈妈手里接管魏氏的那天,她衣橱里就挂满了各种款式的职业西装。

    衬衫长裤,干脆利索,或许是已经习惯,所以她越发喜欢这样的中性装扮。

    虽然每天都是职业装,而且绝大多数是黑白两色,但这些看似简单的衣物,却总能被她穿出各种不同的味道。

    在公司里,她宛若一个百变女王,时而冷艳,时而妩媚,时而高雅,时而俊俏。

    所以,魏可像是浑身有种吸人眼球的魔力,所到之处,总能让人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男女老少皆是如此!

    为她们带路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小男生时不时地偷偷瞟一眼身后侧的魏可,满眼都是情窦初开的羞涩和腼腆。

    几乎每天都会接收到像小男生这种目光,有时甚至还有小女生的,所以魏可早已麻木,就算知道有人在偷窥她,她也连眼睑都懒得抬一下,无动于衷。

    很快,在男服务生的带领下,魏可和董子妍进入了名为“阿波罗”的豪华包房。

    而“汇安”的石总,已在包房里惬意独酌。

    进入包房,魏可和董子妍朝着石总走去。

    “石总你好!我们应该没迟到吧?”魏可优雅微笑,谦和得体地伸出手与站起来迎接她们的石总礼貌握手。

    “没有没有,是石某早到了,二位美女请坐!”石总忙不迭地摇头,笑得热情又略猥琐,握着魏可的手都快舍不得放了。

    石总已人到中年,脸圆腰粗,若用一句话概,那便只能用暴发富大叔来形容他了。

    魏可心里烦,但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毕竟人在江湖飘,被捏捏小手摸摸腰什么的,早就是屡见不鲜的事儿了。

    董子妍了解魏可,知道石总的趁机揩油已惹她不高兴了,连忙上前解围。

    “石总你好!我是魏总的助理董子妍,很高兴认识你!”董子妍向石总伸出手去,浅笑嫣然,媚声娇嗲。

    石总的目光立马就被董子妍的声音吸引了过来。

    这定睛一看,更是被迷得神魂颠倒。

    “董小姐好漂亮啊!”

    石总双眼放光,贪婪地盯着女人味十足的董子妍,看得移不开眼。

    董子妍的衣着打扮与魏可完全相反,一袭大红色紧身包臀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前凸后翘迷人至极。

    所以像董子妍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十个男人九个爱!

    “石总过奖啦,石总才是真的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呢!”董子妍抿着羞涩的笑,昧着良心回赞道。

    石总顿时被董子妍哄得心花怒放。

    听到董子妍称赞石总英俊潇洒,魏可悄悄咽了口唾沫,心里一阵恶寒。

    她在一旁默默坐下,有些失笑地看着董子妍,对她可谓是心疼又佩服。

    在商场摸爬打滚好几年了,魏可自认处事圆滑,为达目的在一定范围内也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可是要她像董子妍这样睁眼说瞎话她还真是做不到。

    如果说石总长相一般她也就忍了,可石总他长得……实在有点磕碜了。

    虽说以貌取人很不好,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一个人连脸都看不下去的话,谁还有心情去慢慢发掘他的内在美呢?

    容貌不足可以用气质填补,可这石总倒好,要相貌没相貌,要气质没气质,什么都没有也就算了,还偏偏看到美女就笑得那么猥琐……

    至此,魏可便知,这石总约见她们是不安好心。

    石总虽颜值为负,但脑子并非被驴踢过,所以一眼便看出魏可是他高攀不上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如此一来,他立马就把目标转移到董子妍的身上。

    石总想,高贵的公主他是吃不到了,不过这个美艳的小助理泡起来肯定更容易得多。

    确定了目标,石总热情地招呼着董子妍坐在他的身边,缠着董子妍陪他喝酒。

    董子妍没有拒绝,因为她的存在,本就是为了帮魏可挡酒或者是应付一些好、色的客户……

    魏可优雅地翘起二郎腿,默默地看着“相谈盛欢”的石总和董子妍,在他们几杯下肚之后,她觉得差不多了。

    当石总再次将一杯酒递到董子妍的唇边时,魏可倾身过去,劈手夺走了酒杯。

    “不知石总此次相约有何要事?”

    同时,她状似漫不经心地淡淡吐字。

    酒杯被夺,石总本是有些不悦,可见魏可神色淡漠,且说起了正事儿,他也只能跟着进入话题。

    “魏小姐,咱都是实在人,就拐弯抹角了,收购你们魏氏咱‘汇安’已是势在必得,我今天约你吧,是想问问魏小姐你还有什么要求,只要是石某力所能及的,石某定会全力满足!”石总一脸诚恳,说得声情并茂。

    魏可却冷笑,微微蹙起眉头,眼底划过一抹讥诮,“势在必得?石总你好像忘了,对魏氏有兴趣的可不止你一个!”

    “嗯,这个我听说了,严总对你们魏氏也有收购意向,所以啊,我这次约魏小姐来这里,主要目的就是想跟魏小姐你商讨商讨。”石总点头,猥琐的笑又浮现在脸上。

    魏可真的很想说,你不会笑就别笑了吧。

    别人的笑容都是给自身加分,可石总的笑容却是在自黑自毁。

    “合作可以,收购免谈!”魏可没有一丝犹豫,在石总话音落下的那瞬,就凉飕飕地吐字道。

    石总闻言,脸色微变,眉头拧了起来,“魏小姐——”

    “石总,我知道你和严总都是看中了我们魏氏目前正欲开发的两个项目。这两个项目稳赚不赔,只可惜魏氏目前资金链断裂,无法让项目正常运行。”魏可却不给石总说话的机会,就言辞犀利地阻断道。

    没料到她会把话题说得如此直白,石总愣了一下。

    魏可又说:“商场如战场,你和严总趁火打劫我不怪,但我魏氏员工众多,我总得为他们的生计打算打算,所以如果咱们谈不拢,那我就只能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嗯,魏氏不能被收购!

    魏氏那么多员工,一旦公司被收购了,他们就很有可能会面临下岗的危险。

    而最重要的是,她的两个舅舅,两家人大大小小加起来十几号人,估摸着就得饿死了。

    魏可随母姓,当然,最开始并没有,是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改的姓。

    魏世焘有两子一女,两个儿子资质平庸,只有最小的女儿魏家敏最聪明且最有商业头脑的。

    所以在魏世焘年迈之后,便不顾两个儿子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将公司交给了女儿魏家敏。

    年轻时的魏家敏在帝都是赫赫有名的女强人,虽不至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在商界也能占有一席之地。

    那些年,魏家敏的事业路直线飙升,但婚姻路却坎坷不平……

    魏氏有魏家敏掌舵的日子结束于三年前。

    母亲的意外受伤,将魏可推上了商业舞台。

    魏可不喜欢魏氏。

    超级不喜欢!

    她曾经想,若她将来要经商,宁肯白手起家,也不愿接手魏氏。

    因为魏氏集团的高层里废物太多!!

    而这些废物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两个舅舅以及他们的家人!

    或许她用“废物”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亲人是件大逆不道的事,可是怎么办呢?在她所学的知识层面里,她觉得只有这两个字用在他们身上才是最贴切的。

    就如同她刚才骂大表哥魏智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发誓她绝对没有错骂他。

    大舅和二舅两家人,说难听点就是一窝蛀虫,若是哪天没了魏氏,他们真的就只有被饿死。

    不得不说,外公魏世焘是非常英明的。

    如果早年外公把公司交给他的两个儿子,那么她敢肯定,魏氏早就不存在了。

    所以她一直觉得外公很有远见,知道自己两个儿子不成气候,又深知女儿重亲情,所以就把公司交给了女儿。

    在对家人的包容以及有担当重责任这点上,魏可尽得母亲的真传。

    即便再怎么对大舅和二舅两家人恨铁不成钢,她都没办法真的眼睁睁看着他们下半辈子穷困潦倒。

    还有最重要的是,魏氏毕竟是外公一手创建的,就这样拱手让人她实在不甘。

    也枉费外公对她的疼爱之心。

    外公还有两个孙子,但他偏偏最疼她这个外孙女,所以她哪敢让公司倒闭?

    万一外公知道公司没了,气急攻心出了什么差池只怕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就会觉得很憋屈,很想撂挑子不干了,可只要一想到外公和妈妈,她又只能默默地把心里那口怨气狠狠咽了。

    因为如果她不干了,妈妈肯定会自己顶上,可妈妈在意外受伤之后根本就不能再劳累,必须好好休养。

    所以说来说去,魏氏这个烫手山芋,估摸着她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她无数次地想,若不是看在外公和妈妈的面上,她才懒得管魏氏这个烂摊子!!

    哎……

    她现在没别的想法,只求魏氏别被恶意收购。

    她可以把两个赚钱的项目与别人分一杯羹,但绝不能让魏氏易主。

    嗯,绝不能!!

    听魏可说“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石总有点急了。

    “诶魏小姐你也别把话说这么绝嘛,万事好商量,咱慢慢说,慢慢说啊!”石总降低姿态,谄媚地讪笑道,续而又转头面向董子妍,一边趁机把手搭在她的腿上,一边向她投去求救的目光,“董小姐,快帮我劝劝你们家魏总……”

    “石总啊!”董子妍噙着媚笑娇嗲,整个人若有似无地往石总的手臂上蹭,“你快别为难我了,这事儿我一个小小的助理能劝什么呀?再说了,我们魏总可都是为了我们这些小职员着想,我哪能在这个时候拖她后腿儿啊……”

    魏可微蹙着眉头看着董子妍与石总周旋,心里已泛起不耐,正想拉了董子妍走人,却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然后起身,看向正企图对董子妍揩油的石总,说:“不好意思石总,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的好的,魏小姐你请便!”石总此刻整个心思都在董子妍的腿上,像赶苍蝇似的对魏可挥了挥手。

    魏可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她拿着响个不停的手机往外走,在出门之际,她回头看了董子妍一眼。

    她用眼神告诉她,别委屈自己,谈不拢等她打完电话回来就走人。

    董子妍对她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魏可往前走了几米,然后站在走廊里接起了电话。

    是工作上的电话,部门经理向她汇报业务情况。

    她专心地默默听着,偶尔提一两个问题。

    十分钟后,电话终于打完,她捏着手机准备回包房。

    哪知一转身,她却踩上了一个人的脚……

    一只男人的脚。

    “呀对不起——”

    下意识地道歉,她抬眸看向被她踩了的倒霉蛋。

    一张俊美如神祗的脸,映入眼帘。

    魏可不知是惊了还是傻了,就那样呆呆地看着眼前同样在打电话的年轻又尊贵的男人。

    郁凌恒狠狠皱了皱眉,因为脚疼。

    听到魏可道歉的那瞬,正打着电话的他没空搭理她,只是对她摆了摆手表示没事,那略显不耐的摆手姿势好似在说不用她负责让她有多远闪多远……

    “哲扬我这边很吵,你刚说什么来着?”郁凌恒拔高音量与电话彼端的弟弟说着话,随意摆了摆手就转身与魏可背道而驰。

    魏可想了想,然后跟上去。

    几分钟后……

    郁凌恒打完电话,一回身就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魏可,吓了一跳。

    距离太近,魏可一脸意有所图的样子让郁凌恒狠狠皱眉。

    他看她,一副“你是哪儿来的神经病”的嫌弃表情。

    “郁总你好!”

    魏可抬头挺胸,字字铿锵,对郁凌恒伸出友好之手。

    郁凌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满眼戒备地看着她,没伸手。

    跟这么漂亮的女人握手他得先征求郁太太的同意,不然晚上郁太太让他跪键盘那就尴尬了。

    “我是魏氏集团的魏可,很高兴能认识你,郁总!”魏可自我介绍道,坚持不懈地伸着手,淡定从容,即便面对郁凌恒的冷淡也丝毫不见尴尬。

    想在商场混,脸皮薄可不行,被拒绝什么的,习惯就好。

    郁凌恒微微挑眉,“魏小姐有事儿?”

    魏可知道,像郁凌恒这种商场大鳄,时间格外宝贵,她说一句废话就有可能会失去说出重点的机会……

    所以她直接切入主题,“我们魏氏现在有两个非常好的项目,不知道郁总有没有兴趣——”

    “什么兴趣?”

    魏可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不悦的女声横空而来,将她生生阻断。

    郁凌恒一听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脸色立马变了,仿佛魏可身上有病毒似的,忙不迭地往后退了两步,与她拉开距离。

    魏可转眸,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年轻貌美肤白眼大的女子,正从两米之遥的包房里出来,脸若冰霜目光如剑。

    她蹙眉,不明所以。

    “郁凌恒你对她有兴趣?”

    云裳走上前来,冷冷看着郁大爷,阴测测地吐字。

    郁大爷出来打电话了,她在包房里唱了两首歌都不见郁大爷回来,便出来找他。

    哪知刚从包房出来就看到一个女人问郁大爷“有没有兴趣”……

    “什……”郁凌恒吓得差点被口水呛到,哭笑不得地看着醋意横飞的郁太太,气急败坏地对她轻叫:“没有!我对她能有什么兴趣啊!你别冤枉我,我都不认识她好么!”

    郁大爷一脸“你再冤枉我我就死给你看你信不信”的表情。

    云裳信了。

    于是她转头,双臂环胸,姿态倨傲地上下打量着魏可,“那就是你对我老公有兴趣喽?”

    其实云裳并非动不动就吃醋的,她也看人去的。

    如果对方不如她,她何须吃醋?

    所以会吃醋都是因为自己有了危机感,因为这个向自己老公搭讪的女人实在太迷人!

    这是云裳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世上有人能把职业装穿得如此好看。

    老公……

    魏可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这素未谋面的女子为何对她如此不友善了。

    她连忙摇头,“郁太太你误会了——”

    话音未落,突然眼角余光瞟到了什么……

    心,咯噔一跳。

    她戛然而止,下意识地回头。

    只见刚才郁太太出来的那个包房,门框上,依靠着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

    那张熟悉至极又厌恶透顶的帅气脸庞,此刻正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眼含讥讽地看着她。

    而且好像已经看了很久了。

    魏可在看到严楚斐的那刻,大脑有瞬间的呆滞,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向郁凌恒抱大腿被他看到,饶是她脸皮再厚,也难免觉得尴尬了。

    她皱着眉抿着唇,不再说话。

    在严楚斐充满嘲笑的目光下,她实在做不到向郁凌恒继续刚才的话题,毕竟她要脸!

    两人冷冷对视,气氛瞬时变得紧绷压抑。

    郁凌恒和云裳何其聪慧敏锐,夫妻俩在魏可和严楚斐的对视中同时嗅到了一丝“(女干)情”的味道……

    “啊!我想起来了!”郁凌恒倏然叫了一声。

    “想起谁了?”郁太太瞥他一眼,故意酸他。

    郁凌恒搂着郁太太走到严楚斐的身边,然后用下巴点了点魏可,同时问严楚斐,“她刚刚说的魏氏,就是你准备收购的那家公司?”

    这事儿严楚斐跟他说过,不过最近他忙,也就没放在心上,

    “嗯。”严楚斐点了点头。

    饱含讥讽的目光一直锁住魏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