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205章:甜蜜番之七年之痒 7
    严甯闻言,倏地咧嘴一笑,笑得更是妖娆妩媚又娇俏迷人。

    她波光潋滟的眸子荡漾着无限风情,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以着折磨人的缓慢速度凑到他的面前,一边若有似无地摩擦着他的唇瓣,一边娇滴滴地对他说——

    “哎哟!你急什么呀?等明天再说算不算也不迟的啦……”

    说话的同时,她本是绕住他脖子的双手从他的肩部开始缓缓往下移。

    带着明显的勾、挑意味,她的指甲隔着他的衬衣轻轻刮着他的胸膛,延绵直下……

    心口上那隔靴搔痒的感觉,让霍冬的呼吸狠狠一窒,全身瞬时紧绷。

    眼看她调皮的小手已经来到他的腹部,他慌忙捉住她的手腕,一双黑眸已隐约泛起了一抹猩红。

    他狠狠咬着牙关隐忍着,说不了话。

    严甯正羞涩又紧张,双腕被捉,她下意识地抬眸看他,有些茫然地瞅着他,“干吗?”

    “霍太太,你想干吗?”霍冬哭笑不得,粗噶着声音反问她。

    严甯闻言,立马俏皮地冲他眨了眨右眼,“你猜!”

    霍冬想把使坏的霍太太扔牀上狠狠弄死!

    他看着她,喉结狠狠滚动了两下。

    感觉自己就快要忍不住了……

    正在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霍太太突然抓起他的双手,放在她的衣领处……

    他微微拧眉,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霍太太红着小脸,瞪他一眼,娇嗔道:“看什么看!快拆礼物啊!”

    她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拆礼物……

    霍冬暗暗磨牙,狠狠咽了口唾沫。

    他又不傻,霍太太这么明显的暗示他岂会不懂?

    “那个……”他唇角抽了抽,欲言又止。

    “哪个?”她挑眉看他。

    霍冬深深吁了口气,将心里那股凶猛的(谷欠)念按压下去,然后极尽艰难地扯出一抹讨好的微笑,对霍太太说:“这个礼物我可以留着月底拆吗?”

    “过期作废!”

    他话音刚落,她瞬时就冷了脸,凉飕飕地喝道。

    霍太太不高兴了,霍太太有小情绪了,霍太太觉得自己大老远的跑来给霍先生庆生,可霍先生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她,简直是太不给她面子了!

    他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他装什么装?!明明都(石更)了好伐……

    嗯,她坐在他怀里,很清楚地感觉到他那处的反应……

    嗯,很强烈的反应!

    她倏地松开他的双手,改为抓住他的衣襟,小脸凑过去气势汹汹地瞪他,“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吃饭前拒绝她,吃完饭还拒绝她,他想造、反了是不是?

    霍冬深深看着霍太太饱含愠怒的小脸,默默斟酌了下,然后特别严肃特别真诚地说:“霍太太,我不希望你误解我,我不想你真的以为我每次回家或者见你都只是为了跟你做、爱!”

    严甯哑然。

    她的一时气话真的对他有如此大的影响么?

    他竟然这样耿耿于怀……

    霍冬重重叹了口气,垂着眸看着她揪住他衣襟的两只小手,“当然!我也不否认看到你我就想跟你做这个事实,但这并不是我每月回家的主要因素。”说着他抬起头来看着她,情真意切地说:“我回家是因为我想你,想儿子,跟你做、爱只是次要的。”

    她知道她知道,她都知道!

    她说的那些全是气话,不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真的不是。

    “我……”她狠狠蹙眉,满心纠结,想解释又不知该从何解释。

    “我可能有时候是表现得太过急躁了些,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又那么爱你,想跟你做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他无奈又幽怨地说着,一脸的委屈。

    “人家又没说不让你做……”严甯低着头,盯着他衬衣的第二颗扣子,几不可闻地小声呐呐。

    小气鬼!

    气话也当真!

    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夫妻了?!

    “你说那样的话真的让我很伤心,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就那么惹你讨厌——”

    “我哪有说讨厌你了?”

    听他语气越说越委屈,严甯心里酸涩难当,急忙阻断他。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挺过分的,竟然把一个铮铮铁骨的大男人逼得这么可怜巴巴的……

    霍冬哀怨地看着霍太太,“嗯,你没说,但是你表现出来了!”

    “我……”严甯呼吸一窒,有种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的无力感,恼火地瞪他一眼,再度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月匈上放,佯怒娇喝,“现在不是让你做嘛!”

    她都送上门来了他还想怎样?!

    再拽她可要生气了啊!

    哪知霍先生却轻轻摇头,“可是我想向你证明,我并不是每次都非得做,我可以忍的!”

    他说我可以忍的……

    泥煤啊!

    严甯想爆、粗、口,好想冲他吼,你能忍可是我不能忍啊!!

    嗯,她不能忍,她今天好想要……

    可能是心里觉得对他有所亏欠吧,所以想在他生日的这天给他一点补偿……

    其实有时候看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她觉得蛮有成就感的。

    霍太太剜了霍先生一眼,低着头小声咕哝,“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他瞅着她,一时不知她说的是哪件事。

    她蓦地抬头,没好气地冲他嚷:“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哪个意思?”他问。

    其实他已隐隐猜到她说的是两天前的那场争吵了。

    “谁叫你要惹我生气,生气肯定没好话咯!”她傲慢地微支着小脸,愤愤道。

    “所以?”

    霍太太本是气呼呼的语调立马一软,小脑袋靠在霍先生的肩上,对着他的脖子软语轻哝地呵气道:“所以我不是真的嫌弃你……”

    霍先生脖子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他强忍着心中窃喜,故作忧伤地摇头,“我不信,你肯定是哄我的。”

    严甯哭笑不得。

    猛地抬头,狠狠瞪他,“毛病啊!我哄你干吗?”

    “今天我生日,你怕我难过,所以挑好听的说。”他佯装无动于衷,幽幽吐字。

    霍太太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这男人可真是……

    霍太太怒了。

    小手倏然再次狠狠揪住霍先生的衣襟,她像个女霸王般对他气势汹汹地喝道:“少废话!你到底给不给?”

    霍冬拧着眉,犹豫了两秒,然后忍痛不舍地轻轻摇头,“今天还是不要了……嗯……”

    她倏然把手伸进他的腰里,捉住“他”……

    她的动作很迅速,将“快狠准”诠释得淋漓尽致。

    霍冬狠狠一震。

    他下意识地想要把她的小手扯出来……

    “你别乱动啊,断了我可不负责的!”

    可他的手刚刚捉住她的手腕,就听见她冷飕飕地冒出一句。

    霍先生吓得顿时就不敢动了。

    断……

    这个可真的开不得玩笑!

    “你……霍太太你想干什……喝!”

    话音未落,他就震惊地看见她动作利索地开始扯他的皮带,然后低下了头……

    她的牙齿轻轻磕碰到“他”,逼得他狠狠抽了口凉气。

    不待他反应过来,她就拉开他最后的屏障,将“他”放了出来……

    她张口,低头……

    “别这样!!”

    霍冬倏然大喝。

    她的唇才刚刚触上“他”,整个人就被他慌忙捞了起来。

    霍太太微微蹙眉,眨巴着双眸不明所以地看着额头渗出薄汗的男人,“怎么了啊?”

    他都这样了还能忍?

    霍冬觉得自己的心脏马上就要跳出来了,霍太太这样的举动真的让他……

    让他太意外也太震惊了!

    他喘着气,把她捞起来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的眼睛,嘶哑着声音哄着求着,“甯甯乖,老公知道你的意思了,够了,咱不这样。”

    “为什么?”严甯蹙眉,对他的拒绝表示不解。

    男人不都喜欢这样的么……

    难道书上写的都是骗人的?

    霍先生狠狠咽了口唾沫,不管怎么努力,气息依旧不稳,声音都是颤抖的,“我不要你这样委屈自己——”

    “哦——”他话音未落,霍太太就拉长尾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紧接着俏脸一冷,怒声娇喝,“你的意思是你每次帮我……都很委屈是吧?”

    呃……

    看着霍太太怒不可遏的模样,霍先生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他连忙摇头,“不是……我没有委屈……”

    “可你话里的意思就是你委屈了!”霍太太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大吼。

    她边吼就边作势要从他怀里出去。

    霍先生大惊,忙不迭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沙哑着声音在她耳畔急急说道:“老公不委屈,真的不委屈,老公喜欢那样对你,特别喜欢……”

    听着他急切的解释,霍太太大脑一热,不知羞的话一时不察便冲口而出,“那我也喜欢!”

    “……”霍先生愣了两秒,紧接着危险地半眯着黑眸盯着霍太太,阴测测地一字一顿,“你、也、喜、欢?”

    没尝试过的东西,谈何喜欢?

    当然,他只是在逗霍太太,并非怀疑她什么。

    霍太太是纯洁无暇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男人,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那个……我的意思是……”严甯也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顿时囧得面红耳赤,急得语无伦次,最后恼羞成怒,她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冲他嚷道:“你都没给我试过,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喜欢?”

    看着霍太太可爱的模样,霍冬心情大好。

    其实霍太太有这个心意他就很开心很满足了。

    他眉梢带笑,抬手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小脸,柔声轻哄,“乖,别闹——”

    “我要吃……”她嘟着唇去堵他的嘴,将他的话阻断,在他唇上撒娇嘟囔。

    霍先生闻言,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忍得汗流浃背,声音越发嘶哑,“霍太太,你这份大礼老公心领了好不好?乖……”

    “就要吃!”

    “真的别闹了,听话——”

    她懒得再听他啰嗦,二话不说从他怀里退出去,然后跪伏在他身边,直接低头……

    霍太太这么坚决,霍先生又怎能抵抗得了?

    很快,他就败下阵来……

    一整晚,霸气十足的霍太太主导了一切……

    霍太太的大礼,让霍先生过了一个毕生难忘的生日。

    情到极致,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说:“霍太太,我爱你!”

    “嗯!”她慵懒甜腻地应了一声。

    我也爱你……

    终究,她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而霍先生已经不纠结了,因为他能感觉到,霍太太是爱他的……

    嗯,她是爱他的,只是傲娇的不肯说罢了。

    感情深厚到一定程度,说不说出来,好像也没差了。

    所以霍先生坚信,他和霍太太是相爱的。

    嗯,他们相爱着!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个月后。

    霍冬脸白如纸,大汗淋漓,神色匆匆地赶到医院。

    呯地一声狠狠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陈医生对面的霍太太。

    “怎么了?”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霍太太拉起来就一把将其紧紧抱在怀里,颤声急问。

    三个小时前,在部队里的他接到电话,说霍太太在医院……

    吓得他立马丢下一切就往帝都赶。

    “我难受……”严甯蔫蔫地,苦着脸在霍先生怀里委屈地小声嘟囔。

    “哪儿难受了?怎么回事?啊?”霍冬怕得要死,向来沉稳冷静的男人,此刻已然方寸大乱,就怕是霍太太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不等霍太太说话,他立马又转头看向一旁的陈医生,急得大喝:“我太太怎么了?”

    “恭喜霍先生,霍太太怀孕了。”

    陈医生没有卖关子,笑米米地直接报喜。

    其实最主要是霍冬的脸色太吓人了,陈医生不敢卖关子。

    “……”

    然后霍冬就愣住了。

    那个……

    他刚刚听见了什么?

    陈医生说霍太太……又怀孕了?

    难得看到霍先生呆如木鸡的样子,霍太太有些忍俊不禁。

    见他半天都回不来神,她只能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让他回魂。

    “真哒?”

    霍冬双眼骤亮,欣喜若狂地看着霍太太,失声喊道。

    “嗯……”她委屈地嘟着嘴,不甘不愿地嗯了一声。

    得到霍太太的确定,霍先生心中大石终于放下,再次张开双臂将霍太太紧紧抱在怀里,“天哪,小祖宗你吓死我了……”

    严甯埋首在霍冬的胸膛上,撒娇地蹭了蹭。

    感觉到霍太太好像不太开心,霍冬拧眉,心脏微微一紧,轻轻松开她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你是不想……”要吗?

    如果霍太太不想要这个孩子,他会觉得遗憾,但会尊重以及支持她的决定。

    “孕吐好难受……”霍太太垮着脸,可怜兮兮地瘪着嘴说。

    怀儿子霍奕梵的时候她几乎没怎么孕吐,感觉特别轻松,可这一次反应却很厉害,这两天她简直吐得天昏地暗。

    “那……那怎么办啊?”霍冬束手无策,求救地看向陈医生。

    陈医生顶着霍冬犀利的目光,讪讪道:“这个……孕吐是无法避免的,但只要多注意饮食,多吃点水果,还有充分休息,都可以缓解孕吐。”

    “要吐多久?”霍冬狠狠皱着眉头,沉声追问。

    看霍太太病怏怏的样子,他简直恨不得代替霍太太难受。

    陈医生,“孕吐只是怀孕早期的一种反应,一般三个月左右就会消失了。”

    霍冬轻轻叹了口气,大掌宠溺地拍了拍霍太太的小脑袋,脸颊亲昵地挨着霍太太的额头,柔声轻哄,“咱再忍忍好吗?”

    “嗯……”霍太太委屈地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又抬起头来看着他,愤愤地说:“那你这次要在家多陪我两天!”

    大有“你不留下来陪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霍冬笑了,不顾陈医生在场,低头在霍太太嘟起的唇上啄了一口,“好!”

    就霍太太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放心走好么!

    离开陈医生的办公室,霍冬牵着霍太太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带着她下楼。

    途经医院楼下的花园,严甯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微微偏着头,看着某一处,眼底有着一抹震惊和不可置信……

    “怎么了?”霍先生跟着停下,一边问,一边顺着霍太太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不远处的花园里,一张轮椅上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妇女。

    妇女脸如白纸,充满恐惧的目光有些神经质地左右转动,仿佛四周会突然跳出什么怪物一般。

    妇女的腿上盖着一条薄毯,严甯目光往下,却没有看到妇女的双脚……

    这个妇女是——罗婉月!

    “她一年前出狱,出狱一个月后与人发生争执,从商场三楼摔下,现已高位截肢,而且医生说她还患上了重度被害妄想症。”

    身边响起霍先生轻柔缓慢的声音,严甯只是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贝家全军覆没,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贝宗云终身监禁,于三月前病死狱中。

    左鸿飞被判无期。

    贝倩妮同样获重刑,而且在服刑期间斗殴滋事,一再加刑,将永无出狱之日。

    现在罗婉月也变成这样……

    老天不止让她失去了双腿,还让她时刻活在恐惧中……

    对罗婉月来说,这便是最重最狠的惩罚。

    瞧!

    因果总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深深吸了口气,严甯收回目光,转头看着霍先生,“走路好累哦,老公你抱我吧。”

    她往他怀里靠,嗲嗲地撒娇。

    霍冬笑了,在霍太太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好!”

    霍先生动作温柔地将霍太太拦腰抱起,然后径直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严甯将脑袋轻轻靠在霍冬的肩上,眼角余光,偷偷地再次瞟向罗婉月……

    看着那本是最亲之人,她的心里终究是忍不住泛起一抹酸涩和伤感……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又是三个月后。

    怀孕五月。

    某一天清晨,严甯醒来,挺着大肚子从卧室里出来。

    “霍奕梵,你爸呢?”严甯蹙着眉头看着在看军旅剧的儿子。

    “昨天回部队了呀,老妈你老年痴呆了么?”霍奕梵抬起头来,惊讶地失声叫道。

    “他昨天才走吗?”霍太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是啊!”霍奕梵用力点头。

    霍太太垮着脸,捂着隆起的小腹,可怜兮兮地嘟囔,“可我怎么感觉他走很久了呢……”

    霍奕梵默默地翻了无数个白眼,表示对自家老妈的无语。

    霍太太站在客厅里,将四周环视了一圈,没有霍先生的家,她竟越看越不顺眼。

    “霍奕梵!”她突然喊道。

    “嗯?”霍奕梵抬头看着自家老妈。

    严甯勾唇一笑,对儿子挤眉弄眼,“想不想换个城市生活?”

    “比如?”霍奕梵聪明绝顶,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双眼骤然一亮。

    “有你老爸的城市!!”

    孕妇大过天,说走就走!

    五个小时后。

    某军区大门外。

    门卫向内传达,说有一个美艳迷人的孕妇找他们家兵王。

    兵王满腹疑惑地从军区内走出来,刚出大门,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沐浴在夕阳中……

    霍冬愣了愣,像是灵魂被牵引,一步步朝着正对他笑得风情万种的霍太太走去。

    “你……”

    走到霍太太的面前,霍冬不可置信,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般。

    “老公,我和女儿想你了……”霍太太直接往霍先生怀里靠,双臂抱着他的腰,楚楚可怜地娇嗲。

    嗯,查过,霍太太这一胎是女孩。

    霍冬得知此消息的时候都差点乐疯了。

    他终于有女儿了!

    他终于不用再羡慕大舅子严楚斐了!

    他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他也是有女儿的人了!!

    霍先生听霍太太说想他了,一颗心立马就融化了。

    不过一天没见,他的霍太太就说想他了……

    严家的这个小魔女啊,真是叫他怎么都爱不够啊!

    见老爸老妈深情对视,霍奕梵不甘寂寞,立马抱住老爸的大腿,蹦着跳着,嚷着叫着,“还有我还有我,老爸,我也想你!很想很想的哦!”

    霍冬却没空理会儿子,他深情款款地看着突然而至的霍太太,满心欢喜。

    这种时刻,霍先生觉得不管什么言语都无法表达他内心的喜悦和感动。

    于是——

    他的大掌扣住霍太太的后脑,带着深深的爱恋,狠狠吻上霍太太的唇……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