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203章:甜蜜番之七年之痒 5
    严甯冷着小脸,牙一咬,倏地一个翻身,将他反扑。

    “嗯……”

    她整个人骑在他的腰上,低头就去咬他的唇。

    咬得霍冬忍不住轻哼了声,似痛苦,又似欢愉……

    她咬了他一口后,见他皱着眉,以为咬疼他了,她连忙松口,然后像是道歉又像是安慰一般口允了口允他的下唇……

    霍冬被霍太太口允得全身的血液瞬时涌向身体的某一处,虽极力克制,可仍旧是不可避免地有了反应……

    他连忙不着痕迹地挪了挪,不让自己触碰到她。

    霍太太说他每次回家都只是为了跟她那个,气头之上他很委屈,却又无从反驳。

    回到部队,他冷静下来之后反省了下,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表现得太猴急了点,所以让霍太太产生了误会。

    只是他真的觉得挺冤枉的,从始至终,他都只有她一个女人,他又那么爱她,小别之后见到她想跟她做不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吗?

    而且从最初到现在,在情事上,他本就比较压抑,从来都没有机会好好放纵过自己,难道现在连这最基本的一月两三次都不行了?

    所以在气急之时他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埋怨,她是非要把他憋出毛病了才甘心么?

    她是他的太太,是他名正言顺可以碰的人,他想爱她难道真的错了?

    霍冬觉得自己无辜极了,负气地想,或许当初姜小勇撒的那个谎是真的就好了,他要是因为当初那场爆炸真的变成了X无能,或许霍太太就不会这么讨厌他了吧。

    他无数次地问自己,自己真有那么烦吗?竟让霍太太连每月两次都不想应付他。

    可是除了前天他因为妒忌和不安,表现得有点急躁和粗、鲁之外,以前的每一次他可都是花尽了心思在讨好她的啊……

    她明明每次都很快乐的!!

    他能感觉到的好吗!

    哎……

    越想越觉得很茫然,霍先生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怎么做,才能讨得霍太太的欢心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一点不假。

    即便满腹怨念,可为了顾及霍太太的感受,他想自己以后还是得更加克制一点才行了。

    毕竟曾经自己说过,哪怕霍太太一辈子都不愿意给他,他也是可以忍耐的,只要她能永远陪伴在他身边,就算下半辈子注定得与她过柏拉图式婚姻,他也甘之如饴!

    严甯骑坐在霍先生的腰上,带着几许勾、挑意味,一下一下轻啄着他的唇……

    然而她满心期待,却没能等来他的回应……

    她微微蹙眉,定睛一看,只见他神色淡然,目光游离……

    他竟然……心不在焉?!

    霍太太顿怒,张口就在霍先生的唇上又是一咬。

    “嗯……”

    他吃痛,皱着眉嗯了一声,回过神来。

    触上霍太太饱含愠怒的目光,他勾唇一笑,抬手轻抚她的后脑,沙哑着声音对她说道:“再过一会儿就要吃饭了,你第一次来,我带你出去转转好不好?”

    避免自己一会儿又忍不住,他觉得还是不要跟她待在牀上比较保险。

    “不好!”她一口回绝,凶巴巴地瞪他。

    他不解,“为什么不好?你不想多了解一下……嗯……”

    话未说完,他整个人倏地一僵。

    因为她的臀突然往下一滑,竟坐上了他的某处……

    他慌忙将她往上捞了捞,不让她坐在自己那上面。

    那种又疼又爽的感觉会让他崩溃的。

    可她不依,也不知是故意还是真没感觉到他的硬度,非要往下一挪,又坐了上去……

    “脚疼,我不想走路。”同时她说。

    霍冬忍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死命隐忍着心灵深处那急于挣脱牢笼的猛兽,唇角扯出一抹僵硬的讪笑,讨好地拍拍她的P股,粗噶着声音说:“我让小勇去帮你借双鞋……”

    “我才不穿别人的鞋!”她瞪他一眼,嗔怒道。

    同时像是惩罚他一般,扭了扭腰……

    霍冬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

    他慌忙坐起来,佯装妥协地说:“好吧,我背你。”

    边说就边将贴在他胸膛上的她轻轻往外推。

    “谁说要你背了?”

    她却非要赖在他的怀里,双臂像蔓藤一般绕着他的脖子,而且他越是推他,她就越是在他怀里扭动。

    霍冬被她扭得全身血管都快爆了。

    于是越发深刻地觉得,他的霍太太不止是个磨人的小妖女,更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明明嫌他,又故意撩他,她到底是想怎样?

    “你说脚疼不想出去不就是要我背你吗?”他暗叹一声,宠溺的语气夹杂着一抹深深的无奈。

    “我是不想‘出去’!”她用一种“你是笨蛋吗”的眼神继续瞪他,刻意咬重字音,表示自己此刻只想跟他腻歪在一起。

    可霍冬不敢跟霍太太腻歪在一起,因为再腻歪下去,他可就要忍不住了……

    悄悄咽了口唾沫,他近乎求饶般对她说:“可是就快吃饭了——”

    “一顿不吃会饿死你么?”严甯恼火,没好气地骂他。

    干什么?

    拿乔啊?

    她都肯“纡尊降贵”的主动撩他了,他还不乐意了?

    霍冬,“会饿得慌……啊……”

    话音未落,唇就又被霍太太咬了一口。

    她咬得有点重,他疼得轻叫一声。

    “你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她柳眉一竖,极有威严地娇喝道。

    霍冬哭笑不得,一脸无辜,“我哪敢……嗤……”

    他倏然狠狠抽了口凉气。

    因为大胆的霍太太竟然在蹭他……

    她今天穿的长裙,可方便了……

    霍冬头皮发麻,慌忙抓住她的腰,不敢再让她乱动。

    “小魔女!你到底想怎样?”他低头抵着她的唇,眼底泛起血丝,咬牙切齿地吐字。

    “你猜。”她媚眼如丝地看着他,扯动嘴角笑得妩媚又调皮。

    霍冬爱恨不能地看着使坏的霍太太,不敢随便乱猜。

    他虽然能感觉到霍太太的意图,可他对她那句“每次见面不过就是为了做、爱”的话耿耿于怀,所以即便自己难受得要死,也不想再被她那样误解。

    他想用行动告诉她,以后就算小别胜新婚,他也可以忍住不碰她的。

    嗯,他可以忍住!

    正在霍冬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拿热情的霍太太怎么办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明显松了口气,像是得到了解救一般。

    “乖,不闹了,小勇打电话来了。”他一边对她柔声轻哄,一边准备接电话。

    严甯伸手想去抢他的手机不让他接电话的,可他像是早就料到她会有此一举一般,先一步把手拿开,让她够不到,同时接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严甯就没办法再继续抢了,因为她想,万一被电话彼端的姜小勇听出她主动求、欢被拒,岂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么。

    霍冬接起电话,将霍太太从怀里轻轻推出去,然后一边跟姜小勇说话,一边朝着窗边走去。

    严甯盘腿坐在牀上,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霍冬高大挺拔的背影。

    很快,霍冬挂了电话回到牀边,捡起霍太太的一只高跟鞋,另一只手伸去抓她的脚,“来,穿鞋,我们去吃饭,小勇和儿子在楼下等我们了。”

    手刚刚抓住她的脚踝,就被她一脚踢开。

    “不吃!”她愤愤喝道,转身一趴,俯在牀上用P股对着他。

    霍冬被霍太太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

    他弯腰下去,将她捞起来,俯首在她耳畔极尽温柔地哄着,“听话,先吃饭,我们食堂师傅的手艺很不错的,做的菜都很好吃,乖,去尝尝看。”

    “就不吃,我要回家!”霍太太不高兴地叫着嚷着,为求、欢被拒而恼羞成怒。

    “好了好了,不闹了,有什么事我们吃完饭再说,好不好?”

    霍冬求着哄着,抱着霍太太坐在牀边,辛苦地弯着腰,将手里的高跟鞋往她脚上套。

    可矫情的霍太太不肯配合,他刚把高跟鞋套在她的脚上,她就抬腿一提,高跟鞋立马又从她的脚上飞了出去。

    霍冬气得。

    低头就在她的脚背上轻轻咬了一口。

    “啊……”

    严甯吓得尖叫,慌忙缩脚。

    他顺势在她的P股上重重拍了一下,沉声喝道:“再闹揍你!”

    她捂住被他打了的地方,冷着小脸斜睨着他,全身上下都写满了“我很不高兴”几个大字。

    霍冬重新把霍太太的高跟鞋捡回来,然后态度强硬地把她的小脚丫拉出来,给她把鞋穿上。

    穿好鞋后,他将气鼓鼓地坐在牀边的霍太太拉起来,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尖,噙着笑哄她,“好了,笑一个。”

    她狠狠瞪他。

    她现在一肚子火,还笑?

    霍冬像是没有接收到她阴冷的瞪视一般,自顾自地贴近她的耳畔,坏坏地往她耳朵里轻轻呵气,“我的小宝贝儿今天这么美,板着脸会大打折扣的哦。”

    小宝贝儿……

    严甯的脸刷地红了个透。

    她又羞又惊,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瞪他,“恶心!谁是你的——”

    拜托!都多大年纪了,他居然还叫她……

    噫噫噫!这么恶心的话她都说不出口好么!

    “当然是你!你就是我的宝贝儿!”霍先生理直气壮地说道,完了还在她唇上啜了一口。

    四下无人的时候,为讨霍太太的欢心,霍先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节操什么的早就不要了。

    “你走开!”严甯羞愤欲绝,将他的脸狠狠推开,这下连耳根子都红了。

    霍太太害羞了,霍先生满意了。

    结婚这么多年,他最喜欢的还是霍太太害羞时的模样,所以有时候为了看她红扑扑的小脸,说点没节操的话也在所不惜。

    严甯脸红心跳,被他一句话惹得呼吸都乱了。

    她觉得自己真的好矛盾,明明觉得都老夫老妻了还喊宝贝儿真的挺恶心的,可……她怎么就一点都不讨厌呢?

    相反,好像还蛮喜欢的……

    好吧,女人就是口是心非的物种,明明内心是喜欢的,可表面又不好意思承认。

    其实不管一对夫妻多大年纪,只要彼此心中有爱,那么对方在自己眼中,就永远都是英俊帅气或者年轻貌美的。

    所以就算霍太太三十七了,可在霍先生的眼里,她永远只有十七岁!

    永远清纯可爱,永远貌美如花,

    嗯,她就是他的宝贝儿!

    心肝宝贝儿!

    霍太太被霍先生一声“小宝贝儿”哄得心花怒放,连自己是怎么被他带下楼的都不知道了。

    这个外表沉稳冷峻的男人,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冷酷无情的模样,可私底下却愈来愈没有底线了。

    有些甜言蜜语她简直想都不敢想会从他嘴里说出来,可偏偏他有时候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惊得她瞠目结舌,都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下了楼,果然姜小勇和霍奕梵正等在楼下。

    霍奕梵等得无聊,都蹲在地上玩儿小石头了。

    “哥,我先去食堂安排一下,你跟嫂子慢慢来。”姜小勇在看到老大和七格格从楼梯口走出来时,就上前一步,对老大说道。

    “嗯。”霍冬点点头。

    见小勇叔叔要走,霍奕梵连忙站起来,要跟去。

    哪知——

    “霍奕梵!”

    他刚一转身,就听见老爸在喊自己,那冷飕飕的声音,特别瘆人。

    霍奕梵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愣在原地,怯怯地看着正朝自己一步步走上来的双亲。

    当霍冬和严甯走到儿子的面前,霍冬还没来得及出言斥责,儿子倒理直气壮地抬头挺胸,先发制人地对他说:“老爸你不能打我!”

    霍冬挑眉,垂着眸睨着儿子,冷冷一笑,“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能打你?”

    “你应该奖赏我而不是惩罚我。”霍奕梵强装镇定,仰着小脸字字铿锵。

    “哦?”霍冬的眉头挑得更高了。

    “我把字条藏起来是为了帮你!”霍奕梵说,鄙视地瞥了他爹一眼,“不然你觉得老妈会主动来找你吗?”

    霍冬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太太。

    嗯,儿子说的好像还蛮有道理的。

    好吧,这次就饶过他了。

    霍太太被霍先生看得脸颊一烫,恼羞成怒,对着儿子阴测测地冷笑,“霍奕梵,这么说你是站在你老爸那边的喽?”

    竟敢算计她?

    看来这臭小子是皮痒痒了!

    “当然不是啊!”霍奕梵矢口否认,信誓旦旦地说:“老妈,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是吗?可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严甯挑着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儿子。

    “如果你不来找老爸的话,你又怎么知道原来老爸是这么炙手可热的呢!”霍奕梵说。

    严甯闻言,哭笑不得,“炙手可热?霍奕梵,你确定你没有用错成语?”

    听儿子赞扬自己,霍冬的唇角微不可及地扯了扯,偷乐。

    严甯狠狠瞪了霍先生一眼,无声地警告他别嘚瑟。

    “老妈你看。”霍奕梵取下自己背上的小背包,打开背包给老妈看。

    “什么?”严甯瞟了眼儿子的小背包里,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小零食和小玩具。

    “刚才那些姐姐送我的礼物。”霍奕梵眨了眨大眼睛,一脸得意。

    严甯蹙眉。

    霍冬隐隐不安,觉得儿子要说崩,连忙给了儿子一个“不许说了”的眼神。

    可霍奕梵为了逃避老妈的责罚,只能无视老爸的警告,继续道:“老妈你不是说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吗?那些姐姐争先恐后的巴结我,肯定是对我老爸有企图——”

    “霍奕梵你闭嘴!”霍冬忍无可忍,勃然喝道。

    严甯见状,不乐意了,转眸冷睨着霍先生,“你干吗叫我儿子闭嘴?心虚啊?”

    “我……我有什么好心虚的?!”霍冬简直哭笑不得,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又忙不迭地对霍太太说:“你别听这小子胡说八道,他唯恐天下不乱呢他!”

    “可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霍太太像是故意要跟霍先生作对一般,力挺儿子。

    呃……

    孤立无援的霍先生唯有保持沉默。

    一家三口,一边斗嘴一边朝着军区食堂的方向走去。

    进入食堂,严甯还没来得及把偌大整洁的食堂好好打量一遍,就被各种好奇的目光层层包、围……

    这一刻,她有种自己是动物园里的猴子的错觉。

    其实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还蛮糟糕的,她不太喜欢。

    “首、长好!首、长夫人好!”

    他们刚踏入食堂,正在就餐的男兵女兵倏然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气势如虹地喊道。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感觉就快要把食堂的屋顶掀翻了。

    严甯被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往霍冬的身后藏了藏。

    霍冬牵着霍太太的手,噙着笑侧眸看了看她,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安慰她,让她别怕。

    她偷偷瞪他一眼,无声埋怨。

    都说她不来吃饭了,他非要她来,烦死了好么,害她这么尴尬。

    霍冬抬手对大伙儿往下扇了扇,示意都坐下,继续吃饭。

    “哥,这边!”

    远处,姜小勇在对他们招手。

    严甯一看,心里压力小了点,大赞姜小勇办事靠谱。

    他们的桌子在食堂的角落,相对来说清净许多。

    严甯默默松了口气。

    不然顶着那么多双好奇的目光就餐,她严重怀疑自己要么胃口全无,要么消化不良。

    桌上四菜一汤,不算很丰盛,但也不差。

    有鱼有肉有虾有青菜,都是严甯平日里比较喜欢的菜。

    “这里没什么好食材,嫂子你凑合一下。”姜小勇摆好碗筷,对严甯说道。

    “挺好的呀!”严甯也不客气,坐下来拿起筷子就开吃。

    霍冬坐在霍太太的身边,第一件事就是为霍太太剥虾。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英明神武的霍司令不顾自身形象,特别自在地伺候着霍太太……

    不远处的一桌女兵们,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严甯的身上,各种羡慕妒忌恨。

    突然,其中一个女孩站了起来,径直朝着首、长的桌位走去……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