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202章:甜蜜番之七年之痒 4
    “放手!”

    儿子一走,严甯立马就变了脸,恶狠狠地冲抓着自己不放的男人吼道。

    有人偷窥,她不敢表现得太凶悍,刻意压低的声音只够彼此听见而已。

    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儿,他是这里的兵王,所以他这张老脸可丢不得。

    在家里她可以任性妄为,但有外人在场的话她还是得给他一点面子。

    只有蠢女人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男人骂得抬不起头。

    那样既让自己男人没了尊严,又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的悍妇……

    这种互损的事,她才不会做。

    “不放。”霍冬回答,理直气壮,拉着霍太太就径直往前走。

    “你干什么呀?”严甯狠狠蹙眉,气急败坏地冲他低喝,像头小犟驴似的,不肯走。

    霍冬长臂一伸,直接揽住她的肩,温柔而不失霸道地将她箍紧,半强迫地将她往前带。

    那群小女兵约莫二十来岁,一个个天真烂漫好奇心旺盛,远远地偷偷跟在他们身后,探头探脑嬉笑讨论。

    严甯见状,不敢挣扎了,只能乖乖跟着霍先生走。

    她可没有让人看笑话的嗜好。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一栋公寓楼前。

    “累不累?”霍冬一边搂着霍太太上楼,一边温柔地问。

    “……不累!”严甯本不想理他,可又拒绝不了他这样温柔的模样,默了默,才气呼呼地吐出两个字。

    气都气精神了好么!

    “渴不渴?”他又问,噙着温柔深情的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小脸。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嗯,霍冬很开心!

    他真是做梦都没想到,霍太太竟然会主动来看他。

    简直让他太惊喜了!

    刚才姜小勇走向他的第一句话是,“咦?哥,我嫂子呢?”

    他当时懵了一下,下意识地反问姜小勇:“什么嫂子?”

    “我嫂子啊!你老婆啊!”姜小勇一脸无语地冲他喊。

    知道她居然带着儿子来军区找他,那一瞬,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幸福得快要飞起来了。

    跟霍太太闹得不欢而散之后,他以为霍太太起码两个月不会搭理他,想不到她竟然还会主动来找他,怎能不叫他欣喜若狂呢。

    本来她气头上的话让他挺伤心也挺生气的,可现在她一来,他立马就觉得什么都不叫事儿了。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这种事儿,这些年霍太太没少做,可他就吃她这套。

    就算有时候都快被她气死了,但只要她稍稍给他一定甜头,他就能立刻好了伤疤忘了疼。

    “不渴!”霍太太傲娇地把脸撇向一边,甩他一脸高贵冷艳。

    “生气了?”他凑近她的耳畔,似笑非笑地继续问。

    “不生!”她答顺口了,他话音一落,她就下意识地愤愤喝道。

    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回答的是什么。

    “嗯,乖。”霍冬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看他竟敢还敢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一把将他揽住自己肩膀的手臂挥开,恼羞成怒地吼他,“笑什么笑!!”

    “霍太太第一次来找我,开心。”他噙着笑不紧不慢地说,不让搂她的肩,他就顺势去牵她的手,大手一张,便将她的小手准确无误地抓在手心里。

    她脸颊发烫,狠狠瞪他,“谁说我是来找你的?都说是路过——唔……”

    他低头就在她唇上吮了一口。

    啵儿的一声,格外响亮。

    严甯的脸更红了。

    她庆幸地想,还好现在他们是在楼道里,没有其他人,不让还不得丢死人啊。

    “你滚!”她狠狠推他的肩,羞愤欲绝地骂他。

    她话音刚落,身体倏然腾空而起……

    他毫无预兆地将她打横抱起。

    “啊!”霍太太吓得尖叫,慌忙紧紧抱住霍先生的脖子。

    他毫无压力地抱着她直上三楼,然后打开一扇门,进屋。

    是一套简洁干净的小套房。

    “你干吗?”

    严甯看到他抱着自己径直往卧室走时,她羞恼地喝问。

    “滚啊。”他答得理直气壮。

    “你——”她又羞又气,脸颊红若桃李。

    霍冬,“你是我太太,当然得跟我一起滚。”

    “……”严甯噎住,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被他放在牀上,她双手后撑,微挑着眉戒备地瞅着他。

    哪知——

    事情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将霍太太轻轻放在牀上之后,霍冬坐在牀边,脱下她的高跟鞋,然后动作温柔地帮她轻轻揉脚。

    这些年霍太太很少穿高跟鞋了,除非正式的场合或是重要的宴会,所以绝大部分都是舒适的休闲鞋。

    可今天霍太太不止穿了高跟鞋,还穿了一条很仙很美的长裙子,甚至还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反正就是,今天的霍太太美翻了!

    霍冬忍不住想,霍太太今天把自己打扮得这么美,是为了他吗?

    所以霍太太这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来讨好他了吗?

    如此一想,他不由心花怒放。

    其实不用刻意讨好,她来了他就已经开心得不要不要的了。

    揉完左脚揉右脚,好一会儿后,霍冬看向舒服得就快睡着了的霍太太,问:“好点了没?”

    许久没穿高跟鞋了走这么多的路了,严甯早就脚疼了,但她觉得挺疑惑的,她又没喊疼,他居然知道帮她揉脚……

    由此可见,这男人对她还是几年如一日的细心。

    霍先生此番举动,霍太太还是比较满意。

    她没说话,微微嘟着嘴,表示自己还在生气中,拒绝“搭讪”。

    霍冬唇角勾起,一边轻轻捏着霍太太的小脚丫,一边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严甯被霍先生直勾勾的目光看着头发一紧,没办法再继续装淡定。

    “看什么看?!”她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剜他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霍冬将霍太太的小脚丫放在自己腿上,微微倾身靠近她,“看看你到底哪里好,让我这样——”神魂颠倒!

    “我哪儿都不好!人老珠黄又脾气暴躁,你看不惯可以找年轻温顺的去,我绝不拦你!”

    本是情意绵绵的一句话,可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霍太太凶巴巴地抢断了。

    严甯又生气了。

    本来看在他这么体贴温柔地帮她揉脚的份上,她都已经决定不再追究他不告而别的错了。

    可现在他竟敢质疑她哪里好?

    气得她将他狠狠一把推开,想也没想就冲他吼,让他找年轻的去!

    反正他这军营里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多的是!

    霍冬闻言,微挑眉尾,半真半假地抱怨,“霍太太,你耗了我十几年的青春,现在想不要我了?那可不行!我现在都四十多了,去哪儿找年轻的?”

    “呵!到底谁耗谁的青春?你说清楚!再说了,你这儿小姑娘不多着么,个个年轻又漂亮,任你挑任你选,你还愁找不到?”严甯气呼呼地冷哼,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酸气。

    “胡说什么呢!”霍冬拧眉轻斥,哭笑不得地看着霍太太,“咱俩要是早点认识早点结婚,孩子估计都跟这些女孩一样大了,我这年纪都可以做她们的爸爸了好吗!”

    “这么想做人家的‘爸爸’?不晚啊,挑几个漂亮的认作干女儿,你不就是她们的‘爸爸’了么!”霍太太一脸傲慢地斜睨着霍先生,噙着冷笑阴阳怪气地哼哼。

    霍冬皱眉,看了眼她平坦的小腹,说:“我就算想要女儿也是你给我生,我要就要亲生的,不是亲生的我拿来干吗?”

    “你说拿来干吗?”她笑得更冷了。

    霍冬终于反应过来,狠狠拧眉,哭笑不得,“霍太太你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了?”

    “我说什么了吗?”严甯双眸一眨,摆出一脸无辜的姿态,故作茫然地望着他,然后俏脸一冷,继续阴测测地冷笑,“你确定不是你自己心术不正?”

    霍冬气得伸手就在霍太太的月匈上抓了一把,“我就算心术不正那也只是针对你一个人!”

    “啊……”

    霍太太惊叫一声,羞红了脸,狠狠瞪他。

    臭不要脸的!

    可还来不及骂他,就见他的俊脸又朝她凑了过来。

    “嗯?怎么过来了?”霍冬凑过去轻轻贴着霍太太的唇,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想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都说是路过了,你要我说几遍?”她杏目一瞪,嘴硬地喝道。

    可下一秒,唇就被他咬了一口。

    “啊……”她疼得大叫,气得往他肩上狠狠锤了一下,“神经病!你咬我干吗?”

    “让你口是心非!”霍冬爱恨不能地轻斥一声。

    严甯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哑了好半晌,她将脸一撇,傲娇地“哼”了一声。

    一副不想搭理他的表情。

    “哼什么?乱发脾气你还有理了?”霍冬将霍太太的小脸掰过来,佯怒地轻喝道。

    她怒目一瞪,“那你不告而别就有理了?”

    “谁说我不告而别了?”闻言,霍冬狠狠拧眉,“我不是给你留字条了吗?”

    “什么字条?哪儿呢?!”严甯压根不信,给他一个白眼,没好气地嚷道。

    “客厅的茶几上啊!”

    “你少编!根本没有!”

    “不可能!我真的留了!”霍先生很严肃地说道。

    见霍先生一脸肯定,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霍太太沉默了。

    客厅的茶几上?

    她早上起来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儿子在客厅里看电视……

    所以字条是被霍奕梵那臭小子藏起来了?

    可是为什么呢?

    为了来他老爸军营里玩儿?

    嗯,很有可能!

    霍先生和霍太太对视一眼,夫妻俩心有灵犀,想到一块儿去了。

    严甯想,难道真是自己错怪他了?

    可就算是错怪,她也不能认!

    “反正我没看见!”严甯俏脸一般,冷冷哼道,拒不认错。

    “你没看见并不代表我没留啊霍太太。”霍冬无奈极了,现在只想把霍奕梵那个坑爹的臭小子狠狠揍一顿。

    “你毛病啊?不会说话?干吗非要留字条?”她剜他一眼。

    “你睡得那么香,我不是怕吵醒你么。”他轻叹一声,为自己解释。

    “我睡得沉还不是被你累的么!”她红着脸,没好气地骂道。

    如果不是他要了两次,她也不至于体力不支,最后没等他打完电话就睡过去了。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他的错!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会了,别生气了好不好?”霍冬深深看着娇媚可爱的霍太太,忙不迭地道歉认错,哄着求着。

    “哼!”她冷哼。

    虽然是误会一场,可她心里还是难受。

    他或许不是真的想冷落她,可她却真实地感受了一把被他“冷落”的滋味。

    可能是这些年被他宠习惯了,所以当她以为他不再宠她了时,她才发现原来那感觉挺糟糕的。

    就觉得……很委屈。

    回想着自己在来的路上,那纠结的心情,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怎么了?”见霍太太要掉眼泪了,霍冬吓了一跳,连忙凑过去吻她泛红的眼睛,近乎低声下气地哄她,“我不都认错了么?还生气呢?”

    她红着眼,赌气地嘟着嘴,不说话。

    霍冬见状,重重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那你到底还要老公怎么给你赔不是?嗯?”

    “你是不是嫌我烦了?”她瞪着他,倏然气呼呼地问。

    霍冬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她居然会问出如此不自信的话来。

    “傻丫头,怎么可能呢?”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他立马说道。

    大掌情不自禁地轻抚着她的脸颊,像是安抚,又像是讨好,一下一下,极尽怜惜。

    “那你为什么半夜就走了?还不跟我说一声?还有打你电话也关机?”她愤愤切齿。

    “半夜走是因为部队里出了点紧急情况,我怕吵醒你就写了字条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至于关机……”他微拧着眉头想了想,“那应该是手机没电了,在充电。”

    “好!就算你手机没电了,那充好电后为什么不给我回电话?”她咄咄逼问。

    “手机关机了,我不知道你给我打过电话啊。”他一脸无辜,极力辩解。

    “我给小勇打过电话好吗!”

    “你打过电话给他吗?他没跟我说呀!”霍冬一脸惊讶。

    严甯沉默了。

    难道姜小勇真的没跟他说过她打过电话过来吗?

    “你以为老公故意不理你啊?”霍冬笑了,笑得有些无奈,“傻丫头,你觉得老公敢吗?”

    这些年,她可是家里的女王,他和儿子都得以她马首是瞻,哪敢对她有半分的不好啊。

    “呵!你有什么不敢的!”严甯瞥了霍先生一眼,冷哼。

    “我不敢的可多了,最不敢的就是惹你不高兴。”他嘟起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目光深情款款,语调柔情似水。

    她挑眉睨他,“你觉得你还惹少了吗?”

    跟自己心爱的小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霍冬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好——”他拉长尾音,语气听起来特别无奈,“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敢了,好不好?”

    “不好!”她板着脸,不依不饶。

    霍冬头疼,双手捧住霍太太的脸,在她唇上爱恨不能地切齿,“那我的小祖宗,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刚才那女孩是谁?”

    她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霍冬微微一怔,拧眉问,“哪个?”

    “跟你过招那个!”她淡淡地看他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说“你装你继续装”……

    “叫王丹,综合素质不错——”

    “嗯,月匈也不错。”

    他话未说完,霍太太就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霍冬看着霍太太,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可她一本正经。

    “……什么?”他愣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霍太太阴测测地冷笑,“刚才不碰了么?怎么?时间太短没来得及感觉?”

    “……”霍先生默了。

    他看着一脸冷漠的霍太太,看着看着,倏然笑了。

    笑得开怀愉悦,还一脸了然于心的表情。

    “笑什么笑!”严甯感觉自己可能被看穿了,顿时恼羞成怒,冲着笑得越来越不怀好意的男人喝道。

    “我的霍太太是在吃醋吗?”霍冬的嘴角都快裂到脑袋后面去了。

    心都快飘起来了。

    “……”这下换严甯说不出话了。

    “嗯?霍太太,你是在吃醋吗?”难得看到霍太太这副被逼得无路可退的可怜模样,霍冬不依不饶,紧紧相逼。

    “神经病!”严甯急了,将他凑到跟前来的俊脸狠狠一推,佯怒的骂道。

    他却轻轻松松就把她的小手抓在手里,且顺势摁在牀上,让她动弹不得。

    “如果霍太太你是在吃醋,那么完全没必要,因为除了你,这世上其他人对我来说是男是女根本没什么区别。”他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表情严肃得就差在额头上刻上“我发誓”三个字了。

    严甯没说话,但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动容……

    其实她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乍然看到刚才那种画面,心里难免妒忌……

    尤其对方又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霍冬眼尖儿,将霍太太那一闪而过的动容看在眼里,连趁热打铁,柔声追问:“所以霍太太,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

    他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像是要把她催眠一般。

    她不说话,就瞪他。

    他想,嗯,霍太太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为什么来找我?”他噙着笑,又问。

    “算账!”她咬牙切齿,忍无可忍,恶狠狠地冲他吼。

    霍冬笑了。

    霍太太说来找他算账,便间接承认了是专程来找他的。

    虽然觉得自己跟霍太太没什么账好算,可霍太太要算,那就算吧。

    “好吧,你想怎么算呢?”他笑得更开心了,摆出一副“来吧随便来”的架势迎接她。

    严甯冷着小脸,贝牙一咬,倏地一个翻身,将霍先生反扑。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