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200章:甜蜜番之七年之痒 2
    “你爱不爱我?”

    他在她耳朵上呵着气问。

    “……”严甯沉默不语,仿佛睡过去了一般。

    然而他却不给她装睡的机会,将趴着的她轻轻掰成平躺。

    他的手肘撑着枕头,半支起身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汗津津红扑扑的小脸。

    霍太太闭着双眼,不看他。

    “嗯?爱不爱我?”他俯首下去,轻轻贴着她的唇,在她唇上暧昧呵气。

    同时他的大掌握住她的月匈,轻揉慢捏……

    她终于再也装不下去了,把他的手推开,一边翻身想躲,一边微恼地小声嘟囔,“别吵,我累死了……”

    “你先回答我,回答我了你就可以睡了。”他今天却很固执,抓着她的肩不让她转身,步步紧逼。

    严甯再次沉默,双眸微微睁开一条缝,瞥了他一眼。

    她不想回答。

    在这几年里,这个问题他问过她很多次,可她要么沉默,要么顾左右而言他,从未正面回答过。

    每个人的性格,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环境的影响而有所改变。

    二十出头的时候,她性格张扬,觉得爱就是要大声说出来。

    可过了三十之后,她却觉得物以稀为贵,所以“爱”这个字,要少说,甚至……

    不说!

    其实她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这几年他们过得很幸福很开心,可每当他问她爱不爱他时,她的心里就会冒出一个小疙瘩。

    这个小疙瘩就是当年她飞蛾扑火般爱他而他却肆意伤害她的后遗症……

    可能是她太矫情了吧,总觉得自己若是再像以前那般轻易就对他表达爱意的话,他会不珍惜……

    霍冬以前没这么缠人的。

    情动之时他会问她爱不爱他,如果她不肯说,他也不会强求。

    今天这样不依不饶是因为被霍太太忽略了两次,而且有年轻小伙儿对霍太太示爱,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有了危机感……

    那么年轻的富二代想要追求他的霍太太,说明他的霍太太即便结了婚有了孩子甚至都奔四了,却依旧魅力不减当年。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对他完全打开心扉。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他就差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熬汤喝了!

    当年,在她怀孕期间,他们补了婚纱照,然后她生了梵梵,在梵梵三个月的时候,他们又补办了婚礼。

    婚礼是在洞房别墅举行的,没有大肆操办,也没有对外宣布,只有家里的至亲之人与最为要好的几个兄弟朋友。

    而早在严甯患病之后,她就淡出了原来那个圈子。经过这些年的沉淀以及低调,她现在走出去都没人能认出她就是当年那个飞扬跋扈嚣张狂妄的七格格了。

    也正是如此,那个姓谭的才会以为霍太太还很年轻甚至没有结婚,所以才会色胆包天地展开追求。

    他和霍太太的夫妻关系,除了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之外,外人一概不知,而现在霍太太又有小鲜肉追求,他会有小情绪也是人之常情吧。

    所以他现在迫切地需要一颗定心丸。

    而这颗定心丸就是霍太太的“我爱你”三个字!

    她不肯说爱他,他心里不安……

    “乖,告诉老公,你爱老公吗?”

    见她又不说话了,他一边口允她的唇,一边柔声哄着。

    他这样步步紧逼让她突然觉得很烦。

    她爱不爱他难道他感觉不到吗?

    为什么非要说出口才行?

    偏不说!!

    “你能不能不闹,我真的很累很困好么!”她倏地沉了脸,没好气地冲他喝道。

    本来还算温馨的气氛,瞬时因为霍太太的发飙而变得僵凝。

    霍冬整个人也冷了。

    脸上的温柔和宠溺缓缓隐退,他坐起来,看着她冷冷吐字,“霍太太,说声爱我就真有那么难吗?”

    “你是要吵架吗?”

    听他语气凉飕飕的,她立马就不爽了,拥着被子腾地坐起来,与他冷脸相对。

    霍太太一凶,霍先生的态度立马就软了半截,不敢跟她硬碰硬。

    他微微拧眉,目光幽怨地看着她,沉默。

    吵架?

    他隐忍着对她一如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熬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回家了,疼她爱她都来不及,哪儿舍得跟她吵架?

    他不过是想听她说声“我爱你”罢了,怎么就这么难呢?

    七年了,他们结婚都七年了,他这七年里对她掏心掏肺,难道她就一点都不感动?

    说声爱他能怎样?

    到底能怎样?

    能会少块肉还是咋地?!

    身为她的丈夫,却无法从她嘴里听到一声“我爱你”,叫他怎能不难受?

    霍冬满腹怨怼,觉得委屈得要死。

    然而他却只能把所有难受都闷在自己肚子里,不敢把心里的不满发、泄出来。

    这么多年了,这好像还是他们第一次闹别扭……

    不!严格说来,是霍先生第一次生气。

    以前霍太太发脾气时,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来都是赔笑脸,今天是第一次跟她对着干。

    狠狠咬了咬牙,霍冬默默叹了口气,他想,最后给霍太太一次机会好了……

    “我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他脸若玄冰,看着她冷冷地问。

    “……什么啊?”严甯蹙眉,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得有点懵。

    “我在问你,我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他加重语气,态度是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冷厉。

    他这话问得莫名其妙,严甯还是没能理解其中意思。

    但他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已经惹怒了她。

    于是她气得来不及思考就冲口而出,“不就是为了这个!!”

    同时瞟了眼凌乱不堪的大牀。

    霍冬的脸色瞬时冷到无以复加。

    他掀开被子跳下牀,站在牀边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你说什么?!”

    他狠狠拧眉,惊怒交加之下气得声音都变了调。

    话一出口,严甯才惊觉不太合适,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想收回已然是不可能了。

    她冷冷抿唇,沉默不语,心里泛起一丝悔意……

    霍冬面罩寒霜,胸腔里涌动着一股火焰,他越是压抑,火就越是烧得旺盛。

    他拼命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不停地提醒自己把霍太太惹生气了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可……

    他真的忍不住了!

    “你再说一次!”他对她厉喝,态度非常不好。

    严甯心里那一丝悔意立马被他吼灭了。

    “你今天真要跟我吵是不是?!”

    她下意识地挺直腰杆,仰着小脸与他互瞪,气势磅礴看起来比他还凶。

    霍冬气得胸腔剧烈起伏,狠狠磨牙,“我在部队累死累活一个月,你觉得我赶回来就是为了跟你做、爱是不是?”

    “本来就是!”她没好气地剜他一眼。

    “你——”霍冬气结。

    “你哪次回来没做?你连回来的日子都是挑选过的好吗!”她愤愤地冲他嚷。

    可不是,他都是挑的她不是生理期的日子回来的。

    严甯也生气了。

    嗯,很生气!

    干什么?过河拆桥啊?

    爽完了就来跟她吵架了是吧?

    听了霍太太的话,霍冬整个人都快炸了。

    “我他——”他气得差点飙脏话,还好紧要关头及时刹住,狠狠咬着牙根冲她吼:“我只爱你我不跟你做我跟谁做?!”

    “你爱跟谁做跟谁做……”

    她撇开脸,赌气地小声咕哝。

    经过大爆炸曾短暂失聪的霍先生,耳力依旧超凡,将霍太太的嘀咕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朵里。

    突然就觉得无话可说了。

    他抓起刚才随手丢在地毯上的长裤往身上一套,然后带着满身煞气,光着膀子就朝着卧室外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呯!

    门被他泄愤般狠狠甩上。

    严甯被霍先生的摔门声吓得微微一颤。

    她抱着被子僵坐在牀上,狠狠蹙着眉头盯着紧闭的房门,心情瞬时糟糕透顶。

    不由纳闷,刚才不还好好好的么,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怎么着?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

    莫名其妙被他吼了两句,霍太太也委屈得不行,一个人坐在牀上生闷气,眼睛都红了。

    然后就开始胡思乱想……

    呵!当年补办婚礼的时候他在四叔他们的见证下信誓旦旦地对她说会爱她生生世世,会永远包容疼爱她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吧!

    当时说得天花乱坠,这才几年就想要变卦了是不是?

    突然她又转念一想,难道是他在工作上不顺心?

    可如果是工作上有什么苦恼可以好好跟她说啊,凶她做什么呢?

    等等……

    他刚才问她,他这次回来是为什么……

    她刚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莫名其妙,心里第一反应就是“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我哪知道你回来做什么”,可现在,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蓦地扑向右边的牀头柜,她拉开最上面的抽屉,拿出iPad,点开网页查看农历……

    果然!

    两天后是霍先生的农历生日!!

    哎呀要死了!

    她居然给记错了,她一直以为他的生日要下个月……

    得!难怪他会发脾气。

    严甯懊恼,暗骂自己真是笨死了。

    连忙掀开被子下牀,随便裹了条薄毯赤着脚就往门口走去。

    正欲拉开放门时,她突然又犹豫了。

    这几年,他对她好得无可挑剔。尤其是怀孕的时候,她的脾气特别差,经常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可每次她无理取闹了,却从未低头认过错,反倒是他低声下气的哄她求她。

    一直高高在上,这突然要她向他低头认错……她有点难为情诶。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怕下不来台。

    因为他现在在气头上,万一他不理她,岂不得碰一鼻子灰么?

    严甯抓着门把,举棋不定,在开与不开之间剧烈挣扎。

    半晌后……

    哎哟严甯,都这个岁数了你还矫情啥?有错就认,人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生日却被你忘记了,你去跟他道个歉,说两句好听的还能亏了你咋地?

    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一番,然后她牙一咬,心一横,拉开了房门。

    客厅里没人。

    她径直走向书房。

    果然,他的声音隐隐约约从书房里传了出来。

    他在打电话,语气挺严肃的。

    严甯把耳朵贴在书房的门上听了会儿,听出他是在和姜小勇谈工作上的事儿。

    想了想,她本欲推门的小手轻轻垂了下来,他既然有正事儿那她这个时候就不能打扰他了。

    于是她在书房门口等,等他打完电话。

    然而他打了二十分钟都还没结束。

    严甯站累了,就蹑手蹑脚地离开了书房门口。

    还是回卧室等他好了,反正一会儿他会自己乖乖回房来睡觉的。

    她知道,他就算在怎么生气,也是舍不得跟她分牀睡的。

    心里这样想着,严甯就心安理得地回到了牀上。

    她都想好了,一会儿霍先生回来,她会跟他道歉,然后再给他一个香、吻作为补偿……

    可是做了两场运动,她的体力消耗严重,一沾牀就觉得好困……

    于是等着等着……

    她就睡着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严甯一觉睡到天亮。

    她现在的睡眠质量很好,而且生物钟早就被霍先生强制性的调整到八点。

    他不让她太早起来。

    早上八点严甯准时醒来,还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时,她的小手就习惯性地摸了摸身边……

    空空如也。

    猛地睁开眼,发现偌大的牀上除了她根本没有他的踪影。

    他昨晚没回房睡吗?

    还是早起锻炼去了?

    可是这几年,他每月回家的几天里都是与她同睡同醒,早晨没有再出去晨练了啊。

    真生气了?

    气得都不回房睡觉了?

    严甯连忙起牀,穿上睡衣就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门,在二楼找了一圈,不见霍先生的踪迹。

    她立刻又往楼下走,而客厅里没有老霍先生,只有小霍先生。

    “老妈你醒啦。”

    霍奕梵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里,开着电视,看着动画片。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严甯一边问着儿子,一边转头四下张望。

    客厅和阳台均不见老霍先生的踪影。

    “十分钟前。”霍奕梵盯着电视画面,回答道。

    “谁送你回来的?”严甯随口问道。

    “舅舅上班,顺便送我。”霍奕梵说。

    屋子里里里外外都找了一圈,还是没人。

    严甯狠狠蹙眉。

    心情顿时不美妙了。

    他啥意思?跑哪儿去了?

    一大早这是要跟她捉迷藏不成?

    “你爸呢?”严甯走到沙发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儿子。

    霍奕梵仰起小脸,“老爸不是应该跟你在一起的吗?”

    每次他从舅舅家回来,老妈跟老爸都在一起睡觉觉的啊。

    “你回来没看到他吗?”严甯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没有诶。”霍奕梵摇头。

    严甯转身走向厨房,却发现餐桌上什么都没有……

    心,瞬时狠狠一沉。

    他竟然连早餐都不给她做了?

    以往只要他在家,家务他全部承包,连碗都不让她洗。

    有他在家的日子,只要她醒来,就一定可以马上吃到营养丰富又美味可口的早餐。

    可今天,什么都没有!!

    严甯失魂落魄地回到客厅,在儿子身边坐下,脑子里乱哄哄的,胡思乱想着。

    霍奕梵突然关了电视,把遥控器规规矩矩地摆好,然后才转头看着自己老妈。

    “老妈,我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想问你,可以吗?”

    明明是那么稚嫩的声音,却遗传了他父亲的霸气,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忽略他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说!”

    严甯这会儿的心情很不美妙,但她在面对儿子时永远都是优雅理性的,温和而不失威严,从来不会把负面情绪带给儿子。

    “你爱老爸吗?”霍奕梵看着老妈的眼睛,问。

    “……”严甯呼吸一窒,直接被儿子问哑了。

    默了默,她说:“拒绝回答!”

    “为什么呢?”霍奕梵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副特别不理解的小模样。

    “这不是小孩子该问的问题!”严甯轻斥。

    “我觉得老妈你是爱老爸的,不然怎么会跟他结婚呢,不然怎么会有我呢,对不对?”霍奕梵自顾自地说,且说得头头是道。

    严甯沉默。

    “可是老妈你为什么从来不告诉老爸你爱他呢?”

    “谁规定‘爱’就一定要说出来?”严甯没好气,被儿子烦得快要发飙了。

    霍奕梵无畏无惧地看着老妈,不紧不慢地说:“可是老妈你教过我一个成语叫‘礼尚往来’,每次我跟你说‘我爱你’的时候,你都会说‘我也爱你’,可每次老爸跟你说‘我爱你’时,你却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我也爱你’,所以老妈你到底是爱老爸呢?还是不爱老爸呢?”

    严甯觉得自己儿子好烦啊!

    她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人精出来?

    才这么点大,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尝尝噎得人哑口无言。

    严甯已经不想理自己的儿子了。

    终究是忍不住了,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霍冬打电话。

    然而霍冬的手机却打不通!!

    她不死心的拨打了无数次,却均是提示他的手机已关机。

    先是觉得气愤,可多打几次还是无法接通之后,她就开始担心了。

    最后没办法,她只能拨打姜小勇的电话。

    姜小勇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

    “喂,小勇,是我。”

    电话一接通,她就率先开口。

    “嫂子,有事啊?”姜小勇的语调听起来有点急促,像是正在忙。

    “你哥……”她斟酌着该怎么问比较好。

    “刚到,现在在开会!”哪知她还没说完,姜小勇就抢先说道。

    “他回部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