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98章:大结局 下
    看到医生那张脸,霍冬的心,瞬时狠狠一沉。

    就觉得应该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不然医生不会是这种脸色。

    不能怪他太敏感,只因为霍太太又变得很瘦,瘦得让他心疼又害怕,所以就算他拼命叫自己别乱想,可依旧没办法阻止心里那股恐慌……

    严甯依旧觉得乏力,奄奄一息地躺着,看到医生进来,她立马就感觉到了霍冬的紧张。

    因为他的手心好像都开始冒冷汗了。

    检查完到了病房之后,他就寸步不离地守在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陈医生进入病房,径直走向霍冬和严甯。

    霍冬站起来,看着陈医生,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情况不太好!”陈医生的语气沉重又带着一丝愤然。

    陈医生一开口,霍冬和严甯均感晴天霹雳,不约而同地狠狠一震。

    尤其是霍冬,脸色在瞬间一片惨白。

    他的手,下意识地狠狠攥紧。

    死死攥着霍太太的手,不敢松,仿佛一松开这辈子就再也抓不住她了一般……

    严甯手指被挤压,很疼,然而却比不上心里的千万分之一……

    是她的病……复发了吗?

    心,坠入无边的黑暗,她有种再也看不见光明的绝望……

    抬眸看着僵立在病牀边的男人,严甯心里泛起一抹苦涩和哀伤。

    难道他们今生注定无缘,注定无法相守?

    看着男人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她忍不住想,如果她的癌细胞复发了,如果她死了……

    他会怎么样?

    那么爱她的他,失去她之后,会怎么样?

    他是男人,骄傲又坚强的男人,没了她他应该不会死,但她想,他可能会活得生不如死吧……

    如果一对情人阴阳相隔,那么最痛苦的其实不是失去生命的那个人,而是孤独存活的那一个……

    都说人死如湮灭,一了百了。

    可活着的人呢,却每天都得承受锥心之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至生命终结的那天。

    思念一个永远都再也看不到的人,才是这世上最痛苦的事!

    严甯的心很痛,因为她心疼眼前这个爱她如命的男人……

    活了三十年,她一直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可有可无,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此时这样让她觉得自己很重要。

    嗯,看着霍冬面如死灰的模样,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如此重要……

    陈医生看着气色很差的严甯,忍无可忍地斥责霍冬,“都两个多月了,她的气色这么差你都不上心?”骂完霍冬又骂严甯,“还有你!你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你自己都没发觉吗?”

    霍先生和霍太太深深对视,均沉浸在悲伤和不舍之中,对陈医生的责骂根本是充耳未闻。

    突然,姜小勇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然而满脸堆笑的姜小勇一冲进来就被病房里冰冷压抑的气氛惊得一脸莫名其妙。

    “哇!这么高兴的事儿你们干嘛全都哭丧着脸?”姜小勇不解地看着老大和七格格,大嗓门充满着喜悦和激动。

    高兴?

    霍冬和严甯双双转头,看着喜笑颜开的姜小勇。

    姜小勇被老大和七格格看得头皮发麻。

    七格格还好,尤其是老大的目光……

    阴冷可怖,太瘆人了!

    怎么了?他说错什么了吗?

    不然老大干吗一副想吃了他的凶狠表情呢?

    还有七格格,不是应该兴高采烈吗?怎么反倒还一脸的愁云惨雾呢?

    姜小勇狠狠拧眉,心想这气氛不对啊……

    收起笑容,他转头狐疑地看着陈医生,“陈医生你跟我哥说啥了?”

    陈医生理直气壮地挺直腰杆,愠怒道:“我如实说的啊,霍太太现在的情况本来就很不好——”

    “卧槽!陈医生你别吓我哥好么!”

    不待陈医生把话说完,姜小勇就勃然吼道。

    看到老大和七格格的表情,他就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现在听到陈医生说的话,他已完全可以肯定——

    老大和七格格就是想歪了!

    明明是喜事,硬想成了坏事。

    姜小勇觉得自己对不住老大。

    刚才他没跟陈医生一起进来是因为人有三急,他突然肚子疼,上厕所去了。

    没想到他上个厕所却差点把他哥吓死。

    姜小勇吼完陈医生就转头看着自家老大,说:“哥你别怕,嫂子不是复发,是怀孕了!”

    这陈医生可真是的,会不会说话呀?

    瞧瞧!都快把他哥吓哭了好么!

    是怀孕了……

    怀孕了……

    霍冬和严甯对视,均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刚才他们都以为是病情复发,大悲突然变成大喜,两人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霍冬盯着姜小勇,愣了半晌,才巍颤颤地开口。

    “怀孕!七格格怀孕了!”姜小勇特别大声特别兴奋地重复道,咧开嘴对他哥嘿嘿笑。

    霍冬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霍太太有宝宝了!

    嗯,她不是癌细胞复发,而是有了他的孩子!

    心中大石落下,霍冬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转头看着病牀上的小女人,发现她也同样红着眼眶。

    霍冬坐回牀边,轻轻拉起霍太太,将她整个人纳入自己的怀里。

    以着不会让她难受的力道,紧紧拥抱着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彼此的心里都在这样默默地念叨着。

    霍冬有种自己的心终于又活过来了的感觉。

    有了宝宝固然高兴,但最最开心的,是霍太太的身体没事。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

    在很多人的心中,都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迂腐的旧观念,以前的他也有。

    可后来爱上霍太太,他就觉得,只要有她,要不要孩子都问题不大。

    能有当然最好,但如果霍太太的身体实在不允许,那就让他们二人世界一直到老也没什么不可以。

    或许百年之后他寿终正寝会无颜见霍家的列祖列宗,但祖宗的责罚让他一个人承受就好。

    反正那是死后才会面对的事,而现在他该在意的,是怎样与霍太太幸福开心地活到老。

    内心来说,他是渴望这个孩子的,可霍太太现在的身体状况……

    适合要吗?

    姜小勇格外兴奋,挤眉弄眼地冲他哥笑:“哥你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嗯嗯嗯?”

    霍冬没理他,而是看向一旁的陈医生,求证,“陈医生,我太太……真的……怀孕了?”

    今天说了好多话,喉咙有点疼了。

    陈医生点头,“嗯,霍太太的确怀孕——”

    “那你说什么‘情况不太好’!!”霍冬勃然大喝。

    吓死他了!

    刚才以为霍太太癌细胞复发的那一瞬,他真是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本……本来就……就不太好啊。”陈医生吓得一哆嗦,脸上的愠怒立马变成了胆怯,怔怔地看着霍冬磕磕巴巴地说。

    姜小勇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那个哥,你别发火啊,陈医生的意思是嫂子现在身子太虚,这个孩子可能……”

    后面的话没敢说了。

    姜小勇此话一出,严甯和霍冬刚刚放下去的心立马又提了起来。

    “孩子怎么了?”严甯急问,不安地攥紧了霍先生的手。

    霍冬轻轻捏了捏霍太太的手,无声地安慰她。

    姜小勇不敢说,转眸看着陈医生,将这烫手山芋扔给了陈医生。

    面对三道犀利似剑的目光,陈医生狠狠咽了口唾沫,只能硬着头皮说:“有先兆流产的迹象……”

    严甯的心脏狠狠一抽。

    心中喜悦,瞬时减半。

    没有或许不会难过,可明明有了却留不住的话……

    就太遗憾了。

    霍冬放开严甯的手,顺势在她手背上安慰地拍了拍,当她看向他时,他扯动唇角给了她一个温柔又深情的微笑。

    然后他凑近她苍白的小脸,在她的额头上爱怜地轻吻了一下。

    严甯有点难过,眼眶更红了一分。

    “姜小勇!”

    霍冬起身,一边对霍太太微笑,一边喊道。

    “到!”姜小勇反射性地一个立正。

    因为老大这种严肃的语气,就是要给他下命令了。

    “陪着你嫂子!”霍冬转头看向姜小勇。

    “是!”姜小勇用力点了下头,领命。

    然后霍冬对陈医生比了个请的手势,“陈医生,我们外面说。”

    严甯红着双眼看着霍冬和陈医生一前一后离开了病房,她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她相信他有分寸,他会处理好的。

    双手轻轻覆在自己的小腹上,用心感受里面的小生命……

    虽然其实什么也感觉不出来。

    姜小勇刚才问他哥意不意外,嗯,意外的。

    是她太大意了!

    刚才陈医生骂得对,她真是该骂,她居然到现在都没想起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来生理期了。

    这两个月她过得浑浑噩噩的,根本都忘了生理期必须每月来一次这种事。

    突然很自责,如果她早一点发现自己怀孕了,会不会现在情况就不会变得这么糟糕呢?

    但其实这两个月她真的没有虐、待自己啊,该吃吃,该睡睡,没有他的日子她没有自暴自弃,分明还加倍疼爱自己了啊!

    因为她也怕,怕自己若是状态不好,会等不到他回家……

    姜小勇被老大命令留下来陪着七格格,见七格格面带哀伤,他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

    “嫂子你别急,医生的话向来都比较夸张,他只说是有那种迹象,但并不代表一定就会,所以你别怕啊,没事的。”他将水杯递到她的面前,还特别正能量地安慰她。

    严甯接过水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对姜小勇扯出一抹微笑,重重点头,“嗯!”

    认识姜小勇这么久,严甯觉得此刻的他,最可爱。

    “谢谢你,小勇。”

    点完头后,她又补了一句。

    她认真的道谢让姜小勇不好意思了。

    “哎哟,谢啥啊,真是的……”姜小勇挠了挠后脑,目光闪烁,脸颊微微泛红。

    姜小勇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适应七格格凶巴巴讨人嫌的样子,突然这样一本正经的说谢谢他……

    简直让他受宠若惊好么!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后,霍冬回来了。

    姜小勇识趣地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病房。

    “感觉怎么样?”

    霍冬在牀边坐下,大掌轻抚着霍太太微凉的脸颊,柔声轻问。

    “你指什么?”严甯半躺着,与他对视,微微一笑,不答反问。

    “还难受吗?”他问的是她刚才觉得喘不过气的事。

    “一点点,不碍事的。”她轻轻摇头,见他不说,只能主动提起,“陈医生怎么说?”

    霍冬沉默。

    可有些事,不可能一直逃避……

    犹豫半晌,他轻叹一声,深深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说:“他说你最近体质太差……”

    严甯的心,往下沉,一直沉……

    但她神色如常,笑意未减,“所以呢?”

    霍冬暗暗咬了咬牙,强忍心痛,“建议先不要,等你养好身体以后——”

    “你呢?”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她突然阻断。

    他看她,沉默。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严甯以为他下一秒就要说“不要”的时候,才听到他轻轻道:“我听你的。”

    他说,我听你的……

    严甯当场飙泪。

    她慌忙双手捂脸,狠狠吸了吸鼻子,忍住心里的感动和酸涩。

    她觉得,他这一句“我听你的”是这世上最美的情话!

    几秒之后,她放下双手,红着双眼看着他。

    而他也一直盯着她,但并未打扰她的情绪。

    严甯轻轻瘪着嘴,委屈又可怜地对他说:“我有点冷。”

    霍冬二话没说,脱了鞋上牀。

    在她身边躺下,将她轻轻拉进怀里,同时一个饱含宠溺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夫妻俩紧紧相拥,在这深夜里,在这“意外”里,两颗心愈发靠近。

    “霍冬。”

    沉默半晌后,严甯轻轻开口。

    “我在。”他应答,声音特别温柔。

    “你在想什么?”她从他怀里扬起小脸,望着他。

    “想你。”他轻扯嘴角,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你明明就在我的怀里,我却满脑子都还是你,严甯啊严甯,我怎么就这么爱你呢?!

    五年爱恨,他们的心,第一次靠得如此近……

    从他刚才那声“我听你的”说出口,她真的已经完完全全的接受他了。

    她知道,任何会危及她生命的人或物他都不会允许其存在,可他知道她想要这个孩子,所以即便他害怕,也不忍让她失望难过……

    她也笑了。

    嘟起红唇,也轻轻吻了吻他的唇,她深深看着他,将他的手拉到她的小腹上,让他感受她腹中的小生命,“体质差可以调养,他来之不易,我们不能轻言放弃的对不对?”

    霍冬心痛如绞。

    他红了眼,看着她,半天都说不出话。

    可迎着她充满期待和哀求的目光,他又不得不逼自己点头,“……对!”

    他的声音颤抖,隐隐透着一丝微哽。

    “怎么了?”严甯知道霍先生担心难过,凑上前撒娇般蹭了蹭他的下巴。

    “我只是……”霍冬重重吐了口气,心疼地说:“怕你会很辛苦。”

    “孕育新生命本来就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啊,不过所有的辛苦都会值得的呀!”严甯却笑靥如花,一脸的幸福甜蜜,然后举例给他听,“你看婶婶,都高龄产妇了还要生下楠楠。还有云裳,她怀阳阳的时候医生说她的脑子里有血块,不立刻做手术会有生命危险,可她不顾自身危险都要生下自己的孩子,我也是严家的女儿,我不能比云裳差的对不对?”

    她刻意用轻快的语调,以分散他心里的担忧。

    “对!你很棒!”他点头,骄傲地笑道。

    她仰着小脸望着他,“老天爷不会那么是非不分的,我都倒霉一辈子了,也该转运了你说对不对?”

    “对!”

    她埋首在他的颈窝里,讨好地蹭了蹭,“我知道你担心我,我答应你,我绝不硬撑,我量力而为,如果有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负荷不了了,我就听你的,好不好?”

    霍冬,“好。”

    “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们一起努力。你多给我做一些好吃的,把我养得胖胖的,让我的身体尽快恢复起来,好不好?”她语调轻快,眼泪却偷偷掉了下来。

    “好。”

    她悄悄抹泪,“等我体质好了,宝宝也就好了,我们都会健健康康的!”

    “嗯!”

    她说什么他都点头,都同意,完全没有异议。

    他真的什么都听她的。

    严甯的心理压力解除,轻松多了。

    在面对难题时,有人支持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说着说着,霍太太的语调就真的轻快了起来,“啊对了,你说我们要不要把墙拆了,把两套房合并成一套,或者我们把两套房卖了,另外去买一套小别墅?唔,听我嫂嫂说他们公司正在修建一个别墅区,要不我们去敲、诈我哥一栋?”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仰起小脸,对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听着她滔滔不绝地规划着未来的蓝图,看着她可爱至极的小模样,霍冬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此刻的霍太太是如此快乐,他又怎么忍心剥夺她的快乐呢?

    罢了,罢了……

    她高兴就好。

    嗯,只要她开心,让他痛,让他苦,甚至让他哭……

    他都认了!

    人生在世,谁也无法预料幸福和意外那一个会先来,所以最重要的便是活好当下。

    他不能因为一些未知的事就剥夺霍太太的快乐,他不能!

    她现在需要他,他得给她依靠。

    嗯,不止现在,从今往后,他都会永远站在她这边。

    心情豁然开朗,霍冬大手扣住霍太太的后脑,用力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唇……

    然后,他在她唇上温柔而坚定地说——

    “老婆,我听你的!”

    霍太太,今生今世,大事小事,我都听你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