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95章:让他嘴欠
    “你看他浇花也敷衍了事,花都被他冲倒了!”严甯指着花圃里东倒西歪的一小片玫瑰,继续火上浇油。

    霍冬的目光顺着霍太太纤纤玉指所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俊脸瞬时更加阴沉了一分。

    见老大的脸色变得如此难看,姜小勇大感不妙,悄悄咽了口唾沫,开始汗流浃背。

    他苦着脸,瘪着嘴,讨饶般看着七格格。

    哪知严甯对他认错的目光视若无睹,犹自看着霍先生,轻轻嘟起红唇,委屈地小声嘟囔,“还有,你不在的时候他骂我……”

    他刚出事那会儿,姜小勇说的那些话可难听了,简直就是尖酸刻薄,让她非常自责,可没少让她伤心。

    虽说他是为他家老大抱不平,虽说他的那些话也是无心之过,虽说他对他家老大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可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加重她痛苦和难过的人,怎么着也得小小惩戒一下才行。

    其实她最气姜小勇的不是他骂她的那些话,而是当她认定霍冬没死的时候,他不止不站在她这一边,还总是泼她冷水,害她多了很多很多的恐慌和悲伤。

    如果当时姜小勇能力挺她的直觉,这两个月她肯定没那么难熬。

    霍冬目不转睛地盯着霍太太的唇,看她都说了些什么。

    当看到霍太太说姜小勇骂了她时,霍冬的脸顿时黑到无以复加。

    “七格格你——”姜小勇气急败坏地大喊,可话到一半,就被老大极具威慑性的目光瞪得噤了声。

    霍冬瞪完姜小勇就看着霍太太,本是阴冷的目光瞬时变得柔情似水。

    骂你什么?

    他用眼神问她。

    姜小勇默默转身,蹑手蹑脚地想逃跑。

    可下一秒,他的后脑勺就被什么弹了一下。

    他立马顿住,一动也不敢动了,僵硬着脖子一点一点地转头去看身后的土壤。

    是个小花苞。

    霍冬随手捻了个小花苞弹在姜小勇的后脑上,以此警告他给他站住,霍太太的话还没说完,休想跑!

    面对老大无声的威胁,姜小勇没有胆量违抗,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再动。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老大的心尖宠,以求她大发慈悲口下留情。

    严甯才不理他。

    现在知道装可怜了?那当初干吗要那么可恶?

    哼!

    “他骂我蛇蝎心肠,说是我把你害死的,还说我配不上你!”严甯微仰着小脸,望着霍冬,小手抓着他腰侧的衣服,愤慨又委屈地说。

    姜小勇头皮发麻,已隐隐意识到了自己一会儿会有怎样悲惨的下场……

    嗯,这些话倒不是她瞎编的,他的确是说过。

    可他当时不是以为老大粉身碎骨了嘛,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很正常呀,所以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么?

    七格格真小气,居然连这样的小错也揪住不放。

    姜小勇正在心里没好气地腹诽着,突然接收到老大向他投射过来的阴冷目光,吓得心里咯噔一跳。

    老大在用眼神质问他——你嫂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啊?哥这……”姜小勇快哭了。

    霍冬眸光一凌。

    “我我……我当时以为……”姜小勇慌得直结巴,可看老大那副冷酷的表情,他知道自己今天解释或是不解释都一样难逃惩罚,最后他索性转眸看着严甯,苦哈哈地求饶,“七格格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终极老大是七格格,只有七格格肯原谅他,老大才会放过他。

    严甯把头撇向一边,无视姜小勇求助的目光,拽拽的模样可爱又可恨。

    在霍冬眼里是可爱的。

    在姜小勇的眼里却是可恨的。

    霍冬大手轻轻掌着霍太太的脸颊,将她的小脸掰过来,让她看着他。

    然后便见他的唇瓣张张合合,无声地对她说着什么。

    “什么?”严甯蹙眉,看不懂。

    拜托,她又不会唇语好么!

    “我哥在问你想怎么惩罚我。”

    姜小勇要死不活的声音乍然响起,一边翻白眼,一边不甘不愿地翻译道。

    严甯转眸看了姜小勇一眼。

    正好看到他一脸不屑地在翻白眼。

    于是霍太太笑了。

    “不许用水管冲我的花了,用桶拎水,用那个木瓢浇,一株一瓢,不许多也不许少!”严甯缓缓开口,用嘴努了努不远处的一个木瓢,完了还慵懒地补了一句,“还有,没浇完不许停哦!”

    “啊?!”姜小勇错愕地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看着笑得娇媚如花又极尽残忍的七格格。

    一株一瓢?

    一百多万株他岂不是要浇一百多万瓢?

    姜小勇狠狠咽了口唾沫,欲哭无泪。

    可怜兮兮地看向自家老大,可见色忘义的老大对他求救的目光视若无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姜小勇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掉了。

    认命地默默叹了口气,他凄怨地瞅着七格格,“那……那我可以吃了早饭再浇么?”

    他都快饿死了!

    “不可以!”严甯摇头,一口拒绝。

    “为什么?!”姜小勇勃然大叫,忍无可忍地嚎,“喂!不带这样的!不给饭吃我哪来的力气干活——唔……”

    还没吼完,又一个小花苞弹在他的嘴上,痛得他立马捂住嘴。

    姜小勇怯怯地瞟了眼面无表情的老大,知道老大是在责罚他对七格格不敬。

    严甯想,有人撑腰的感觉就是爽啊!

    “你不浇完不止早饭没得吃,连中饭晚饭也没有哦!”她娇滴滴地靠在霍先生的怀里,笑米米地对姜小勇说。

    让他嘴欠,不给他饭吃看他还敢不敢欠!

    姜小勇,“……”

    得!

    他今天肯定是没饭吃了!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严甯对姜小勇说完,转眸看向身后的霍冬,轻声问他:“可以吗?”

    这样惩罚姜小勇可以吗?

    姜小勇满眼期待地看着自家老大,多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句好话啊……

    然而,他竟看到老大笑得特别恶心地对七格格点了点头。

    姜小勇双手摁着肚子,绝望了。

    他觉得眼前这个妻奴不是他的老大。

    俗话说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不是么?

    老大竟然帮七格格不帮他,太让他伤心了,嘤嘤嘤……

    姜小勇苦着脸自哀自怨,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的怨念。

    见霍太太温柔乖巧地询问他的意见,霍冬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旁若无人地低头在霍太太的唇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牵着她就走。

    “去哪儿?”严甯看着霍先生英俊的侧脸,一边跟着他的步伐,一边好奇地问。

    霍冬用下巴点了点山上。

    望着山顶,严甯猛然想起。

    啊……

    他刚说要带她看日出的。

    “七格格,我要吃饭,饿……”姜小勇见老大和七格格要走了,哭丧着脸忙不迭地小声喊着。

    霍冬听不见,严甯置若罔闻,夫妻俩走得头也不回。

    “七格格,我饿!”姜小勇忍无可忍,气急败坏地冲着他俩吼。

    严甯铁石心肠,就是不为所动。

    “我饿我饿我饿我饿……”姜小勇像念经一般,不停地重复着。

    于是霍氏夫妇就在姜小勇同志无限循环的“我饿”声中,离开了花圃,手牵着手开开心心地朝着山顶走去。

    看着老大和七格格十指紧扣你侬我侬的背影,姜小勇气得一脚踩在水管上,将水管狠狠碾入土壤中。

    不由在心里再一次恶狠狠地咆哮——

    这炒(操)蛋的人生!!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把时间掐得很准。

    当他们到达山顶时,恰是日出快要来领的时刻。

    天色已是大亮,严甯有些着迷地看着渐渐泛红的天际。

    日出还没来,可金灿灿的天际已是美得让人惊艳。

    看得出来,霍冬对这个地方可谓是花尽了心思。

    不止把岩洞改造成了一栋豪华别致的山洞小别墅,甚至山顶上还修了一个观景台和小凉亭。

    这个地方有山有水,绿树葱郁空气清新,感觉特别适合度假或是养老。

    霍太太想,等以后她和霍先生老了就来这里种种花草,共度余生,那日子一定非常美妙。

    站在观景台的边缘,严甯双手抓着护栏,满眼期待地望着天边。

    霍先生特意带她上来看日出,说在这里看日出非常的壮观美丽,所以怎能不叫她期待万分呢。

    天边越来越亮,耀眼的金黄缓缓蔓延开来,可太阳还没冒头,严甯的眸光随意流转,然后看到了山下正在浇花的姜小勇。

    姜小勇穿着衬衣,撸着袖子,果然老老实实地拎着水桶拿着木瓢,一株一瓢地给玫瑰浇水。

    看着姜小勇那憋屈的模样,想着他刚才像个孩子似的喊饿,严甯就有些忍俊不禁。

    不自觉地,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

    正在浇花的姜小勇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下意识地抬头朝着观景台望去。

    虽然距离颇远,但他眼神儿好,一眼就看到七格格扯动唇角的模样。

    见七格格正在嘲笑自己,姜小勇满腹怨怼,却又不敢把心里的不满表现得太过明显,他只能将头一扭,表示自己不屑与她对视。

    严甯这下是真的被姜小勇傲娇的动作给逗笑了。

    可下一秒,她的脸颊倏然被一双大手用力捧住,一抬一掰,转瞬间她就被迫转头,与身边的男人对视。

    霍先生脸色不太好。

    因为他看到霍太太在对姜小勇笑。

    “咋了?”

    严甯微微一怔,眨了眨眼,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表示不解。

    霍冬不高兴,但又不能直说自己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笑。

    沉默半晌,他摇了摇头,然后放开她的小脸转眸看向东方,怏怏不乐。

    严甯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在意,一边顺着他的目光与他一同看向太阳快要升起的地方,一边拽了拽他的袖子。

    等他转眸看着她的时候,她漫不经心地说道:“一会儿等我们看完日出,下去的时候你就让姜小勇去吃饭吧。”

    看到霍太太说的话,霍冬本就不太好看到脸色,瞬时阴沉下来。

    冷峻帅气的脸庞立马写满了“为什么”三个字。

    霍冬的心里本来对姜小勇有那么点愧疚的,因为为了讨霍太太的欢心他昧着良心没管姜小勇的死活。

    可现在看到霍太太好像有点心疼姜小勇那臭小子了……他不开心!

    嗯,很不开心!

    看出他的疑惑,严甯平静而诚恳地说道:“其实我并没有真的很生气,因为我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对你好,对你好的人我还这么苛责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太过小气了么。算啦,反正事情也过了,意思意思警告他一下就可以了。”

    霍太太越是这么善解人意,霍先生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不行!

    他摇头,态度坚决。

    严甯微微挑眉,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为什么哦?”

    她决定不为难他的好兄弟了,他不是应该欢天喜地的吗?为什么反倒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呢?

    霍冬从兜里摸出随写本和笔,一阵刷刷刷……

    ——必须罚!不然他不长记性!

    他下笔很重,纸都快被笔尖划破了,加上脸色阴沉,足以显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美妙。

    看着霍冬铁面无私的样子,严甯倒觉得有点对不住姜小勇了。

    其实她只是想给姜小勇一点小教训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他饿着肚子浇一天的花。

    严甯抬手挠了挠额,有些过意不去,便试图为姜小勇求情,“还好吧,其实当时那种情况,他也是被吓着了,会骂我也是情有可原——唔……”

    她话未说完,突然被他霸道至极地扣住后脑,狠狠地,以吻封缄。

    妒火旺盛的霍先生将霍太太紧紧扣在怀里,手指穿入她的发丝,迫使她仰起小脸,方便他更好的索取……

    他将她的惊呼尽数吃进嘴里,撬开她的齿,长驱直入……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像极了他平日里处事的作风——

    快、狠、准!

    严甯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猛烈的吻给逼得大脑一片模糊。

    而趁着她迷糊之际,他轻轻抓着她不堪盈握的腰肢,往上一举……

    身体腾空,下一秒她就坐在了护栏上,而他则置身在她的双褪之间。

    “唔唔……”

    当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时,吓得她立马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死也不敢放手了。

    因为如果不小心掉下观景台,会被摔得粉身碎骨的。

    见霍太太害怕了,霍冬好笑又心疼,一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无声地安抚着她。

    同时他揪住她的舌,吻得肆意妄为,热火朝天……

    直到严甯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霍冬才大发慈悲地放过她。

    他一退出,她立马就捂住自己已经被他口允得微肿的嘴,又羞又气地冲他嚷:“干……干吗呀?”

    坐护栏上太危险,霍冬将霍太太放下来,然后掏出本子和笔,刷刷刷写了五个字——

    不许说他了!

    严甯垂眸看着递到面前的小本子,看着霍先生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字,眨了眨眼,哭笑不得。

    看着他面带不善的模样,她恍然大悟。

    搞了半天,原来他在吃飞醋啊!

    哎呀,没想到她一不小心竟把姜小勇给推下悬崖了……

    阿弥陀佛!

    这次她真不是故意的!

    避免他生气对姜小勇越罚越重,她连忙点头,“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们看日出……呀呀呀,快看,太阳升起来了!”

    严甯漫不经心地一转头,正好看到太阳冉冉升起,连忙惊喜地喊道。

    他没有夸大其词,站在这里看日出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美,美得让人心醉。

    严甯双手抓住护栏,近乎痴迷地大自然回馈的美景。

    霍冬站在霍太太的身后,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与她一同抓着护栏,再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

    姿势亲昵,气氛良好。

    他的手很大,将她的小手整个覆盖,感觉到他手心的温暖,她觉得自己心里也跟暖洋洋的。

    正惬意地欣赏着日出,严甯突然感觉到手上好像少了什么……

    心里咯噔一跳,她连忙把自己的小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来,垂眸一看,大惊失色。

    “糟了!”她大喊一声,一脸惊慌。

    霍冬微微拧眉,狐疑地看她,“……?”

    “我的戒指不见了!!”严甯大叫,举起空空如也的手给他看。

    什么戒指?

    他用眼神询问。

    “你给我的钻戒啊!”她瘪了嘴,急得眼眶都红了。

    那戒指可是他中了三枪拿命换回来的呢!

    一时方寸大乱,她东转转西转转,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此刻应该做什么。

    霍冬在纸上写下——你不是不喜欢的吗?

    严甯看了本子上的字,小脸一红,没好气地剜他一眼,“现在喜欢了不行啊?!”

    他看着她笑,笑得满足又欣喜。

    既然她喜欢他买的戒指,那是不是代表她已开始重新喜欢他这个人了?

    思及此,霍冬欣喜若狂。

    他那副了然于心的笑容让严甯更窘迫了,可这会儿她也没心思跟他闹。

    “怎么会不见了呢?我明明戴在手上的啊……”她狠狠蹙着眉头,懊恼地嘟囔,急得团团转,看完左手看右手,可双手都空空如也。

    看着霍太太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霍冬还是笑,且笑得高深莫测。

    严甯突然一拍脑门,“啊”地叫了一声,“我去房间找找,应该是掉在牀上或者浴室了……你拉着我干吗啊?我要去找戒指!”

    可她刚一转身,纤瘦的腰肢就被男人的长臂紧紧箍住了。

    他将她拉回怀里,一同面向日出。

    “喂,你——”她又气又急,在他怀里挣扎。

    他抓着她的肩,微微用力便将她固定,让她只能看着日出。

    他用行动告诉她“快看,日出这么美”……

    严甯急死了,“日出可以明天再看,我现在要找——”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眼前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