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94章:姜小勇你是骗我的吧?
    然而当清晨醒来时,严甯却发现有个东西正戳在她的腿上……

    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因为在过去许多个清晨,她都曾感受过。

    本是混沌的大脑瞬时清醒,她眨了眨眼,来不及认真思考小手就朝着正抵在自己腿上的东西抓去……

    她迫切地想看看是不是他的……那啥。

    然而霍太太没能得逞。

    因为她刚刚一动,抵在腿上的压力就倏然没了。

    接着一个温柔的早安吻就落在了她的侧额上。

    严甯歪头一看,只见从身后拥着她的男人正目光灼灼地凝睇着她,用深情的目光跟她道早安。

    “早……”她下意识地回应。

    然而她的心里却充满了疑惑。

    刚才抵在她腿上的……

    应该是他那玩意儿对吧?

    讨厌!

    他撤得太快,都没给她时间仔细去辨认,所以她这会儿已经不确定刚才的触感到底是自己大脑迷糊所产生的幻觉还是真实存在过了。

    她很想伸手去摸、摸看他到底是不是……

    (石更)着的。

    但她又不好意思。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怕如此直接的举动会伤了他的自尊!

    万一他那方面真的有问题了,她这样大刺刺的去抓岂不是让他难堪么?

    男人没钱没权都不至于抬不起头生活,可如果没有X能力就真的会自卑一辈子,尤其是像他这种各方面都格外优秀的男人,他一直是那么的骄傲,若这个真的恢复不了,只怕他连自己那一关都过不去吧……

    所以她怎敢轻易试探?

    万一弄巧成拙,只怕会给他造成一生的心理阴影。

    但她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姜小勇只是说他功能障碍了,但具体是怎样的障碍姜小勇并未说明,她也没敢问。

    所以她现在疑惑的是,他到底是彻底不行了呢?还是可以石更而不能正常做?

    严甯正在胡思乱想中,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嗯……”

    她慵懒地轻哼一声,立马乖巧地转过身去与他面对面,一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一边微仰着小脸迎合他。

    霍冬本来只打算浅尝辄止,哪知霍太太竟如此热情地回应,顿时惹得他想走都走不了了。

    他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大手掌住她的脸颊,撬开她的贝齿,加深吻她的力道……

    她大大方方地与他互动,甚至还调皮地勾他缠他……

    同时,她的小手以着不易觉察的缓慢速度,在一点一点地慢慢朝着他那处靠近……

    感觉到她的小手像蚂蚁般在他腿上爬行,霍冬整个人瞬时绷紧,就快要忍不住了。

    可每当他想要不管不顾地与霍太太大战一场时,又想起霍太太现在这么瘦,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罔顾她的健康。

    嗯,不能要!

    至少这几天不能要!

    他都想好了,他们先在这里住几天,然后等周一再回城里。

    他已经预约了医生,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去做个全身检查,看看她的身体状况可有异常。

    她突然这么瘦,让他很担心很担心。

    毕竟她的身体不比以前,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现在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已经过去,接下来该是他们享受幸福的日子了。

    他要疼她一辈子的,他要跟她白头偕老的,他们要永永远远在一起的,所以他决不允许她的身体出现任何的岔子。

    顾忌着霍太太的身体,霍先生极力克制,当她的小手即将触上他的那瞬,他连忙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再前行。

    同时他结束亲吻,微微喘息着与她额头相抵。

    小手被抓住,严甯知道自己又失败了,眨了眨充满无辜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瞅着他,观察着他的表情。

    她怕自己这么急切会伤了他。

    还好,他只是额头渗出了一层薄汗,脸上倒没有明显的受伤情绪。

    霍冬轻吁口气,在霍太太的唇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坐起来,拿起牀头柜上的纸和笔。

    笔尖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响起,很快本子就递到了她的面前。

    他写道:起来吃早餐,吃完我带你去看日出,非常美!

    严甯意兴阑珊,一边整个人往被子里面缩,一边撇着嘴摇头呐呐,“我现在不想吃早餐……”

    我特么想吃你!!

    面对企图赖牀的霍太太,霍先生毫不心软,刷刷刷又在本子上写下——

    不行!必须吃!

    早餐对一个人的身体很重要,不吃怎么行?

    他不给她任性的机会,将本子和笔往牀头柜上一放,先行下牀,然后强行将她从被窝里掏出来。

    “唔,我还想睡会儿……”她在牀上打滚,企图躲避他的抓捕。

    这张牀超级舒服,又大又软,真是睡在上面都不想起来了。

    在涉及霍太太的健康问题上,霍冬非常的有原则,即便是面对霍太太极其难得的撒娇,他也不为所动。

    长臂一伸,直接把她抓进怀里来,抱起来就往厨房走去。

    早餐很丰富,中西合璧。

    有包子馒头葱油饼,也有煎蛋火腿三明治,还有补肺养阴美容美颜的燕窝粥。

    霍冬很早就起来熬好的燕窝鱼蓉粥,半哄半骗地非让霍太太吃了两碗才罢休。

    严甯对霍冬功能障碍的事儿总是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说他有问题吧,可早上她醒来时那石更邦邦的感觉难道是幻觉?

    若说他没问题吧,可他在面对她的主动时又总是在闪躲。

    还有此刻!

    以往他总是想方设法的与她拉近距离,在家吃早餐的时候多次强迫她坐在他怀里吃,可今天他却对她避而远之,竟坐到了她的对面去,中规中矩地吃起早餐来了。

    甚至都没怎么看她了。

    难道刚才她的主动伤他自尊了?

    一顿早餐,就在严甯惆怅又懊恼的胡思乱想中度过了。

    吃完早餐后,霍冬收拾餐桌,然后洗碗。

    严甯在随意转眸间看到窗外花圃里,姜小勇正拿着水管子给玫瑰花浇水……

    眼珠子转了转,她瞟了眼正背对着她在收拾厨房的男人,然后一声不吭朝着外面走去。

    “姜小勇。”

    严甯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踱步到姜小勇的身后,拽得像个巡视工作的领导般,不冷不热地淡淡喊道。

    姜小勇闻声回头,一见她立马咧嘴笑,“呀,七格格你这么早就起来啦,睡得好吗?”

    他一侧身,严甯就看到了花圃里有些东倒西歪的玫瑰花。

    “你在干吗?”她顿时俏脸一沉,快步上前,蹙眉嚷道。

    “浇花啊。”姜小勇理直气壮地答道,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弄这么大的水柱花都被你冲倒了啦!”严甯气急败坏地冲他叫,忙不迭地关了水管的开关。

    心疼死了。

    这些花可是霍冬亲手种下的,岂容得他这样粗、暴的对待?

    “不然咧?”姜小勇用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着她,懒洋洋地轻哼。

    “水关小一点啊!你猪哦!”严甯恼火地骂道。

    姜小勇默默翻了个白眼。

    一百多万株玫瑰花,水关小一点他要浇到什么时候去?

    他还没吃早饭呢!

    饿死了好么!

    不做事光享受还要叽叽歪歪,真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自己来浇好了!

    姜小勇在心里默默腹诽。

    嗯,他现在也只敢腹诽,有老大在,他可不敢给七格格甩脸子,更不敢对七格格大小声,否则被老大发现他毫无疑问会死的很惨。

    被七格格埋怨,忙了一早上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的姜小勇同志表示很委屈。

    哼!早知道就不引她来了,让她多着急几天好了。

    虽然心里极度不满,可姜小勇还是不敢公然违抗老大的心头肉,不甘不愿地把水头关小,继续浇花。

    他看着要死不活的水流就觉得烦躁死了。

    本来都计划好了把这个花圃浇完就去吃早饭的,可现在水变得这么小,他起码得多饿十分钟才行了。

    姜小勇无限怨念,本来长得挺英俊的脸庞拉得老长,都快成马脸了。

    严甯继续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

    “姜小勇,你是骗我的吧?!”

    半晌后,严甯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淡淡的语气极具压迫性。

    姜小勇正在浇花的动作微微一顿,但立马他就恢复如常,转眸看她,装傻问道:“骗你什么?”

    严甯冷冷瞥他一眼,“你哥根本没事!”

    她冷若冰霜,言辞笃定,试图以气势压人。

    “他说得出话了?”姜小勇浓眉一挑,故作惊喜地问。

    严甯蹙眉瞪他,“我指的不是这个——”

    “他听得见了?”他抢断,双眼晶亮,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

    严甯没好气,“也不是这——”

    “那是什么?”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再度抢断。

    “姜小勇你再跟我装傻试试看!”严甯极冷极冷地睥睨着装疯卖傻的姜小勇,阴森森地切齿警告。

    “哎哟我冤枉的咧,我是真的不知道七格格你指的是什么呀!”姜小勇夸张地叫着,将无辜演绎得入木三分,当看到严甯的脸色已冷若冰霜时,他立马正经了些,“七格格你看依咱们这关系,其实说话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对不对?所以你就明示了吧!”

    严甯想,自己都已是他人妇了,该经历的也已早就经历过了,所以遇到这样重要的话题也没必要扭扭捏捏装纯情了。

    “你说你哥……咳咳……”她顿了顿,佯咳了两声,然后硬着头皮接着说道:“那方面不行了?”

    “呸呸呸呸呸!”姜小勇张口就一阵呸,连忙撇清:“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医生说的好么!”

    “医生的原话是怎么说的?”严甯微微蹙眉,目光锐利地盯着姜小勇,咄咄追问。

    姜小勇目光闪烁,转头看向别处,不敢与严甯对视,“呃……这个……忘了耶。”

    “这么说你跟我说的那些话并非是医生的原话喽?!”严甯双眸一眯,眼底寒光乍现。

    “差不多就那意思吧。”姜小勇不敢正面承认,摸摸鼻子,只能模棱两可地小声呐呐。

    严甯将姜小勇心虚的表情尽收眼底,默了默,她盯着他冷冷吐字,“姜小勇,别说我没警告你,你最好别骗我,骗我你就死定了!!”

    最后一句,她咬牙切齿,说得恶狠狠的,威胁意味十足。

    姜小勇心里发悚,但他告诉自己千万要稳住,不能自乱阵脚。

    “哎哟!七格格我说你这疑心病咋这么重呢?你可是我哥的心头肉,我哪敢骗你啊!再说了,我又能骗你什么呢真是的!?”他强装镇定,夸张地讪笑着。

    见他抵死不认,严甯不耐烦了。

    “医生到底怎么说的?”她倏地沉喝,凶巴巴的样子颇具震慑力。

    姜小勇吓得微不可及地颤了颤。

    当然,让他害怕的并不是她,而是他家老大……

    而老大怕她!

    所以,她才是终极老大!!

    哎!这炒蛋的人生!!

    姜小勇在心里嫌恶地骂着,脸上却不得不陪着笑脸,讪讪道:“……真忘了……”

    严甯倏地勾唇,笑得阴测测的,“你这是在逼我打电话给你哥的医生亲自了解情况么?!”

    她一边懒洋洋地说着,一边把手伸入口袋里作势要摸手机。

    “诶诶诶,别介啊七格格!我想想我想想,你先让我想想,也许我能想起来……呵呵呵……”姜小勇吓得连忙丢了手里的塑料水管,扑过去阻止她。

    严甯面无表情地睥睨着一脸心虚的姜小勇,已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觉得霍冬其实是没有任何事的……

    姜小勇皱着眉,一副正在努力回想的样子。

    等了快五分钟,他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严甯忍无可忍,“姜小勇,别说我不近人情,我最后再给你两分钟!”

    “七格格,其实……”姜小勇一脸纠结和为难,欲言又止。

    严甯眸色一冷,拿出手机。

    “我说!”姜小勇勃然大喊。

    与其穿帮,还不如坦白,有句话不是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么”,所以他还是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坦白好了。

    她冷冷看着他。

    姜小勇像是妥协了,正欲坦白,却突然双眼一亮,想到了什么……

    “七格格,你跟我哥昨天晚上……”

    他冲她挤眉弄眼,笑得不怀好意。

    应该是七格格跟老大睡一起后发现了什么,不然没道理好端端的跑来质问他。

    严甯闻言,倏地高高勾起唇角,笑靥如花地看着姜小勇。

    那皮笑肉不笑的夸张笑容看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格外瘆人,让姜小勇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而且她的目光特别的阴冷,好似在对他咆哮“我跟你哥昨晚若做了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命在这儿跟我耍嘴皮子吗”……

    姜小勇想想好像也对哦。

    心里明白自己说出去的谎话已经圆不回来了,他只能努力继续骗,骗到骗不下去为止。

    他讪笑点头,“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有点夸大其词了。其实我哥的伤并没我说的那么严重啦,不能交公粮只是暂时的,只要七格格你帮帮我哥,他应该很快就会恢复的。”

    交公粮……

    帮……

    严甯被姜小勇太过直白的话惹得脸颊一烫。

    没那么严重是吗?

    也就是说他们还是有机会要孩子的是吗?

    严甯心里默默松了口气。

    “怎么帮?”

    许是心里太急切,一不留神,她就把心底的疑惑问出了口。

    “呃……这个……”姜小勇嘴角抽搐,哭笑不得,他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七格格这个你就别问我了吧,你看着办就好了呀!”

    这样暧、昧的问题来问他这个单身狗太不合适了吧!

    这可叫他怎么回答?

    让她看着办?

    严甯微微蹙眉,目光戒备地睥睨着姜小勇。

    这臭小子!

    不会又在匡她吧?

    严甯觉得,姜小勇已经完全学坏了,简直是一肚子坏水,他的话啊,百分之八十信不得。

    眼角余光,突然多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啊!”

    严甯突然紧张又恐慌地小声尖叫起来。

    “怎么了?”姜小勇拧眉,下意识地问。

    “我我……我脖子里有虫子……啊啊啊……姜小勇你快帮我捉出来,快快快……”严甯又叫又跳,扑向姜小勇,伸长脖子让他看她的后颈。

    “没有啊。”姜小勇瞟了眼她修长白希的脖子,没有任何发现。

    “有!”严甯言辞凿凿,急躁地使劲儿催促他,“你再找找!”

    “真的没有。”姜小勇将她的发丝拨向一边,仔细看了看她的脖颈,还是摇头。

    “你把领子拉开点找,肯定有!”严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害怕得快哭了,急得直跺脚。

    姜小勇不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竟然听信了她的话……

    他依言将她的衣领往后扯了扯,让她脖颈间的肌肤露得更多……

    然后当他欲探头往她后颈里看时,突然——

    嘭!

    他正捏着严甯后领的手被一股猛力狠狠拨开。

    老大力大无穷,他猝不及防,脑袋竟被自己的手臂反弹了一下,大脑顿时一阵晕眩,同时整个人不可抑止地往后踉跄数步。

    “姜小勇往我领子里扔虫子。”

    “……?”

    姜小勇还没站稳脚,就听见七格格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调向自家老大告状。

    而且还是无中生有、信口雌黄!

    他错愕,瞠大双眼无比震惊地看着正陷害他的七格格。

    霍冬动作温柔地拥着霍太太,狠狠皱眉,冷冷盯着姜小勇。

    接收到老大很不高兴的阴冷目光,姜小勇浑身一颤,连忙摇头摆手,“我我我……我没有,哥你别听七格格胡说……”

    完了完了,老大吃醋了!

    七格格真是太阴险了,竟然想出这么损的招来陷害他,看了今天他又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看他浇花也敷衍了事,花都被他冲倒了!”严甯指着花圃里东倒西歪的一小片玫瑰,继续火上浇油。

    “还有,你不在的时候他骂我……”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