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93章:真信我?
    “你这算是受、贿么?”

    严甯微微挑眉斜睨着霍先生,半真半假地担忧道。

    霍冬轻轻一笑。

    ——产权所有人是你。

    霍太太不是公职人员,作为堂姐夫的郁凌恒要馈赠她一套房产,你情我愿的事儿,谁又能管得着?

    像是心有灵犀,他内心的想法她竟一目了然。

    想了想,她放宽了心,觉得的确没啥好担心的。

    转眸打量着卧室内的顶极家私,她不由再一次默默佩服起他来。

    不花一分钱就得了个世外桃源,真棒!

    夕阳落幕,凉风袭人。

    严甯抱着膀子搓了搓,“有点冷。”

    他连忙作势要脱外套给她。

    “我要去牀上。”哪知她却摇头,用嘴努了努牀,然后还一本正经地命令他,“你抱我!”

    虽然不是娇滴滴的语气,可这样的要求已足够让霍先生心花怒放。

    二话不说,他微微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径直朝着牀走去。

    她默不啃声,乖巧地抱住他的脖子,有些贪婪地看着他英俊帅气的侧颜。

    霍冬将霍太太轻轻放在牀上,细心地抓了一个抱枕垫在她的背后,让她能舒服地半靠着,最后还帮她把被子拉至胸前。

    ——饿不饿?

    做完这一切,他在牀边坐下,在手机上写下三个字。

    严甯想,看来她得尽快去学唇语,那样就可以跟他正常交流了。

    她摇头,身子往边上挪了挪,然后拍拍身边的空位,对他说:“上来!”

    霍冬微微一怔,有点惊讶地看着霍太太。

    她瞪他,佯怒道:“看什么看!我、叫、你、上、来、啊!”

    像是怕他看不懂一般,她一字一顿,缓慢地说道。

    霍冬鞋一脱,立马上牀。

    霍太太的命令他可不敢不听,而且这种等同于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儿,他是傻了才会拒绝。

    他刚躺上牀,她就靠了过来,半个身子趴在他的胸膛上。

    “生我气了吗?”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眼睛,问。

    那日在车上,她向他坦白是自己和哥哥合谋算计了他,他嘴里说着没关系,可眼底的悲伤和失望却是显而易见。

    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他那充满绝望的苦笑。

    那一刻,他很受伤,她能感觉得到。

    生她的气?

    霍冬轻轻摇头。

    “恨我吗?”她又问。

    他笑了笑,还是摇头。

    只是笑容略显苦涩。

    气?恨?

    爱她都来不及,哪里还有时间去恨她气她啊!

    他已经认命了。

    反正不管她做了什么,他都不可能放得开她的手,也不可能会真的对她恼怒,所以又何必去生那些没必要的气,又何必计较得失?

    经过这几年的磕磕碰碰,他早已明白感情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爱得多的那个人注定要付出得更多。

    再说了,他是男人,多付出一点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当然,当得知她为了“顾全大局”而牺牲他的时候,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委屈和哀怨的,但转念一想,她并没有错,不该被责备。

    其实当时再怎么难过都好,只要事情过后霍太太稍稍给他一丝丝甜头,他就立马能把所有不愉快都抛到九霄云外去。

    没出息吗?

    呵,可跟自己心爱的小女人有什么出息好讲呢?!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特别喜欢宠着她。

    每次把她哄开心了,他就觉得倍儿有成就感,简直比得了军功章还开心。

    严甯见他只是摇头,默了默,觉得有些事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

    “姜小勇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她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问。

    霍冬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严甯想了想,坐起来,神色严肃地看着他,“你车子上的炸弹不是我放的!那个视频里的女人也不是我!是贝倩妮特意找来一个与我体型相似的女人,想以此嫁祸给我!”

    他还是没反应。

    见他不表态,她心里顿时觉得委屈又难过,急躁地忿忿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问心无愧,这事儿我只解释这一次,你若实在不信我也没辙!”

    ——我信!

    他微微一笑,打字道。

    严甯见字,心里顿时好受多了。

    ——你若真想杀我灭口,无需如此大费周章。

    霍冬接着又补了一句。

    这个事儿以及视频姜小勇的确都给他看了,但他从来没认为是她。

    第一,监控视频里的女人虽然与霍太太身形相似,可他那么爱她,怎么可能会认不出她?

    若你真正爱一个人,就算是人山人海中,也能一眼就认出她来。

    所以看到视频的第一眼,他就否定了那个女人是霍太太的可能。

    第二,霍太太若真想要他的命,只需一句话,他立马就可以以死谢罪。

    又何须霍太太那么处心积虑的给他装炸弹?

    第三,他早就猜到在他车上放炸弹的是谁……

    “你真信我?”严甯挑眉,略显惊讶地看着神色平静的男人。

    他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用力点头。

    她是他的心头肉,他不信她还能信谁?

    他又不傻,先不说他是真的相信她,就算不信,他也必须得装作相信!

    信她,皆大欢喜。

    不信她,痛苦的只会是他自己。

    所以,他当然选择相信她呀!

    而且是无条件相信!

    看着霍冬对她信任有加的模样,再回想当时姜小勇对她的偏见和误解,一对比,严甯又感动了。

    被人误解而自己却百口莫辩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无助。

    那时她不止一次地想,若是有他在,谅姜小勇和袁超也不敢欺负她!

    也是在自己感觉到无助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对她来说已是那么的重要。

    先不说感情,就是生活上,她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他有了很深的依赖。

    严甯又轻轻覆在霍先生的胸膛上,修长的葱白手指轻轻触上的喉结,眼眶微微泛红。

    “疼吗?”她问,眼底的担忧煞是迷人。

    姜小勇曾对她吼“我哥不是铜墙铁壁,他也是血肉之躯”……

    这几年,他大伤频繁,小伤不断,估计全身上下哪哪都是伤痕……

    他摇头,笑得云淡风轻又开怀愉悦。

    仿佛这点伤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无需在意。

    “你知道车上有炸弹?”她往上蹭了蹭,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的眼睛。

    她记得早上姜小勇说过,他哥在爆炸前跳了车。

    如果不知道车里有炸弹,他如何能在紧要关头逃过一劫?

    嗯。霍冬点头。

    “你怎么知道?”严甯惊讶。

    ——例行检查。

    本就是非常时期,依他的警惕心怎么可能大意到车上有炸弹都不知情?

    其实一切都是将计就计……

    霍太太问他生不生她的气,其实他哪里有资格生她的气啊。

    他们兄妹俩虽然算计了他,可他也顺水推舟地利用了他们一把……

    他手上有四爷年轻时“犯罪”的证据,却一直没敢用这份证据跟四爷对质。

    因为他无法肯定这份证据的真实性,也不知道这件事的背后是否还有什么隐情,所以他不敢打草惊蛇,只能按兵不动。

    虽然四爷于他有恩,但他身上背负的毕竟是杀父之仇,如果四爷真是他的仇人,他拿了证据去对质岂不是自投罗网?

    所以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暗中调查当年的那些事,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循着一些蛛丝马迹,慢慢有了发现……

    当他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觉得谋害父母的凶手不是四爷时,他便私底下主动去找了四爷。

    他跟四爷说了自己的计划,然后在得到四爷的同意之后,便将计就计地演了这场诈死之戏。

    贝倩妮在他车上安装的是遥控炸弹,必须得在一定的距离内才能引爆,所以他让姜小勇抱着霍太太先跳车,待到车子开远,确定炸弹的冲击波不会伤到他们之后,他才故意放慢车速,让后面的车追上来。

    他精准地计算着距离,在后面的车追上来引爆炸弹的前一秒,他跳了车。

    车子被炸得粉碎,他被炸弹的冲击波震伤,整个人滚入茂盛的杂草里,当场昏迷。

    这一段路,四爷安排了人接应他,所以即便他身受重伤,也能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救援。

    经过抢救,他并无生命危险,不过晕迷了好几天才舒醒过来。

    为了骗舅舅道出当年的隐情,他在苏醒之后没几天就来到了这里,一边为霍太太种玫瑰,一边养病。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他的身体基本已经没有大碍,不过耳力还没恢复,喉咙也必须再过一个月才能说话。

    严甯微微蹙眉,正想再说什么,却见他拿起手机开始打字。

    ——天黑了,饿了吧?先吃饭好不好?

    霍太太突然到来,霍先生开心不已,唯一不高兴的,就是他的小女人又瘦了!

    两月不见,感觉她瘦了好多,心疼死他了。

    得给她好好补补才行!

    所以趁她睡觉的时候,他让姜小勇却几公里外的农庄买了两只土鸡,炖了满满一锅汤。

    “不想吃……”严甯有点蔫蔫的,小声呐呐,觉得不饿。

    霍冬俊脸微沉,拧着眉不赞同地看着她。

    他伸手去抱她,想要将她强行抱去厨房。

    可她一见他要来硬的,连忙先一步抱住他的脖子,送上红唇……

    以吻封缄。

    他的医生不在这里,她没办法了解他的病情,而姜小勇那混小子的话……

    她已经不敢完全相信了!

    所以在不伤害他自尊的前提下,她想含蓄地试探一下……

    然而这个时候的霍冬格外有定力,即便被霍太太堵住了嘴,还是毫不犹豫地抱着她一同下了牀,朝着厨房快步走去。

    霍太太这么瘦,补身子更重要。

    只有她的身体好了,他才会有更好的福利,所以这个不急,他得先把她养胖点再吃。

    霍太太感觉到了霍先生的不乐意。

    心,微微一沉。

    她有点相信姜小勇的话了。

    因为如果他不是真的那方面有障碍了,他何必如此着急地抱着她去厨房吃饭?

    按照他以前那种如狼似虎的猴急样,两个月没做了,他应该迫不及待才是吧。

    难道……

    他真的……

    不行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怕伤了霍先生的自尊,晚上两人同牀共枕的时候,霍太太很安分地窝在霍先生的怀里,没敢再调皮捣蛋。

    霍冬也特别老实,只是将霍太太拥在怀里,亲了亲额头就道了晚安。

    于是两人相拥着,就这样一觉到天亮。

    然而当清晨醒来时,严甯却发现有个东西正戳在自己的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