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92章:1314520?
    他没说话,双眼亮若星辰,一瞬不瞬近乎贪婪地看着她,勾起唇角愉快地微笑。

    严甯一看他那副有点傻气的笑就气不打一处来。

    笑笑笑!

    他还好意思笑?

    他知道她这两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她都差点急死了他还有脸笑?!

    严甯想着自己这两个月来的痛苦和煎熬,就委屈得不行,一气之下,她扬手就往他脸上挥去……

    眼睁睁看着她的巴掌打过来,他却不闪也不躲,就那么眉眼弯弯地看着她。

    严甯没好气地想,他只是听不见和说不了,眼又没瞎,见有巴掌打过来居然不闪也不挡,他是傻了么?

    当她的手即将打上他脸颊的那瞬,她生生刹住了手。

    她的手掌距离他的脸颊只有一公分不到。

    终究,她没有下狠手打他。

    她想,他的耳朵已经受伤了,她若再狠狠一巴掌打下去,万一把他彻底打聋了可咋办?

    所以她不是舍不得打他,而是怕把他打残了。

    嗯,她不是舍不得!

    但就这样收回手的话又会觉得不甘,严甯咬唇气恼,手掌便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拍了一下。

    啪!

    声音也挺响亮的,但一点都不疼。

    不像惩罚,倒像调、情。

    严甯鄙视自己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行为,但看到他不闪不躲只顾着对她笑的样子她就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他看起来已经这么傻了,再打一下万一更傻了可咋办?

    她拍了他一下后正要收回手,可下一秒他的手掌就覆上她的手背,半强迫地将她的小手贴在他的脸颊上……

    轻轻摩挲。

    严甯瞬时又红了眼。

    她一脸愤慨地狠狠瞪他,倏地用力收回自己的手,一副对他极尽嫌弃的模样。

    霍冬本来开心不已,想着自己诈死骗了霍太太两个月之久,她要打他也是他该受的,所以眼看巴掌向自己甩来他也没有阻拦和闪躲。

    他都已经做好被她打的心里准备,可千钧一发间霍太太却“手下留情”了,看出她的不舍,又怎能不叫他满心欢喜?

    所以在她欲收回手的那瞬,他的大手情不自禁地覆上她的小手。

    可现在……

    霍冬本是因为她的到来而亮若星辰的双眸在看懂她的嫌弃之后缓缓黯淡下来。

    然而就在他的脸上浮现出失望的那瞬,严甯倏地紧紧捧住他的脸颊,同时踮起脚尖,狠狠吻上他的唇……

    嗯,狠狠的!

    霍冬一怔。

    黯淡的眸光立马又闪闪发亮。

    严甯近乎凶狠地碾压着男人的唇,接着贝齿一张,怨愤般用力咬了他的唇……

    霍冬疼得微微拧眉,眼底眉梢却满是愉悦和欢喜。

    回想着这两个月里自己所承受的忧虑也压力,严甯心里就委屈得不行。

    越委屈,就越是用力咬他。

    就算姜小勇已经帮他解释过了,就算知道他诈死是迫于无奈,就算知道他这样的欺骗情有可原,可她还是觉得生气。

    非常生气!

    严甯的眼眶越来越红,泫然若滴的小模样格外的惹人怜惜,看得霍冬一颗心又酸又疼。

    怔愣不过一秒,他立刻回过神来,强健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反客为主。

    他激动得不行,高大的身躯微微颤抖。

    略显霸道地撬开她的牙齿,溜进她的嘴里,肆意妄为地缠她……

    分别两月,他没有一天不想她,特别是身受重伤躺在牀上一星期不能下地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满满都是她。

    天知道他有多么希望她能陪伴在他的身边,天知道他有多么渴望她能关心他照顾他……

    他发现,越是脆弱的时候,越是想她!

    严甯觉得自己很矛盾,想揍他,怕把他揍残了,不揍他,又难解心头之恨。

    怀着不舍又怨愤的心情,她倏地攥紧拳头往他胸膛上用力捶打。

    霍冬微微拧眉,吃痛。

    炸弹的冲击波不止震伤了他的声带和耳膜,连他的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虽然已经静养了两个月,但还在复原期,不能剧烈运动也经不起她这样捶打。

    所以他疼得本能地往后退,怎料退后的脚却不小心落在了玫瑰花上……

    这些黄玫瑰是他种下要送给霍太太的,他一朵都舍不得踩坏。

    他发现不妙连忙跨大步子,可也许是受伤的缘故,他的反应稍稍慢了那么一秒,脚落地后高大的身躯却稳不住了,整个人往后倒去。

    “小心!”

    严甯见状,懊悔惊呼,连忙伸手去拉他。

    哪知他太重了,她根本拉不住。

    可就算明知拉不住他,她也没有为求自保而放开自己的手。

    “啊……”

    于是她被拽得与他一同往土里倒去。

    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他倒在了蓬松的土壤里,而她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胸膛上……

    霍冬本来疼得闭眼皱眉,可当他睁开眼看到霍太太眼底盛满的担忧和焦急时,浑身都舒畅了。

    她在心疼他,真好!

    只要能换来霍太太的一丝怜悯,他觉得再苦再痛都不叫事儿。

    “没事吧你?”

    严甯看到身下的男人脸色苍白,料到他身上一定还有别的伤,怕压坏他,连忙一边问着,一边作势要从他身上爬起来。

    可她刚一动,腰肢就被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住。

    他舍不得放她离开,只想永远这样跟她亲密接触,哪怕胸腔被挤压得很疼。

    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让他特别满足。

    迎着她饱含担忧的目光,霍冬勾着唇角笑得越发开心,对她轻轻摇头。

    表示自己没事。

    严甯想,这个男人一向那么坚不可摧,应该不至于这样摔一跤就嗝屁的。

    担忧过后,便是恼怒。

    她俏脸一冷,狠狠瞪他,心中怨愤难消。

    霍冬见霍太太那么生气,便抬手想轻抚她的脸颊表达歉意和安慰,哪知他的手还没触上她的小脸,就倏地被她抓住手腕往下狠狠一摁……

    她霸道地将他的手摁在他头侧的土壤里,特别有气势地俯首而下,再次凶狠地吻上他的唇。

    霍先生眼底眉梢挂满了笑意,欣然接受了霍太太近乎粗、暴的吻。

    他张开嘴,接纳她,与她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分别两月,历经“生死”,此刻的拥抱和吻都变得格外的珍贵,也格外的热烈……

    严甯一改往日的矜持,变得特别大方热情,将男人的双手摁在土壤里,且与他十指紧扣。

    霍冬觉得今天的自己太幸福了,真是惊喜连连。

    先是霍太太突然出现,再是她居然没有责怪他的欺瞒,现在还对他如此主动,怎能不叫他愉悦开怀?

    就算此刻由她主导一切,他也毫不在乎,甚至特别享受。

    吻,如火如荼,一发不可收拾……

    阳光下,花圃里,娇艳欲滴的玫瑰争相绽放,紧紧相贴的男女热烈拥吻,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美好。

    许久许久之后……

    一直到严甯觉得舌根发麻呼吸不畅,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吻。

    她覆在他的身上,微微喘息,小脸贴着他的胸膛,默默地听着他的心跳……

    噗通、噗通、噗通……

    强劲有力,略显急促。

    再一次深刻地意识到他还活着,有体温,有呼吸,有心跳……真好!

    本来清晨时分凉意袭人,可靠在他的怀里,却是那么的温暖。

    在这样的时刻,无声胜有声,彼此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相叠着倒在柔软的土壤上。

    霍冬看着霍太太的头顶,唇角的笑意加深,大手轻抚着她的发丝,一下一下,极尽怜惜和眷恋。

    太阳越升越高,耀眼的阳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暖洋洋的格外舒服,四周萦绕着玫瑰花香,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这一刻,时光静好。

    严甯失眠一整晚,在跟踪姜小勇的路上又非常的紧张,现在确定了自己的男人还活得好好的,两月来心里一直绷得紧紧的那根弦,顿时松缓了下来。

    心中大石终于放下,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经过了十万八千里长征一般疲倦困乏。

    于是听着他逐渐平稳的心跳,她缓缓闭上了双眼……

    她本是想在这鸟语花香的美好气氛里小憩一下,哪知一不小心,竟睡了过去……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这一觉,严甯睡得很沉。

    没有噩梦,没有悲伤,没有哭泣……睡得特别的香。

    这是两个月来她睡得最舒服最安稳的一个觉了。

    一觉好眠,当她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意识慢慢回笼,严甯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同时缓缓睁开双眼。

    然而当她张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心里悚然一惊,整个人反射性地弾坐起来,疑惑又惊慌地四下张望。

    很快,她就想起了自己沉睡前的一切。

    呼……

    她单手摁住急促跳动的心脏,大大地松了口气。

    脑子里全是清晨与他在花海里拥吻的画面,那么激烈,那么真实……

    还好,不是做梦,他真的还活着!

    严甯觉得这两个月来的煎熬都把她熬成了惊弓之鸟,生怕自己睡一觉起来发现他还活着的事只是自己做了一个美梦……

    真怕!

    掀开被子下牀,她赤着脚走向窗边。

    将半开的窗户完全推开,如眼即是一大片黄、色的花海。

    恰逢太阳西沉,在落日的余晖中,花海如同镀上了一层金边,美得如梦如幻,极为耀眼。

    真美!!

    严甯痴迷地看着沐浴在夕阳中的玫瑰花海,情不自禁地心里默默赞叹。

    这个地方建造得真是太美了,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精致,简直让人无可挑剔。

    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她想,若能与心爱的人在这里共度一生,肯定会特别的幸福满足。

    突然,身边来了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他拿着一双棉拖鞋,在她身边从容半蹲,轻轻拍了拍她的脚,示意她抬起来,他要帮她穿鞋。

    严甯垂眸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男人,没有拒绝,也没有不好意思,大大方方地微微提起小脚丫。

    霍冬将棉拖轻轻套在霍太太的小脚丫上。

    “怎么全种黄玫瑰?”

    当他帮她穿好鞋站起来时,她用嘴努了努窗外的花圃,好奇地问。

    闻言,他本是温煦如风的表情里面变得紧张兮兮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眼神好似在问她“你不喜欢吗”……

    “不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她摇头,紧接着又点头,“喜欢!”

    霍冬立马笑容满面,双眼晶亮,如释重负般大大地松了口气。

    严甯被他那紧张的模样逗得有点想笑,抿了抿唇忍下笑意,她说:“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只种黄玫瑰。”

    难道是因为他偏爱黄、色?

    唔,这话怎么感觉有点那啥啊……严甯失笑。

    霍冬从裤袋里摸出手机,一阵翻找之后,将手机递给霍太太。

    严甯接过手机,垂眸一看。

    是黄玫瑰的花语——

    为爱道歉,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等待,等待属于我们的爱情。

    严甯看着花语,心里酸酸的,又甜甜的,眼眶微红。

    黄玫瑰代表歉意,所以他要种上很多很多的黄玫瑰,以祈求她的原谅,祈求她能重新接受他。

    当然,这点黄玫瑰远远不足以弥补他曾对她的伤害,他在努力,在努力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捧到她的面前。

    他欠她的太多太多,他知道自己得用余生来偿还,所以从今往后,他会把她捧在手心里,决不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

    他会一辈子疼她爱她,至死不渝!

    “你种了多少株啊?”

    被他深情款款的目光看得想落泪,她连忙又转眸看向窗外,转移话题。

    一个偌大的玻璃花房,两个大花圃,不远处还有两块已经翻好土的空地,看样子也是要用来种花的。

    这么多地儿,得种多少啊?

    霍冬用手机打字,然后将屏幕递到她眼前。

    ——壹佰叁拾壹万肆仟伍佰贰拾株。

    严甯第一眼就被“壹佰叁拾壹万”惊得瞠大了双眼,最主要的信息还没注意到。

    “一百多万?你疯了?种这么多干吗啊?”她惊叫,瞪他。

    这得多少钱啊!

    浪费好吗!!

    他抿着薄唇对她笑。

    看着他笑得有些神秘的模样,严甯微微蹙眉,下意识地又垂眸看着手机上的大写字体,然后……

    &gt;

    一生一世我爱你?!

    当在脑海里把大写转换成数字时,严甯猛然反应了过来。

    他他他……

    这浪漫的表白是他自己想到的?还是谁教他的?

    严甯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划过一股暖流,眼底的惊喜和感动怎么也掩饰不住。

    真的没想到,一贯冷酷呆板的他居然还会这一招。

    这世间,绝大多数的女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所制造出来的浪漫和甜言蜜语都会显得毫无抵抗力。

    她也不例外!

    亲眼看到他那么用心的栽种玫瑰花,能感觉到他满满的爱意和诚意,她并非铁石心肠,又怎能不感动?

    他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事,到了今天,她也不怕承认,自己的确是又重新喜欢上他了。

    嗯,爱过恨过,现在又喜欢上了。

    当然,这是她一个人的小秘密,她是不会告诉他的!

    严甯看着窗外的花,心里甜丝丝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

    “这里……”默了默,她转眸扫了眼四周,问:“你的?”

    如果这里不是他的,他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精力种这么多花?

    霍冬噙着笑,目光灼灼地看着霍太太,轻轻摇头。

    摇头?

    不是?

    她微微惊讶。

    迎着她充满疑惑的目光,他用下巴点了点她。

    严甯蹙眉,一头雾水,不懂他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霍冬转身,走向牀头柜,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子。

    他回到她身边,将小红本递给她。

    看着红本上印着的“产权证”三个字,严甯有瞬间的呆怔。

    她看了看产权证,又看了看他,然后在他饱含鼓励的目光中,屏住呼吸接了过去。

    翻开产权证,只见“房屋所有权人”的那一栏,赫然写着“严甯”二字。

    严甯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名字,半天回不来神。

    盯着自己的名字看了好半晌,她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狠狠蹙着眉头失声问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这里本是一个荒山,修路、改造山洞、花房、以及上百万株的黄玫瑰……这得多少钱啊!

    他一个循规蹈矩的军人,依他那微薄的俸禄,八辈子也休想把这里修建得如此豪华好吗!!

    被霍太太质问,霍先生气定神闲地笑着摇头,然后在手机上打出三个字。

    ——不要钱。

    严甯瞪他,“这怎么可能不要钱?”

    骗鬼呢?

    这些材料和家私明明都是顶级的,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不要钱还能是天上掉下来的?

    霍冬垂眸在手机上写字。

    ——郁凌恒送的。

    “……”严甯又是一愣,续而狠狠蹙眉,“他凭什么要送你?”

    ——因为我给他带来了商机。

    霍冬“说”。

    早在许久以前,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出于什么心态,竟鬼使神差地回到了这里。

    本是想来看看,重温那两日与她在山洞里的甜蜜,哪知竟在无意间发现了山的另一边有天然温泉……

    于是他就做了一个开发温泉山庄的方案给郁凌恒,条件是郁凌恒按照他的要求帮他改造山洞。

    郁凌恒来勘察了一番,毫不犹豫便一口答应了。

    于是,这里所有的花费,全是郁凌恒赞助的。

    严甯聪慧过人,一点就通。

    难怪……

    其实刚才听到出租车司机说山下的温泉山庄是C市嵘岚集团的新项目时,她就有点奇怪了。

    原来还真是与他有关系。

    “你这算是受、贿么?”

    ——所以是你的名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