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90章:前面那是你先生吧?
    在足足盯着盒子看了半个小时之后,严甯屏住呼吸,不可抑止地颤抖着双手,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慢慢揭开了盒盖……

    盖子被揭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没错!

    就是离婚协议书!

    乍然看见“离婚”二字时,严甯以为自己看错不由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来回看了五遍,她才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也不是自己在做梦,眼前纸上白字黑字印着的,就是离婚协议书!!

    当然,光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并不至于让她如此震惊和气愤,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协议的签名处,落有他的名字。

    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霍冬”两个字,堪比两把锋利的刀刃,不止刺痛了她的眼,更刺穿了她的心……

    原来,他早就有了想要跟她离婚的念头……

    只要她也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拿去民政局生效,他与她便可以从此由最亲密的人变成毫无关系的路人。

    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下面甚至还签署了日期,竟是她被“绑架”的前一天。

    严甯拿着协议,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一半伤心一半怨愤,看着协议书上的日期和他的名字,心里涌动着一股想要把他狠狠打死的冲动。

    这个神经病的死男人!

    留份离婚协议给她然后自己玩儿失踪是几个意思?

    难道他会未卜先知?

    知道自己会死,所以提前签好离婚协议,恢复她的自由之身?

    呵!他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如果他真能预知自己会出事,又何必多此一举给她留这样一份离婚协议?

    于她而言,离婚与丧偶,根本没啥区别好吗?!

    严甯气呼呼地随手将协议书往茶几上一扔,表示对其的不屑。

    然后她垂眸去看盒子里的其他东西。

    第二个吸引她注意力的东西,是一部手机。

    如果她没记错,应该是他五年前用过的旧手机了。

    手机是关机状态,她摁着开机键,尝试开机。

    一开机,叮叮咚咚一阵提示音便接二连三地响起。

    她下意识地查看,是语音留言。

    看着一长串没有查看的留言,严甯想起自己出国留学的那两年多里,曾给他发了很多很多这样的留言……

    唇角轻轻一扯,溢出一抹苦笑,她第一反应以为这些都是自己曾经发给他的那些留言,想到他连看都懒得看,心里又怎能不怨不伤?

    可紧接着她又发现不对,留言日期并不是五年前的,而是……

    两年前!

    是她做完手术在国外静养的时间段。

    严甯的好奇心立马被勾了起来,她想,除了自己,谁还会给他发语音留言啊?

    别的什么爱慕者?

    心里明明还在犹豫要不要遵守“非礼勿听”的基本教养,手指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点开了第一条未读取的留言——

    “严甯……”

    她狠狠一震。

    眼眶立马就红了。

    第一条留言只有两个字,就是她的名字。

    是霍冬的声音,充满痛苦的声音……

    留言足有一分钟,可他在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一分钟后,留言结束,严甯视线模糊,紧接着眼泪滚滚而落……

    他不过才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她的心就已经紧紧揪在了一起,紧得发疼。

    因为他的语气真的……真的太……

    她找不到形容词来具体形容他语气里所饱含的那种悲伤,但她能听得出,他在给她留言时,内心是有多么的痛苦……

    指尖颤抖,她一边狠狠落泪,一边轻轻点开第二条留言——

    “严甯……你在哪儿?……你还好吗?”

    同样是充满着悲伤的声音,语速很慢很慢,说一句,会停顿十来秒才说第二句。

    他应该是在万物寂静的深夜里留的言,因为连他的呼吸声都特别清晰,仿佛他的唇,就在她的耳畔。

    同样是一分钟左右,同样只有一两句话,同样是良久的沉默。

    沉默到语音结束。

    严甯颤抖着,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开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

    “严甯,我……我受伤了……没事儿!一点儿小伤,很快就会好的!嗯,很快就会好的……”

    “严甯,生日快乐!”

    “严甯……严甯……”

    “严甯,我……想你了……”

    “严甯,你已经离开很久了,什么时候回来?”

    “严甯,今天是我生日……你什么时候回来?”

    “严甯,你什么时候回来?”

    “严甯,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严甯!你还回来吗?告诉我,你真的准备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吗?!”

    “严甯……”

    一共十二条留言,当严甯一一听完,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一声声的“严甯”,一声声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将他内心那种锥心刺骨的思念淋漓尽致地暴露了出来。

    一年多的时间,十二条留言说起来并不算多,而且他惜字如金,每一条留言不过只有一两句话,然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可每一条留言,都听得她心如刀绞。

    听着他隐忍伤痛的声音,她能想象得到他当时的心情,他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情感,却又舍不得过早的结束留言,仿佛这种不算沟通的沟通方式可以让彼此的心稍微靠近一点点……

    哪怕就这样沉默着,他心里也能好受许多。

    那么冷酷内敛的男人,用一种近乎无助的语气,悲伤凄楚地说着“我想你了”……

    十二条留言,喊了十二声“严甯”,然后问得最多的便是她什么时候回来。

    他并没有说什么特别动听的话,却字字触动她的心灵深处,让她心疼难过……

    因为这十几条留言,只透露出一个讯息,那就是他内心那深深的痛楚……

    曾经她给他的那些留言,里面饱含着她的喜怒哀乐,可他给她的留言,却是千遍一律的悲伤……

    就连祝她生日快乐,那沉重的声音听起来都是那么那么的难过。

    “严甯!你还回来吗?告诉我,你真的准备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吗?!”

    只有这一条留言语气略有不同,虽然同样充满悲伤,但隐隐夹杂着愤怒,像是已经忍无可忍。

    而且,这条留言应该是他在醉酒的状态下说的。

    姜小勇说过,他哥喝醉过几次,然后说了很多胡话。

    像霍冬那样自律的男人,别说喝醉,连酒都极少碰,一年多就醉了几次,这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的频繁了。

    由此可见,她不在的日子,他的状态并不太好。

    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严甯心疼,却又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在爱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她与他都伤痕累累,一路走来,谁也没有讨到便宜。

    曾经她是真的爱他,爱得如同飞蛾扑火,不管不顾。

    现在他也是真的爱她,那深沉的爱与当年的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们都爱过彼此,爱对方胜过爱自己,可偏偏,他们却总是在错过,总是在追逐,总是无法“相爱”!

    是性格使然?还是天意弄人?

    她也不知道。

    严甯听完留言,流着泪默默翻看着手机里其他文件,然后竟然发现了自己五年前在国外留学时给他发的那些语音留言……

    于是她又把自己的留言听了一遍。

    听着语音里自己或哭或笑或开心或悲伤的跟他说着生活琐事,以及可怜兮兮地说着想他……

    泪,更是疯狂滚落。

    她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个爱他入骨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孤身一人在国外,刚开始的时候想他想得茶饭不思,想得夜不能寐,好多次都差点忍不住,想要不管不顾地溜回国找他。

    她曾那么那么的爱他……

    盒子里还有几份未拆封的礼物,包装得很漂亮。

    她一一拆开。

    是首饰。

    有项链,有手镯,有耳环,甚至还有发夹……

    并非多名贵,但足够精美。

    嗯,很美很美!

    严甯轻轻拎起细细的项链,看着用“LoVe”字母连在一起的吊坠,看得泪如雨下。

    姜小勇说,这里面的东西都与她有关,那么这些礼物都是他买给她的?

    她流着泪,噙着笑,颤抖着手把项链往脖子上戴。

    然后是手镯、耳环、发夹……全部戴上。

    这是他买给她的,她接受了。

    嗯,不要白不要!

    他是她的丈夫,他给她买礼物是天经地义的。

    严甯突然想起什么,腾地起身,朝着卧室跑去。

    在牀头蹲下,她拉开牀头柜最下面一个抽屉。

    不一会儿,她找出一枚钻戒……

    霍冬给她的钻戒。

    那日他中了三枪,躺在手术室里命悬一线,姜小勇将这枚染着他鲜血的钻戒递给她,跟她说,他哥是为了捡回这枚戒指才中的枪……

    轻轻将戒指套在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她举起手仔细端详。

    越看,越觉得这戒指与自己的手指很配。

    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还是蛮不错的。

    买给她的首饰,都跟她的气质挺搭,越看越好看。

    严甯坐在牀边的地摊上,看着手指间璀璨夺目的钻戒,又哭又笑……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自从霍冬“出事”之后,严甯的睡眠就很不好,但再不好,也没有通宵失眠过。

    这两个月里,到了时间她就强迫自己睡,坚决不折腾自己的身体。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她得等他回来,不管多久都得等,所以她必须得保重自己的身体,她要以一个好身体等着他平安归来!

    可昨晚,她却一宿都没睡着。

    偌大的牀,只有她一个人,显得特别的空荡。

    她平躺着,望着天花板,强迫自己数羊,哪知却越数越清醒。

    她的脑海里,像是在放电影一般,从他们相识的最初,到两个月前姜小勇抱着她跳车……

    一幕一幕,在她的脑海里回放,不停回放……

    眼看天际快要发白,她却依旧了无睡意,而且越睡越冷。

    没有他的夜晚,她发现自己一个人睡总是睡不暖和,到了早上醒来,经常是手脚冰凉。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隐隐不安,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般,一整晚都不得安宁。

    反正都睡不着了,严甯索性起牀,准备去隔壁准备早餐。

    当然,有姜小勇在家其实已需不着她做早饭,但她想,她不能跟姜小勇一直这样僵下去,她得依靠他找到霍冬,所以得试着与他和好。

    姜小勇与霍冬一样有晨运的习惯,所以早餐自然得提早准备。

    严甯起牀洗漱之后,换了一套运动装,她想一会儿可以跟姜小勇一同下楼锻炼,以便与他搞好关系。

    然而当她打开门正欲拉开时,却听到隔壁有动静。

    她的门只开了一条缝,她从门缝里好奇地看了一眼,竟发现是姜小勇拎着几大包东西从屋里出来。

    然后姜小勇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严甯狠狠蹙眉,鬼使神差的,她没有叫住姜小勇,而是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悄悄跟了上去……

    她没有开车,趁姜小勇去地下车库开车时,她快速跑到小区外,拦了辆计程车,在不被发现的安全距离内默默等候。

    她的运气不错,天都还没亮,居然一跑出去就看到了一辆计程车。

    很快,姜小勇的车就出现在了出库出口。

    “跟着他!”严甯连忙吩咐司机,完了还不忘叮嘱一句,“保持距离,别跟太近。”

    姜小勇跟了霍冬那么多年,从霍冬身上肯定学了不少,所以不能小瞧他的警惕心。

    清晨车辆少,就算距离颇远,也不至于跟丢。

    严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避免被姜小勇发现,她特意坐后座,此刻整个人趴在副座的椅背上,微拧着眉头密切关注着姜小勇的车。

    她疑惑又紧张,一颗心竟莫名其妙地狂跳不止。

    约莫半个小时后,车子出了城,朝着郊外驶去。

    在不算宽敞的路上一直往前,差不多又开了将近半小时,姜小勇的车还没有停下的迹象。

    此刻天色已亮,但有淡淡的薄雾,依旧能起到很好的掩饰作用。

    许是这样沉默着太无聊了,司机师傅开始没话找话。

    “姑娘,前面那是你先生吧?”计程车司机忙里偷闲地瞟了严甯一眼,好奇地问。

    司机五十来岁,平凡无奇,平易近人。

    “不是!”严甯随口应道,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

    哪知司机大叔却笑了,“哎哟,你别不好意思,这种事儿啊我遇上好几次了,都是一些太太怀疑自己老公有外遇,然后没日没夜地跟踪——”

    “真不是!师傅请您好好开车行吗?”严甯蹙眉阻断司机大叔,忍无可忍地提醒他注意安全。

    “姑娘你放心,跟不丢的。”司机大叔却云淡风轻的笑了笑,然后见严甯好像有点不太高兴,连忙解释,“姑娘你别误会啊,我没有恶意的,我是看你这么漂亮,遇上这种糟心的事儿挺可怜的,所以想开导开导你。”

    有着一颗八卦心的司机大叔已经认定了这是一场“捉女干”戏。

    “谢谢!但我真的不需要!”严甯哭笑不得,简直要给司机大叔跪了。

    见她一本正经,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司机大叔表示很不解,“那你这一大早的跟着前面那辆车做什么呀?追债?”

    严甯默了默,点头,“嗯。”

    她想,这大叔太八卦了,为了堵上他的嘴,他问什么她就顺着他答吧。

    大叔闻言,更来劲了,“前面那人欠你很多钱?”

    “嗯。”她继续点头。

    “多少啊?”大叔问,好奇得都转头来看她了。

    严甯狠狠蹙眉,不咸不淡地看了司机大叔一眼,脸色不太好了。

    司机大叔接收到严甯不悦地目光,立马惊觉自己好像问太多了,连忙讪笑着道歉,“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就随便问问,姑娘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问,呵呵呵……”

    然而,就在严甯和司机大叔对视的那一两秒时间里,前方姜小勇的车却突然不见了。

    “咦?怎么不见了?”司机大叔一激灵,失声轻叫。

    严甯连忙转头四下张望,可左看右看,一无所获。

    “奇了怪了,明明刚才还在的……”司机大叔放慢车速,小声嘀咕,拧眉疑惑。

    严甯看着车窗外,前方不远处有三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她问:“师傅,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里是个温泉山庄,是c市嵘岚集团开放的新项目,听说刚建成,还没对外开放呢。”司机大叔答道。

    严甯一怔,狠狠蹙眉,眼底划过一丝惊讶,“c市的嵘岚?”

    郁凌恒的?

    “嗯。”

    “我下去看看,师傅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好吗?”严甯推开车门,一边下车,一边急匆匆地对司机大叔说道。

    “姑娘,要不要我陪你一起找?你一个人会不会不安全啊?”司机大叔是个好人,不放心让她一个小姑娘去追债。

    万一欠债的人丧心病狂,伤害这漂亮的小姑娘可就不好了。

    “没事,我会武功,师傅你在这里等着就好。”严甯摇头拒绝,边说就边朝着前方的建筑物快步走去。

    司机大叔想了想,点头,“那行吧!如果你半个小时没回来,我就报警,你看行吗?”

    “好的,谢谢!严甯头也不回地应道。

    温泉山庄的大门紧闭着,如大叔所说,还没对外开放。

    严甯转头,看向左侧,几米之遥有条不算宽敞的马路。

    路,通往山上。

    严甯抬头望着山,看着看着,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心,噗通噗通,急促地跳动起来。

    像是山上有什么在召唤着她,鬼使神差的,她顺着马路,往山上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走到了半山腰,走到了马路的尽头。

    尽头停着姜小勇的车。

    此处位于温泉山庄的背后。

    她僵立在马路的尽头,远远看到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