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89章: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如果舅舅你不肯告诉我你想见我婶婶的真正目的,我不会帮你约她。”

    严甯不敢贸然答应帮袁超约见欧晴,因为她不知道袁超到底想要做什么。

    舅舅多次清楚地表现出对严家的不屑以及厌恶,甚至对四叔有着很深的成见和恨意,婶婶又是四叔的心头肉,万一舅舅想用婶婶来威胁四叔什么的……

    那她岂不闯了大祸了?

    闯祸都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万一婶婶真的受到什么伤害的话,那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更无法原谅自己的。

    不过,刚刚舅舅好像说了一个“爱”字是不是?

    虽然舅舅那句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但她隐约觉得就是那个意思……

    舅舅喜欢的人,是婶婶欧晴!

    如果她猜对了,便可以解释为什么舅舅那么痛恨四叔了。

    因为妒忌!

    这世间,估摸着也只有妒忌,才能让人毫无理由地去怨恨另一个人。

    见严甯态度坚决,袁超犹豫了几秒,最后只能妥协。

    “我要见贝宗云!”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答应了袁超,帮他约见了欧晴。

    但有一个条件,她必须在场。

    袁超知道她是不放心,怕他做出什么对欧晴不利的事。

    他同意了。

    因为他想见欧晴的确是为了正事儿,若非要说有什么坏心思,也不过就是有点想她……好吧,是很想她。

    他能在牢里熬三十年,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想要再见她一面。上次他出狱回来那天只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最终还是嫁给严谨尧了,心里对她颇有怨气,所以才会对她冷嘲热讽。

    贝宗云被双、规,想见他难如登天,让他去找严谨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他看到严谨尧就想跟他拼命。

    所以只能找欧晴了,一来她现在是总统夫人,找她必定有效,二来也可以解解他的相思之苦。

    至于他想见贝宗云,是想去质问他,为什么连霍家唯一的血脉都不肯放过!

    袁超觉得,外甥没了,他唯一的希望和念想也都没了,到了这把年纪感觉活着也没多大意思了。

    一没成就,二没朋友,三连亲人都没了,他感觉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

    万念俱灰之下,他就想,他得找出害死外甥的真正凶手,不然将来死了都没脸去见姐姐姐夫。

    于是在严甯的“陪同”下,袁超先是见了欧晴,然后又去见了贝宗云……

    袁超要求与贝宗云单独谈一谈。

    在一个封闭式的房间里,只有袁超和贝宗云,但房间里有摄像头。

    严甯在监控室里,将袁超和贝宗云的交谈内容一丝不漏地看了以及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亲眼看着两个已经年过半百的男人由冷淡的对质到激动的对吼。

    从他们失控的吼声中,严甯听到,原来三十年前霍冬父母的悲剧并非如外界所猜测的那般是四叔所为,而是另有隐情……

    至于那份对四叔不利的证据,并不假,但却是贝宗云和袁超合谋陷害四叔的……

    而这背后的真相只有贝宗云和袁超二人知道,所以若非今日他们两人这样对质,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而那黑锅,四叔得背一辈子。

    好在现在袁超说出来了,无形之中等于还了四叔清白。

    那日,严甯拿了她对贝倩妮逼供的视频给姜小勇和袁超看,姜小勇认为贝倩妮是被屈打成招,但袁超心里却有另一种看法……

    袁超与贝宗云是名义上的朋友,所以贝宗云阴险狠毒的性格其实袁超心里非常清楚,只是当年太年轻,加上各取所需,所以他才会与贝宗云暗中联盟。

    直到他看到严甯鞭打贝倩妮的视频,视频里罗婉月歇斯底里的叫喊着霍冬算计她以及手握贝倩妮伤人证据的事,他才知道原来霍冬的手上有让贝宗云忌惮的东西……

    于是那一刻,他就隐隐猜到霍冬出事可能是贝宗云所为。

    因为依照贝宗云的性格,若拉不拢霍冬,就必然会除之而后快。

    贝宗云有多狠,狠到连心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利用!

    最开始,罗婉月借高利贷炒股亏损以及贝倩妮伤人致残的事贝宗云的确不知情,可到后来,左鸿飞见事情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贝宗云一一交代了。

    包括霍冬给他们下套的事!

    贝宗云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已无力回天,只能用尽一切手段去善后。

    而善后的唯一办法就是把霍冬拉到自己这边来。

    然而霍冬不识趣,根本不买他的账。

    经过几次试探之后,贝宗云见霍冬态度坚决,便起了杀意。

    而除掉霍冬这件事,他不能亲自出面,心想若是不成功的话,他得尽可能的保全自己。

    贝宗云非常狡猾,为人谨慎,在做一件事之前,会把所有退路都想好。

    所以在得知妻子和女儿给他捅了那么大的篓子时,居然都没有严厉惩罚妻女,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那时,他已经决定要利用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了……

    在霍冬的车上放炸弹,再绑架严甯,逼迫霍冬交出那些证据,以及后来引爆炸弹,这一系列的事,其实都是贝宗云在背后操控的。

    放炸弹以及绑架什么的,全是他指使左鸿飞给贝倩妮出的主意,所以到现在罗婉月和贝倩妮都还不知道,原来自己被最亲之人算计了。

    东窗事发,左鸿飞被抓了现行,而霍冬尸骨无存,贝宗云虽然被双、规,但调查组盘问他时,他始终一口咬定妻女所犯得罪他并不知情。

    如此一来,贝宗云最多就是犯了个对妻女管教不严的错,于他本身来说,并没有致命的错误。

    所以,若在双、规期间找不到什么足以让他下马的罪证,那么他了不起被妻女的事牵连降个职。

    只要不丢命,降职他不怕,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假以时日,他一定又可以东山再起!

    贝宗云把一切都算计得精准又完美,但他唯一没算到的,就是会在袁超这里出现变数。

    他没想到袁超会跑来质问他为什么要害霍冬,还在一气之下把三十年前的旧账也翻了出来……

    有些事,一旦被捅破,就再也掩饰不住了。

    就算袁超和贝宗云是盟友,但如果贝宗云是害死霍冬的幕后黑手,那袁超是绝对不会再跟他统一战线的。

    有袁超的供词,贝宗云再也无法全身而退,至此彻彻底底的输了。

    所有的一切终于真相大白,贝宗云输得一败涂地,将永无翻身之日。

    听完这一切,严甯大大地松了口气,一直以来心里那股无法排解的担忧,总算在这一刻全部散去。

    在此之前,因为那份证据的关系,她也认定了霍冬父母的死与四叔有关,所以总把自己夹在他和四叔之间,左右为难。

    现在得知四叔是清白的,她终于不用担心霍冬和四叔的关系闹僵了。

    而她与他之间,也终于不用再隔着家仇这个巨大的障碍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平静而无趣。

    在霍冬没有音讯足足两个月的时候,姜小勇终于执行完秘密任务,回来了。

    严甯七点起床,洗漱完后照常去了隔壁,准备给袁超做早餐。

    进了屋,她一抬眸就看到客厅里站着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小勇!!”

    严甯双眼一亮,大喊一声,立马朝着姜小勇奔去。

    姜小勇正拿着电话在发信息,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手机都差点从手里脱落。

    他拧眉,嫌弃地看着朝自己飞奔过来的七格格。

    “你回来了啊!”严甯两眼放光,看着姜小勇的眼神仿佛看到了什么可口的甜点一般,老激动了。

    “嗯。”姜小勇瞥了严甯一眼,不冷不热地发出一声鼻音。

    态度与一个半月以前一样冷淡。

    严甯转头四下张望,在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时,还不死心地到处找。

    厨房、阳台、客卧她统统找了一遍,甚至她还敲开了主卧的门,却依旧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那抹高大身影……

    来开门的袁超刚起来,正在洗漱,见她一脸兴冲冲的样子,不由疑惑地看着她。

    “呃,没什么舅舅,我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想吃什么?”她有点尴尬,忍着失落和难过讪讪地问。

    袁超说:“随便。”

    “……好。”她强颜欢笑。

    袁超关上门,回去卫生间继续洗漱。

    严甯站在主卧门口,流光溢彩的双眸黯淡下来,没有找到自己想见的人,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但很快她又打起精神。

    她勾起唇扬起笑,欢快地跑回姜小勇的面前,微微仰起脸笑米米地看着姜小勇,热情洋溢地问:“小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晚上吗?你回来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啊?”

    “我干吗要告诉你?”姜小勇一脸“你很奇怪耶”的表情睥睨着她,毫不客气地泼了她一盆冷水。

    然后姜小勇坐在沙发上,自顾自地继续拨弄着自己的手机。

    “小勇,你这一个半月都去哪儿了?”严甯像是看不懂姜小勇的嫌弃一般,一P股坐在他身边,一边佯装随意地瞟向他的手机,一边语调轻快地问他。

    姜小勇像是早有防范,她还没来得及看到聊天内容,姜小勇就退出了微信,改刷微博了。

    “执行任务。”姜小勇淡淡答道。

    “什么任务啊?”严甯佯装好奇,打破砂锅问到底。

    姜小勇抬眸瞥了她一眼,“机密!”

    他已经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愿表现得如此明确,可偏偏严甯像是感觉不到他的冷淡一般,犹自热情地对他笑。

    “你跟我说说好吗?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严甯笑米米的,仿佛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从不曾相互嫌弃过一般。

    姜小勇嘴角微微抽搐,被装傻的严甯逼得就快要破功了。

    想了想,他一边收起手机,一边转移话题,“七格格,本来我觉得我没必要向你交代什么的,不过念在你跟我哥夫妻一场,我好歹也叫过你嫂子,有些事我还是跟你说一声好了。”

    交代?

    交代什么?

    严甯闻言,心里咯噔一跳,莫名就泛起一丝慌张。

    她看着他,目光怯怯的,语气也变得小心翼翼的,“什么事啊?”

    “我要离开帝都了。”姜小勇淡淡说道,完了还补了一句,“跟舅舅一起。”

    离开帝都?

    还要带上舅舅?

    严甯脸色瞬时一沉,狠狠蹙眉,“什么意思?”

    “我转业了,准备回家乡。”姜小勇答。

    严甯双眸一眯。

    面对严甯充满狐疑的目光,姜小勇淡定自若,一脸坦荡,表现得格外冷静,看不到丝毫的心虚或异常。

    “你回自己家乡干吗要带上舅舅?这里才是舅舅的家!”严甯冷冷质问,看着姜小勇的目光犀利无比,极具穿透力。

    “我哥不在了,我得帮他赡养舅舅。”

    “就算你哥不在了我还没死呢!要赡养舅舅也轮不到你!!”严甯勃然怒喝,气势磅礴。

    姜小勇微不可及地拧了拧眉,说:“七格格你还这么年轻,将来还可以组建新的家庭——”

    “姜小勇!!”严甯顿怒,大吼。

    姜小勇看着严甯,淡定从容的模样与她的激动愤慨大相径庭。

    严甯声音太大,惊动了卧室内的袁超。

    “干什么?”袁超打开门,皱着眉看着客厅里剑拔弩张的严甯和姜小勇,问。

    “没什么,舅舅。”姜小勇对袁超轻轻摇头,表示什么事都没有。

    袁超看着脸色很不好的严甯,“你们在吵架?”

    “没有,舅舅。”严甯扯动唇角,强颜欢笑,轻言细语地回答。

    袁超看了他们两眼,没再说什么,又关上了门。

    客厅里,严甯和姜小勇冷冷对峙,气氛紧绷又压抑。

    严甯狠狠咬了咬牙,已经没有心情再拐弯抹角旁敲侧击,索性开门见山地直接问:“姜小勇!你哥在哪儿?”

    她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像是恨不得看透他的心,看看他的心里可否藏有什么大秘密。

    “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七格格你还不肯接受现实吗?”姜小勇泛起一抹冷笑,冷冷讥诮。

    “他、在、哪、儿?!”严甯狠狠咬着牙根,瞪着姜小勇,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切齿逼问。

    姜小勇沉默,一副不屑搭理她的表情。

    严甯心如刀绞,突然就觉得非常的生气,亦非常的难过……

    她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查不到霍冬的下落,她由最初的深信不疑,到现在已经不太敢确定了……

    两个月的时间,已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再看不到他的人,她真的会坚持不下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开始怀疑甚至嘲笑自己的第六感,她想或许真如姜小勇所说她不过是不肯接受现实在自欺欺人罢了。

    所有人都说他不在了,就她一个人非要说他没死,怎么看都是她的精神出了问题不是吗?

    孤立无援的她,又能坚持多久呢?

    坚持不了多久了,她自己心里很清楚。

    两个月来她没有过分悲伤,就是因为深信他不会有事,可如果这个信念一旦崩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然,她不会寻死觅活,她依旧会活得好好的,但她的心,应该破很大一个洞……

    她只要一想到他是带着对她的误解离开的,心就特别特别的痛!

    他生死未卜,现在姜小勇又要带着舅舅离开帝都,与他有关的人和物,都在慢慢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这是老天爷在逼她忘记他吗?

    他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可是……

    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搅乱了她的人生,现在又抛下她一个人,口口声声说爱她,他就是这样爱她的吗?

    严甯的唇角泛起一抹悲凉凄楚的苦笑,“他是不是非得等我癌细胞复发了才肯回来?”

    姜小勇闻言,俊脸瞬时一沉,疾言厉色地喝道:“七格格!用自己的生命威胁别人你不觉得这是最愚蠢的做法吗?”

    一个多月前她说她的癌细胞复发了,吓得他连忙找人去医院查,结果根本没那回事,她骗人的。

    她今天又想故技重施不成?!

    严甯默默看着气愤填膺的姜小勇,抿唇不语。

    威胁……

    如果霍冬真的不在了,她又能威胁谁?

    姜小勇看了看表,一副不想再谈下去的不耐表情,然后指着茶几上的一个纸盒子,对严甯淡淡说道:“七格格,这些东西是我从我哥书房的抽屉里翻出来的,好像都跟你有点关系,我挑选出来了,你看看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一会儿就拿去扔掉。”

    严甯垂眸看着纸盒子,眼眶渐渐泛红,像是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姜小勇一瞬不瞬地盯着严甯,见她久久不动,他等了半晌后,故作理解地点头,“不要吗?嗯,也好,反正人都不在了,东西留着也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拿去扔掉好了。”

    他边说边弯腰去拿纸盒子,一副作势要拿出去丢掉的样子。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触上纸盒子的那瞬,严甯抢先一步将纸盒子紧紧抱在了怀里。

    严甯抱着纸盒就往外走。

    她红着眼,将纸盒抱回了隔壁自己的家里。

    偌大的客厅,就只有她一人,她僵坐在沙发里,看着摆放在茶几上的纸盒,半天都没有鼓起将其打开的勇气。

    姜小勇说,里面的东西都跟她有关……

    那会是什么呢?

    她猜不透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她好奇,甚至期待,可更多的却是害怕……

    她害怕这些东西会变成他的遗物。

    更害怕这些东西在成为他的遗物之后又给她带来致命的杀伤力……

    在足足盯着盒子看了半个小时之后,严甯屏住呼吸,不可抑止地颤抖着双手,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慢慢揭开了盒盖……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