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86章:给他陪葬
    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贝倩妮心里的怨气爆发,对着罗婉月的脸就左右开弓——

    啪啪!

    因为心里有怨气,贝倩妮使了很大的劲儿,打得罗婉月眼冒金星。【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贝儿,你……”罗婉月的脸上一片麻木,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慢慢地肿胀起来。

    贝倩妮全身都剧痛无比,此刻心里扭曲得谁都恨,包括平日里对自己宠爱有加的亲生母亲。

    她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生下严甯,严甯简直就是她的克星,是她的噩梦,是她恨不得扒皮拆骨的宿世仇人。

    如果母亲没有生下严甯,那她现在一定过得非常的幸福快乐。

    比起脸上的痛,罗婉月觉得更难过的是心,因为她没想到自己的小女儿竟然会这么使劲儿扇自己耳光。

    当然,小女儿越是这样对她,她就越恨严甯。

    她觉得这一切都是严甯的错!

    虽然小女儿平时也会对她发脾气,但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今天会打她都是严甯逼的。

    所以,全是严甯的错!

    罗婉月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年把严甯生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把她活活掐死!

    掐死就好了!

    把她掐死她们今天就不会受这样的罪,她心爱的小女儿就不会扇她耳光,贝家更不会遭此劫数……

    对!所有罪过都是严甯引起的,她就是个扫把星,是个祸害!

    都是严甯的错……都是严甯的错……

    罗婉月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扭曲着脸孔仇视着严甯,恨得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严甯若有似无地勾着唇角,好整以暇地睥睨着正恶狠狠瞪着她的罗婉月,悠然轻吐,“贝太太,贝小姐,现在想起来了吗?炸弹是不是你们放的?”

    “严甯!你就是个灾星!你就是个怪物!你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幸福,我诅咒你不得好死!”罗婉月歇斯底里地冲着严甯怒吼,吼得声嘶力竭。

    严甯垂眸,状似漫不经心地抖了抖手上的鞭子,头也不抬地淡淡命令,“贝倩妮,继续。”

    贝倩妮看到严甯抖着鞭子的动作就吓得魂不附体,想也没想就抬手朝着罗婉月的脸上挥去——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再次响起。

    罗婉月头晕目眩,被贝倩妮打得嘴角渗血。

    说好了是互扇,可现下罗婉月只打了贝倩妮一巴掌而已。

    严甯很不满意。

    “贝太太,你如果心疼你的女儿下不去手的话……”严甯一边懒洋洋地说着,一边缓缓抬起头来看向罗婉月,在微微停顿之后,眸光一凌,极具威胁性地冷冷说道:“那就只能由我代劳了!”

    严甯话音落下,跟着便站了起来,作势要朝着她们走去。

    “啊……”贝倩妮吓得尖叫,对严甯手里的鞭子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忙不迭地抓住罗婉月的手臂死命的扯,“打我!快打我!不然她又要用鞭子抽我了,快啊!你快打我!”

    贝倩妮强烈要求罗婉月打她。

    因为罗婉月的巴掌跟严甯的鞭子比起来,明显巴掌好受无数倍。

    所以她宁愿挨巴掌,也不想再被鞭子抽了。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而且衣服被辣椒水沁湿,裹在伤口上,这种锥心刺骨的痛她真的再也不能承受更多了。

    她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晕,因为她还在奢望着或许能有机会逃出去……

    “贝儿……”罗婉月难过又心酸。

    严甯面无表情地朝着贝倩妮缓缓走去。

    贝倩妮吓得浑身一颤,抬手就又是一巴掌打在罗婉月的脸上。

    啪!

    “打我啊!!”

    同时还伴随着她恐慌又焦急地怒吼。

    罗婉月也担心小女儿再被鞭打,狠狠咬了咬牙,只得扬手往贝倩妮的脸上挥。

    啪。

    然后,在严甯冷漠的注视中,罗婉月和贝倩妮开始你一巴掌我一巴掌地互扇起来。

    “严甯,你这样心肠歹毒的践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要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诅咒你断子绝孙,诅咒你孤独终老!”罗婉月恨得咬牙切齿,一边跟贝倩妮互扇,一边恶狠狠地咒骂着严甯。

    断子绝孙……

    孤独终老……

    严甯觉得罗婉月咒自己“不得好死”都比“孤独终老”好听一些……

    她宁愿不得好死,也不想孤独终老。

    因为如果她会孤独终老,也就说明霍冬已经凶多吉少……

    不!

    她不想孤独终老!

    霍冬不能死!!

    “贝太太,你尽管骂,放心,我不会打你的。”严甯一步步缓缓走到罗婉月和贝倩妮的身边,攥紧手里的鞭子,居高临下地看着罗婉月,阴森森地冷笑道:“我会让你乖巧懂事的女儿打你,你再咒我一句,我就让她打到你满口牙齿掉光为止!”

    罗婉月咬牙怒瞪着严甯。

    严甯笑靥如花,“你若不信,大可试试!”

    她的语调慵懒,听起来软绵绵甜腻腻,却隐隐透着一股嗜血的味道……

    罗婉月知道,她会说到做到。

    悄悄咽了口唾沫,罗婉月的心里顿时泛起一丝畏惧。

    啪!

    严甯突然扬鞭往贝倩妮身上狠狠一抽。

    “啊……”贝倩妮惨叫一声,倒地抽搐。

    “我有让你们停下来吗?”严甯阴冷一笑。

    “你别打贝儿,有种你打我!!”罗婉月连忙覆在贝倩妮的身上,呲目欲裂地冲着严甯嘶吼。

    严甯冷笑更甚,“贝太太,你以为我是不敢打你吗?呵!我只是不屑打你而已!”

    贝倩妮真是被严甯打怕了,严甯不许她们停,她只得又挣扎着爬起来,流着泪继续跟罗婉月对扇。

    巴掌声又开始此起彼伏。

    可扇着扇着,罗婉月打在贝倩妮脸上的巴掌声就越变越小了……

    严甯又不满意了。

    “麻烦二位有点诚意好吗?你们这么明显的‘假打’会让我很不高兴的!我若不高兴了,可就得对不住贝小姐了!”严甯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

    贝倩妮闻言,吓得立马啪地一声狠狠扇了罗婉月一耳光。

    此刻罗婉月和贝倩妮的脸,均是又红又肿,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优雅和光鲜,狼狈到极点。

    罗婉月虽然一直不愿承认,可她心里很清楚,小女儿为求自保一再的对她下重手,其实足以说明小女儿的自私自利……

    被自己生的女儿打耳光,罗婉月心里格外难受,然而更难受的是小女儿下手毫不留情……

    见小女儿对自己这么狠,打得她脸都麻木了,罗婉月想着自己心疼她都只是轻轻的打,可她倒好,竟如此用力……

    罗婉月心里对小女儿不免也有了怨气。

    于是在贝倩妮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的下一秒,她也顺势扬手还了一巴掌。

    啪!

    格外的清脆响亮。

    严甯看着自相残杀的母女俩,唇角泛起鄙夷的冷笑,不由替她们感到悲哀。

    这就叫母女情深?

    呵!

    如果罗婉月对她宠爱有加,如果今天她和贝倩妮的位置对换,她绝对不会像贝倩妮这样动手打自己的母亲。

    她宁愿活生生的被鞭子抽死,也不会为了自己保命而伤害疼爱自己的至亲之人!

    这是最起码的做人准则不是吗?!

    就算罗婉月如此对她,就算她现在恨罗婉月入骨,可她都不会亲自动手打她。

    因为她的道德底线不允许她那么做!

    罗婉月和贝倩妮开始货真价实地扇打着对方。

    啪啪的巴掌声,在封闭的空间里,不绝于耳。

    约莫两分钟后,严甯问:“怎么样?决定坦白了吗?”

    沉默。

    罗婉月和贝倩妮只是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严甯,不说话。

    严甯黛眉微蹙,然后噙着冷笑一下一下地点头,“还是不承认是吗?行!那你们母女俩就给我一直打,不许停,打到承认为止!”

    打、到、承、认、为、止!

    贝倩妮被严甯最后一句话整崩溃了。

    绝望之下,贝倩妮腾地爬起来,对着严甯嘶吼,“是!是我们放的!我就是要炸死你!我要炸死你这个践人——”

    啪!

    严甯扬手就朝着贝倩妮挥了一鞭。

    “啊!”

    鞭子狠狠抽在身上,贝倩妮瞬间倒地,整个人卷缩成一团,痛得冷汗淋漓苟延残喘。

    “贝儿!”罗婉月大喊一声,心疼得眼泪直掉,忙不迭地扑上去搀扶。

    “终于舍得承认了?”严甯危险地半眯着双眸,眼底杀气四溢。

    贝倩妮狠狠咬着牙根,狼狈地趴伏在地上,歪着头瞪着严甯,目光极尽凶狠。

    在听到严甯说打到承认为止的那瞬,贝倩妮心里便充满了绝望,想着反正横竖都是死,承认与不承认又有什么区别?

    就算抵死不认,她们母女也会被严甯活活折磨死!

    与其如此,还不如痛快承认,这样撕破脸至少她可以把心里的怨恨统统发、泄出来。

    贝倩妮豁出去了。

    “对!就是我放的!我就是要把你们统统都炸死,炸死炸死炸死!!”贝倩妮情绪失控,死死攥紧双手,神经质般歇斯底里地尖叫着。

    严甯没有发怒,只是冷冷看着像疯了一般的贝倩妮,冷冷看着。

    贝倩妮浑身都剧痛无比,越痛就越是对严甯恨之入骨,布满鞭痕的脸扭曲狰狞,看起来丑陋又可怖。

    “严甯!废话少说!有种你杀了我,现在就杀了我!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啊……”

    贝倩妮咬牙切齿地吼着叫着,可还没吼完,突然看到严甯似乎动了动手,她以为严甯又要抽她了,吓得一声尖叫,连忙躲到罗婉月的身后去。

    严甯轻蔑冷笑。

    贝倩妮终于认了罪,严甯默默松了口气。

    “贝倩妮,罗婉月,你们好好等着吧,等着看我们之间到底谁才没有好下场!”严甯面罩寒霜,目光冷厉似箭,一字一句阴森刺骨,“你们最好祈祷霍冬没事,如若不然,你们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陪葬……

    严甯刻意咬重的字音,一字一顿,嗜血又残忍。

    贝倩妮和罗婉月闻言,脸色同时大变,惊恐万状。

    说完,严甯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眼前这两张丑陋到极致的嘴脸了。

    “严甯你站住!你放我们出去,你这样做贝儿的爸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见严甯走了,罗婉月愣了一下,连忙回过神来,喊着叫着朝她追去。

    然而晚了一步。

    呯!

    严甯出去之后,门即刻又被狠狠关上。

    罗婉月面如死灰,扑上去拼命拍门,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开门!开门啊!严甯你这个践人,快放我们出去!严甯……”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一片死寂般的宁静。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区。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她的手指狠狠摁在隔壁的门铃上,一下一下不停地摁,急不可耐。

    很快,门由内打开。

    来开门的是袁超。

    “舅舅——”

    啪!

    严甯刚一开口,就被袁超狠狠打了一耳光。

    袁超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双鬓斑白,眼底布满了血丝和悲伤。

    霍冬对袁超来说,是唯一的亲人,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已彻底把他击垮了。

    连唯一的亲人都不在了,袁超觉得自己对未来已经没有任何期待。

    他坐了三十年牢都不曾感到过绝望,可在得知噩耗的那一瞬,他绝望了。

    霍冬是他的亲外甥,是姐姐姐夫唯一的儿子,更是霍家唯一的血脉,如今人没了,霍家绝后了……

    他死后拿什么脸去见姐姐姐夫?

    袁超想到外甥被炸得尸骨无存心里就悲痛万分,站在门内,狠狠瞪着严甯,仿佛瞪着一个仇人。

    姜小勇把什么都告诉他了,就是眼前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害死了他的外甥!

    此刻的袁超,更加深刻地认定,严家没一个好东西!!

    霍家以前会衰落,现在会绝后,都是拜严家所赐。

    所以严家跟霍家,就是宿仇!

    “舅舅……”严甯顾不得脸颊上的刺痛,近乎哀求地看着袁超。

    “滚!”袁超怒不可遏,恶狠狠地骂道。

    严甯心酸又难过,此时此刻,她心里竟是在想,若是霍冬在,他一定不会让袁超打她的……

    没人保护,她只能自己坚强。

    袁超吼完就作势要甩上门,严家见状,忙不迭地往屋里挤。

    “我不滚,我有话说。”

    严甯整个人挤在门中间,像耍赖一般紧紧抓着门,不让袁超关上。

    “你——”袁超气得又想揍严甯。

    就在这时,屋内出现姜小勇的影子。

    “姜小勇!你哥车上的炸弹不是我放的,我是清白的,这是证据!”严甯忙不迭地冲着站在客厅里冷冷看着她的姜小勇喊道,同时扬了扬自己的手机。

    证据……

    袁超一听,本是捏着门把的手微微一松。

    唯一的外甥到底是被谁害死的,他必须弄个水落石出。

    在袁超有所松动的那瞬,严甯连忙奋力一挤,整个人趁机挤进了屋里去。

    姜小勇面无表情,不言不语,只是冷冷看着朝自己奔来的七格格。

    严甯边朝姜小勇走去边将手机解锁,当她走到姜小勇的面前时也正好翻出了贝倩妮招供的监控。

    点下播放键,然后她将手机屏幕对着姜小勇,“你看!”

    袁超关上门,也快步走到姜小勇的身边,一起看着手机里的监控视频。

    整个视频里,贝倩妮的惨叫声以及贝倩妮和罗婉月互扇耳光的巴掌声不绝于耳。

    姜小勇看得眉头直皱。

    半晌后,视频看完。

    姜小勇对严甯的态度不止没有好转,甚至笑得更冷了,“七格格,你这是屈打成招!”

    这样的视频她怎么好意思说是证据?

    她不止威胁甚至还动了刑,这怎么看都是屈打成招好吧,哪有什么说服力啊?

    严甯急了,立马举手做发誓状,“我可以以我的性命保证,罪魁祸首就是她们!”

    姜小勇依旧面无表情,“七格格,我已经说过了,你无需向我保证,你也无需向我证明,反正我哥都不在了——”

    “姜小勇!!”严甯勃然大喝。

    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她狠狠咬着牙根攥紧双手,极力隐忍着心脏的抽搐,几不可闻地颤声哽咽,“我求求你,别说这样的话……”

    她说,我求求你……

    骄傲自负的七格格,除了当年被迫流产那晚哀求过霍冬,还从未如此低声下气地对谁说过“我求求你”这句话……

    她害怕听到姜小勇说这样的丧气话!

    她害怕听到“他不在了”这几个字,非常非常的害怕。

    袁超皱着眉,突然一把将严甯攥在手里的手机夺过去,然后坐在沙发里重新播放刚才的监控视频。

    姜小勇已经没兴趣看视频了,他觉得反正就那么回事儿。他极尽淡漠地看看着严甯,冷冷讥讽,“不说他就会回来吗?”

    “会!我相信他会!!”严甯急喊,言辞凿凿,掷地有声。

    姜小勇微微拧眉,“七格格,你准备这样自欺欺人一辈子吗?”

    “……”严甯哑口无言。

    心,狠狠抽搐,剧痛无比。

    为什么没人站在她这边呢?

    为什么连姜小勇都认定他死了呢?

    为什么啊!

    严甯心如刀绞,红着眼哀求地看着姜小勇,“小勇,你哥他肯定没死,我能感觉得到——”

    “呵!感觉?”姜小勇冷笑连连,“七格格,我哥只是血肉之躯,他不是刚劲铁骨,而且你自己也亲眼目睹了那颗炸弹的威力,连车子都被炸成了碎片,你觉得我哥他……你觉得他还能……”

    姜小勇说到后面,悲从中来,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说不下去了。

    “他可以!我相信他可以!”严甯再次急喊,听似坚定的语气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恐慌。

    “七格格,我觉得你真的很可笑,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哥在的时候你嫌弃他,现在他不在了,你又这样……何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