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85章:怎么能打妈妈
    贝倩妮缓缓睁开双眼,头痛欲裂,一边本能地抬手揉着胀痛的额头,一边狼狈地挣扎着坐起来。

    大脑还是模糊的,贝倩妮本能地转动目光打量着四周。

    当看到自己眼前简陋得无法形容的陌生房间,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低头一看,身边卷缩着昏迷不醒的母亲罗婉月。

    贝倩妮的心咯噔一跳,突然有了不详的预兆,猛地转头,然后便看见了正坐在自己身后方的严甯……

    整个人狠狠一颤,贝倩妮立马吓得脸白如纸,混沌的大脑在瞬间清醒过来。

    “严、严甯?!你你……你是……”

    贝倩妮眼露惊恐地看着严甯,惊慌失措地往后退缩,失声叫道。

    “放心!我是人!不是鬼!”

    严甯轻轻勾唇,笑靥如花,语调听似慵懒,实则阴森刺骨。

    贝倩妮像是被吓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严甯,整个人都僵住了,完全无法动弹。

    是人?

    她没死?

    她竟然没死!!

    她为什么没死?!

    霍冬的车不是已经爆炸了吗?她不是在车上的吗?她为什么没死?

    为什么!!

    贝倩妮要疯了。

    为了确保能把她炸死,她可是在霍冬的车底装的威力最大的炸弹啊!

    那一天,她和母亲罗婉月求严甯帮忙,当她们在健身会所里交谈的时候,她的人正在地下车库装炸弹……

    她找了个与严甯身形极为相似的女人,再经过乔装打扮,在昏暗的光线很容易就会让人误认为那个女人就是严甯。

    她再花重金让人把监控录像的时间改了改,这样就算魏可想给严甯做时间证人也不行了。

    反正她把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为的就是既能让严甯和霍冬魂飞魄散,又能在事发时候把所有的罪都推在严甯头上。

    她想,只要所有罪证都指向严甯,那么严谨尧和严楚斐便不会再追究。

    那样她们贝家就安全了!

    然而,她好像想得太天真了……

    虽然得知霍冬的车已经成功引爆,但表哥左鸿飞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到现在都消息。

    她心急如焚,和母亲罗婉月开车出门想去找人打听打听,哪知车子正在路上行驶得好好的居然被人撞,她刚一下车,就被一个彪形大汉一掌给劈晕了。

    然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贝倩妮,我没死你很失望吧!”

    迎着贝倩妮布满惊惧的目光,严甯缓缓起身,噙着优雅冷艳的笑靥,一步步朝着她走去。

    她每走一步,就轻轻挥动一下手里的皮鞭,皮鞭划破空气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刺耳,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鞭子打在身上的感觉,毛骨悚然。

    “你你……你想干……干什么?”贝倩妮面如死灰,吓得瑟瑟发抖。

    严甯走到贝倩妮的身边,绕着她慢悠悠地踱步,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懒洋洋阴森森地说:“贝倩妮,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老实交代,可以少收点皮肉之苦。”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贝倩妮喘息着死命摇头,咬紧牙根抵死不认。

    啪!

    严甯眸光一凌,二话不说扬手就是狠狠一鞭挥下去。

    鞭子挥在贝倩妮的身上,波及脸上……

    贝倩妮的左脸颊顿时出现一条血痕。

    “啊……”贝倩妮倒地惨叫。

    脸上传来剧痛,她下意识地捂住脸颊,感觉到手心里的黏糊感,放下手一看,掌心竟是鲜血……

    意识到自己可能毁容了,贝倩妮吓得魂不附体,直接就哭了。

    “说!炸弹是不是你放的?”严甯目光阴森,眼底凶光毕露,气势汹汹地厉声喝问。

    “我没……没有……啊……”贝倩妮涕泪纵横,吓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啪!

    贝倩妮话音未落,严甯又是狠狠一鞭。

    于是贝倩妮的脸上,再添一道血痕。

    贝倩妮被打得哇哇大叫,“啊……严甯你这样……你这样是非法拘禁加故意伤人……是、是犯法的……啊……”

    严甯面罩寒霜,目光狠厉,在贝倩妮充满痛苦的叫喊声中,手起鞭落,一下一下狠狠打在贝倩妮的身上。

    贝倩妮双手抱头,被打得在地上翻滚,惨叫不已。

    严甯恨到极致,下手毫不留情,一连抽了十来下,才暂时住了手。

    此刻贝倩妮已经一身鞭痕,脸上以及手脚上,只要是露在外面的皮肤,均布上了鞭痕。

    全身都火辣辣的痛着,贝倩妮脸如白纸,在严甯停了手之后立马卷缩成一团,颤抖着狠狠抽泣,苟延残喘。

    严甯有点累,微喘,撸起袖子,睥睨着狼狈不堪的贝倩妮,冷笑连连,“犯法?呵!我还以为贝小姐是法盲呢,原来你还知道什么是犯法啊!”

    “严甯你这个践人!你这个神经病——啊……”

    贝倩妮从小娇生惯养,从未受过这种罪,这些年来仗着罗婉月撑腰没少欺负严甯,现下被严甯这样虐、打,心里哪里肯服气,惊怒交加之下,她凭着一股劲儿猛地坐起来,冲着严甯又哭又骂。

    啪!

    严甯对着贝倩妮的脸就狠狠一抽。

    贝倩妮本能地抬手挡,脸上侥幸逃脱,可手臂被抽得一阵剧痛。

    严甯怒火高涨,恨意充满整个胸腔,二话不说对着还敢跟她横贝倩妮就是一顿猛抽。

    她现在恨不得把贝倩妮千刀万剐,恨不得扒她的皮、抽她的筋、剜她的肉,恨不得也在她身上绑个炸弹,将她炸得魂飞魄散!

    她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恨不得对方死!

    真的!她恨不得贝倩妮死!

    以前贝倩妮那样欺负她,她都不曾有过让贝倩妮去死的想法,因为她始终觉得生命很可贵。

    可今天,她不止想让贝倩妮死,甚至还想亲手打死她……

    给霍冬报仇!

    给她的男人报仇!!

    严甯心里有多恨,此刻手上的鞭子就挥得有多用力。

    “啊……不要……不要打我……啊……”

    封闭式的房间,只有几平米,贝倩妮被打得像只过街老鼠般抱头乱窜,绝望又凄惨地哭喊着。

    贝倩妮细皮嫩肉,无情的鞭子劈头盖脸地落在她的身上,不一会儿就被打得皮开肉绽。

    “贝倩妮,你到底招不招?”严甯对贝倩妮恨之入骨,咬牙切齿地声声逼问。

    “不是我!我没做!你休想污蔑我!”贝倩妮泪流满面,尖锐地喊着叫着,抵死不认。

    她不敢认。

    她不傻,她已经意识到严甯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才会这样失控。

    她和严甯斗了这么多年,对严甯的脾性可谓是了如指掌。严甯如果没有被逼急的话,是不可能做出这种绑架伤人之事的。

    严甯现在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那么就可能是严甯在乎的人出了什么事……

    严甯在乎的人……

    严甯在乎的人没几个,除了她哥哥和严家的人,似乎就只有……

    霍冬!

    这一瞬,贝倩妮恍然大悟,几乎可以肯定,几个小时前的爆炸,炸死了霍冬。

    难怪严甯会突然发疯……

    贝倩妮恨,恨那场爆炸为什么不把严甯一起炸死!

    “事到如今,你以为你抵死不认就可以脱罪了吗?”见贝倩妮矢口否认,严甯冷冷一笑,绕着瑟瑟发抖的贝倩妮缓缓踱步。

    当绕到贝倩妮身后时,严甯弯腰凑近她的耳后,阴森吐字,“贝倩妮,你已经玩儿完了!你们整个贝家都已经玩儿完了!!”

    玩儿完了……

    贝倩妮满心恐慌,心里更是绝望,有种贝家大势已去的不详预兆……

    “说吧,霍冬车上的炸弹,是不是你放的?”严甯特别平静,冷冷地问。

    其实严甯知道是贝倩妮做的,只是苦于暂时没有证据,而找证据是需要时间的,她没那么多时间。

    所以目前来说,能洗脱她罪名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让贝倩妮亲口招供。

    以还她清白!

    “我没有!不是我!”贝倩妮死命摇头,痛得浑身发抖也不肯认罪。

    因为她知道,一旦认了罪,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严甯手上……

    不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认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坦白从宽”这句话都是骗人的,她若坦白,只会死得更快。

    所以,她不敢认!

    见贝倩妮死鸭子嘴硬,被打得皮开肉绽都不肯招认,严甯仅剩的耐性也终于用完。

    她二话不说就朝着门边走去,然后拎起门边的一个水桶再走回贝倩妮的身边。

    桶里有半桶水。

    “贝倩妮,知道这是什么吗?”严甯将桶放在贝倩妮的面前,缓缓弯下腰来笑米米地看着脸色惨白的贝倩妮,接着一字一顿地吐出三个字,“辣、椒、水!”

    “你你……”闻言,贝倩妮顿时眼露惊恐,吓得面无人色。

    她已闻到从桶里散发出来的刺鼻气味,证实了严甯所言非虚。

    哗啦啦……

    不给贝倩妮反应的机会,严甯提起桶,没有丝毫犹豫和心软,对着贝倩妮就当头浇下。

    “啊……啊啊啊……”

    半桶辣椒水,尽数倒在贝倩妮的身上,从头到脚,湿透。

    被鞭打得皮开肉绽的贝倩妮,再经过辣椒水一浇,立马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可能是贝倩妮的叫声太凄厉了,本是昏迷的罗婉月竟被吵醒了过来。

    同样是被人一掌劈晕,罗婉月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快断了一般,轻轻动一下都痛得要死。

    挣扎着慢慢坐起来,凄惨的尖叫着不绝于耳,神智还不是很清醒的罗婉月转头循声看去,惊愕地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小女儿发出的尖叫声,还像是疯了一般在满地打滚。

    “贝儿?”罗婉月蓦地睁大双眼,忙不迭地朝着贝倩妮扑去,失声叫道:“贝儿你怎么了?贝儿!”

    “啊啊……好痛,好痛啊……我好痛啊……救命啊……”

    贝倩妮痛得想咬舌自尽,可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只能拼命打滚,奢望着能减轻一点痛苦。

    看到几乎面目全非的小女儿,罗婉月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面对此情此景一脸懵逼,“我的天,贝儿你这是怎么了?这……严甯?”

    罗婉月一边叫着,一边慌乱地到处看,一转头就看到正冷冷站在她身后的严甯。

    顿时惊愕无比。

    “严甯!是你把贝儿折磨成这样的?!”

    在短暂的怔愣之后,罗婉月怒不可遏,腾地站起来,苦大仇深地狠狠瞪着严甯厉声质问。

    罗婉月想冲上去揍严甯以给小女儿报仇的,可当她看到严甯手上的鞭子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严甯既然敢把贝儿打成这样,就说明她已经六亲不认,此刻她若再冲上去的话,肯定也会挨鞭子的……

    如此一想,罗婉月悄悄咽了口唾沫,当即就怂了。

    严甯极冷极冷地看着冲自己咆哮的罗婉月,不语。

    贝倩妮惨叫不休。

    但可能是太痛,体力严重消耗,贝倩妮的哭喊声已不似刚才那么大声,在慢慢变弱。

    罗婉月看到小女儿遭此折磨,对严甯便更是恨得咬牙切齿,那狠毒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把严甯生吞活剥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贝儿?!”罗婉月面目狰狞,又惊又惧地仇视着严甯,厉声嘶吼,“这是哪儿?你把我们抓来这里做什么?啊?你到底想干什么?”

    严甯还是沉默,只是冷冷看着罗婉月。

    迎上严甯那阴沉冷厉的目光,罗婉月心脏狠狠一紧,竟心生怯意……

    可这些年里罗婉月欺负严甯已经欺负习惯了,仗着自己是她的生母,仗着严甯嘴硬心软的性子,就算此刻有点畏惧严甯手上的鞭子,但她觉得严甯不敢对她动手,便又有恃无恐起来。

    “你想死吗?你竟敢打贝儿——”

    啪!

    “啊……”

    罗婉月还没吼完,严甯突然扬手一挥。

    鞭子再次狠狠落在贝倩妮的身上。

    刚刚消停的贝倩妮顿时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严甯你——”

    “贝太太!我提醒你,话,想好了再说,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你若有一个字让我不高兴,我就抽你女儿一下!”

    严甯勾起唇角,噙着冷笑,极尽鄙夷地冷睨着脸色铁青的罗婉月,不紧不慢地优雅轻吐。

    罗婉月目露凶光,恶狠狠地吼,“你敢!你这个践人——”

    啪啪啪啪啪!

    严甯挥动鞭子,一鼓作气,朝着贝倩妮的身上就狠狠抽了五下。

    “啊……不要打了……啊啊……”贝倩妮痛得在地上到处乱爬,以躲避严甯的鞭打,边爬边哭,“呜呜……好痛啊,妈妈,你快叫她别打了……呜呜呜……”

    “严甯你住手!你快给我住手!住手!!”罗婉月见状,尖叫着往贝倩妮身上扑去,以身相护,红着眼心疼地大喊着,“贝儿,贝儿,你怎么样?”

    贝倩妮躲在罗婉月的身后,瑟瑟发抖,痛得神智都快模糊了。

    严甯看着眼前紧紧抱在一起的罗婉月和贝倩妮,唇角冷笑蔓延。

    “严甯,你竟敢这样对我们,你这是不孝,你要遭天打雷劈的!”罗婉月将贝倩妮紧紧护在怀里,转头狠狠瞪着严甯,歇斯底里地怒吼。

    “贝太太,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就算我要被天打雷劈,老天爷也会先报应你!”严甯面色阴沉,目光冷厉似箭。

    “你——”

    “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狠得下心谋害,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不孝?”严甯淡淡吐字,冷笑更甚。

    罗婉月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我……”

    “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可是你从来不知道悔改!不知悔改也就罢了,但你居然变本加厉还想要我的命!”严甯轻轻摇着头,看着罗婉月的目光充满着鄙夷和厌恶,“罗婉月,你觉得你真的配为人母?!”

    “你自找的!”罗婉月被严甯质问得一脸难堪,恼羞成怒地狠狠切齿。

    “嗯!”严甯点头,笑靥如花,然而笑意却丝毫没有传达到眼底,“所以你们今天有此下场,也是自找的!”

    罗婉月被呛得哑口无言。

    严甯抬腕看了看时间,然后抬眸看向贝倩妮和罗婉月,“我最后问你们一次,炸弹是不是你们放的?”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聊天一般漫不经心,然而她手里的鞭子,却闪着森冷的光,极具威慑性。

    罗婉月和贝倩妮面面相觑。

    狠狠咬了咬牙,罗婉月硬着头皮否认到底,“不是!”

    严甯眸光一凌。

    啪!

    她抬手一挥,鞭子打在地上,发出一声大响。

    听着鞭子甩在地上的声音,罗婉月和贝倩妮全身汗毛瞬间倒竖,毛骨悚然。

    她们听得懂,严甯这一鞭,透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贝倩妮,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被我的鞭子抽,二是你扇她耳光!”严甯目光淡漠地看着贝倩妮,不紧不慢地冷冷吐字。

    罗婉月和贝倩妮不约而同地瞠大双眼看着严甯。

    “严甯你——”罗婉月又惊又怒,不可置信。

    贝倩妮瑟瑟发抖,布满惊惧的目光一直盯着严甯手里的皮鞭,很显然是被打怕了。

    “我数三声!”严甯看都不看罗婉月,只是盯着贝倩妮。

    贝倩妮看着罗婉月。

    罗婉月一见小女儿那副表情,心里咯噔一跳,有了不好的预感……

    “严甯你这个践人!你不得好死!”罗婉月恨严甯恨得要死,狠狠瞪着严甯,咬牙切齿地咒骂。

    “一!”

    严甯面无表情,对罗婉月恶毒的咒骂置若罔闻,一边开始数数,一边转身往回走,优雅从容地坐回椅子里。

    她姿态慵懒地翘着二郎腿,唇角噙着冷笑,好整以暇地看着狼狈不堪的两母女。

    罗婉月慌忙转头看着贝倩妮,喘着气柔声哄着,“贝儿你别听她的,有妈妈在,她不敢打你的。”

    贝倩妮此刻已经披头散发,听到严甯开始数数,低着头,整个人更是抖得不行。

    严甯,“二!”

    “贝儿不怕,有妈妈在,妈妈会保护——”

    “三!”

    啪!

    严甯话音刚落,贝倩妮就一巴掌打在罗婉月的脸上。

    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

    罗婉月的脸被打得偏向一边,脸颊顿时火烧火燎的刺痛起来。

    “贝儿,你……”罗婉月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从小到大都宠爱有加的小女儿。

    罗婉月被打懵了。

    贝倩妮死死咬着牙根,红着眼瞪着罗婉月,眼底没有丝毫的愧疚,反倒有着深深的怨气。

    “继续!”严甯悠然自得地轻轻抖着腿,淡淡地说:“贝倩妮,我没喊停,你就不能停,你停,我就抽你!

    罗婉月怒不可遏地冲着严甯嘶吼,“严甯你这个神经病,你就是个变、态——”

    严甯若有似无地动了动手里的鞭子……

    啪!

    贝倩妮抬手又是一巴掌狠狠打在罗婉月的脸上。

    罗婉月的怒吼被打得戛然而止。

    “贝儿!我是你的妈妈!你怎么能打妈妈呢?!”罗婉月气急败坏,震惊地看着小女儿,伤心又气愤地喝道。

    “你活该!!”贝倩妮勃然大吼,情绪崩溃,歇斯底里地尖叫:“谁叫你要生个这样的变、态出来,如果你不把她生出来我今天就不会被她打成这样,你看看,我都毁容了,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都怪你都怪你,全都是你的错!!”

    贝倩妮一边吼一边将脸上的发丝撩开,露出自己脸上的伤给罗婉月看,满腹怨恨。

    “贝儿……”罗婉月看着贝倩妮已经被抽花的脸,心疼极了。

    “贝太太,还手!”

    突然,严甯轻飘飘地冒出一句。

    罗婉月又是狠狠一惊,“你说什么?”

    她要她们母女互扇巴掌?

    “你们母女情深不是吗?我今天倒想看看你们母女到底情深到什么地步!”严甯优雅冷笑。

    “你……”

    啪!

    严甯狠狠一鞭挥在地上。

    “打!”

    同时她面如冰霜,极具威慑性地厉喝一声。

    罗婉月和贝倩妮面面相觑。

    贝倩妮刚才打自己母亲的时候毫不手软,此刻自己也要挨打了,便犹豫了起来。

    等了几秒,严甯缓缓站起,“贝太太,贝小姐,我现在没什么耐性,你们如果再不动手的话,那就只有我来了咯!”

    贝倩妮见严甯捏紧了手里的皮鞭,浑身一颤,立马就对着罗婉月的脸又一巴掌呼过去。

    啪!

    罗婉月挨了小女儿三个巴掌,愣了一秒,接着——

    啪!

    终于忍无可忍,回了一巴掌。

    贝倩妮也愣了一下,脸上本就有伤,还被打了一巴掌,更是痛得头昏眼花起来。

    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贝倩妮心里的怨气爆发,对着罗婉月的脸就左右开弓——

    啪啪!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