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83章:这个黑锅他不背!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的车爆炸了。

    霍冬死了,尸骨无存。

    医院里,严甯躺在病牀上,正陷入晕迷中。

    她被梦魇迷住了,怎么也醒不过来。

    梦里全是她在晕迷前发生的事……

    爆咋声响彻天际,她和姜小勇面面相觑,心里均是浓浓的不安。

    不知是月光惨淡还是什么原因,她和姜小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对方的脸色都是同样的苍白。

    姜小勇拿出手机给霍冬打电话。

    可是他重拨了一次又一次,却都打不通。

    在朦胧模糊的月色中,她清晰地看到姜小勇的手在发抖……

    在综合素质和技能上姜小勇或许不及霍冬的十分之一,可他也是一名极其优秀的特种兵,所以如果不是已经慌到极致,他定然不会把内心的情绪如此明显地表露出来。

    他在害怕。

    跟她一样害怕。

    她本就不安,再看到姜小勇此番模样,心里不由更加恐慌……

    恐惧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整个笼罩,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无法呼吸了……

    姜小勇不停地打着电话。

    就在她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耳朵里传来沙沙的声音……

    她的耳朵里有一个极其微小的蓝牙通讯器,此刻的沙沙声说明有人试图跟她联系。

    “七仔,七仔?七仔你在吗?”

    她打开蓝牙开关,耳朵里立马传来哥哥严楚斐的声音。

    那么焦急,那么恐慌。

    “哥,我在。”她微微用力摁住耳朵,以便能更清楚地听到哥哥的声音。

    “你怎么样?你没事吧?”严楚斐在听到妹妹的声音时,明显大大地松了口气。

    “我没事。”她望着远处那仍在熊熊燃烧的爆炸点,虽极力控制,却依旧难以掩饰声音的颤抖。

    “七仔……”严楚斐语气突然凝重起来,欲言又止。

    “嗯。”听着哥哥突然变化的的语气,她心里的不安疯狂蔓延,她甚至都不敢问哥哥有什么事,就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然而,越是害怕什么,老天就越是来什么……

    “霍冬他……”

    严楚斐的声音变得更加沉重,沉默了下,才像是硬着头皮般极尽艰难地告诉她一个噩耗——

    “他的车爆炸了。”

    他的车爆炸了……

    车爆炸了……

    爆炸了……

    她像是傻了一般,僵在当场,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哥哥最后说的那句话。

    眼前突然一黑,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什么吸走了一般,她毫无预兆地往后倒……

    最后的意识,是姜小勇慌忙伸手抱住了她。

    浑浑噩噩,不得安宁。

    严甯知道自己在做梦,在做一个很悲伤的梦……

    梦里,那个爱她入骨的男人,死了……

    她想醒过来,只要醒过来这个悲伤的梦就可以结束了,只要醒过来他就还是好好的……

    嗯,他是好好的!

    她要醒过来,立刻!

    严甯在梦里拼了命地挣扎,仿佛只有醒过来才是唯一的活路。

    她对自己说,严甯,快点醒过来,醒过来霍冬就会没事了,醒过来时间就会倒回到你去超市之前,醒过来你就会发现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对!所有的一切都还好好的,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嗯,噩梦而已!

    严甯在黑暗中奋力奔跑,拼尽全力与梦魇搏斗,她心急如焚,不停地鼓励几近崩溃的自己加油。

    她告诉自己,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就可以醒过来了,再努力一点就可以看到他了……

    她想,他一定会如同往常一样,在她清晨醒来的时候出现在牀边,噙着微笑深情款款地凝睇着她……

    想见到他似乎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每当她快要倒下时,她都哄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就可以见到他了……

    她不敢倒下,就怕自己一倒下,就真的再也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不停地往前跑,想要逃离这个可怕又悲伤的梦魇。

    然而,她跑得大汗淋漓,跑得筋疲力尽,跑得满心的希望变成了绝望,眼前依旧是一望无际的黑。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她再也跑不动了,只能停下来。

    “啊!”

    她仰起头,朝着黑暗的天空无助地嘶喊。

    绝望又悲怆的尖叫在病房里乍然响起,同时她终于挣脱了梦魇的束缚,整个人猛地从病牀上弾坐起来。

    严甯脸如白纸,冷汗淋漓,她像是一口气爬了三十楼,胸口剧烈起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七仔!”

    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是熟悉的声音,却并非是她所期待的那一个……

    她瞠大双眼,对哥哥的呼唤置若罔闻,目不转睛地瞪着前方,目光呆滞而茫然。

    “七仔你醒了吗?”严楚斐紧盯着妹妹一片惨白的小脸,无法确定她的神智是否真的清醒,紧张又小心翼翼地唤她,“……七仔?”

    严甯足足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才确定自己是真的从梦魇中醒过来了。

    她转头,看向站在病牀边的哥哥,“霍冬呢?”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嘶哑破碎得如同喉咙里灌满了砂砾,每吐出一个字,喉咙都剧痛无比。

    她问,霍冬呢……

    严楚斐倏然无言。

    他看着妹妹,眼底的沉痛清楚地向她说明了一切。

    严甯的心,在往下沉,不停地往下沉……

    突然觉得很冷,像是整个人掉进了冰窟,冷得她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严楚斐!我在问你话呢,霍冬呢?!”

    她勃然怒吼,试图用大嗓门掩饰自己心里的恐慌和无助。

    严楚斐狠狠咬了咬牙,目光哀伤地看着妹妹,极尽艰难地小声说道:“炸弹威力太大,什么都没有留下……”

    “你胡说!!”严甯攥紧双手往牀上狠狠一锤,像瞪仇人一般瞪着哥哥,吼得声嘶力竭。

    不!

    不是真的,被炸掉的不是霍冬的车,不是!

    她不接受,她不相信!

    那个男人,坚不可摧,福大命大,他不可能出事,不可能……

    这几年,他受了那么多次伤,每一次都逢凶化吉安然无恙了,她不信这一次老天会狠心要他的命。

    上一次他中了三枪,甚至一度停了心跳,可他最后都挺过来不是吗?!

    他那么强大,那么厉害,他不会就这样轻易死掉,不会……

    他说他爱她的,他说他想要跟她白头偕老的,他说他希望她能给他生宝宝的,他的愿望都没有达成,怎、么、舍、得、死?

    不对不对,她一定还在做梦,她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她还在梦魇里。

    严甯觉得一定是自己醒来的方式不对,她想老天应该不会那么残忍,梦里梦外都让她这么悲伤……

    不会,不会……

    她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不会,一边闭上双眼往后倒去。

    她要继续昏迷,要么永远别醒来,要么再次醒来一切都没发生。

    严甯直挺挺地倒回病牀上,闭着双眼命令自己快睡快睡快快睡……

    “七仔……”

    可哥哥饱含担忧的声音却是那么清晰地在她身边存在着。

    她感觉到了绝望。

    她睡不着了!

    哥哥还在不停地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严楚斐,你告诉我……”她再次睁开双眼,目光呆滞地盯着白得近乎惨淡的天花板,颤抖的声音像是病入膏肓的人一般气若游丝,然后她缓缓转头,死死看着哥哥,“那不是真的!”

    她迫切地需要有人站在她这一边,与她一同认定霍冬没事。

    “七仔,你别这样……”严楚斐看着妹妹,心脏狠狠揪在一起,难受极了。

    “告诉我!那不是真的!!”她猛地又弾坐起来,嘶声大吼。

    她心里本就没底,哥哥再这幅表情,无疑是将她的希望活生生地扼杀了。

    严楚斐沉痛地重重一叹,“我也希望那不是真的,可是——”

    严甯倏然跳下牀来,双手狠狠揪住哥哥的衣领,她面目狰狞,近乎歇斯底里地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严楚斐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严楚斐一怔。

    “七仔……”他狠狠皱眉,心疼又疑惑地看着情绪失控的妹妹。

    “你答应过我的!严楚斐!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过只要他交出东西你绝对不会伤他分毫的!你为什么要杀他?啊?!为什么!!”严甯吼得声嘶力竭。

    那一日,她发现霍冬与贝宗云见了面,她大发雷霆他却依旧骗了她,她便以为他是准备要投靠贝宗云了。

    她心慌意乱,不想眼睁睁看着他走上不归路,所以在稍作权衡之后,就把事情始末告诉了哥哥。

    顺便还跟哥哥说了她的计划……

    自从上次罗婉月和贝倩妮来求她,希望她能帮忙而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之后,她就知道罗婉月母女不会善罢甘休,所以那几天有人跟踪她她是知道的。

    于是她就想,何不将计就计呢。

    既然罗婉月想绑她,那她就让他们绑。

    能帮罗婉月办事的人只有左鸿飞,所以严楚斐就在左鸿飞的身边安排了两个卧底。

    霍冬爱她,舍不得她受到一丝丝伤害,她知道的。

    所以只要她落在左鸿飞的手里,霍冬就一定会妥协。

    借左鸿飞的手,得到霍冬手里的那些东西,该利用的利用,该销毁的销毁,一切将会非常完美。

    在决定实施这个计划之前,她对哥哥说,不能伤霍冬!

    她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他活着。

    当时她想,得到霍冬手里的东西,打倒贝宗云,那么事情就瞒不住四叔了。

    但不要紧,到时候她可以跟四叔说,是霍冬自愿交出来的。

    四叔最疼她了,一定会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或许四叔从此不会再重用霍冬,不过没关系,他可以退伍,不再做军人,他们甚至可以出国,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国家过点简简单单的小日子。

    她把未来的蓝图都策划好了,就等着事情结束后,能和他像对正常的夫妻,过上正常的生活。

    从此不再相互猜忌,不再相互欺骗,不再相互伤害……

    她要求哥哥对她发誓,绝不伤害霍冬。

    哥哥答应了,也向她发誓了。

    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左鸿飞已在哥哥的控制范围中,他想要加害霍冬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唯一值得怀疑的对象,便只有哥哥了。

    哥哥的性格向来蛮横霸道,为了严家和四叔,对霍冬赶尽杀绝也不是没可能。

    她还记得,那一次哥哥问她还爱不爱霍冬,她说不爱,哥哥就意味深长地说了声“那就好”……

    什么叫“那就好”?

    她当时不敢细想,可如今看来,或许那时哥哥对霍冬就已经起了杀心。

    “不是我,我没有!”

    面对妹妹愤怒的控诉,严楚斐大惊,立马摇头。

    “你有!严楚斐,一定是你!!”严甯狠狠揪着哥哥的衣领,双手的指关节严重泛白。

    “我……”严楚斐有种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的无力感,看着伤心得已经歇斯底里的妹妹,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

    “我不该相信你的,我不该跟你合伙算计他的,我不该……”严甯哭了,泪如雨下,胡乱地摇着头,像是突然失去力气一般松开了哥哥的衣领,一步步往后退,“你从来都是那么自私,那么专横霸道,那么唯我独尊,我早该想到你会杀人灭口的,我真蠢!我以为你是我亲哥你就不会欺骗我,我以为你爱我你就一定不会舍得我伤心,原来我错了,我错了……”

    严楚斐急得眼都红了,一边向妹妹靠近,一边着急解释,“七仔,真的不是我,我是你哥——”

    “你不是我哥!!”严甯猛地抬头狠狠瞪着哥哥,失声怒吼。

    严楚斐僵在当场。

    他本是伸出手去想要抱抱妹妹,可听到妹妹怒吼着不认他这个哥哥,他伸在半空的手,就再也没有力气往前一分。

    看着妹妹,他的眼底划过一抹受伤……

    见妹妹如此难过,严楚斐心里也充满着悔恨。

    妹妹骂得没错,他就是太自私太霸道了,为了达到目的,竟牺牲了妹妹的幸福……

    “严楚斐,如果他有事,你就不是我哥!”严甯抬袖狠狠抹掉眼泪,咬牙切齿地对哥哥说。

    严楚斐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从小到大,妹妹一直非常的依赖他,也非常的信任他,他就这一个妹妹,那么疼,那么爱,如果妹妹不认他了,他可怎么办?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冤枉的啊!

    他真的是冤枉的啊!!

    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妹妹要跟他断绝关系他倒也认了,可他没有啊!

    对!在最初知道霍冬有叛变之心时他的确有过想要除掉他的想法,可后来见妹妹好像对他余情未了,他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他可以对天发誓,霍冬的车爆炸,跟他无关!

    这个黑锅他不背!!

    但妹妹现在这么激动,根本听不进他的解释,他只能好言相劝,让她先冷静下来再说。

    严楚斐向妹妹伸出手,想要给她一个拥抱,给她一点力量,“七仔,哥知道你心里难过——”

    “我不难过!我只是对你很失望!严楚斐,我对你很、失、望!!”严甯后退,避如蛇蝎般躲开哥哥的手,刻意咬重的字音,充分表达着她内心的愤慨。

    嗯,她不难过,霍冬没事,她为什么要难过?

    她只是没想到原来在这个世上她没有一个人敢信,居然连亲哥哥都欺骗她。

    如果霍冬有事,她就是罪魁祸首!

    是她害死他的……

    原来袁超舅舅和姜小勇说得没错,她真的是他的克星……

    呸呸呸!

    严甯你不许胡说!他没死!他不可能死!

    “七仔……”

    严楚斐活这么大,第一次遭受如此误解,还是被最亲的亲人误解,真是觉得憋屈又难过。

    严甯心口痛,很痛很痛。

    痛得她冷汗直冒,痛得她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你先冷静点好吗?七仔,这件事真的不是哥做的,哥可以对天发誓!”严楚斐不厌其烦地解释着,从未有过的低声下气。因为妹妹太难过,他不忍用过激的言语辩驳,只能尽可能地安慰,“我去过爆炸现场,霍冬的车应该是早就被人放了遥控炸弹。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严楚斐……”严甯红着眼惨淡一笑,看着哥哥胡乱地轻轻摇着头。

    “七仔,你别这样,哥真的没有!”严楚斐又气又急,看着妹妹崩溃成这样,心疼又难过。

    严甯说:“那你让他回来!”

    “……”严楚斐无言以对。

    让他回来?

    怎么回来?

    她根本不知道那炸弹的威力有多大,现在别说让霍冬回来,甚至想要找一块属于他的骨头都已经是奢望。

    “只要他平安回来,我就信你!”严甯特别认真的看着哥哥,眼底泛着希冀。

    “七仔……”严楚斐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叩叩叩。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敲响。

    “进来!”严楚斐转头看向门口,沉声喝道。

    来人推门而进,对严楚斐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六少!”

    是个三十左右的年轻男子。

    跟着男子进来的,还有双目猩红的姜小勇。

    姜小勇一直在门外守着,就等着看看是谁在老大车上装了炸弹。

    “查到了吗?”严楚斐一见男子,立马迎上去,急问。

    男子点点头,径直走向沙发,然后打开手里的公文包,拿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

    严楚斐二话没说快步走了过去。

    严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不想去看。

    似乎只要不去看,就可以对自己说霍冬的车没爆炸……

    男子打开笔记本,从文件夹里翻出一段监控视频,然后点下播放键。

    严楚斐和姜小勇同时弯下腰,凑近茶几上的笔记本,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几秒之后,严楚斐和姜小勇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均是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严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