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82章:尸骨无存
    “我对不起你!”他轻轻捧住她的脸,深深看着她的眼,特别郑重地向她道歉:“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那样对你——”

    “我叫你不要说了!”她勃然大喝,红着眼狠狠瞪他。【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

    听着他一声声的忏悔,严甯的心里变得更加愧疚难过。

    刚才在工厂里,为了救她,他毫不犹豫地交出那些东西,不由让她对他那种为了她的安危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管不顾的做法是又爱又恨!

    知道是悬崖还义无反顾的往下跳,他傻不傻!

    严甯的心在狠狠抽搐,好像又开始为眼前的男人疼痛起来……

    脑海里全是刚才他提起三年前的那些话,一字一句,狠狠触动着她的心灵……

    他悔恨地说他以前太蠢……

    他内疚地说他害死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他害怕地说差点就永远失去了她……

    他说她给了他很多教训,他还说他现在深深明白了她的重要性……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针尖扎在她的心上,看不到伤痕,却又痛得那么实在。

    隐约中,她一直紧闭的心门,在这一瞬似乎有了打开的迹象……

    霍冬微微低头,与霍太太额头相抵。

    两人眼对眼,鼻对鼻,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他贴近她的唇,重重叹息一声,“甯甯,老公对不起你……”

    曾经做过太多伤害她的错事,为了求得她的原谅,他得想尽一切办法弥补。

    他当然清楚背叛当今总统会得到什么下场,死路一条呗。

    可若是怕死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有生命危险却什么都不做,那他跟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那么窝囊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听着他一声声的对不起,严甯受不了了,她觉得自己的情绪马上就要崩溃了。

    她心疼,很疼很疼。

    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骗了他一次又一次……

    “甯甯,你是我的妻子,如果我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那我就真的太没用了。”他轻轻贴着她的唇瓣,略显苦涩地幽幽说道:“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我不能没有你!”

    “可是背叛了四叔你会没命!”严甯咬牙切齿,又恨又气。

    他说的“可以什么都不要”难道连命也算在内?

    他可真是个榆木脑袋,什么钱啊爱啊其实都是个屁,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人终有一死,早晚而已。”他轻轻一笑,云淡风轻。

    “你——”她气结,哭了。

    她不知道是被他气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反正眼泪毫无预兆就开始哗哗地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他正捧着她的小脸,她的眼泪很快就润湿了他的双手,他心疼极了,一边亲吻她的唇,一边柔声轻哄,“别哭,乖,别哭……”

    “你……你这个……这个笨蛋!”

    她终于忍无可忍,情绪失控,莫名其妙就哭得不能自制,一句话说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你喜欢我这个笨蛋吗?”他却笑了,像是突然就功德圆满了一般,笑得特别欣慰满足。

    “霍冬,对不起……”她突然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难过得泣不成声。

    “没关系。”他笑,大掌轻抚她后脑的发丝,一下一下,极尽眷念和怜惜。

    黑暗中,他的目光黯淡,布满了失落和悲伤……

    “我、我……”她胡乱地死劲儿摇头,抬起头来看着他,狠狠啜泣,“我骗了你!”

    霍冬神色平静,唇角保持着微笑的弧度,默默看着情绪崩溃的小女人,但笑不语。

    “今天这事儿,是我和我哥算计好的!!”严甯觉得自己再也瞒不下去了,勃然哭喊。

    “嗯。”霍冬唇角的笑意加深,轻轻嗯了一声。

    嗯?

    他没听懂吗?

    严甯愣住了。

    倒是前面开车的姜小勇,在听到严甯的坦白后,眼底划过一抹震惊,忙里偷闲地转头瞟了眼后座里的两个人,不可置信。

    严甯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以为他没听懂,便更加详细地向他坦白道:“我说我是故意被左鸿飞绑架,这是我和我哥将计就计算计你的!”

    像是担心他听不明白一般,她咬字清晰,掷地有声地对他说。

    “我知道。”

    哪知他却轻飘飘地吐出三个字。

    云淡风轻的语调,仿佛在说今晚月色真美……

    “……”严甯狠狠一震,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颤声道:“你说什么?”

    “我知道。”霍冬重复,保持着微笑。

    是的!他知道,全都知道!

    如若不然,他又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左鸿飞那个人渣?

    几天前他去见了贝宗云,回来她就对他发了脾气,虽未挑明,她也极力掩饰,但他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异常。

    尤其这些天她对他格外的好,好到让他受宠若惊,好到让他心生不安。

    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所以霍太太突然对他那么好,必然是有原因的。

    当时他没反应过来,可后来仔细一想,便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

    加上今天她故意趁他外出的时候去超市,以及他到了工厂里看到左鸿飞身边的那名黑衣男子,便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

    那名黑衣男子一看就身手不凡,押着严甯的时候看似很用力,实则根本不会伤到她半分。

    如果他没猜错,那名黑衣男子应该是严楚斐安排在左鸿飞身边的卧底。

    他说他知道……

    “你……”严甯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震惊得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为……为什么?”

    为什么明知她在算计他,他还要傻乎乎的交出那些东西呢?

    “那些东西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想要我就给你啊!”他轻轻撩开她额前散乱的刘海,在昏暗的光线中深深凝睇着她,温柔地低低道。

    严甯闻言,气急败坏,“你既然愿意给我,干吗不早点给我?为什么非要等到——”

    “如果不这样,我又怎么知道原来我在你心里真的连一丝分量都没有呢?”他贴近她的唇瓣,微笑着说,笑容苦涩又悲凉。

    在他和严家之间,她果断选择了严家,背弃了他!

    其实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知道自己没资格怨恨她的背弃,只是……

    还是觉得伤心。

    嗯,很伤心!

    他很悲伤,有种看不到曙光的绝望,终于明白不管自己做什么,都再也挽不回她的心了……

    她说她的心很小,果然很小,他拼了命都无法再挤进她的心里去……

    “……”严甯倏然无言。

    感觉到他的悲伤和绝望,她的心又痛又慌,急忙摇头,“我不是——”

    “哥,有尾巴!”

    突然,姜小勇语气凝重地说道。

    霍冬和严甯不约而同地转头往后看,果然后面有车近乎疯狂地追了上来。

    “坐好!”没有一丝犹豫,霍冬把怀里的小女人轻轻推到一边。

    严甯感觉到气氛在瞬间变得紧绷压抑,心里莫名就泛起一丝不祥的预兆……

    她没说没问,被他推出怀里之后就呆呆地坐在,双手悄然攥紧,心底爬满恐慌。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不是有他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的吗?为什么此刻她竟害怕得发抖呢?

    “小勇,让开!”霍冬在放开严甯之后,立马对姜小勇说。

    姜小勇以为老大要来开车是因为老大的车技更好,所以没有任何异议,点头,准备。

    即便车子在急速前进,两人还是毫无压力就轻轻松松换了位置。

    变成了霍冬开车。

    “后面去!”霍冬动作娴熟地掌控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对姜小勇沉声喝道。

    姜小勇听命行事,二话没说就坐到严甯身边去。

    霍冬把油门踩到底,尽可能地与后面的车拉开距离。

    同时他对姜小勇说:“小勇,前面第二个弯道,我放慢车速,你只有三秒,抱着她跳下去!”

    姜小勇:“我?”

    严甯:“什么?”

    两人同时出声,均瞠大双眼,震惊不已地失声叫道。

    “准备!”霍冬什么解释都没有,直接命令。

    姜小勇狠狠皱眉,为难又不安,“哥,还是我来开车,你保护七格格——”

    “姜小勇!这是命令!!”霍冬勃然大喝。

    姜小勇噤声,脸色凝重。

    “为什么要跳车?”

    严甯懵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歪着头惊愕地看着开车的男人。

    什么意思?

    好好的为什么要跳车?

    车在行驶中跳下去还不得摔死啊?

    而且……

    为什么是姜小勇抱着她跳?

    就算要跳也该是他抱着她跳啊!

    他才是她的丈夫不是吗?她的安全应该由他来保护不是吗?危急时刻他怎么能把她交给别的男人呢?

    可没人回答她!

    “小勇。”霍冬突然轻轻唤道。

    “哥!”姜小勇抬头挺胸,一副等待接受命令的慎重表情。

    “跟我保证,你会毫发无损的把她带回去!”霍冬始终注视着前方,成功把身后的车甩开了一段距离。

    姜小勇很为难,也很不安,多年来第一次有了想要违背老大命令的念头,“哥,我觉得还是你亲自保护七格格——”

    “少废话!跟我保证!!”霍冬倏然沉喝。

    冷厉的语气,威严十足,不容抗拒。

    姜小勇暗暗咬了咬牙,然后抬头挺胸,铿锵有力地答道:“我保证!”

    马上就要到第二个弯道了……

    “准备!”霍冬喝道。

    姜小勇正襟危坐,全神贯注看着前方。

    气氛紧绷到极限。

    听着两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严甯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竟害怕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第二个弯道马上就到,姜小勇向严甯伸出手去——

    “为什么要跳车?我不跳!”

    严甯狠狠挥开姜小勇的手,颤声大吼。

    她害怕,她不想跟他分开。

    因为她的心里有种此刻分开了这一辈子都无法再相聚的荒谬感觉……

    姜小勇一反常态,沉着脸,再次向严甯伸出手去,态度强硬地将她箍在怀里。

    严甯试图挣扎,可徒劳无功。

    因为姜小勇并不像霍冬那样会心疼她,霍冬如果箍疼了她会立马松开,可姜小勇不会,他不会管她疼不疼,她越是挣扎他就会箍得越紧,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严甯没辙,只能看向专心开车的男人。

    “霍冬,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她问他,小心翼翼,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霍冬沉默不语,仿佛没听见她在说话一般。

    严甯红了眼眶,颤声微哽,急切地解释,“我知道我骗你是不对的,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这么做的出发点都是为你好,我真的没有恶意……”

    “姜小勇!”霍冬倏然喊道。

    弯道马上就到。

    “准备好了!”姜小勇答。

    严甯恐慌大叫,急得又快哭了,“姜小勇你放开我!我说了我不跳!”

    霍冬,“一!”

    姜小勇一手箍住严甯,一手将车门打开一条缝。

    时刻准备着。

    “霍冬!我说我不跳你听不懂是不是?”严甯大喊,惊慌失措的模样我见犹怜。

    然而霍冬置若罔闻,狠着心不去理会。

    “二!”霍冬喝道。

    严甯清晰地感觉到姜小勇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她哭了,害怕得眼泪疯狂地往下掉。

    从决裂到重逢,她第一次哭着求他,“霍冬,我跟你道歉行不行?你别生我的气了——”

    “三!”

    然而她还没说完,就被霍冬冷冷阻断。

    弯道已到。

    霍冬把车开到靠向山坡的一边,同时稍微减缓车速……

    格外惊险。

    随着霍冬的话音落下,姜小勇毫不犹豫地推开了车门,不给严甯拒绝的机会,就抱着她纵身一跳……

    严甯甚至来不及看霍冬最后一眼。

    “唔……”

    一阵天旋地转,严甯感觉到自己和姜小勇在不停地翻滚,吓得魂飞魄散。

    霍冬的车继续极速前进。

    姜小勇和严甯在杂草丛生的山坡上翻滚,一直滚到半山腰,姜小勇用脚蹬住一棵大树,两人才终于停下。

    跳车的那一瞬,严甯以为自己会死,可原来她不止没死,竟然还真的毫发无损。

    她很好,没有任何不适,甚至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姜小勇将她保护得非常的好。

    严甯挣扎着从姜小勇的怀里出来就要往山坡上爬,她要去找霍冬。

    可下一秒她就被姜小勇抓住了手臂。

    “姜小勇你放开我!”严甯怒不可遏,冲着姜小勇大吼。

    她心急如焚,想立刻见到霍冬,见不到他她的心里不踏实。

    月光铺满大地,在月色中姜小勇冷冷看着严甯,“这一路上都有埋伏,我哥没有你才能全身而退!”

    严甯愣了一下,“……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跳车吗?”姜小勇说。

    埋伏……

    “他有危险?”严甯霍然瞠大双眼,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失声叫道。

    “你会在乎吗?”姜小勇极尽鄙夷地冷笑。

    面对姜小勇对自己的误解,严甯感到很无力,试图解释,“姜小勇……”

    “他恨不得把心挖给你,你却处处算计他,呵!你还会在乎他有没有危险?”可姜小勇没兴趣听她的解释,言辞愈发尖锐犀利。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是为他好!!”严甯气急败坏地大叫,也是满腹委屈。

    “是吗?”姜小勇一脸不屑,嗤之以鼻,“七格格,你对人好的方式还真特别!”

    严甯狠狠咬牙,深呼吸。

    这个时候,她不想也没心情跟他吵。

    “姜小勇,你不用对我冷嘲热讽,反正我没有想害他,今天这事儿我问心无愧!”严甯坦荡喝道。

    姜小勇连连冷笑,“有没有愧你自己心里清楚,用不着跟我解释!”

    她说一句他就呛一句,毫不客气。

    严甯转身就往山坡上爬,她要去找霍冬。

    姜小勇再次将她一把抓住,没好气地喝道:“七格格,拜托你有点自知之明好吗?别再给我哥以及我增加麻烦了,你帮不了我哥任何的忙,你只会是他的拖累!”

    你只会是他的拖累……

    严甯知道姜小勇说得没错,可她听着还是觉得难过……

    她说不出话,心如刀绞。

    姜小勇越想越气愤,想到刚才她亲口承认算计老大就气不打一处来,深深地为老大感到不值。

    难忍心中愤慨,姜小勇一怒之下就开始口不择言,“对!我哥爱你,他稀罕你,在他心里你就是他的宝,就算牺牲一切也舍不得伤你分毫,可在我眼里,你却根本就配不上他,你是他的累赘,你早晚会害死他——”

    “姜小勇你闭嘴!”严甯勃然大吼。

    脸在瞬间苍白如纸,她的心狠狠抽搐,痛得不能自己。

    为什么每个人都说她会害死霍冬?

    袁超这样说,姜小勇也这样说,甚至连她自己也这样觉得……

    她突然好怕,怕一语成谶。

    突然——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寂静的夜里突兀地响起。

    远处有一团火光,直冲云霄。

    爆炸太猛烈,就算他们距离这么远,也能感觉到那种毁灭性的威力。

    严甯和姜小勇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他们双双看着爆炸点,均在想会是谁的车……

    他们都在心里安慰自己,别怕别怕,一定是坏人的车,肯定不是他(老大)的车,他不会有事的。

    嗯,不会有事的!!

    然而他们越是安慰自己,心里的不安就越是浓烈。

    姜小勇比严甯先回过神来,强装镇定,立马颤抖着手摸出手机给老大打电话。

    可是……

    打不通。

    姜小勇不停的打,不停的打,可电话里却始终是千遍一律的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的车爆炸了。

    霍冬死了,尸骨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