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81章:我对不起你
    &lt;=""&gt;&lt;/&gt;

    很快,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严甯的视线里……

    她的情绪本来一直很镇定很平静,可在看到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浑身弥漫着煞气一步步朝着他们这边走来时,她竟觉得特别的委屈和难过……

    这些日子里,他恨不得把她宠上天,气急了都舍不得骂她一下,现在看到她被别人打了,他一定得心疼死吧……

    严甯猜得没错,霍冬的确很心疼——不!

    他不止是心疼,他简直想徒手撕人!

    从进入工厂里的那瞬,霍冬的目光就一直锁定严甯,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看到了她红肿的脸颊以及唇角的血丝……

    黑眸一眯,杀气四溢。

    一股戾气从骨子里渗透出来,他宛若地狱使者,一步步走上前来。

    “站住!”

    约莫五米的距离,左鸿飞突然冲着霍冬喊道。

    左鸿飞想,霍冬武功高强,必须得离他远点,否则会很危险。

    霍冬停步。

    “对!就站那里,一步都不许再动!你若敢再往前一步,我就在她脸上划上一刀!”左鸿飞谨慎地盯着霍冬,恶狠狠地威胁道,同时一把刀子抵在了严甯的脸颊上。

    不知是因为刀锋冰冷,还是因为恐惧无措,严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

    “别动她!”

    霍冬冷冷吐字,语调听似平静,可听在耳朵里却格外瘆人。

    就宛若明明置身三月酷暑,身边却阴风阵阵的那种感觉,让人打从心里冒出惧意。

    霍冬将严甯那轻微的颤抖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却心痛如绞。

    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恨自己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竟让她身陷险境……

    霍冬一说话,左鸿飞强装的镇定就有些破功,因为霍冬的气场太过强大,让他心里直发悚。

    “你只要乖乖交出我要的东西,我自然不会动她,如若不然……”左鸿飞狠狠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道。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言辞间的威胁谁都听得明白。

    “东西在这儿!”霍冬举起捏在手里的文件袋,表示东西他已经带来了,接着他用嘴努了努被捆在椅子上的严甯,说:“先给她松绑!”

    “把东西扔过来!”左鸿飞双眼发亮,死死盯着霍冬手里的文件袋,急切地喝道。

    “先松开她!”霍冬一动不动,坚持道。

    左鸿飞冷笑,“霍冬,你老婆在我手上,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我没兴趣跟你讨价还价,只要你不再伤她,这些我全给你!”霍冬摇了摇手里的两个文件袋,淡淡吐字。

    “不要!”严甯突然大喊,“霍冬,别给他!”

    她红着双眼看着他,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简直让霍冬心疼得快死掉。

    她脸上的伤以及唇角的血,是那么的触目惊心,让他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就觉着用刀子剜他的肉估摸也比不上这痛。

    爱她如命,便容不得她有一丝丝的损伤,恨不得能代替她遭受磨难,恨不得把伤害她的人千刀万剐。

    更恨自己,口口声声说爱她,可当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能及时出现,以至让她身陷险境。

    “你给我闭嘴!”

    见严甯敢出声阻挠,左鸿飞勃然大怒,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恶狠狠地切齿喝道。

    头发被狠狠拉扯,她的脸被迫仰起,痛得暗暗抽气。

    “我叫你别动她!!”

    霍冬眸光一凌,杀气更甚,冷冷盯着左鸿飞,咬紧牙根从齿缝里吐出字来。

    “快扔过来,不然我就在她脸上划两个X!”左鸿飞心急如焚,已顾不得许多,一心想要快点得到霍冬手里的东西,情急之下他用刀子在严甯的脸上轻轻地划,阴阳怪气地邪笑,“啧啧啧,这么漂亮的小脸蛋儿,若是毁了容,该多可惜啊!”

    “左鸿飞!我要她安然无恙!”

    霍冬没有暴跳如雷,亦没有丝毫惊慌,只是更加阴冷地说道。

    而霍冬越是冷静,左鸿飞就越是心慌……

    在心里权衡了下,左鸿飞唯恐夜长梦多,很快妥协。

    “给她解开!”他转头看了眼身边的黑衣男子,命令道。

    他想反正严甯只是一个女人,就算给她松了绑她也逃不了。

    黑衣男子听令上前,给严甯松绑。

    双臂反绑时间太久,僵痛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严甯频频抽气,疼得暗暗龇牙。

    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活动着手臂,一边抬眸去看几米之遥的男人。

    霍冬看着左鸿飞的眼神阴冷无比,可当他看向严甯时,目光却在顷刻间变得柔情似水。

    他深深看着她,那温柔的目光好似在对她说“甯甯别怕,有老公在,你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

    严甯读懂了他眼底的含义,感动又心酸……

    他表面看起来沉稳冷静,可她知道,他心里其实非常的担忧着急。

    她红着双眼看着他,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愧疚……

    霍冬看到严甯委屈地咬着唇,仿佛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狠狠大哭一场的可怜模样,心疼又欣慰。

    他的霍太太,在危急时刻,终于会想到要依靠他了对吗?

    “解开了,满意了吧?”

    待把严甯的手脚全部解开之后,左鸿飞不耐烦地冲着霍冬喊道。

    霍冬二话没说,举起一份文件袋作势要扔……

    “霍冬你别管我,东西不能给他!”严甯慌忙大喊。

    左鸿飞扬手就想再给严甯一耳光。

    然而他的手还没来得及落在严甯的脸上,就听见霍冬在哄严甯,“甯甯乖,别说话。”

    “你走吧,别管我了……”严甯双目通红,望着他委屈哽咽。

    “嘘,我自有分寸,相信我,好不好?”霍冬微微一笑,深情款款地看着泫然若滴的小女人,柔声轻哄。

    左鸿飞狠狠翻了个白眼,勃然怒吼,“少他妈废话,你到底扔不扔过来?”

    同时左鸿飞对身边的爪牙使了个眼色,立马上来两个男子守在严甯的身边,谨慎地防备着她逃跑。

    霍冬手一扬,手里的文件袋便脱手而出。

    “霍冬不要——”严甯急喊,可为时已晚。

    然而文件袋并没有直接扔到左鸿飞的面前,而是在彼此相隔的中间。

    很显然,霍冬是故意的!

    故意把文件袋扔在半中央,让左鸿飞去捡。

    左鸿飞盯着地上的文件袋默默衡量,觉得如果自己上前去捡的话,被霍冬捉住的可能性有多少……

    不行!

    他现在一点险都不能冒!

    “你他妈没吃饭啊!”左鸿飞没好气地冲着霍冬吼,然后对身边的黑衣男子喝道:“你去捡!”

    黑衣男子二话没说朝着文件袋走去,捡起来再回到左鸿飞的身边,将文件袋递给他。

    左鸿飞很激动,一手将文件袋抢过来,微微颤抖着手把文件袋打开。

    抽出里面的纸张看了看,是罗婉月借高利贷的借据和贝倩妮伤人的资料,左鸿飞满意。

    “还有呢?”左鸿飞盯着霍冬手上的另一个文件袋。

    “让她过来!”霍冬用下巴点了点严甯,让左鸿飞先放人。

    左鸿飞皱着眉犹豫了下,觉得威胁自身安全的东西已经在手上,心里有些底气了。

    “你把她押过去!”左鸿飞对黑衣男子命令道,然后又看向霍冬,“到一半的时候你把东西扔过来,不然我就在她脖子上割一刀!”

    说着左鸿飞把手上的刀递给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接过刀,抵在严甯的脖子上,挟持着她一步步慢慢朝着霍冬走去。

    霍冬面无表情,冷厉的目光一直盯着严甯脖子上的那把刀。

    他看似冷静,可老天知道他有多么的紧张……

    他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随时准备以命相搏,以求霍太太的安全。

    气氛紧绷,一触即发。

    按照左鸿飞说的,当黑衣男子押着严甯走到一半时,霍冬把手里另一个文件袋扔给了左鸿飞。

    同时,黑衣男子则把严甯推给了霍冬。

    左鸿飞接住文件袋,如获至宝,忙不迭地打开文件袋看了看里面的东西……

    霍冬见黑衣男子将严甯狠狠向自己推来,立马一个箭步奔上前,张开双臂将踉跄而来的小女人一把抱住。

    当紧紧抱住她的那一瞬,霍冬一直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回归原处。

    她没事就好,她没事就好,他的宝贝没事就好……

    他以一种绝对保护的姿势将她整个拥在怀里,抱得很紧很紧,紧得像是恨不能把她勒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再也不分开才好。

    想起前不久她的玩笑话,说让他把她拴在他的裤腰上,走哪儿都带着……

    如果不是怕她嫌弃,他真会那么做!

    霍冬高大的身躯在微微颤抖着,薄唇轻轻贴着霍太太的耳朵,颤声轻哄,“没事了,甯甯不怕,没事了……”

    严甯觉得自己快要被他勒死了。

    可她没有挣扎,反而特别乖巧地任由他抱着,心里是满满的甜蜜。

    她红着眼,也紧紧抱着他的腰,小脸埋在他的怀里,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息。

    她又有了最初的那种感觉,在他怀里,才觉得安全。

    严甯感觉到霍冬在发抖,一颗心又酸又甜,竟莫名悲伤起来……

    平日里坚强勇敢到近乎无坚不摧的男人,此刻竟颤抖得不可抑制,由此可见他刚才有多么的恐惧。

    他在她的耳畔哄着她别怕,可最害怕的那个人明明是他……

    若说以前她只是知道他爱她,那么这一刻,她是深刻地体会到了他对她的爱有多么的浓烈。

    “乖,不怕了,我们回家。”霍冬在霍太太的耳朵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将她打横抱起,转身欲走。

    可刚转过身去,就有两名男子气势汹汹地挡住了前路。

    霍冬黑眸一眯,进入备战状态。

    见此架势,严甯以为接下来肯定免不了一场恶战了,紧张得不由自主地搂紧了霍冬的脖子,悄悄咽了口唾沫。

    感觉到霍太太的担忧和害怕,霍冬将她搂得更紧了一分,无声地安抚她。

    “让他们走!”

    在霍冬做好准备正欲动手的那瞬,身后响起了左鸿飞响亮的声音。

    挡道的两名男子默默让开。

    霍冬抱着严甯头也不回地朝着工厂外大步流星地走去。

    “左少,就这样放他们走?”

    眼睁睁看着霍冬和严甯离开,一名不识趣的男子傻乎乎地问左鸿飞。

    男子表示不解,为什么不杀人灭口呢?

    放走了帝都最能打的男人,他们以后还能活吗?

    “不放他们走你他妈打得过他吗?”左鸿飞狠狠剜了男子一眼,张口骂道。

    男子被骂得脖子一缩,摸了摸鼻子,灰溜溜地退到一边去了。

    好吧,他打不过。

    就算他们这里二十几个人一起上,估计也打不过。

    待到霍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左鸿飞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

    “给老子盯紧了,目标出现就动手!”

    电话接通,他对着电话彼端的人恶狠狠地吼道。

    没有多余的废话,吼完之后他就挂了电话。

    举着手里的两个文件袋,左鸿飞越看越欢喜,扯动嘴角,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然而下一秒,手里的两个文件袋却突然不翼而飞……

    “你干吗?!”

    左鸿飞错愕地看着身边的黑衣男子,勃然怒喝。

    因为前一秒还在他手里的文件袋,此刻正在黑衣男子的手里。

    黑衣男子面无表情,不言不语,甚至没有看他。

    左鸿飞怒不可遏,伸出手去想要把文件袋抢回来,哪知手一伸出去就被黑衣男子一把扼住,再顺势一扭。

    “啊……”左鸿飞惨叫,手臂被黑衣男子反扭在身后,感觉像是被拗断了一般剧痛无比。

    左鸿飞惊怒交加,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

    “你他妈想造——”反吗?

    嘭!

    左鸿飞的咆哮还未落音,就被黑衣男子一拳狠狠揍翻在地。

    剧情逆转得太突然,左鸿飞整个人都被揍懵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他觉得恐惧的……

    最让他绝望的是,在他倒在地上的那刻,眼角余光里,竟出现了一个让他万万想不到的熟悉身影……

    踏、踏、踏……

    来人带着满身杀气,像索命的修罗,一步步朝他走来。

    左鸿飞面如死灰,似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工厂外。

    霍冬抱着严甯径直朝着不远处的车子快步走去。

    在车内待命的姜小勇神色凝重,目光如炬地观察着四周,看到老大抱着七格格从工厂里出来,连忙跳下车去,赶在老大走来之前拉开后座的车门。

    霍冬将严甯放入车内,自己也快速坐了进去。

    姜小勇关上后座的车门,两个大步回到驾驶座。

    “开车!”霍冬一边将严甯搂进怀里,一边对姜小勇喝道。

    姜小勇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变得格外严肃,什么也没问,甚至连话都没说,在老大下达命令的那瞬,立马启动车子。

    漆黑的夜,无人的郊外,一辆黑色越野在并不宽敞的马路上极速前进。

    车内,姜小勇目不斜视地注意着路况,唯恐身后会来追兵,所以在安全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将车速提到最高。

    后座里,霍冬将霍太太抱在怀里,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在昏暗的光线中查看她的脸。

    “疼不疼?”他柔声问,极尽心疼。

    即便车内几乎没有光线,但他向来眼力好,还是将她红肿的脸颊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一边问,一边用指尖轻触她的脸颊。

    她疼,微微瑟缩。

    可又怕他担心,她红着眼委屈地瘪着嘴,对他轻轻摇头。

    霍冬想,若不是现在她在车上,他定得回头去把左鸿飞抽筋剥皮碎尸万段不可!

    “都肿了,怎么可能不疼?”见她摇头,他爱恨不能,手掌小心翼翼地轻轻贴着她的脸颊,恨不得能代替她痛。

    “为什么?”严甯突然目光锐利地看着霍冬,没头没脑地问。

    霍冬没说话,只是神色平静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把那些东西交给左鸿飞?”她愤慨质问,目光变得复杂。

    他轻轻一笑,极尽怜惜地轻抚她的脸颊,柔声道:“因为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比你更重要!”

    “可是你把那些东西给他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你这样就等于背叛了我四叔,你知道背叛我四叔会得到什么下场吗?!”严甯气急败坏地冲他吼,攥紧拳头往他肩上狠狠地捶打。

    “我知道。”他还是笑,不紧不慢,说得云淡风轻。

    “那你还给他?我都叫你不要给了——”

    “你觉得我还能像三年前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你受伤害?”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温柔地轻声抢断。

    严甯呼吸一窒,倏然无言。

    三年前……

    其实三年前的那一晚,不止是严甯心里打不开的结,更是霍冬无法自我原谅的魔咒……

    霍冬轻轻勾唇,溢出一抹苦笑,狠狠自责道:“三年前是我太愚蠢太混蛋,不止伤了你的心,还害死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差一点就永远失去你了。这些日子里你给了我这么多教训,你让我明白了你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你觉得我还敢重蹈覆辙?”

    严甯难受,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很疼很疼……

    “甯甯,我霍冬活到今天,唯一后悔的事就是三年前你求我救你的时候我却冷眼旁观,你不会知道在你不告而别的那一年多里,我有多少个夜晚后悔得整宿整宿的睡不着。”霍冬幽幽说着,字里行间尽是悔痛。

    是啊,她不在的那些日子里,他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她若再晚个一两年回来,他只怕就熬不下去了吧。

    “别说了……”严甯颤声微哽,眼底蓄满水雾,听不下去了。

    “我对不起你!”他轻轻捧住她的脸,深深看着她的眼,特别郑重地向她道歉:“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那样对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