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8章:猜中了
    看着看着,突然一辆熟悉的黑色越野闯入了她的视线……

    “停车!!”

    严甯突然大叫一声,侧着身趴在车窗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街的某一处。

    “怎么了?”魏可吓了一跳,立马放缓车速。

    这个路段不能随便停车,得再往前面开一点才行。

    “停车停车!嫂嫂麻烦你停下车!”严甯急得拍车窗。

    魏可蹙眉,只得把车往边上靠,“什么事啊?”

    车还没停好,严甯就急不可耐地伸手去开车门,同时急吼吼地说:“嫂嫂对不起啊,今天我不能跟你吃饭了,咱们改天再约,改天我请你啊!”

    说着就作势要跳下车去。

    哪知手臂突然一紧,被魏可一把抓住。

    严甯回头,即迎上嫂嫂严厉的目光。

    “什么事?”魏可神色肃冷,重复问道,大有她不回答她就不会松手的架势。

    慑于魏可那股浑然天成的霸气,严甯抿了抿唇,只能如实以答,“我看见霍冬了,我要去找他。”

    嗯,刚才的黑色越野,就是霍冬的车。

    “哪儿呢?”闻言,魏可的脸色立马缓和下来,微微低头往外张望。

    “我看见他的车了。”严甯急切地说着,指着对面街的一栋大厦,“开那里面去了。”

    那是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面集餐厅、客房以及休闲会所为一体的。

    看她那么急躁,魏可倏地笑了,不止不松开她的手,还坏坏地调侃她,“小七啊,你到底是有多爱你家霍先生啊?我看你俩分开不过不过也就一两小时吧,这在大街上不期而遇咋就把你激动成这样了呢?知道的说是你俩感情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有多久没见过面了呢!”

    严甯没空理会嫂嫂的戏谑,她偏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酒店。

    此时霍冬的车,驶入了酒店的地下车库……

    严甯急得想立刻下车,怎奈魏可不肯撒手。

    魏可突然想到什么,微微瞠大双眼看着严甯,惊讶地叫:“你不会是在他的车上看到女人了吧?”

    不然干吗这么激动?

    “没有啦嫂嫂,你别乱猜。”严甯一愣,续而哭笑不得,连忙摇头,简直快给嫂嫂跪了。

    “真的没有?”魏可皱眉看她,明显不信。

    “真的没有!”严甯更加使劲儿摇头,就差举手发誓了。

    魏可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说:“不行!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万一你俩打起来我得帮你啊!”

    说着作势要解安全带。

    严甯一听,那哪儿成啊,急忙拉住嫂嫂的手,连连哀嚎,“嫂嫂你想太多了!”

    “这不想多不行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对不对?是我约你出来的,你若半道儿有个什么闪失,你哥会扒了我的皮的!”魏可很严肃地说道。

    “他不会的……”严甯简直要哭了。

    “他会!”魏可很用力地点头,嫌弃地撇嘴冷嗤,“你不知道你哥有多凶残!”

    呃,凶残……

    严甯想,若哥哥知道嫂嫂对他的评价是这样的,估计真的会扒了嫂嫂的皮……

    “我不会有闪失的嫂嫂,你真的想太多了。”严甯抿了抿唇,轻叹一声,正色地说道。

    其实嫂嫂是见她表现得那么着急,故意想逗她,她知道。

    嗯,魏可的确是在逗严甯。

    因为听严甯说看到了自家男人的车,还一副急吼吼的样子,魏可玩心一起,就对自家小姑生了逗弄之心。

    “确定?”见严甯认真起来,魏可也收起玩世不恭的的姿态。

    “确定!”严甯重重点头。

    魏可抿着唇点头,放开她的手,说:“好吧,不逗你了,去吧!”

    “谢谢嫂嫂!”严甯忙不迭地推开车门,跳下车去。

    “注意安全,有事给我电话。”魏可笑米米地看着急不可耐的严甯,柔声叮嘱。

    “嗯嗯嗯。”严甯点头如捣蒜。

    正欲关上车门,她突然又扑进车里,把魏可放在仪表台上的大墨镜拿了过来,“嫂嫂,今天太阳好大,你这墨镜借我一下,改天还你!”

    “还什么呀,喜欢就送你呗!”魏可满不在乎地笑着说。

    严甯什么也没再说了,直接将墨镜戴在脸上,一边头也不回地对魏可挥了挥手,一边朝着对街急匆匆地跑去。

    魏可看着严甯融入人群之中的身影,一直目送她到了对街,才笑了笑,然后启动车子离开。

    严甯进入酒店车库,在光线阴暗的车库里寻找着霍冬的车……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明明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可她却偏要这样像个贼似的偷偷摸摸地寻找。

    可能是她觉得最近几天的他太神秘了吧,所以这样突然看见他的车,便有种想要跟过来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的冲动……

    而且她刚才出门的时候,她随口问他今天会不会出去,他说不会,还让她早点回家,说他在家等她巴拉巴拉的。

    可她前脚一走,他后脚就出来了,这不是在撒谎骗她吗?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小人之心了,或许他是真的临时有事才会出来。

    但是,有什么事是需要到酒店这种地方来的?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他一定有事瞒着她,所以他既然不肯向她坦白,那她就只能自己来找答案了。

    平日里跟踪他是不可能的,他那么厉害,只怕她还没开始行动就已经被他识破了。

    但今天这么巧,居然被她无意间看到,这种老天赐予的机会她自然不能放过。

    她倒要看看,他到底背着她在偷偷摸摸的干些什么!

    严甯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在车库里快步行走,一辆一辆地挨个寻找。

    不一会儿,她终于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越野……

    一看车牌,正是霍冬的车。

    只是车里已经一片漆黑。

    绕着车子看了一圈,确定车里没人之后,严甯咬唇犹豫了下,然后从包里摸出手机,准备给霍冬打电话。

    而就在这时……

    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缓缓驶来,最后停在距离她几米远的位置。

    她本没有在意,可当她看到从车里下来的中年男人时,心里顿时咯噔一跳。

    贝宗云!

    严甯狠狠皱眉,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看到贝宗云的那瞬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霍冬约了贝宗云……

    当然,这是酒店,是公众场所,谁都可以来,并非就是他们约好的,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

    但真的只是巧合吗?

    这样的巧合,让她心慌,让她不安,甚至让她觉得恐惧……

    她不想怀疑他,可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见此情形她若一点疑心都没有的话,那她的心也未免太大了吧!

    贝宗云下了车,径直朝着酒楼的入口走去。

    地下停车场里,酒楼、酒店和休闲会所各有单独的入口。

    在贝宗云从霍冬的车前经过时,严甯把自己隐藏在一根柱子后。

    万幸她今天穿的是一身黑,巴掌大的小脸配上大墨镜,在光线昏暗的停车场里,随便一藏就很难被发现。

    直到贝宗云进了电梯,严甯才从柱子后出来,然后快步朝着楼梯道走去。

    这是酒楼的专用电梯,贝宗云进了这个电梯自然是要去酒楼,而酒楼在三楼,她爬楼梯就好。

    蹭蹭蹭往楼上跑,她到了三楼,刚好电梯的门缓缓打开。

    严甯躲在楼道的门后,看着贝宗云从电梯里出来,跟迎宾小姐说了包房号,然后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进了酒楼里。

    她小心翼翼,以着不被发现的距离,谨慎地跟着贝宗云。

    直到贝宗云进入了一间包房里。

    贝宗云进去之后门就立刻被关上了,严甯没来得及看到包房内的情况。

    严甯蹙眉躲在转角处,盯着紧闭的包房门想了想,再左右看了看,然后朝着另一间还没有客人的包房走去。

    她进入无人的包房,将包房里的灯全部关掉,把门留了一条细缝,足以看到贝宗云所在的那间包房即可。

    接着她拿出手机给霍冬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响了两声,霍冬就接起——

    “喂,你在哪儿?在家吗?”

    严甯在他接起电话的那瞬,就抢先一步开口问道。

    她的语调轻快,与往日无异。

    “怎么了?”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柔声反问。

    “没,我嫂嫂非要叫你出来一起吃个饭,你来吗?”严甯一边佯装没好气地轻哼,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贝宗云所在的那间包房。

    就在她话音刚落的那刻,她密切关注的那间包房突然开了门。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严甯僵住,看着男人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颜,只觉通体冰凉。

    真的是他……

    他真的约了贝宗云!!

    “今天我就不来了,改天吧,好不好?”

    严甯极度震惊,大脑正处于浑浑噩噩中,突然听见他温柔的声音从电话彼端响起,将她唤回神来。

    “为什么要改天?你现在有事吗?”她强装镇定,隐忍着满心的慌乱,故作不满地问他。

    严甯极力控制,可她依旧听出了自己的声音有着一丝极其轻微的颤抖。

    霍冬顿了顿,似是犹豫了下,“没……”

    “你在哪儿?没在家吗?”她又问,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

    她屏住呼吸,等着他的答案,紧张得全身神经都绷到了极点……

    “在家。”

    他轻轻的两个字,如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炸得她头晕目眩。

    严甯觉得自己的世界在这一瞬崩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他骗她!

    他明明在跟贝宗云见面,却骗她说在家……

    其实骗她没关系的,真的,反正他这几年里也骗过她很多次,她无所谓的。

    她在意的是——他骗她的目的!!

    他在这样敏感的时期做这种敏感的事,甚至还骗她……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是要站到贝宗云那边去了吗?

    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心里的仇恨,决定要跟四叔作对了是吗?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骗她呢?

    “既然在家那就来呗,免得我嫂嫂啰嗦我。”严甯红着眼眶,强颜欢笑。

    “我已经吃过了,还是改天吧,你告诉嫂嫂,改天我请!”霍冬还是婉言拒绝。

    严甯觉得自己的情绪就快要崩溃了,于是她佯装不耐烦地说道:“随你咯——”

    说着就想结束通话。

    她怕自己再说下去会露出破绽……

    “甯甯。”

    可霍冬却像是知道她的下一步动作一般,在她欲挂电话的那瞬,急忙喊她。

    “干吗?”她“气呼呼”地喝问。

    “生气了?”霍冬的声音听起来小心翼翼的。

    听着他委曲求全的语气,她的心倏地狠狠一抽,如同刀绞……

    “没啊,你不来我求之不得呢,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她矢口否认,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无异。

    霍冬,“如果你希望我来——”

    “我不希望!”她立马拒绝。

    她现在根本没跟嫂嫂在一起,他若要来,岂不露馅?

    霍冬却觉得口是心非的小女人是在说反话。

    于是他说:“等我,我马上来!”

    “你不是说改天你请的么?你都吃过了还来干吗呀?改天吧改天吧!”严甯慌了,连忙嗲嗲地喊道。

    “改天?”

    “嗯嗯!”

    “没生气?”

    “没有啦!”她娇滴滴地轻叫。

    “真的没有?”他不放心,一再确认。

    严甯蹙眉,不耐地轻喝,“你要怎样才肯相信?”

    “亲我一下。”霍冬说。

    “你滚!”严甯怒,带着一丝羞涩。

    电话彼端的霍冬溢出两声低沉的轻笑。

    听着他愉快的笑声,严甯心里格外的难受……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饿了,我要吃饭去了。”她对他说,急切的语气表示她真的很饿了。

    “多吃点。”霍冬柔声叮嘱。

    他希望她能再胖一点点,所以总是极力怂恿她多吃点。

    “知道了知道了。”严甯佯装不耐地轻叫。

    “甯甯拜拜。”他的声音越发温柔,充满着深情和眷恋。

    她强忍心酸,“拜拜。”

    道了再见,她立马挂了电话,心,抽搐不停……

    一阵风拂面而来,严甯发觉自己脸上一片冰凉。

    下意识地抬手一揩,却一手湿意。

    她竟在不知不觉中,已泪流满面……

    恐慌、心痛、绝望,在心间肆意蔓延,像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准得可怕。

    刚才在车库看到贝宗云的那瞬,她第一反应就是霍冬和贝宗云约好了……

    瞧,果真被她猜中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与严甯结束通话之后,霍冬垂着眸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手机。

    在包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转身回到包房里。

    “不好意思啊,临时有点事耽搁了,我没迟到太久吧小霍。”

    霍冬刚进包房,正坐在沙发里的贝宗云就起身,噙着和蔼可亲的微笑看着霍冬,开口便是为自己的迟到道歉。

    “贝先生贵人事忙,只是迟到五分钟已是不易。”

    霍冬面无表情,听似平淡的语气实则饱含着浓浓的讥讽。

    他之所以先到,正是因为贝宗云迟到了几分钟。

    他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不会早到更不会迟到,所以他很准时的出现在包房里,哪知他来的时候约了他的贝宗云却不见人影。

    好在只等了几分钟贝宗云就来了,然而两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严甯就打电话给他了。

    不管他在做什么,霍太太的电话都必须接,所以他接起电话就往包房外走去。

    “菜都上齐了,小霍,来来来,我们边吃边聊。”贝宗云噙着笑朝着霍冬走去,特别热情地说道。

    霍冬却抬腕看表,不咸不淡地说道:“很抱歉贝先生,我赶时间,有什么话请直截了当!”

    霍太太估计吃完饭就会回去,他得赶在霍太太回去之前到家,不然会很麻烦……

    甚至可能会引起霍太太的疑心。

    “再怎么赶时间饭还是要吃的嘛。”

    贝宗云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霍冬言辞间的冷漠和疏离,但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自顾自地以一种自来熟的口吻笑着说道。

    “如果贝先生没什么事要说的话,那霍某就告辞了!”霍冬丝毫不给贝宗云面子,说完就转身要走。

    贝宗云目光一冷。

    “霍冬啊!”贝宗云看着霍冬的背影,嘴角隐隐泛起一抹冷笑,别具深意地对他说:“‘有仇不报非君子’这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霍冬停步,回头,“自然听过!”

    “那你可有什么见解?”

    “没有见解!”

    “哦?”贝宗云挑眉,目光染上一抹阴冷。

    霍冬的态度太过冷淡,让贝宗云本是满怀希冀的心一沉再沉,直接快要沉到谷底了。

    事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不得不做出选择了,所以今日一见,不是友,就是敌!

    他现在急需一个

    “霍冬,作为一个男人,杀父之仇焉能不报?”贝宗云走到霍冬的面前,目光犀利地看着他,“你父母当年不幸惨死,连你也差点命丧河中,这样的恨,你真能放得下?”

    霍冬不语,淡淡看着贝宗云。

    贝宗云又说,甚至搬出袁超,“你舅舅拜托我,请我调查你父母出事的真相,但时隔多年,真相又哪是那么好查的?不过当年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流言,我也曾听闻一二,你可知道那些流言都说了些什么?”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霍冬冷冷说道。

    说完,他再次转身,准备离开。

    其实今天来,也就是想要让贝宗云死心,想要让他尝尝绝望的滋味儿……

    “霍冬!”贝宗云喊了一声,语气已有这种一抹掩饰不住的急切,“你真的一点都不再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