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7章:还喜欢他吗?
    &lt;=""&gt;&lt;/&gt;

    迟勋和霍冬则在客厅的阳台上聊着什么

    迟勋从兜里摸出烟,抽出一支递给霍冬。

    霍冬摇头。

    迟勋不勉强,便顺势把烟递到自己嘴边。

    哪知烟刚叼在嘴上,就被霍冬一手夺走。

    只见霍冬夹住香烟曲指一弹,香烟就直接被弹入阳台角落的垃圾篓里。

    “家里别抽。”霍冬说。

    在他和霍太太的这个家里,喝点小酒没关系,但香烟是绝对禁止的。

    毕竟二手烟的危害有多大,大家都明白,所以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让霍太太的身体受到威胁。

    迟勋懂了,目光朝着厨房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后二话不说就把整包烟揣回口袋里。

    突然有什么递到眼前,迟勋定睛一看。

    是个文件袋,袋子上印着“xx医院”

    “什么”迟勋微微拧眉,眼底泛起一丝疑惑。

    “你看了就知道了”霍冬淡淡吐字。

    迟勋接过文件袋,打开。

    袋子里装着一份死亡报告

    看着报告里的内容,迟勋的脸色由疑惑变成震惊,又由震惊变成愤怒,再由愤怒变成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表情

    似失望,似伤心,又似如释重负

    半晌后,迟勋将报告放回文件袋里。

    “如果信不过我,你可以再去查一次”霍冬看着面无表情的迟勋,说。

    迟勋垂着眸,看着文件袋上“xx医院”几个大字,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霍冬在心里默算了下,然后答:“十年前。”

    十年

    迟勋剑眉微拧,抬眸看他,“那你为什么不揭发”

    “我们是兄弟而且你什么都没做,揭发你什么”霍冬的语气是一贯的淡漠,但表情却是格外的认真和严肃。

    霍冬一声“兄弟”,让迟勋既感动又心酸,甚至还有一丝惭愧

    当初在部队,两人共患难、同进退,感情好得堪比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可在这份浓厚的兄弟情的背后,他却别有用心,毕竟他受命于生父贝宗云。

    可原来霍冬早就知道了他和贝宗云的关系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他吃惊的,最让他吃惊的是霍冬十年前就知道他和贝宗云的关系却还一直对他真诚如初

    迟勋突然把手里的文件袋折起来,快速塞进裤袋里。

    霍冬不动声色,眼角余光里,是正朝他们走来的一抹小身影

    “你们在聊什么”

    严甯一边将挽起的袖子放下,一边来到阳台,锐利的目光在霍冬和迟勋的脸上来回流转。

    本来还算和谐的气氛,因为她的加入,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没什么。”霍冬神色自若地回答,同时伸出大手想去牵她的小手。

    霍冬觉得自己已经中毒了,中了霍太太的毒,无药可解。

    现在的他,只要霍太太在他的视线里,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她,想要搂着她或是牵着她的小手

    仿佛只有触碰到她,他的心才会踏实。

    严甯淡淡瞥了眼霍冬,嫌弃地将他伸来的手拨开,没理他,转眸看向迟勋。

    霍冬见状,俊脸一沉,目光染上幽怨和愠怒。

    霍太太这是信迟勋不信他,所以想要向迟勋求证呢。

    接收到严甯锐利无比的目光,迟勋笑笑,点头道:“嗯,我跟冬子只是说了点部队上的事。”

    严甯看了看神情坦荡的迟勋,又转眸看了看俊脸阴沉的霍冬,没说什么了。

    霍冬长臂一伸,霸道地揽住霍太太的肩,直接将她拖进怀里来。

    严甯微微挣扎,蹙眉瞪他,用眼神警告他别太放肆,否则一会儿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可他却像是看不懂她的威胁一般,不止没放开她,甚至还将她搂得更紧。

    “我先下去了,还有点事情等着处理。”

    见两人又开始秀恩爱了,迟勋抬腕看了看表,随便找了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很识趣又很无奈地告辞道。

    “嗯。”霍冬点头。

    严甯也点头,作势要送迟勋出门,怎奈霍冬搂着她的肩不肯撒手。

    最后她只能目送迟勋离开。

    “姜小勇”

    迟勋前脚刚走,严甯就立马冲着厨房扬声大喊。

    “嫂子你叫我”姜小勇甩着手上的水渍,从厨房里跑出来,伸着脖子望着客厅阳台上亲密地搂在一起的老大和嫂子。

    “洗完了没”严甯挣不开霍冬的手臂,索性心安理得地窝在他的怀里。

    有时候她觉得他真是奇怪死了,她越是不想被他这样缠着,他就越是不肯撒手。

    她若乖顺听话,他倒还不会这么霸道。

    霍冬站在严甯的身后,结实有力的双臂轻轻搂着她的腰肢,与她一同看着任劳任怨的姜小勇童鞋。

    姜小勇说:“差不多了,就还有”

    “搁哪儿吧,一会儿你哥会弄,你可以回去了”

    严甯不待他把话说完,就对他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姜小勇看向他哥。

    霍冬点了点头,表示霍太太的话全权代表了他。

    “八戒”

    姜小勇很识趣,临走时还把八戒也一同带走了。

    不一会儿,家里就只剩下霍先生和霍太太了。

    严甯在男人的怀里缓缓转身,与他面对面。

    “你刚刚”她仰着小脸望着他,目光犀利无比,话说一半,故意停顿。

    “嗯”他懒懒发出一声鼻音,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深深凝睇着她,目光贪婪,像是看她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给阿勋的是什么”她也懒得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微微拧眉,故作不解,“什么”

    严甯怒,俏脸一冷,双手揪住他的衣领就冲他冷喝道:“你少给我装蒜我看到你给他东西了”

    嗯,她看到了。

    但具体是什么她没看清楚,本想出来瞧个仔细的,可她还没走到他们身边迟勋就先一步把那东西揣进了口袋里。

    他们越是搞得这么神秘,她就越是好奇,越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小女人拉着他的衣领往下拽,他便顺势低下头来,近距离地看着她布满嗔怒的小脸,轻勾唇角,“那个啊,只是一份普通的资料,部队里的,现在我说了你也不懂,以后我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他的语调慵懒,温柔又深情。

    “普通的资料”严甯挑眉睨着淡定自若的男人,不屑轻哼,一脸“我信你才有鬼”的表情。

    霍冬点头,将谎话进行到底,“嗯,只是一份无关紧要的东西”

    “霍先生,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如果真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会看到我就收起来你们神神秘秘的分明有鬼”她勃然喝道,冷着小脸狠狠瞪他。

    她生气地吼着,攥紧他的衣领将他的头拉得更低了一分,她甚至还踮起脚尖更加凑近他的脸,像是存心要喷他一脸唾沫星子似的。

    霍冬微微弯着腰,被迫低着头,垂着眼睑看着她张张合合的唇,差点一个没忍住就狠狠印上去了

    每次看到她这副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小模样就很想咬她一口。

    然后狠狠吻她,吻得她服服帖帖再也吼不起来最好

    “其实是我想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我给他的就是那个女孩的资料,他看到你就收起来估计是觉得难为情吧。”霍冬目光坦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女朋友”严甯微微一愣,半信半疑。

    霍冬点头,一本正经,“嗯,阿勋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女朋友了,免得他一点到晚还惦记着你”

    他前面的话都还说得好好的,可最后一句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人家哪有惦记我”严甯恼火,狠狠剜他一眼。

    又来了

    不吃飞醋能死么

    “没有”霍冬黑眸半眯,阴冷又危险。

    “人家才没你想的那么无耻”她没好气地骂。

    他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看了半晌,在她忍无可忍想要发飙时,他突然问她:“那你还惦记他吗”

    严甯呼吸一窒,简直哭笑不得,气得吼他,“你能把人往好的方面想吗”

    “谁让你以前想嫁给他”霍冬提起这事儿就满腹幽怨,忍不住酸溜溜地冷哼道。

    严甯好想呛他一句“还不都是被你逼的”

    但想想还是算了,免得他脑洞大开以为她想嫁给迟勋是为了气他,到时他又嘚瑟死了。

    是谁说爱吃醋的男人很可爱的

    明明很可恨好吗

    “你还喜欢他吗”

    严甯正在心里默默腹诽,突然又听见他冷飕飕地冒出一句。

    她用看神经病的眼神将他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了一番,然后骂他,“你吃撑了闲得慌”

    尽问些无聊的问题。

    她不耐烦了,骂完就伸手推他,想要从他怀里退出去。

    怎奈他先一步收紧手臂将她牢牢桎梏,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逼迫她与他对视。

    “回答”他冷冷喝道,带着命令的口吻,威严十足。

    严甯不怒反笑。

    她勾起唇角,笑靥如花地看着他,媚声娇嗲,“那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霍冬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险

    “真话”但他的性格就是这么直接,不喜欢拖泥带水。

    “喜欢啊”她笑得更甜了,答得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

    霍冬知道答案,也知道喜欢不等于爱,但听她这样甜滋滋地承认喜欢别的男人

    还是妒忌得要死

    一颗心又痛又酸又难受,恨不得剜出来扔掉

    不高兴了,他放开她就冷着脸朝着卧室走。

    “喂”严甯一愣,有些错愕地冲着他的背影喊。

    他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严甯恼火,朝他追去,边追边喊,“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是你自己非要逼着我说的,我说了你又摆脸色给我看是几个意思啊”

    他进了屋,她追进屋。

    正想狠狠骂他一顿,可一进屋整个人就突然腾空而起

    “啊唔”

    他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往牀上抛去。

    他们的牀非常柔软,就算如此粗鲁地将她抛上去也伤不了她。

    只是会被弹得有些头晕而已。

    她头晕目眩,吓得尖叫,可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他覆盖在身下,且被他以吻封缄。

    他心里妒火旺盛,吻变得格外霸道,

    她装模作样地推拒了两下,见推不开他,索性大大方方地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地与他互动

    霍太太如此乖巧,霍先生心中稍有慰藉,动作慢慢变得温柔了许多

    许久之后

    “那你喜欢我吗”

    待一吻完毕,他趁着她迷糊之际,轻轻贴着她被他吻得微肿的唇瓣,沙哑着声音低低问道。

    严甯努力集中精力,迎上他饱含期待的目光。

    “不喜欢”她摇头,答得干脆又果断。

    “一点点都没有吗”他追问,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没有”她还是摇头,没有丝毫犹豫。

    霍冬沉默。

    其实答案他都知道,统统都知道,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就算明知他们的爱情早就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一试再试。

    “也好”他突然笑了,手掌轻抚她的脸颊,带着深情和眷恋,几不可闻地呢喃了声。

    也好

    严甯蹙眉,没好气地剜他一眼,“好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总觉得他这声“也好”有种破罐子破摔地颓废

    他看着她的眼睛,像是想要看进她的心里去,在她唇边幽幽低语,“既然你一点都不再喜欢我,那我哪天若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就不会伤心了,也挺好的”

    “胡说什么呢”她勃然大喝。

    严甯瞬间冷了脸,一颗心被他一句话整得七上八下的,莫名其妙就泛起一股不安

    “我没胡说,真的挺好的。”他平静淡然,一本正经地强调道。

    “霍冬,我可不会给你守寡,你敢死我就敢改嫁”严甯气得狠狠磨牙,近乎气急败坏地威胁。

    “好啊,改吧。”他一反常态,噙着淡淡的笑点头答应,“反正我都不在了,自然得有人陪着你的。”

    严甯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

    她冷着脸将他使劲儿一掀,恶狠狠地骂道:“你今天果然是吃撑了”

    高大强壮的男人,以往她使出全部力气都憾动不了他半分,今天却一下就把他从身上掀了下去

    她跳下牀,往卫生间走去。

    霍冬只是看着发脾气的小女人轻轻地笑,什么也没说。

    在严甯正要进入卫生间的那瞬,霍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严甯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霍冬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看了眼正朝他投来好奇目光的霍太太,起身,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朝着阳台走去。

    严甯皱眉,歪着脖子看向阳台。

    谁的电话

    为什么要背着她接

    “嗯时间地点好”

    隐隐约约中,她听到他对电话里的人如是说道。

    严甯更好奇了。

    时间地点

    他要去见谁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不知道自己最近是不是疑心病犯了,总觉得霍冬好像有很多很多的秘密藏在心里。

    更像是在瞒着她偷偷做什么

    她心里的不安,一天天加剧,隐隐觉得有暴风雨正一步步向她逼近

    “想吃什么”

    身边突然响起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严甯回神,看了眼开车的魏可,随口应道,“随便。”

    一个小时前,嫂嫂魏可给她打了电话,约她吃午饭。

    “吃面可附近好像没什么好吃的面诶”魏可微微蹙眉,故作苦恼地说。

    严甯以为她真的听错了,连忙解释,“不是,我不是说吃面,我是说”

    话未说完,就看到嫂嫂脸上的笑意已经都掩饰不住了,顿时戛然而止,窘迫地微微红脸。

    很显然嫂嫂是在取笑她的心不在焉。

    魏可一边动作娴熟地开着车,一边忙里偷闲地看了眼红着脸的严甯,似笑非笑地戏谑道:“我们家小七刚才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

    “没有”严甯悄悄咽了口唾沫,有些尴尬地小声呐呐。

    “想霍先生”魏可挑着眉,唇角笑意更深。

    “才不是”严甯蓦地挺直腰杆,矢口否认。

    她的反应太大,吓了魏可一跳。

    魏可瞅了瞅她,失笑不已,“不是就不是呗,这么激动做啥你这样让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知道那个成语是什么吗”

    严甯不说话,她有预感,嫂嫂的这个成语一定会让她无地自容

    “欲、盖、弥、彰”魏可一本正经,一字一顿。

    刻意咬重的字音,更是充满了调侃意味。

    严甯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心道果然

    这是不是就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她哥严楚斐那张嘴毒舌得要死,现在娶个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

    嫂嫂这张嘴太厉害了,她斗不过,只能甘拜下风。她忍不住猜想,她哥跟嫂嫂在一起时,若意见不合斗起来的话,谁赢谁输

    “嫂嫂你再这样我以后不跟你吃饭了。”严甯的脸更红了一分,有了恼羞成怒的迹象。

    魏可挑眉,瞅了她一眼,然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真小气嫂嫂逗你玩儿呢,好了好了,不开玩笑,说吧,想吃什么”

    其实严甯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所以被嫂嫂如此一问,一时半会儿竟想不起来吃啥好。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车窗外,想着看看能不能从外面发现什么餐厅或是什么招牌,以便想起吃什么好。

    看着看着,突然一辆熟悉的黑色越野闯入了她的视线里

    “停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