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6章:老婆
    叮铃铃……叮铃铃……

    门铃声再次响起,且比刚才急促,由此可见来人的心急。

    迟勋起身,噙着笑从容淡然地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不是霍冬还能是谁!

    “来了。”迟勋看着霍冬,唇角轻勾,似笑非笑。

    “嗯。”霍冬淡淡发出一声鼻音,无视迟勋眼底的戏谑。

    “你来干什么?!”严甯从迟勋的身后探出头来,歪着小脑袋不悦地瞪着门外的不速之客,没好气地轻喝道。

    他讨不讨厌啊!

    刚才在家里不是都跟他说了她要单独跟阿勋待会儿的么,他怎么还追下来呢?

    严甯觉得门外此刻犹如面瘫的霍冬太不识趣了。

    霍冬淡淡看了眼明显不欢迎他的严甯,努力压抑着心里的幽怨,转而看向迟勋,“我不能来吗?”

    “当然可以!”迟勋唇角笑意加深,重重点了下头表示他们兄弟谁跟谁。

    “还有问题吗?”霍冬满意,转眸略显得意地看向严甯,完了还补了一句,“霍太太!”

    “……”严甯呼吸一窒,脸颊不由自主地泛起一抹红晕。

    她无语,狠狠瞪他。

    当着迟勋的面叫她霍太太……

    他这是故意在宣告主权么?

    迎着严甯不悦的瞪视,霍冬神色自若,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嗯,他就是故意的!

    她本来就是他的太太,他又没喊错。

    严甯看到霍冬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样”的表情就哭笑不得,觉得以前自己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认为他成熟稳重呢?怎么就没发现原来他是这么幼稚无耻的一个人呢?

    听霍冬一声“霍太太”喊出口,迟勋微不可及地挑了挑眉。

    他看了看一本正经的霍冬,又看了看努力掩饰着羞愤强装镇定的严甯,心想这两口子可真没公德心,要打情骂俏眉来眼去不会回自己家么,为什么偏要来虐他这只单身汪呢。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迟勋第一千零一次庆幸,庆幸自己没有爱严甯爱到非她不可的地步,不然看到这样的画面,还不得吐血而亡啊!

    霍冬进屋,一边自然地走向严甯,一边对迟勋说道:“我让小勇去买菜了,中午到楼上吃饭。”

    迟勋没有丝毫异议,点头,“好——”

    “不用了,我跟阿勋要出去吃。”

    可迟勋话音未落,就被严甯抢断。

    严甯是对走到自己身边来的霍冬说的,同时将他企图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一把挥开。

    这男人真的太幼稚了,当着迟勋的面喊她霍太太也就罢了,现在还想搂着她秀恩爱?

    当然,她拒绝他的搂抱并不全是为了顾及迟勋的感受,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她觉得他这样的行为很无聊也很可笑。

    他这样幼稚让她觉得很丢脸好吗!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这样乱吃飞醋很影响他沉稳冷酷的形象啊?

    听严甯说要出去吃,霍冬双眸微眯,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让他不高兴的不是她要出去吃,而是她说的“我跟阿勋”四个字……

    由此可见,她是想抛下他跟迟勋单独去吃饭。

    休想!

    被她挥开的手,不屈不挠地又往她肩上搭,在她试图挣扎的那瞬,他收紧手臂将她的肩用力一箍,霸道又强势地揽着她。

    “去哪儿吃?”他垂眸,目光犀利地看着她,听似温柔的语调实则压迫性十足。

    严甯感觉自己的肩都被粗鲁的男人箍痛了,她蹙着眉狠狠瞪他一眼,小弧度地扭着肩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可他的手臂像铁钳似的钳着她的肩,她根本甩不开。

    有迟勋在场,她不好意思骂他。

    所以只能咬牙努力隐忍着想要对他发飙的冲动。

    懒得看他,她索性转头看向迟勋,“我嫂嫂前两天说城南步行街新开了一家韩国料理超级好吃,我们一会儿去试试。”

    那温柔的语调,与刚才质问霍冬为什么会出现时的口气大相径庭。

    霍冬俊脸阴沉。

    迟勋不置可否,只是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冬。

    他知道,不等自己拒绝,霍冬就一定会忍不住阻止的。

    果然——

    “别去了,那些东西吃不饱的。”霍冬另一只手亲昵地揉了揉严甯的头,柔声哄道。

    有迟勋这个大暖男作比较,霍冬不敢把心里的不快表现出来,就怕不善言辞的自己会被迟勋给狠狠比下去。

    所以即便他满腹幽怨,却也只能对霍太太轻言细语的哄,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听他用“吃不饱”作为不许她去的借口,严甯气得张口就骂,“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饭……那么能吃啊!”

    本想骂他是“饭桶”,可紧要关头觉得不合适,连忙改了口。

    “不能吃哪来的力气?”霍冬瞅着近乎气急败坏的霍太太,理直气壮的语气丝毫不以吃得多为耻。

    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像他们这种为部队而生的男人,不吃饭能长成他们这样?

    他就嫌她吃得太少,全身上下瘦伶伶的都没几两肉,他一顿的饭量估计可以够她吃两天了。

    所以这些日子里,他是绞尽脑汁的给她做好吃的,做她喜欢吃的菜,以求她能长胖一点,把身体养好一点。

    霍先生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让霍太太无法反驳。

    他说不能吃哪来的力气……

    严甯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哪根弦突然搭错了,在听到“力气”二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竟然是他在牀上时那超强的持久力和爆发力……

    嗯,他的体力一直以来都好得没话说,杠杠的!

    莫名其妙就想到不该想的画面,严甯又羞又慌,连忙稳住心神,不再让自己胡思乱想。

    “就在家里吃吧,我叫小勇买了很多菜。”霍冬再次看向一旁双手插袋一派悠闲的迟勋,说。

    “我oK啊!”迟勋无所谓地耸耸肩,表示自己怎样都可以。

    “可是我位置都订好了!”严甯恼火地叫道,狠狠瞪着霍冬。

    霍冬淡淡瞥了眼霍太太,“我菜也买好了。”

    “你……”严甯气结,“菜就算买好了也可以放冰箱啊,又不会坏!”

    “放了冰箱就不新鲜了,跟坏了没区别。”他不紧不慢地吐字,见招拆招。

    “你今天存心要跟我唱反调是不是?”严甯怒了,俏脸一冷,极具威慑性地瞪着他。

    “没有啊,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霍冬摇头否认,一脸坦荡加无辜。

    严甯想打人,可眼角余光瞟到迟勋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她一肚子火顿时就发不出来了。

    有种被人看了笑话的尴尬和窘迫。

    “我不要在家里吃!”严甯咬牙切齿地对霍冬说。

    “那我叫小勇把菜拿过来,我们在阿勋这里煮。”霍冬一边说着一边摸出手机作势要给姜小勇打电话。

    “你——”严甯气结,慌忙一把抢掉他的手机,不许他打。

    霍冬在霍太太微微歪着身子来抢他手机的那瞬,趁机在她额头上轻轻烙下一个吻,“乖,不出去,我买了你爱吃的虾,还有牛柳,一会儿我做香煎牛排给你吃,好不好?”

    “你做的能吃么!”她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嫌弃地冷嗤道。

    “能!保证能!”

    他在她耳边小小声地哄着求着,近乎讨好的声音温柔得简直可以拧出水来。

    严甯一不小心就他被迷惑了……

    见霍冬和严甯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迟勋看不下去了,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被短暂的迷惑之后,严甯回过神来,气呼呼地板着小脸很有骨气地拒绝道:“我不吃!”

    讨厌他这种动不动就强迫她不许这不许那的蛮横行为。

    “吃吧,保证好吃。”霍冬将软磨硬泡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

    严甯气得推他,狠狠剜他一眼,蹙眉嫌弃,“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讨厌呢?”

    一点私人空间都不给她,还让不让人活了?

    “听话,今天就在家里吃,改天老公陪你去那家韩国料理。”霍冬把唇轻轻贴在霍太太的耳朵上,温柔轻哄。

    老公……

    严甯红了脸,羞愤欲绝地冲他嚷,“谁稀罕你陪啊!”

    “我稀罕。”他一本正经地承认。

    严甯气得直接说不出话了。

    这男人的脸皮,现在真是比城墙还厚了,堪比铜墙铁壁。

    这时,迟勋从卧室里走出来,已经换好了衣服。

    “好了?”霍冬看向迟勋。

    迟勋一边点头,一边朝他们走来,“嗯,走吧。”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然后三人上了楼。

    严甯以为霍冬会去隔壁煮,哪知他竟牵着她径直回了他们自己的家。

    进了屋之后,她才明白,他又是故意的!

    故意让迟勋到他们的家里,看着屋子里到处都有属于他的东西,不用言语说明,迟勋一定也能猜到他们的关系已恢复得很彻底……

    严甯瞅着霍冬,心道这男人怎么会变得这么没有安全感?

    她若真不想跟他过,他这样神经兮兮的又有什么用?

    没过多久,买菜的姜小勇也回来了。

    霍冬和迟勋在客厅里聊了会儿部队以及迟勋退役的事儿,直到姜小勇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才叫他去厨房炒菜。

    客厅里,霍冬前脚一走,迟勋就噙着笑看着严甯。

    看得严甯狠狠蹙眉,不解地问:“笑什么?”

    还笑得那么贱兮兮的。

    “挺好的。”迟勋没头没脑地冒出三个字。

    严甯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什么挺好的?”

    “都挺好的。”迟勋一边说,一边转眸将屋子里看了一圈。

    严甯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触及的全是霍冬的东西……

    她脸颊一烫,顿时哑口无言。

    “小七。”迟勋定定地看着严甯,看到她的脸上有着一抹掩藏不住的娇羞,心里半喜半酸。

    “嗯?”她强装镇定,抬头与他对视。

    “看到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

    一个是多年的好兄弟,一个是心里喜欢的姑娘,他们两人能好好的在一起,对他来说也算是聊以慰藉。

    严甯垂眸,从水果盘里捻了颗提子丢嘴里,闷闷咕哝,“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嗯,她与霍冬表面看起来还算凑合,可实际上他们之间问题重重……

    看她有些低落,迟勋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向她伸出手,亲昵地揉着她的头,给她加油打气,“相信我,你们会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的!”

    严甯忍不住转头朝着厨房看了眼,里面的男人正马不停蹄地忙碌着。

    看着那高大挺拔的背影,她的心泛起一丝甜,还夹杂着一丝酸……

    他们真的……会更好吗?

    横档在他们面前的鸿沟,他们真的能全部跨越过去吗?

    “你看看冬子都被你改造成什么样子了。”迟勋笑着摇头,戏谑道。

    “我哪有改造他啊!”严甯嘟嘴反驳,一脸冤枉地叫道,完了之后她倏地皱眉,不高兴地哼哼,“他这样子很差吗?”

    迟勋说:“不是差,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那么冷的一个人,现在居然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霍冬的改变太过巨大,只要眼睛没问题,都能看得出来。

    其实严甯也知道霍冬变了很多,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简直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当然,她必须承认,他这样改变,总体来说她还是很满意的。

    姜小勇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边朝着门口走去,一边对坐在沙发里聊天的严甯和迟勋说:“嫂子,勋哥,准备一下,就快吃饭了哦。”

    “你干吗去?”严甯瞟他一眼,随口问道。

    “去隔壁拿瓶酒。”姜小勇头也不回地答道。

    不一会儿姜小勇就拎着一瓶酒回来了,严甯见只有他一人,微微蹙眉。

    “你舅舅呢?”

    趁着姜小勇和迟勋在开酒,严甯溜进厨房里,问正在炒最后一个菜的霍冬。

    霍冬回头,面无表情地淡淡看着霍太太。

    他的眼神凉飕飕的,神色不对。

    严甯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紧蹙着眉头斜睨着她,不悦地问:“你看什么?”

    “我舅舅不是你舅舅吗?”他问,脸色不善。

    他不喜欢她总是这些见外的话来别撇清他们的关系。

    “……”严甯一怔,默了默,改口,“好吧,舅舅呢?”

    霍冬稍稍满意,“他说约了朋友,中午不回来吃了。”

    “哦……”严甯点头,转身欲走。

    “过来!”

    可她还没来得及走,身后就响起他低醇磁性的命令。

    她回头,疑惑地看着他,“你叫我?”

    “嗯。”他点头,将火关小,然后对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严甯不疑有他,大大方方地朝他走过去,问:“干吗?”

    “帮我一个忙。”霍冬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宛若一只大灰狼正看着自己的猎物在一步步走进他的陷阱里。

    “什么忙……唔……”

    严甯走到霍先生的身边,老实乖巧地微仰着小脸望着他,哪知话还没问完,就被他突然压下来的唇用力堵住了嘴……

    唇上一热,她惊愕地看着他,一时间竟忘了挣扎……

    霍冬将霍太太扣在怀里,狠狠吻她的唇……

    惩罚她!

    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当着外人的面跟他对着干!

    明知他妒忌迟勋,还故意说要跟迟勋出去吃饭,简直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嗯,得狠狠罚她。

    唇齿镶嵌,吻,肆意妄为……

    严甯在短暂的惊愕之后,连忙回过神来,狠狠推他。

    要死了啊他!

    姜小勇和迟勋还在外面呢,一会儿万一闯进来撞见他们这样……

    丢不丢人啊!

    严甯急得不行,左右偏头不给他亲了。

    纠缠了一会儿,霍冬从霍太太的嘴里退出,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

    “你不说‘帮忙’的吗?!”她一得自由就气急败坏地冲他嚷,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骗子!

    他低头抵着她的额头,笑得心满意足,“是啊!我想吻你了,所以需要你帮我解解馋……”

    “你——嗯……”

    严甯气结,正想骂他,哪知他又趁机吻住了她。

    这还不算,他甚至扣着她的后脑,吻得深入咽喉……

    她气喘吁吁,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被他凶狠地夺走了,想着外面还有迟勋和姜小勇,她慌得不行,不停地推他,模糊不清断断续续地提醒,“别闹了,阿勋他们……还在外面……唔……万一他们进来……”

    直到感觉到她呼吸不畅,他才依依不舍地结束,用沙哑磁性的声音理直气壮地说:“你是我太太,我吻你天经地义,就算被他们看见又怎样?”

    “这不是怎不怎样的问题,是我要脸好吗?”严甯红着脸狠狠剜了他一眼,恨不得一口咬死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

    霍冬皱眉,对她的话表示很不理解,“怎么不要脸了?亲自己老婆叫不要脸的话,那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不要脸的。”

    老婆……

    严甯的心,蓦地漏了一拍。

    然后就噗通噗通狂跳起来……

    她看着他,想命令他不许这样叫她,可她的嘴,却怎么也张不开。

    “咳咳……”

    正在这时,厨房门口传来两声轻咳。

    是迟勋的声音。

    显然他和姜小勇已经是等得很不耐烦了,所以才佯咳两声提醒厨房里吻得难分难解的小两口该适可而止了。

    严甯慌忙退出霍冬的怀抱,红着脸往厨房外跑去。

    老婆……

    谁允许他这样叫她的?

    不要脸!

    “吃饭了吃饭了……”

    严甯心如打鼓,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和窘迫,她一边往厨房外快步走去,一边喊着叫着。

    霍冬将最后一个菜起锅,然后端着菜优雅从容地从厨房走了出来。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饭后。

    姜小勇和严甯收拾厨房和清洗碗筷。

    迟勋和霍冬则在客厅的阳台上聊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