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5章:你演技太差了
    &lt;=""&gt;&lt;/&gt;

    “小七,你怎么会受不起呢,你本来就是她的姐姐……”

    “你费尽心机的想见我,就为了说废话?”

    罗婉月见严甯拒绝了贝倩妮的示好,连忙讪笑着打圆场。哪知话音未落,就被严甯阻断了。

    严甯那不咸不淡的声音,透着冷漠疏离,更透着一丝明显的不耐。

    罗婉月悄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朝着严甯身边挪了挪,尽可能地放低姿态,压低声音乞求道:“小七,你能不能帮帮我,让霍冬把我向高利贷借钱的借据以及贝儿伤人的证据还给我们。”

    高利贷……

    严甯闻言,恍然大悟。

    她看着罗婉月,心底冷笑蔓延。

    她就说嘛,罗婉月好好的怎么会想起来要跟她道歉,还说什么亏欠了她,要弥补之内的话,分明就是别有用心。

    其实刚才嫂嫂魏可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她就隐隐猜到了罗婉月找她的目的……

    瞧!果然被她猜中了!

    严甯啊严甯,你呀就是傻,到了这个地步你都还不死心,还期望着她能改过自新……

    你看你,天真得像个笑话!

    罗婉月已经没救了,真的没救了,所以她是真的不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机会。

    嗯,不值得!

    看着罗婉月虚伪的嘴脸,严甯的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但还好,她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不再有伤心!

    最多也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失望吧。

    因为对她来说,始终不愿意把一个人想得太坏,她以为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人,内心也会有一丝良善。

    撇开血缘不说,就算是一个陌生人,她也希望罗婉月和贝倩妮能做个好人。

    她从小的心愿就是世界和平,国家安定,所以她希望这个世上没有大歼大恶之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小自私可以有,小错误可以犯,但害人之心却万万不可有。

    她相信因果,也相信报应。

    有句话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所以人在做,天在看,那些损人不利己的恶毒事,还是别做的好。

    只是罗婉月……

    真的是无数次的刷新了她的三观!

    她觉得嫂嫂魏可有句话说得很对,嫂嫂说血浓于水,只要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都该给彼此一个机会,这句话她很赞同,所以她一直在给罗婉月机会,给她醒悟以及改过的机会,只可惜罗婉月不珍惜她给的机会……

    “我凭什么要帮你?”严甯端起果汁喝了一口,看着罗婉月,冷漠疏离地淡淡吐字。

    “你是我女儿啊!”罗婉月失声叫道,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我是吗?”严甯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罗婉月呼吸一窒,脸色变得青白交加,“你……我……”

    又急又慌,罗婉月看着无动于衷的严甯,竟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贝太太还这么年轻,看起来也不像是患了老年痴呆,那么我与你早就断绝关系的事你应该不至于忘记才对呀!”严甯听似慵懒的语调,透着浓浓的讥讽。

    罗婉月彻底慌了。

    严甯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拒绝她的意思。

    “小七,你就这么恨我吗?”哑了半晌,罗婉月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红着眼颤声微哽。

    严甯无视装可怜的罗婉月,垂着眸欣赏着自己的指甲,“贝太太真爱说笑,你我一没关系,二没来往,好好的我恨你做什么呀?”

    罗婉月极力想要跟严甯拉近关系,偏生严甯字字句句都透着疏离。

    见严甯明显是不愿帮忙,罗婉月真的快哭了,“小七,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吧——”

    “我原谅过你无数次!”严甯的脸色倏地一沉,声音冷若三九寒冰。

    本想一直保持着无动于衷的状态,可听着罗婉月言不由衷的认错,她的心就没办法平静。

    “那你就再原谅我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罗婉月急得一把抓住严甯的手臂,苦苦哀求。

    严甯没有甩开罗婉月的手,只是极尽冷漠地看了她半晌,才淡淡吐字,“你真的知道错了?”

    罗婉月闻言,仿若看见了一线生机,双眼骤然一亮。

    “嗯嗯嗯,我知道我知道!”罗婉月点头如捣蒜。

    严甯睥睨着向她极力示好的罗婉月,“那你说给我听听,你都错在什么地方了?”

    罗婉月呼吸一窒,被问得满心慌乱,想了半晌才磕磕巴巴地小声呐呐,“我……我没有尽到作为母亲的责任,对、对你关心不够……”

    “就这样?”严甯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无声冷笑。

    “还有……我……我不该骂你……”罗婉月脸上布满难堪,心里明明恨得要死,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憋得格外难受。

    “嗯。”严甯淡淡哼了一声。

    “更不该打你……”罗婉月声音越变越小。

    见罗婉月承认错误承认得如此痛苦,磕磕巴巴与往常简直判若两人,严甯觉得自己听着都累。

    由此可见,罗婉月根本就没有认错的诚意。

    等了几秒,严甯眉尾轻挑,“没了?”

    罗婉月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表情特别纠结。

    严甯唇角噙着阴冷的笑,淡淡睥睨着罗婉月。

    “我……我不该打掉你的孩子……”

    在严甯极具压迫性的注视中,罗婉月极尽艰难地小声说道。

    当“孩子”二字从罗婉月的嘴里说出来的那瞬,严甯微微眯眸,眼底寒光四溢……

    罗婉月见状,心里一慌,忙不迭地对严甯说:“对不起小七,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当时被鬼迷了心,我担心你未婚生子会对你以后的人生有影响,所以我——”

    “你是担心会对你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吧!”严甯冷笑着阻断她,字里行间尽是轻蔑。

    “我……”罗婉月被呛得哑口无言,但她又不敢承认,只能硬着头皮否认到底,“不是的小七,你误会我了,我真的是担心你,那时候我觉得霍冬他配不上你……”

    “你既然看不起霍冬为什么还把愿意把心爱的小女儿嫁给他呢?”严甯慵懒轻吐,状似随意地瞟了眼一旁一直插不上话的贝倩妮。

    严甯此话一出,不止罗婉月面露尴尬,连贝倩妮也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贝倩妮的脸微微狰狞,显示已是怒到极致,但想着她们母女现在有求于严甯,便只能咬着牙根隐忍着,即便火冒三丈也不敢发作。

    “是他舅舅非要跟我们结亲家,我跟你贝叔叔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才……”罗婉月把脏水往袁超身上泼,尽可能地保全自己一家的脸面和尊严。

    严甯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聊了。

    她越来越发现,跟罗婉月这种自私自利的人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她真是闲得慌才会跟罗婉月在这儿翻旧账,那些不堪的过去,早就应该遗忘才对!

    “如果你今天不是有求于我,你还会跟我认错道歉吗?”严甯看着罗婉月,突然冷笑问道。

    “……”罗婉月呼吸一窒,整个人僵住,哑口无言。

    其实答案严甯心知肚明,但是看到罗婉月这副心虚得跟直接承认差不了多少的表情,她还是觉得……失望!

    严甯端起果汁轻轻啜了一口,垂着眸,慵懒地淡淡讥讽,“贝太太,你演技太差了,回去再练练吧!”

    演技……

    被严甯一语戳穿,罗婉月的脸色瞬时更加苍白了一分。

    本就不太好的气氛,僵到谷底。

    罗婉月很想撂挑子不演了,可当她想到自己和小女儿的命都捏在霍冬的手里时,她又只能咬紧牙根努力隐忍着心底的愤恨。

    “小七,好歹母女一场,你就帮帮我吧!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最后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了,这次算我求你成不成?”罗婉月放低身段,红着眼眶看着严甯,近乎低声下气地苦苦哀求。

    严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心狠之人,可这会儿看着罗婉月快哭了的模样,她却真是一点也同情不起来。

    因为深知她是在做戏,她的可怜都是装的,那些道歉和悔意也都是假的!

    罗婉月现在肯“求”她,不过是因为她还有那么点利用价值罢了,一旦她真的帮她拿回了那些东西,只怕她立马就能翻脸不认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霍冬手里没有牵制他们贝家的那些东西,只怕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除掉霍冬……

    “不好意思,爱莫能助!”严甯摇头,果断拒绝。

    罗婉月和贝倩妮面面相觑,两母女的脸色同样苍白如纸。

    一个巨额债务,一个故意伤人罪,她们似乎已经看见绝望正朝他们一步步袭来……

    “小七,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吗?你真的要对你的亲生母亲见死不救吗?”罗婉月哭了,紧紧抓住严甯的手臂,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被吓的。

    如果严甯不帮她,她就算不被高利贷的人大卸八块,也会被贝宗云活活掐死。

    她不想死,荣华富贵的日子她还没有过够,她不想这么早就死掉。

    “贝太太,是你先对我不仁,现在又岂能怪我对你不义?”

    面对罗婉月饱含谴责意味的质问,严甯淡淡说道。

    而且又不是她抓了她的把柄,严格说来她并不存在“不义”之说。

    帮她是情分,不帮她是本分。

    她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自然也就没有情分可言,所以她不帮,天经地义!

    “我……”罗婉月已经慌得词穷。

    “严甯你够了!”

    一旁的贝倩妮,终于忍无可忍,狠狠瞪着严甯勃然喝道。

    严甯缓缓转眸,噙着淡淡的冷笑看向贝倩妮。

    “你到底想怎样?我们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也跟你说对不起了,你还要我们怎么做才满意?”贝倩妮情绪激动,咬牙切齿地怒道。

    贝倩妮那口气,仿佛她们肯道歉就已经对她是天大的恩赐,仿佛她们肯向她低头她就得三拜九叩谢主隆恩一般。

    那高高在上的姿态,感觉比她这个七格格还更加高贵了似的。

    “你们什么都别做,因为不管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满意!”严甯冷笑,睥睨着贝倩妮,嗤之以鼻地淡淡哼道。

    “你——”贝倩妮气结,一张脸像个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贝太太,贝小姐,我送你们一句话吧……”严甯不咸不淡地吐字,在微微停顿之后,缓缓抬眸看向罗婉月和贝倩妮,“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贝倩妮横行霸道了二十多年,从未被自己讨厌的人如此羞辱,心里严重不平衡。

    “严甯,我告诉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贝倩妮怒不可遏。

    “没你不要脸!”严甯笑靥如花,轻松反击。

    “你!”贝倩妮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情绪失控。

    不敢打严甯,就抡起手里的包往桌上一砸,准备砸东西泄愤。

    昂贵的手包碰倒了严甯面前的果汁,杯子打翻,果汁不止洒了一桌子,甚至还溅得严甯一鞋子都是……

    严甯垂眸看着自己鞋面上的果汁,脸若寒冰。

    啪!

    罗婉月扬手又狠狠给了贝倩妮一耳光。

    “跪下!”

    同时,伴随着一声厉喝。

    看到严甯变脸的那瞬,罗婉月吓得不行。

    她害怕严甯一生气不止不帮她们,甚至还会回去给霍冬吹枕边风,到那时她们肯定会死得更快的。

    好歹现在霍冬还没行动,万一她们惹怒了严甯,只怕霍冬立马就会灭了她们。

    “什……什么?”贝倩妮不敢置信,瞠大双眼惊愕地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母亲。

    “我叫你跪下!”罗婉月狠狠瞪着贝倩妮,用从未有过的凶狠语气命令她。

    “我……”贝倩妮懵了。

    罗婉月从包里拿出手绢递给贝倩妮,厉声呵斥,“跪下!给你姐姐把鞋擦干净!!”

    “妈,你——”贝倩妮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叫她给严甯下跪?

    还要给严甯擦鞋?

    不!

    她不要!!

    在这个世界上,她最恨的就是严甯,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现在却要她向她下跪?

    她跟严甯斗了这么多年,从最初的屡战屡胜到现在输得如此凄惨狼狈,如此大的反差已经让她痛苦万分,如果连最后一丝尊严都不能保留的话,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行!

    坚决不行!

    她做不到!!

    贝倩妮挺直腰杆,本能地拒绝。

    “你给我跪下!”

    罗婉月见状,直接一脚踢在贝倩妮的腿弯,同时压住贝倩妮的肩往下摁。

    “啊……”贝倩妮没料到向来对她宠爱有加的母亲会这样对她,猝不及防,惨叫着直挺挺地跪倒在地。

    她不服,想起来,可整个人被母亲死死摁住,无法站起来。

    “擦!”罗婉月将手绢强行塞进贝倩妮的手里,厉声命令。

    在罗婉月的世界里,尊严什么的固然重要,可跟命比起来,却又显得太过微不足道。

    只要能活命,让她跪都行!

    再说了,为达目的,跪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严甯面无表情地看着罗婉月和贝倩妮,什么也没说,就看她们能演多久。

    贝倩妮双眸猩红,抬起头瞪着严甯,眼底尽是恨意。

    接收到贝倩妮近乎怨毒的目光,严甯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妈——”贝倩妮转头看向身边的罗婉月,红着眼委屈地哽咽。

    她想起来,她不要给严甯下跪,更不想给严甯擦鞋,她不想……

    “你想死吗?不想死就给你姐姐擦掉!”罗婉月狠狠切齿,提醒贝倩妮大局当前不可意气用事。

    死……

    贝倩妮闻“死”色变。

    终于,她的挣扎变成妥协,狠狠攥着手里的手绢,红着眼,颤抖着手,一点一点地伸向严甯的鞋……

    屈辱感将贝倩妮整个淹没,心里那股对严甯的恨,越发浓烈。

    严甯微垂眼睑,冷眼看着帮自己擦鞋的贝倩妮,没有缩脚亦没有拒绝,依旧面无表情。

    “小七,以前是贝儿不懂事,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好不好?现在我让她跪下给你道歉,你就消消气,原谅我们吧!”罗婉月趁机对严甯乞求道。

    严甯不为所动,淡淡道,“贝太太,你不觉得你找错人了吗?是霍冬捉了你们的把柄,你们应该找他去啊!”

    “不,小七,霍冬他爱你,他只听你的话,我知道他算计我都是为了给你报仇,所以只要你叫他把东西交出来,他肯定会听你的。”罗婉月急切地说道,双眼盛满期盼。

    “只听我的话?呵!贝太太你太高估我了,我可没那么大的魅力!”严甯冷笑。

    “你有你有!小七,他真的非常爱你,我不会看错的!”罗婉月急得一再强调。

    “就算霍冬爱我,他也未必会对我言听计从。”

    “他会的他会的!只要你帮我们说句话,只要你说你不再恨我已经原谅我了,他就会交出来的……”

    “可是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帮你们!”严甯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罗婉月无言以对,眼底布满绝望。

    突然,跪在地上正为严甯擦鞋的贝倩妮停下了动作,从外套口袋里拿出震动的手机……

    好像是有什么短信进来……

    贝倩妮看了短信内容之后,将手绢狠狠一掷,腾地站了起来。

    那副重新变得冷傲的样子,仿佛她找到了什么自救的办法,不再需要严甯了一般……

    “严甯,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帮?还是不帮?”贝倩妮冷冷看着严甯,切齿问道。

    “不帮!”严甯毫不犹豫地吐出两个字,一口回绝。

    求人还这么横?

    呵呵!

    贝倩妮狠狠咬了咬牙,然后一下一下地点头,极尽阴狠地说:“你别后悔!!”

    严甯微微蹙眉,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因为贝倩妮的眼神,看起来太狠毒了……

    “我们走!”

    贝倩妮撂下狠话之后,从桌上抓起自己的包就对罗婉月喝道,然后转身走人。

    “贝儿……”罗婉月皱眉纠结。

    罗婉月还想再求求严甯,毕竟只有从严甯下手最直接有效,只是现在严甯死活不肯帮忙……

    回想刚才小女儿看手机时的表情,罗婉月意识到了什么,于是短暂的犹豫之后,她果断朝着小女儿的背影快步追去。

    严甯看着双双离去的罗婉月和贝倩妮,忍不住狠狠蹙眉。

    刚才是谁给贝倩妮发的信息?

    信息内容又是什么?

    为什么贝倩妮看完信息后会变得那么底气十足?

    心里那股不安,好像更浓烈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天之后。

    严甯接到迟勋的电话……

    三两句就结束了通话,然后严甯随手抓了件外套就朝着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正在给八戒剥核桃的霍冬冷着脸瞅着严甯,明知故问。

    他知道是迟勋打电话给她了,因为刚才她接起电话时那声惊喜交加“阿勋”,响亮得差点震破他的耳膜。

    严甯边穿衣边边前行,如实回答,“阿勋回来了,我去楼下——”

    “不许去!”霍冬腾地站起来,对着她霸道至极地冷冷命令。

    他突然起身,在他怀里的八戒蹭地跳向别处,被粑粑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霍冬不开心。

    打从听到霍太太一声“阿勋”喊出口,他的心里就忍不住冒酸气。

    想到她曾主动吻过迟勋的唇他就想狠狠揍她一顿。

    严甯转眸淡淡地看了霍冬一眼,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一边把发丝随意扎起,一边朝着门口径直走去。

    突然眼前一闪,一抹高大的身躯挡在了她的面前……

    前路被阻,她微微蹙着眉头抬眸看他,“让开!”

    “不许去!”霍冬重复,不悦地瞪着霍太太,酸气四溢。

    其实他不是不许她去找迟勋,而是不高兴她这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仿佛恨不得马上飞扑到迟勋怀里去的样子!

    “让开,我没时间跟你吵架。”严甯没有动怒,只是淡淡地又瞥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去推他。

    可他纹丝不动。

    为了见迟勋她不惜跟他吵架?

    霍冬闻言,更不开心了。

    可他又深知,霍太太决定了的事,他是阻止不了的。

    但他想,就算阻止不了,也不能让霍太太和迟勋单独相见。

    于是他说:“我跟你一起——”

    “不要!”

    然而他话未说完,就被霍太太冷冷喝止。

    霍冬皱眉,看着拒绝他跟随的小女人,本就醋意甚浓的心,顿时更加不舒服了。

    “我为什么不可以去?”他俊脸一沉,冷冷质问。

    “因为我有话想单独跟他说,你去不方便!”霍太太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又干脆地说道。

    什么话必须得单独说?

    呵,还不方便?她想跟迟勋谈什么?

    他是她的丈夫,有什么是他不能听的?

    “什么话?”他追问,不悦地瞅着她。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严甯轻轻勾唇,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霍冬。

    不会!

    霍冬知道。

    默了默,他退而求其次,对她说:“我要去!”

    冷飕飕的语气依旧霸道无比。

    “不行。”严甯摇头,不气也不恼,就直接果断地拒绝。

    霍冬危险地眯了眯黑眸,堵在霍太太面前不肯让,像个孩子般固执地说:“我就要去!”

    严甯双手往胸前一抄,脸色一冷,微微歪着头冷睨着眼前的男人,不说话。

    见霍太太有了生气的预兆,霍冬不敢与她硬碰硬,连忙改变策略,“霍太太,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不应该有秘密……”

    “你心里那些不肯告诉我的秘密还少吗?”她冷笑,对他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感到嗤之以鼻。

    霍冬被牙尖嘴利的霍太太呛得哑口无言。

    想了想,他说:“你带我去,回来之后我有问必答,行不行?”

    有问必答……

    “不行。”面对you惑,严甯不为所动,还是坚定摇头。

    霍冬又说,“他刚回来,我也想见见他——”

    “等我回来你再去。”严甯抢断。

    “何必那么麻烦,我们一起去,等等一起回,正好!”

    严甯,“不行。”

    她轻轻摇头,从始至终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为什么不行?!”见小女人不肯松口,霍冬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就快要压抑不止心里那股浓浓的醋意了。

    他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不同意是几个意思?

    她到底想跟迟勋说什么悄悄话?

    “就算我们是夫妻,但也有自己的**权,懂吗?”严甯义正言辞地说道。

    “不想懂!”霍冬冷着俊脸,负气地冷冷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严甯二话不说,将他狠狠一推。

    他退后一小步,她趁机从他身边越过去。

    她径直朝着门口走去,身后是他紧追不舍的脚步声……

    出门之际,她抓着门把手,回过头去极尽淡漠地看着追上来的他,“你再跟着我从今晚开始就睡沙发!”

    霍冬愣了一秒,在睡一晚沙发和执意跟去监督他们之间默默衡量……

    “睡一年!”霍太太不待他表态,就又淡淡补上三个字。

    一年……

    霍先生嘴角抽搐,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睡一晚沙发他可以忍,但睡一年……

    他忍不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只身一人来到迟勋所住的楼层。

    门开了之后,严甯二话不说就跳进迟勋的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彼此两个多月没见了,甚是想念。

    当然,想念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很担心……

    “这两个月过得好吗?”

    进屋之后,严甯一边问,一边用锐利的目光将迟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直到确定他没有任何损伤之后,这些日子里压在她心里的那块大石,才总算是挪开了。

    “嗯,挺好。”迟勋微微勾唇,点头笑道。

    当严甯在沙发里坐下时,迟勋突然没头没脑地轻轻冒出一句,“我退了。”

    “什么?”严甯抬眸看他,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退役。”

    严甯一愣,狠狠蹙眉,不由自主地磕巴了下,“……什、什么意思?”

    “我不是军人了。”迟勋有些好笑地看着呆呆的严甯,忍不住伸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为什么?!”严甯霍地瞠大双眼,不敢置信。

    她急得没等迟勋回话,就紧接着又问,“是我四叔逼你的吗?”

    “不是四爷!”迟勋立马摇头。

    “我哥?”严甯又猜。

    在严甯看来,如果迟勋退役是被迫的,那么自己四叔和哥哥的嫌疑将是最大。

    因为四叔和哥哥都知道迟勋是贝宗云的私生子……

    迟勋还是摇头,“也不是,是我自己决定的。”

    他神色如常,没有丝毫的异样,可见他没有说谎。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听他说是自己决定的,严甯表示很不能理解。

    迟勋这么年轻就能在军中身居要职,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他付出那么多努力和心血,就这样说不要就不要了?

    “因为对大家都好!”迟勋轻轻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

    迟勋听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实则意味深长。

    “可是你不做军人做什么呢?”严甯心急,脱口而出。

    他在部队十几年,就这样离开部队他真的舍得?

    闻言,迟勋唇角的笑意加深,半真半假地戏谑道:“你不用担心,我饿不死的。”

    “你辛苦打拼了这么多年,就这样放弃你真的甘心?”严甯眉头皱得紧紧的。

    她当然相信他就算不做军人也能有一番作为,只是她觉得,明明军人这个职业更适合他的……

    “人生在世,有得有失,没什么好不甘心的。”迟勋微笑道,表示对自己的人生看得很开。

    严甯咬唇,微眯着双眸目光锐利地射在迟勋的脸上,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看了半晌,她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其实迟勋刚才那句“因为对大家都好”她懂得其中含义……

    毕竟他的身份尴尬,就算四叔和哥哥容得下他,但往后也绝对不会再给他更高一层的机会……

    不管他有多努力,很有可能都只能在原地踏步。

    这对他来说很不公平,可这就是现实!

    平心而论,就现在这种局势,四叔和哥哥没有动迟勋就已经是非常的仁慈了……

    严甯心里泛起一丝忧桑,重重一叹,定定地看着迟勋,问:“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迟勋笑笑,心情轻松看起来没有丝毫困扰。

    严甯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你跟冬子怎么样了?”迟勋突然问道,不紧不慢的语调,恰到好处地表达着关心之意。

    闻言,严甯的脑海里便浮现出刚才霍冬不肯她下来时的矫情模样……

    “没怎样。”严甯耸耸肩,撇撇嘴淡淡道。

    迟勋听着严甯透着一丝娇嗔的语气,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盯着她看。

    “看什么?”严甯蹙眉,被迟勋看得莫名其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以为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你的气色好像比我走之前好多了。”迟勋赞道,笑得别具深意。

    严甯双手捧脸,“有吗?”

    “嗯。”

    “可能是最近吃得好睡得好吧。”严甯噘噘唇,随口应道。

    “不是因为心情好?”迟勋唇角的笑意加深。

    “……”严甯倏然无言。

    因为她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被迟勋调侃了……

    “你想说什么?”严甯瞅着迟勋,噘嘴娇嗔。

    迟勋微挑眉尾,上下打量着她,然后很隐晦地说道:“你现在这种状态,跟五年前一样。”

    五年前……

    状态?什么状态?

    她五年前又是什么状态?

    “阿勋,你说话能不拐弯抹角吗?”严甯翻了个白眼,对他故意卖关子的行为表示鄙视。

    迟勋轻轻一笑,正准备直白地说“你现在是被爱情滋润的状态”,哪知……

    叮铃铃……

    门铃声却在这时乍然响起。

    正聊着天的严甯和迟勋对视一眼。

    迟勋眉梢带笑。

    严甯嘴角抽搐,狠狠磨牙。

    叮铃铃……叮铃铃……

    门铃声再次响起,且比刚才急促,由此可见来人的心急。

    迟勋起身,噙着笑从容淡然地朝着门口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