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3章:去见谁?
    待一吻完毕,严甯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居然已经躺在了牀上……

    唇是麻的,大脑也是迷糊的,甚至连呼吸都是乱的。

    好不容易回神,定睛一看,却发现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得都不眨眼。

    “看什么?”

    他的目光太过直白,让她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佯怒瞪他。

    霍冬满眼的眷恋和宠溺,手掌轻轻摩挲着霍太太的脸颊,幽幽低叹,“看你到底有什么好,把我迷得这样神魂颠倒……”

    他的声音很低,像是自言自语,透着深情,还透着无奈。

    严甯一愣。

    他这是在说……

    情话?

    跟谁学的?居然说得还蛮顺溜的。

    见性格淡漠的男人居然会说甜言蜜语,严甯惊讶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她瞅着他,有些羞,又有点喜。

    她曾以为,想要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好听的话肯定比登天还难……

    呃,好吧,其实也跟登天差不多了。

    她曾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还被他伤得体无完肤,也是到最近才偶尔听到他说这种类似表白的话罢了。

    其实她只是觉得,一贯冷漠的男人突然展现出温柔的一面……便格外的打动人心。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可这会儿听着他说“你把我迷得神魂颠倒”,心里竟偷偷泛起一丝喜悦……

    可能女人都喜欢被人夸奖吧,好听的话,谁都爱听。

    嗯,她也爱听。

    “甯甯……嗯……”

    霍冬有好多好多心里话想告诉霍太太,可他刚开口,脖子就被霍太太勾住且顺势往下一拉。

    他的头被迫低下去,同时她微微仰起小脸,不耐烦地狠狠堵住他的嘴……

    以吻封缄。

    讨厌!

    他的话太多了,罗里吧嗦的像个老太婆。

    在经过一夜冷战,和好之后的此刻,明明“做”比“说”更合适……

    不是么?

    霍太太如此霸气,让霍先生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大手捧住她的脸颊,反客为主……

    都说大吵伤身小吵怡情,和好之后的夫妻俩,如甘柴猎火,一发不可收拾……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月前,罗婉月给严甯打了电话,可怜兮兮地说想见她一面。

    严甯直接拒绝了,表示自己跟她没什么好说的,然后挂了电话就把罗婉月用的新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此后不死心的罗婉月又换了好几个新号码给她打,但只要罗婉月一开口,严甯就会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如此几次之后,罗婉月似乎感觉到了严甯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瓜葛的态度有多坚决,就没再打电话来了。

    严甯以为事情就这样过了,哪知……

    这日,严甯刚吃完早餐就接到一个电话。

    霍冬起先没在意,直到他收拾好餐桌和厨房,回到客厅看到霍太太站在阳台上还没结束通话甚至还喜笑颜开的模样时,微微拧眉。

    谁的电话?那么高兴!

    霍冬一边漫不经心地将挽起的衬衣袖子放下来扣好,一边朝着阳台走去。

    他想去听听她在跟谁打电话,男的还是女的?他认不认识?还有她跟电话里的人在聊什么居然笑得这么开心?

    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在脑海里冒出来,霍冬觉得霍太太那甜甜的笑容真是又喜欢又讨厌。

    喜欢看她笑是因为爱!

    讨厌是因为她在为别人展露笑颜。

    “好啊好啊,那一会儿见!”

    霍冬刚走到阳台入口处,就听见严甯略带兴奋的对着电话欢快地应道。

    一会儿见?

    她要去见谁?

    最主要的是她为什么这么开心?

    霍冬盯着小女人的背影,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

    严甯收起电话,一回身就迎上一双凉飕飕的目光……

    她愣了一下,狐疑地瞅他。

    他上辈子是做贼的么?走路居然没声音!

    还有他在她背后站多久了?是在偷听她讲电话吗?

    严甯微挑眉尾,不以为然地瞅了霍冬两眼,然后一副没空搭理他的模样,攥着手机就从他身边越过,径直朝着卧室快步走去。

    那轻快的步伐,充分说明了她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好。

    见霍太太居然不主动交代,霍先生表示很不开心。

    “谁的电话?”他追上去,忍无可忍地出口问道,淡淡的语调里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酸气。

    “我嫂嫂。”严甯没卖关子,如实回答。

    嫂嫂?魏家大小姐?

    严甯进入衣帽间。

    霍冬跟进去,拧眉看着打开衣橱开始挑选衣服的霍太太,“她找你?”

    “嗯呢!”严甯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一边取下一条红色连衣裙看了看,觉得不太满意,又挂了回去。

    然后走向另一个衣橱。

    “做什么?”霍冬亦步亦趋地跟着霍太太,打破砂锅问到底。

    “打球。”严甯取下一条黑色长裙,走到全身镜前往身上比了比。

    红唇微微一撇,还是不太满意。

    “打什么球?”霍冬脸上的不悦之色越加明显。

    见魏可而已,她干吗搞得跟去约会似的这么认真的挑选衣服?!

    “网球。”严甯又换了一套嫩黄的中长裙。

    走回镜子前,她拎着裙子往身上比了比,左看右看,然后再把随意扎起的马尾解开,拢了拢头发,让发丝柔顺地披散在肩头。

    嗯,不错!

    严甯满意,决定就穿这条嫩黄的连衣裙。

    突然感觉到身边安静了,她疑惑转头,却发现霍冬正打开他的衣橱,准备拿衣服出来。

    “你干吗?”她问。

    “送你去。”他头也不回地答道,随便取了一套休闲装。

    “我有说要你送吗?”严甯拎着裙子走到他身边,从他手里夺过他的衣服又给他挂回去。

    很明显是在拒绝他的跟随。

    霍冬转眸看着霍太太,“你的车在保养,我不送你你怎么去?”

    “你的车给我开就好啦!”霍太太微仰着小脸看着他,理所当然地说道。

    霍冬拧眉,无言以对。

    霍太太说完就不再理会郁闷的霍先生了,径直走向鞋柜,挑选鞋子搭配裙子。

    霍冬走过去,瞅着这双鞋拎一拎那双鞋拎一拎的小女人,说:“还是我送你吧……”

    “不要!”霍太太正拿不定主意穿哪双鞋好,一口拒绝。

    他不开心地看着她。

    接收到他幽怨的目光,她抬眸瞥他一眼,嫌弃地轻叫,“女人家聚会你一个大男人去干吗呀?”

    霍冬想了想,好像也对……

    “我在车上等你。”他退而求其次。

    严甯嘴角抽搐,狠狠瞪他,一字一顿,“不、要!”

    霍太太咬牙切齿面目狰狞,语气和眼神都犀利无比,透着浓浓的警告。

    霍冬默了默,无奈地再退一步,“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我把你的车都开走了你拿什么接我?”严甯啼笑皆非,对近乎胡搅蛮缠的男人简直无语。

    霍冬,“我坐计程车过去。”

    “……”严甯彻底无语了。

    狠狠剜他一眼,她拎着裙子和高跟鞋准备去卫生间。

    霍冬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大有跟她一起进卫生间的架势。

    严甯想揍人了。

    就是因为他在衣帽间所以她才要去卫生间换衣服的好么!他还跟来?!

    她猛地回身,气急败坏地推他一把,“你跟我这么紧干吗?我还能跑了不成?”

    “嗯。”他点头,一本正经。

    “那你把我栓你裤腰带上吧!”她狠狠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娇嗔道。

    “好啊。”他点头,表示她这提议很好,正合他意。

    “你——”严甯气结,哭笑不得。

    他看着她,一副“我很认真”的表情。

    “懒得理你。”严甯觉得跟这男人真是没话说了,瞪他一眼,转身继续朝着卫生间走去。

    他就像条尾巴,始终跟着她。

    到了卫生间门口,见他还跟着,她默默叹了口气,无奈转身,轻言细语地对他说:“你不用担心,婶婶也会去的。”

    总统夫人的身边有武功高强的女保镖,可疑人物根本休想近她们的身,所以不会有事的。

    而且与嫂嫂见面的那家健身会所是嫂嫂的朋友开的,今天已经被嫂嫂包场了,不会对外开放。

    所以就算他不在她的身边,她也绝对安全。

    霍冬不说话。

    她瞅着他。

    最终,霍冬妥协,柔声叮嘱,“有事给我电话。”

    霍太太态度坚决,他不妥协也不行,所以还不如识时务者为俊杰,免得惹她生气,到时他又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嗯。”严甯点头。

    “路上注意安全。”他不厌其烦地交代着。

    “嗯。”

    “还有——”

    “知道了知道了!”严甯倏地不耐烦起来,没好气地叫道。

    他还有完没完了?

    烦人!

    被嫌弃了,霍先生很不开心。

    “我还没说呢。”他冷着俊脸,睨着眼前一脸不耐的小女人,忿忿道。

    “不用说,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严甯蹙着眉,不屑地瞥他一眼。

    他黑眸一眯,极具压迫性地向她靠近一步,“那你说说,我要说的是什么?”

    她整个人被他高大的身影笼罩,彼此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的男性气息。

    “废话!”她单手撑着他的胸膛,阻止他再靠近。

    再靠近的话就贴一起了……

    “我跟你说的话在你看来都是废话是不是?”霍冬闻言,脸色一沉。

    “差不多。”她仰着小脸,无畏无惧地与他互瞪,才不怕他。

    他板着脸,冷冷看着她。

    严甯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倏地,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飞快地啄了一口……

    然后快速闪进卫生间里。

    呯地一声,关门,落锁。

    唇上一热,霍冬微微一怔。

    意识到被小女人偷袭了,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她,可她啄了他一口就跑了,动作快得让他伸出去的手连她的衣角都没摸到。

    霍冬的手依旧伸在半空,盯着已然被关上的玻璃门,唇角情不自禁地往上勾起。

    伸出去的手缓缓上移,轻触自己的唇瓣,唇上似乎还留着霍太太的温度……

    本来不太美妙的心情,立马就阴转晴了。

    霍冬垂眸,回想着刚才霍太太出其不意吻他时的模样,笑意渐浓,满心欢喜。

    霍太太真是个……

    调皮的小东西!

    二十分钟后。

    严甯换好裙子,还简单化了个淡妆,打开门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啊……唔……”

    哪知一出来,就被拽进一副宽厚的胸膛里,她吓得一声尖叫,可下一秒就被以吻封缄。

    美美的霍太太被守在门口的霍先生二话不说就扣在怀里狠狠地吻……

    严甯在短暂的惊愕之后,连忙推他,“别……我的口红……唔……”

    可他不管,吻得肆意妄为。

    小东西刚才撩了他,他得撩回来。

    啊啊啊啊啊啊!

    讨厌!她的口红都被他吃掉了啦!!

    严甯又气又急,可他力大无穷,她根本推不开他,气急了只能攥紧拳头往他肩上砸。

    可她的花拳绣腿对他来说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毫无杀伤力。

    不过……

    虽然不疼,但挺扰人的。

    于是霍冬黑眸一眯,索性捉住霍太太的双腕往她身后一剪,让她再也捣不了乱。

    他扣着她,一边深吻,一边半强迫地将她往不远处的牀边带去。

    “唔唔……霍冬你……啊……”

    感觉到他的意图,严甯急得不行,可她断断续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扑在了牀上。

    吻,越发猛烈……

    “别闹了……时间快……来不及了……”严甯偏着头躲他,气喘吁吁,被他闹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霍冬没想动真格的,不过是借着惩罚之名趁机讨点小福利罢了,所以没敢闹得太凶,怕惹了霍太太不快。

    听她语气隐隐透着恼怒之意,他见好就收。

    “两个小时!”他结束深吻,抬头看她,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严甯被他吻得大脑迷糊,闻言有片刻的呆怔,“……啊?”

    没反应过来。

    “两个小时必须回来!”他霸道地命令。

    严甯蓦地瞠大双眼,“什么啊,两个小时哪够啊?”

    “你不能运动那么久。”霍冬动作温柔地拨开她散落在额前的发丝,轻轻说道,眼底泛着一丝担忧。

    她的身体只能适当运动,所以运动量不能太大,运动太久反而会对身体不好的。

    见他是担心自己,严甯顿时就不好意思对他生气了。

    不过两个小时真的太少了好吗!

    她蹙眉嘟嘴,算给他听,“就算运动一小时,那开车来回也差不多得一小时,这就两小时了呀!可万一路上再堵会儿车呢?还有我打了球出了汗不要沐浴换衣啊?”

    霍冬默了默,说:“那就再加一个小时,三小时足够了!”

    “……”严甯体内的暴力因子在发酵,气得用力推他,“我都好多天没见婶婶了,而且这是嫂嫂第一次约我,我们肯定得聊聊天再吃吃饭的呀!所以三个小时怎么够?!”

    听她说还要聊聊天吃吃饭,霍冬一张俊脸顿时就写满了“不乐意”三个字。

    “你们很熟吗?”他皱着眉凝视着她,问。

    严甯愣了愣,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谁?”

    “魏可。”

    六少从来没有把魏可带出来大家认识过,所以六少奶奶对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严甯回来虽然也有些日子了,但据他所知,她跟魏可应该连面都没见过才对。

    “也不是很熟,就上次在哥的办公室见过她,但她现在是我亲嫂子了,我得跟她联络联络感情啊!”严甯说,完了还特别兴奋地补了一句,“她好帅的!”

    “她是女人!”霍冬冷冷喝道,咬牙提醒。

    在听到霍太太说要跟魏可联络感情的那瞬,霍先生的脸色就已经变得不好了,紧接着又听到她夸魏可帅……直接整个人都不好了!

    帅什么帅?

    一个女人有什么好帅的?能帅得过他?!

    她都没夸过他好吗!!

    她那都什么眼神儿啊?

    霍冬越想越不痛快,一张俊脸都快拉成马脸了,心里酸气直冒。

    听到霍冬刻意提醒她魏可的性别,严甯啼笑皆非,“女人就不可以用‘帅’来形容吗?可她真的很帅气啊!”

    “有多帅?”他的双眸突然半眯,眼底泛起危险的光芒,阴森森地吐字。

    严甯汗毛一粟,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霍先生好像是……吃醋了。

    只是他自己都刻意提醒魏可是女的了啊,他有必要吃一个女人的醋吗?

    男人都这么小心眼儿吗?都这么爱吃醋吗?

    她哥是这样!

    他也是这样!!

    她以为哥哥不许嫂嫂给她拥抱的那种做法已经很变t了,可原来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居然连她称赞别人帅都不行?尤其这个“别人”还是个女人。

    严甯唇角微微抽了两下,表示对霍先生的醋点不能理解。

    “好吧,比你差点!”识时务者为俊杰,严甯为求脱身,只能挑好听的话说。

    然而霍冬一听这话不止不喜,反而气得差点要吐血了。

    什么叫“好吧”?!

    说得这么勉为其难比不说还让他不爽好吗!

    她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反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说他没魏可帅……

    霍冬不服,冷冷看着身下的小女人,恨得咬牙切齿。

    严甯没空顾及他的情绪,抬腕看了看表,立马咋咋呼呼地叫起来,“哎呀你起来,你快给我起来,我真的来不及了!”

    她边叫边用力推他。

    可他像座大山似的,任凭她卯足了劲儿推,他也依旧纹丝不动。

    “你离魏可远点!”与她的急躁大相径庭,他老神在在地继续压着她,凉飕飕地吐字。

    严甯一愣,忘了挣扎,不明所以地瞅着提出无理要求的男人,“为什么?”

    魏可是她嫂嫂耶,亲的耶,为什么要离远点?

    “反正你别跟她走太近!”霍冬不说原因,就霸道地命令。

    嗯,霍冬不喜欢心爱的霍太太跟魏家大小姐太过亲近!

    为什么呢?

    因为——

    外界有传言,魏家大小姐二十八岁却从来没交过男朋友的原因是……

    喜欢女人!

    虽说传言不可信,但……

    防着总是好的。

    毕竟他的霍太太这么美!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严甯觉得莫名其妙,皱着眉特别不解。

    霍冬会承认自己在吃一个女人的醋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他瞟了一眼她腕上的表,淡淡提醒,“不赶时间了吗?”

    “哎呀!糟糕!来不及了……”

    严甯立马叫了起来,连忙将他一把掀开,手忙脚乱地爬起来。

    她现在之所以掀得动他,是因为他愿意放开她的缘故。

    严甯跑进卫生间里,慌忙整理着略显凌乱的裙子,以及补上被霍冬吃掉的口红。

    “迟到一下也没关系的,不许开太快!”霍冬慢悠悠地走到卫生间门口,双臂环胸姿态慵懒地依靠在门框上,温柔又不失霸道地叮嘱她。

    “知道啦……”严甯微微弯腰凑到镜子前,忙着涂口红,态度敷衍地随口应道。

    霍冬微微眯着双眸,目光灼灼地盯着霍太太弯着腰翘着臀涂口红的样子……

    她这副模样,让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些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

    他情不自禁地走进去,站在她身后,轻轻拨开她的发丝,俯首去吻她的后颈。

    “早点回来!”

    在她被痒得想回头瞪他时,他先一步开了口,低声道。

    他的声音沙哑低醇,性感得要死。

    严甯一听,心跳顿时漏了一拍,紧接着就乱跳起来。

    又快又急。

    脸颊微微泛红,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色了,竟然只是听着他的声音,就可以联想到他什么都不穿时的样子……

    每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不得不赞叹霍先生的身材,真特么好!!

    他倒不是那种很夸张的肌肉型,但全身每一处都特别结实,她无法用言辞来具体形容他这种恰到好处的身材,反正就是各种顺眼。

    尤其是他那八块腹肌,看起来特别有力量,简直百看不厌……

    而且每次跟他做的时候,他的腹肌都绷得紧紧的,一块一块像小格子似的,格外的清晰明显。

    她好几次都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把……

    打住!

    严甯你够了,你还知不知羞了?你还要不要脸了?瞅瞅你都在想些啥啊!

    意识到自己想了不该想的,严甯整个人都不好了,脸颊不由自主地染上红晕。

    简直快赶上口红的颜色了。

    “嗯嗯。”

    她心如打鼓,胡乱地应了两声,同时加快涂抹口红的速度。

    不行不行,她得赶紧走,再不走只怕又会被他迷惑得出不了门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最终严甯还是迟到了。

    当她到达健身会所时,魏可已经坐在休闲区的沙发上惬意地品着咖啡。

    “对不起嫂嫂,路上有点堵车……”

    严甯匆匆而至,一开口就是为自己的迟到道歉,有些羞愧地说着早就编织好的谎话。

    她总不能如实说是在家里和霍冬腻歪过了头吧,所以只能说是堵车了啊。

    “没关系,我也刚到一会儿而已。”

    魏可依旧是一身西装、长裤、高跟鞋的中性打扮,笑米米地看着神色匆匆的严甯,一边语调欢快地说道,一边用下巴点了点对面的沙发示意她快坐下歇会儿。

    “婶婶呢?还没到吗?”严甯坐下,转头左右张望。

    “小太子缠着她呢,估摸着……”魏可微微停顿,拿起桌上的手机摁亮看了看时间,“还得一个小时才能来吧。”

    严甯想着霍先生千叮呤万嘱咐的交代她早点回家……

    所以时间不能浪费。

    于是她看着魏可,提议道:“那我们现在去换衣服吧,边打球边等婶婶好了。”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小七!”魏可倏然喊道。

    严甯,“嗯?”

    “你先坐下。”魏可又用下巴点了点沙发,她语调明明很温柔,却隐隐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怎么了?”严甯依言坐下,微微蹙眉,不明所以地看着魏可。

    看着脸色略显严肃的嫂嫂,她的心里泛起一丝怪异的感觉……

    嗯,不太好的感觉!

    她也形容不出来到底是哪点不太好,反正就是……有些心慌。

    “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嫂嫂你说。”

    魏可的脸色严肃,定定地与严甯对视,诚恳而郑重地说:“小七,首先我要向你道歉,这件事我也许做得不太恰当,可能会给你造成困扰,但我反复思考过,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身份,她第一次向我开口,我不帮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她”?

    还是“他”?

    嫂嫂口中的这个“ta”是谁?

    严甯脸色微变,眉头蹙得更紧了一分,被魏可的话弄得微微紧张,“什么事啊嫂嫂?”

    “小七!”

    “嗯?”

    “你妈妈想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