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2章:我的心很小
    怨怒交加,她红着眼突然将他的手挥开,起身就要走。

    “严甯!”

    霍冬倏然沉喝,冷冰冰的声音威严十足。

    严甯吓得顿了一下,想着他居然敢吼她,心里不由得更是难受了。

    牙根狠狠一咬,她装作什么也听不见,赌气地径直往前走。

    这么凶,她会理他才有鬼

    然而没走两步,手臂倏然一紧。

    他追上来一把抓住她,且顺势将她用力一拽……

    她被他拽得直接转了个身,狠狠撞进了他的怀里去。

    严甯本能地挣扎,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滚滚而落。

    她咬着唇抬手抹泪,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的没出息。

    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

    严甯你今天是疯了么?一直掉眼泪是想怎样?

    其实霍冬也很想问问在怀里不停扭动让他爱恨不能的霍太太,她到底要怎样?!

    打不得骂不得也就算了,现在连他担心她也能惹她不快?

    她到底要他怎么做?!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讨她欢心?他到底还要做些什么才能得到她一丝丝的怜悯?

    真要把他逼疯或是逼死才甘心吗?

    “自己不小心烫了嘴,还怨上我了?”

    霍冬重重一叹,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无奈地轻斥一声。

    “你放开!”严甯低着头,双手抵着他的双肩,瓮声瓮气地冲他嚷。

    他单臂箍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一边将她的小脸抬起来,一边柔声道:“给我看看——”

    “叫你放开啊……”她却不肯配合,撇头躲开他的手,同时用力推他,不耐地轻叫。

    可那她那点力气,根本就撼动不了他一丝一毫。

    “烫哪儿了?很疼吗?”霍冬拧着眉,盯着她的嘴,像是没看到她的恼火一般,执拗地问。

    两人各说各的,鸡同鸭讲。

    严甯恼怒,可又挣脱不开,索性停止挣扎,红着眼狠狠瞪他。

    接收到她充满怨愤的目光,他看了眼她冷若冰霜的小脸,然后继续盯着她的唇,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命令,“张嘴。”

    她才不听他的。

    冷着小脸继续瞪他。

    “听话,给我看看,是不是烫到了?”霍冬轻轻捏着霍太太的下巴往上抬,迫使她微微抬起小脸,心疼地哄她。

    严甯微不可及地嘟了嘟嘴,还是不言不语。

    就瞪着他!

    霍冬瞅着突然变哑巴的小女人,想了想,故意威胁,“你再这样看我我就吻你了。”

    霍太太毫不畏惧,继续瞪。

    “还看?”霍冬眉尾轻挑。

    她的眼神稍有变化,多了一丝不屑……

    “再看我真吻了哦。”他的目光在她的眼睛和唇瓣上来回流转,再次警告。

    她的眼神又多了一丝不耐……

    他用双手捧住她的小脸,“我真吻了!”

    他一直强调要吻她,却又迟迟不敢行动。

    因为他心有顾虑。

    霍太太正在气头上,若强吻了她,挨一巴掌事小,万一把彼此本就不太和谐的关系闹得更僵可就得不偿失了。

    “怕——”了你了!

    在霍太太冷漠的目光中,霍先生败下阵来,正要放弃,可刚说出一个字,嘴就突然被霍太太狠狠堵住了……

    用她的唇。

    见他光打雷不下雨,严甯听着就烦,所以忍无可忍之下她踮起脚尖就想去咬他的唇……

    可然后她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哪根弦突然就搭错了,本是想咬,结果却变成了吻……

    嗯,她狠狠的,吻上了他的唇。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整个世界都变得格外的安静。

    两人默默对视着,眼里只有彼此。

    严甯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竟然没有退缩的念头。

    她理直气壮地看着他,那眼神好似在说“你不吻我吻”……

    唇上软绵香甜的触感,让霍冬一时间竟愣住了。

    他错愕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小脸,完全不敢相信。

    直到确定她是真的主动吻了自己,他的喉结不由自主地狠狠滑动了两下,努力按捺着心里的激动,然后才沙哑着声音轻轻开口,“甯……嗯……”

    哪知他刚吐出一个字,她的舌就溜进了他的嘴里……

    霍冬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大悲大喜,估摸着就是他此刻的心情了。

    昨天被霍太太伤得生无可恋,今天又被霍太太哄得心花怒放,这种一会儿地狱一会儿天堂的感觉,真是快把他折腾死了。

    冷战一整晚,严甯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想他,想吻他……

    一改往日的被动和羞涩,她搂住他的脖子,努力踮起脚尖,与他唇舌教缠……

    身高差的关系,她踮着脚尖仰着小脸,会比较辛苦,很快就累了。

    霍冬黑眸一眯,双手掐住霍太太的腰肢就往上一提。

    转瞬间,她就坐在了餐桌上。

    可他还是太高了,而且他像是故意不配合似的,不低头也不回应。

    她微恼,双手揪住他的衣领就霸气十足地将他的脖子往下一扯,强迫他低下头来。

    她用力吻他,更加奔放……

    霍冬置身在霍太太的两腿之间,双手撑在桌面上,极力忍着反客为主的冲动,深深凝睇着难得热情的霍太太,满心欢喜,心神荡漾。

    小东西这是什么意思?

    这算什么?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好吧,虽然霍太太昨天说的那些话实在伤人,但她今天肯主动吻他,还这么热烈,对他来说也算是聊以慰藉了吧。

    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霍冬在心里感叹,突然有些理解古代那些沉迷酒色的君王了,试想一下,深爱的女孩千娇百媚地靠在自己怀里,哪个君王还有心思去早朝?

    瞧瞧,就算冷酷如他,不也败在了心爱的霍太太手上么。

    即便昨天他们闹得那么不愉快,可今天霍太太随便给他点甜头,他就立马把她的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想,若她能一直对他这么好该多好啊,哪怕是假的也好。

    他甚至还想,若她心里还能有他的一席之地,就算不久的将来自己真的会死在她手上,他也毫无怨言。

    霍冬觉得霍太太肯定给他下了蛊,而唯一的解药就是她。

    所以如果没了她,他就只有死。

    吻,如火如荼……

    严甯好累,感觉整个嘴都酸死了。

    她不由怀疑到底是他定力太好还是自己吻技太糟,因为整个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很明显的回应她。

    嗯,他没回应……

    但也不许她走。

    他一直老神在在地享受,她恼火,好几次想结束,可还没来得及完全从他嘴里退出,就被他揪住又拖了回去……

    反反复复,纠缠不休……

    许久之后,他终于肯让她结束。

    夫妻俩额头相抵,气息同样有些微的混乱急促,深深看着对方。

    两人的目光痴缠在一起,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待呼吸平稳了一点之后,严甯用力抿了抿唇,沙哑着声音闷闷地开口:“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想你死——”

    “好了,不说了。”

    她话音未落,他就在她唇上啄了一口,阻断她的话。

    他的语气略急,像是逃避。

    霍冬的确是一点都不想再提昨天的事,因为他觉得越是深究,自己只会越难过而已。

    所以何必呢?

    事情过了就算了吧,他真的不想再往昨天的伤口上撒盐。

    “我没有!!”严甯勃然大喝。

    本是温馨暧昧的气氛,突然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顿时就不美好了。

    严甯觉得委屈,因为她的内心深处真的没有要置他于死地的念头,她没有!

    而且恰恰相反,她一直在极力保他周全,哪怕他曾那样伤害过她,她都还是想要让他好好的……

    她不求他能理解她的用心良苦,但她不允许他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更不允许他冤枉她!

    子虚乌有的事,不许往她头上扣!

    “嗯。”霍冬轻轻发出一声鼻音。

    严甯狠狠蹙眉,小脸瞬时冷若冰霜,伸长脖子气急败坏地冲他嚷,“我说我没有!你不信是不是?!”

    她现在是很严肃的在跟他解释好吗!这等于她已经先跟他低头了好吗!他就一个“嗯”?

    嗯什么嗯!

    他这副冷淡的态度是几个意思?

    严甯气得要死。

    明明刚才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好好交谈不再争吵的,可这会儿他才刚开口就已经把她气得不行了。

    见霍太太动了怒,霍冬抬手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轻轻道:“信,我信。”

    “真的?”严甯挑眉,斜睨着他。

    他太平静,与她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可信度大大降低。

    “嗯。”他点头,表情还是淡淡的。

    严甯倏地又怒了。

    抬手一挥,将他正温柔地揉着自己发丝的大手狠狠扫开,愤愤喝道:“你骗人!你根本就不信我!”

    “其实信不信都没多大关系,真的。”霍冬微微勾唇,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低下头去贴着她的唇,在她唇上轻轻说道:“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的,你若真想要,拿去便是。”

    他说,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的……

    他还说,你若要,拿去便是……

    拿去便是?

    听着他云淡风轻的语气,严甯心里莫名就升起一股无名火。

    她讨厌他这种把自己性命不当一回事儿的臭德行!

    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能期望谁来爱惜你?!

    “谁稀罕你的命啊,我才懒得要!”她狠狠剜他一眼,没好气地嚷道。

    “嗯,你要或不要……”他唇角笑意渐浓,目光深情地凝睇着她,微微停顿,嘟嘴在她唇上轻吻了下,“它都是你的。”

    她恼怒,张口咬他,他却像是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先一步就退开了,让她咬了个空。

    霍冬被霍太太可爱的模样逗得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霍冬,你少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既然你说你的命都是我的,那为什么就不肯听我一句劝呢?”严甯脸色严肃,尖锐质问。

    闻言,霍冬微微拧眉,唇角的笑意渐渐隐退。

    默了默,他淡淡轻吐,“霍太太,有些事,立场不同。”

    “……”严甯一怔,哑口无言。

    他轻飘飘的一声“立场不同”,让她如被当头棒喝。

    是啊,立场不同,看待事物的观点就不同……

    严甯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竟为了顾全大局而逼他放下仇恨……

    对于男人来说,最不能忍的莫过于杀父之仇与夺妻之恨。

    他是一个那么重孝重义之人,让他放下仇恨是件多么残忍的事啊……

    若不能为父母报仇,他的心,只怕一辈子都得不到安宁的吧。

    严甯咬唇,在心里对动摇的自己说,严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你的自私是为大家好,就算以后背负骂名也值得,所以你不能心软,你的心软会害了他……

    轻叹一声,她抬眸看他,近乎苦口婆心地劝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是霍冬,大是大非你应该分得清楚——”

    “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柔声阻断了她。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严甯气得咬牙切齿地狠狠瞪他。

    霍冬垂眸,犹豫了下,然后没头没脑地吐出一句,“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严甯以为他说的是心理那关需要时间去调整,忙问:“多久?”

    她觉得他需要一点时间去放下仇恨也无可厚非,她可以等他,只要不是太久就行。

    他想了想,“说不准。”

    “你——”严甯气结。

    他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她一肚子火,刚想发作,转而又想,算了算了,对他来说这本就是一件难以抉择的事,越逼只怕会越是适得其反。

    所以还得慢慢来。

    严甯觉得,他们之间真的是严重缺乏信任,得尽快重新建立起来才行。

    “我最后说一次,我没有想要弄死你,你别再冤枉我了!”在进过短暂的斟酌之后,严甯旧事重提,再次严肃申明。说完之后嘟了嘟嘴,垂眸瞥向别处,没好气地嘟囔一声,“谋杀亲夫的罪名我可背不起!”

    又说起这事儿,霍冬心脏微微一抽,又酸又疼。

    他深深看着她,故意说:“弄死我不是更好吗?你那么讨厌我……”

    “我讨厌的人多了去了,每一个都弄死我累不累?!”她抬头就狠狠剜他一眼。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他垂眸,食指轻轻摁在她的心脏位置,然后目光上移,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双眼,“可有我的一席之地?”

    严甯的唇角抽搐了两下。

    她觉得用“得寸进尺”这四个字来形容此刻的男人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没有!”送了他一个白眼,她气呼呼地吐出两个字。

    听着她斩钉切铁的否定,霍冬眸光一黯,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但这样的答案已在他意料之中,他倒也没被打击得爬不起来。

    他想这都是自己以前种下“因”,所以不管现在的“果”有多苦,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咽下去。

    “那这里住着谁?”他又问,目光犀利地盯着她。

    “我自己!”严甯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地答道。

    “除了自己呢?还有别人吗?”

    “……”严甯无语。

    他向她更靠近了一些,几乎快让她的脸贴上他的胸膛,他单手扣着她的后脑,用温柔的语调咄咄逼问,“嗯?有别人吗?”

    他靠得太近,近得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脸上,像根羽毛似的扫着她的脸,痒痒的。

    “没有!”她轻叫一声。

    严甯好想冲他吼,她心里若有别人的话,还轮得到他来娶她啊?

    “那你能不能挪一挪,腾出一点点位置给我呢?”他在她唇上轻轻一吻,然后一边问,一边把唇移向她的耳畔,在她小巧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有点疼。

    严甯一颤。

    脸颊微红,她羞恼地瞪他,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不好意思,我心很小!”

    “一点点。”他哄着求着,在她脖子上吮了一口。

    又痛又痒……

    她频频缩脖子,推他,一语双关,“……不要!”

    拒绝给他腾位置,也不许他再在她脖颈上种草莓。

    他像个讨要礼物的孩子,软磨硬泡,死缠烂打,“霍太太,一点点就好……”

    一点点?

    严甯突然想起一句话——宁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嘴!

    嗯,说的就是他!

    现在倒是说得好听,说什么只要一点点,可若她真给他腾出一点位置的话,只怕他要不了多久就会要求她再腾多一点。

    然后一点一点又一点,直到把她的心完全占据。

    呵!他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她岂会不知?

    想得美!

    她才没那么傻,才不会重蹈覆辙,女人要自强自立,她要爱自己多一点!

    严甯没说话,偏着头躲他的吻,懒得理他。

    霍冬暂停,目光灼灼地盯着霍太太,说:“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许了!”

    严甯错愕,狠狠瞪他,“我哪有默——唔……”

    话未说完,就被他以吻封缄。

    这次他主动,快准狠地溜进她的嘴里,揪着她就是一通胡搅蛮缠……

    严甯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被他夺走了。

    趁着她迷糊之际,他将她从餐桌上抱起来,径直朝着卧室走去。

    昨晚他在客房的飘窗上坐了一整晚,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想要回去卧室抱着她入眠。

    他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到了没抱着她就睡不着的地步。

    不过一晚没在一起而已,他竟想她想得不行。

    所以他已经认命,她就是他的克星,不管她对他做了多么过分的事,他都不可能真的对她生气。

    他算是栽在她手上了,妥妥的。

    感情就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且爱情没有绝对的公平,爱得多的那一个,注定要卑微许多。

    以前她爱他时,把自己低入尘埃,现在风水轮流转,彼此位置对换,也该他为她卑微了……

    待一吻完毕,严甯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居然已经躺在了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