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70章:走了就别回来!
    呵,其实不是她感觉不到,只是她不想要……

    她不稀罕他的爱,也不稀罕他的心,不稀罕他的一切……

    霍冬心如刀绞,唇角苦涩蔓延。

    “严甯,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不堪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需要利用女人的地步?”他抬眸看她,凄凉一笑。

    他看似面无表情,可黯淡的目光却泄露了他太多的悲伤……

    她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想反驳说不是,可喉咙却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嗯?是吗?”他冷冷看着她,咄咄逼问,同时,摁在她心脏上的手指微微用力。

    她倏地抬手一挥,将他的手狠狠拨开。

    “我不想那样看你,是你让我不得不怀疑!”严甯没好气地瞥了眼油盐不进的男人,近乎气急败坏地厉喝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摁得太用力了,她觉得心脏被挤压着,格外的疼……

    被她挥开的手,他顺势揣进裤袋里,攥紧成拳。

    “我霍冬再不济,报仇也不会靠女人!”他看着她,冷冷道。

    严甯紧紧抿着唇,沉默不语。

    厨房里,两人漠然对视,气氛僵到谷底。

    “也许你说得对……”霍冬垂眸,掩饰着自己的难过,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喃,“我们相互猜忌,又何必在一起……”

    他说,又何必在一起……

    何必在一起吗?

    严甯的心,因为霍冬最后一句话而紧紧揪在了一起,难受得不行。

    她狠狠咬着牙根,很想冲他吼“那就离,我随时签字”……

    可话到嘴边,她又生生咽了下去。

    因为他看起来已经那么难过了,这样狠心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

    可是怎么办呢?

    现在生气的不止是他,她也很委屈好吗!

    先不说她骗他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就拿他们现在相互猜忌来说,不也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吗?

    最初的最初,先骗人的是他!

    后来她向他求助,他冷眼旁观,亲手毁了她对他的依赖和信任!

    所以,怪她咯?!

    当他说“又何必在一起”时,他虽然难过,却还是忍不住用眼角余光观察她的表情……

    他多么希望能从她的脸上看到后悔或是不舍,哪怕只是一丝丝也好。

    然而她的脸上除了冷漠,再也没有其他表情。

    心痛之余,也失望至极。

    什么也没有再说,霍冬低着头朝着厨房外走去。

    严甯僵在当场,脑子里乱哄哄的,想说点什么,可她的嘴张了又合,反复几次都没能吐出一个字。

    她转眸,眼睁睁看着他透着落寞和悲伤的高大身影朝着门口走去。

    他要去哪儿?

    回隔壁吗?

    所以……他这是要跟她分居?

    当“分居”二字在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那刻,严甯顿时面罩寒霜。

    她咬牙切齿,愤愤地想,分就分!有什么了不起!他以为她严甯离了他会活不下去啊!

    她又想,既然不想跟她过了,还那么麻烦干吗?分什么居啊!直接离婚不更好!

    最特么讨厌一吵架就离家出走的男人!

    怄气出走明明是女人的专利,哪轮得到他这个大男人如此任性?

    严甯狠狠蹙眉,越想越气愤,气得眼眶都忍不住微微泛红了……

    走走走!有本事走了就别回来!!

    他今天敢走出这个门,她今晚就敢把他锁外面,然后明天天一亮就换锁,让他永远都别想再进她的家门!!

    哼!

    她正在心里暗暗发着誓,突然就听见了开门声,然后是他走出门外的脚步声。

    呯……

    紧接着,门又被关上。

    严甯狠狠一震,连忙跑出厨房,她站在客厅里错愕地盯着已然关闭的门,呆如木鸡。

    他走了!

    他居然真的走了!!

    呵呵……

    好!很好!

    要走是不是?行!走了就别回来!!

    严甯气得转身就往卧室走,准备回房睡大觉去。

    外面。

    霍冬一出门就与倚在门边墙壁上的姜小勇打了个照面。

    “哥!”

    一见他出来,姜小勇立马立正,目光定定地盯着他。

    霍冬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哥,我们去打拳吧!打完去喝酒,今天我请!”姜小勇连忙跟在自家老大身边,语调轻快地笑着说。

    “不用。”霍冬头也不回,淡淡吐出两字。

    姜小勇狠狠皱眉,眼底尽是担忧,“哥——”

    “别跟着我。”

    霍冬终于回头,冷冷看了姜小勇一眼,听似平淡的语气,实则威严十足。

    “哥……”姜小勇顿时僵住了脚步,不敢再跟上去了。

    在老大身边这么多年,老大的性格和脾气他最了解不过,此时此刻,老大明显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不想要任何人打扰,包括他!

    霍冬径直走向电梯。

    正好有电梯下来,他进入电梯,下楼。

    目送着老大进了电梯,姜小勇愁眉不展,垂头丧气地准备回隔壁去,哪知吱呀一声……

    门又开了。

    严甯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明明她刚刚才在心里发过誓的,说过不再管他死活,也不许他再进她的家门的。

    可她刚才趴在牀上,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却没有听到隔壁有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也就是说,他没回隔壁。

    可如果他不回隔壁的话,那要去哪儿?

    心里顿时咯噔一跳,她立马忘了刚刚发过的誓言,跳起来就往门口冲。

    狠狠拉开门,只见门外只有准备回去隔壁的姜小勇,而霍冬,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呢?”她心里一慌,急问。

    姜小勇淡淡瞥了严甯一眼,什么也没说,然后以一种极其傲慢的姿态往前走去。

    严甯急得上前一把拽住他,“姜小勇,我在问你话,他人呢?!”

    “你真以为你是清朝的格格啊?你问话我就必须得答?”姜小勇把手一举,严甯的手就被迫离开了他的手臂,他轻蔑冷笑,毫不客气地讥诮道。

    他冷冷瞅着她,那眼神好似在说“你若不是我哥的心爱之人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姜小勇现在讨厌严甯,讨厌死她了。

    如果她不是老大的心头肉,他都想揍她了!

    他真是想不通,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女人呢?

    明明知道老大有多稀罕她,明明知道三十多岁的男人有多么渴望孩子,她怎么还能忍心这样欺骗老大呢?

    得知她“怀孕”了,老大多高兴啊,乐得嘴都快合不拢了,可原来……

    一切都是假的!

    竟然是她恶意的谎言!

    太过分了!!

    严甯看到姜小勇这副护犊子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想起刚才陈医生在电话里向她哭诉,说什么“他们有枪”……

    很明显是姜小勇用枪吓唬陈医生了,所以陈医生才会向他招供。

    想着自己精心策划的计谋如此迅速就被戳破,严甯真是对姜小勇恨得牙痒痒。

    “姜小勇,你以为你是在帮他吗?”她面罩寒霜,冷冷看着姜小勇,“你是在害他!”

    不能让霍冬交出那些东西,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姜小勇逼陈医生招供,换个角度想就是把站在悬崖边的霍冬往深渊里推。

    “我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在害他……见仁见智咯!”姜小勇斜睨着严甯,一脸不屑。

    严甯狠狠蹙眉,气急败坏,“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不需要懂!”姜小勇抢断,态度倨傲地说道:“我只知道我哥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叫你去死你也去啊?!”严甯气得大叫。

    “去!”姜小勇斩钉切铁地吐出一个字,表示自己对老大是绝对的忠心耿耿唯命是从。

    严甯翻白眼。

    恨不得拿把铁锤敲开姜小勇的脑袋,看看他的脑子里都装的什么豆腐渣。

    “姜小勇你脑子有病吧?”她气急攻心,极尽嫌弃地瞪着他,狠狠切齿。

    姜小勇轻蔑地瞥她一眼,反击,“跟你有毛关系?”

    严甯直接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姜小勇突然重重一叹,怨愤地看着严甯,特别伤感地幽幽说道:“我哥只有我,如果我都不站在他那边的话,岂不得被你欺负死?”

    岂不得被你欺负死……

    严甯冤枉至极。

    她欺负他?

    她哪有欺负过他?

    她怎么欺负他了?

    她这么着急火燎的做了那么多事儿,还不都是为了那个顽固不灵的男人啊?

    呵!她欺负他?他们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哼!

    严甯气得脸都白了。

    “姜小勇,我跟他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她气急败坏地低吼,吼了一半,她抬手一挥,没好气地喝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他跟她的故事那么曲折复杂,估计说两天两夜都说不完。

    再说了,他们之间的事,她没有必要向无关紧要的人解释好么!

    “嗯,我不懂,所以你不用跟我说那么多废话。”姜小勇冷笑,翻了个白眼,撇嘴冷哼。

    严甯头痛。

    心里着急,她决定暂时不跟姜小勇一般计较,暗暗咬了咬,她放软语调,“姜小勇,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吵,我就问你他去哪儿了?”

    见她态度变好了,姜小勇想着自己毕竟是男人,就算再怎么讨厌她,也不好再不依不饶地刁难。

    那样会显得自己很小气,不够男人!

    “进电梯了,不知道去哪儿。”姜小勇用下巴点了下电梯的方向,淡淡答道。

    严甯狠狠皱眉,瞪着姜小勇急切质问,“你怎么不跟他去?”

    “你以为我不想去?他不要我跟!”姜小勇没好气地白了严甯一眼。

    “你快下去——”

    “我不去!”

    她喊他下去,可话未说完,就被他负气地冷冷拒绝了。

    “你……”严甯气得不行,冲着姜小勇嚷,“你不是说他只有你吗?他现在心情不好你还不快去陪着他!”

    “他心情不好还不都是拜你所赐,要陪也该你自己去陪好吧!”姜小勇尖锐反驳,字字句句毫不客气。

    严甯真是快要被牙尖嘴利的姜小勇给呛死了。

    “你让我下楼去找他然后一言不合又跟他吵架吗?”她怒极反笑,找到一个完美的推脱借口。

    姜小勇呼吸一窒,嘴角抽搐,气得大骂,“你不跟他吵能死啊?!”

    严甯默不吭声,就冷冷看着姜小勇。

    哪是她想吵了?明明是霍冬无理取闹好吗!

    姜小勇越想越心疼自家老大,忍不住又开始埋怨严甯,“七格格,你说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呢?我哥在你面前都温顺得跟只小绵羊似的了,你咋还狠得下心欺负他呢?”

    “你有毛病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他了?”严甯觉得已经不能用言语跟姜小勇沟通了,他根本听不懂人话好吗!

    姜小勇指着自己的眼睛,“它们都看见了!”

    她冷冷瞪他,已经跟他无话可说了。

    “我哥都不许我跟着他,你说他此刻该有多伤心啊!”姜小勇没完没了,想起刚才老大那透着孤寂的背影就觉得老大好可怜。

    严甯无言。

    她知道他伤心,可她不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的嘛,他们男人怎么脑子都不懂得转弯的呢?

    如果不是迫不及待,她又何必这样处心积虑?

    “七格格,你说你什么不好骗,干吗偏偏要拿这种事来伤我哥的心呢?!”姜小勇皱着眉,用一种谴责的目光盯着她。

    “姜小勇,算我求你行么?真的别再说废话了,赶紧下去找他。”严甯急得不行,近乎低声下气地对姜小勇说。

    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单独外出会不安全,尤其是他此刻的情绪很糟糕,心不在焉的情况下很容易出事的……

    姜小勇翻了个白眼,就不听她的,“我不去——”

    “他现在心情不好,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就问你悔不悔!”她气急了,勃然大吼。

    姜小勇被吼得一怔,不明所以地瞅着她。

    不懂她这副“猫哭耗子”的态度做给谁看的。

    他想了想,不以为然地轻哼一声,“他这么大个人,能出什么意外?再说了,他是被你气走了,该你去把他哄回来——”

    “随便!你爱去不去!!”

    姜小勇话未说完,严甯彻底怒了,火冒三丈地大喝一声。

    然后转身就进了屋。

    呯!

    狠狠甩上门。

    姜小勇愣愣地看着关闭的门,被七格格的怒吼和关门声惊得半天回不来神。

    严甯关上门口,背靠着门板,默默等待。

    姜小勇那只矫情货,她越急,他就越是不来气,所以她干脆反着来。

    她就不信,他真能对他家老大置之不理!

    果然,很快门外就响起了姜小勇急切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严甯靠着门,大大地松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回归原处了。

    有姜小勇守着他,他不会出事的。

    心里的担忧一褪,她的双眼莫名就酸胀起来……

    泪,毫无预警就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严甯狠狠一震,慌忙抬起袖子擦眼睛,然而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眼泪竟然越抹越多……

    深深吸了口气,她努力想要稳定情绪,可一想到他跟她吵完之后离开的背影,就心酸不已。

    “神经病!你哭什么?!反正你问心无愧,是他自己不识好歹,被弄死也是活该!”狠狠咬了咬牙,她一边用袖子抹泪,一边自言自语地骂。

    嗯,活该!

    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他有什么凄惨的下场都是他自找的!

    怨不得人!!

    气完之后,她的心里泛起深深的无奈,无力地耷拉着双肩,感觉前所有为的挫败……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深夜一点。

    严甯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疯了。

    因为从天黑开始,她每隔半小时就要去检查一下门……

    看看是否被自己反锁了。

    直到确定没有反锁,她才放心地回去卧室。

    可她的“放心”只能维持半小时。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夜越来越深,她由半小时检查一次门演变成每五分钟检查一次。

    时间越晚,她的心就越是焦虑不安。

    他到底去哪儿了?都凌晨一点了好吗!

    他是一个人吗?姜小勇有没有在他的身边?

    最总要的是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不会是出事了吧……

    呸呸呸!乌鸦嘴乌鸦嘴!

    他不会出事的,他那么厉害,不可能会出事的……

    严甯靠坐在牀头,狠狠咬着唇,双手无意识地紧紧绞着被子,在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

    第N次转眸看向牀头柜,她极力压抑着心里那股想要给他打电话的冲动……

    不能不能!

    严甯,你没有做错,所以你不能先向他低头……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往日这个时间,她早已呼呼大睡,可今晚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因为她的心,七上八下,始终得不到安宁……

    越想心越乱,她忍不住又掀开了被子,下牀趿上拖鞋朝着客厅走去。

    她蹙着眉,感觉有些冷,便用双臂环抱着自己,站在客厅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

    默默等待。

    她竖起耳朵集中精神去听着外面的动静,然而外面却一片静悄悄的。

    几分钟后,她的眼底泛起失望之色,重重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转身,垂头丧气地朝着卧室走去。

    看来……

    他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正满心失望,她倏地一震,隐约听到有熟悉的脚步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来……

    没有一丝犹豫,她立马关掉客厅的灯,然后快速回到卧室里。

    把卧室里的灯也关了,然后她跳上牀,用被子紧紧捂住自己,在黑暗中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心,噗通噗通,如同打鼓一般……

    如她所愿,开门声轻轻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