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68章:我太太怎么了?
    助理医师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怔了怔,才说,“严小姐……哦对不起!是霍太太!霍太太她——”

    “她怎么了?”

    霍冬闻言,心里顿时咯噔一跳,等不及助理医师把话说完,就厉声抢断。【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他的语气紧绷而急切,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颤抖。

    他的心在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心底的恐慌肆意满意……

    霍太太美丽善良,光彩耀人,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喜欢她。他不怕任何男人从他身边抢走她,甚至是迟勋,他也未曾真的怕过。

    他唯一怕的,是死神。

    他害怕死神会把她夺走,他怕自己抢不过……

    毕竟就算他有通天本领,也斗不过死亡与命运。

    所以他的愿望很简单,就一个——

    只要她能好好活着!

    他想跟她永远在一起,他想她能重新爱上他,他想要她为他生儿育女,这些,不过都是她能好好活下去的附加愿望罢了,只要她能健康幸福,哪怕她最终还是会抛弃他,哪怕她会投向别人怀抱,他也可以忍……

    嗯,可以忍!

    见霍冬反应如此激烈,助理医师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医患关系恶化的一些新闻,顿时心生怯意。

    眼前的男人这么高大强壮,一拳下来她估计就得面目全非了吧……

    于是助理医师连忙说:“是这样的,霍太太呢现在出了一点点小状况,陈医生说请霍先生你进去一下——”

    不待助理医师把话说完,霍冬就一把将挡在门口的助理医师拨开,如同一股飓风般冲进了医生办公室里。

    助理医师被他拨得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还好姜小勇同志见义勇为地扶其一把。

    一贯冷静沉稳的男人,满心恐慌,已然方寸大乱。

    出了一点点小状况……

    什么状况?

    真的只是“小”状况吗?有多小?

    既然是出了状况,不管大小肯定都是不好的吧……

    在听闻霍太太“有事”的那一瞬,霍冬整个人都慌了,不由自主就往坏处想了去。

    “严甯!”他冲进医生办公室却没见霍太太的人影,急喊一声。

    “霍先生这边请。”

    助理医师连忙跟进来,将他往与办公室相连的另一个房间里领去。

    霍冬进入一看,是个B超室。

    而霍太太正躺在牀上,露着肚子在接受B超检查。

    “霍先生请你小声一点。”

    在霍冬进来的那刻,四十来岁的陈医生就抬头看向他,客气地提醒道。

    霍冬一个健步冲到牀边,第一时间就抓住严甯微凉的小手,紧紧的,仿佛生怕她被抢走一般……

    握住霍太太小手的那一瞬,霍冬想,他要紧紧抓着霍太太的手,就算是死神要跟他抢,他也不放!

    死神若想把她夺走,除非连他一同带走!

    他们是夫妻,要生死与共!

    从始至终,严甯都双手捞着衣摆安静老实地躺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泣,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难辨……

    “我太太怎么了?”

    直到紧紧握住了霍太太的手,霍冬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一点点,转头看向陈医生,急切地问。

    “没什么。”陈医生不冷不热地淡淡答道,然后在霍冬默默松气的时候,又云淡风轻地补了一句,“怀孕了而已。

    听医生说没什么,霍冬紧绷到极限的神经瞬时松缓下来,然而一口气还没吐完,就被医生接下来的一句话给惊得怔在当场。

    他像是没听懂一般,皱着眉看着医生。

    好半晌,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什么?”

    “恭喜你霍先生,你太太怀孕了!”陈医生对霍冬轻轻一笑。

    怀孕……

    医生的话明明很轻,却像一记重锤般狠狠敲在霍冬的心上。

    “真、真的?”性格冷酷的男人,生平第一次激动到结巴。

    他没有像别的准爸爸那般欣喜若狂得又蹦又跳,但他的双眼在瞬间亮了起来,流光溢彩。

    他表面看起来还算冷静,但眼底的光,足以说明他此刻有多么的欢喜。

    严甯皱眉忍痛。

    因为在医生重复怀孕二字时,他的大手骤然一紧,她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快要被他挤断了。

    她疼得动了动手。

    他感觉到了,连忙松了力道,抱歉地看她一眼。

    “嗯。霍先生你过来看。”陈医生点头,然后招呼霍冬去她那边。

    霍冬又看了看格外安静的小女人,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示意她等他一会儿,然后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的小手,朝着牀的另一半大步走去。

    他走到陈医生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B超屏幕。

    陈医生一边用B超探头在严甯的肚子上轻轻移动,一边指着B超屏幕上的小黑块,“霍先生请看这里,宝宝才四周,现在只能看见胎囊,还听不到胎心,等一周之后再来照一次,到时应该就可以听见胎心了。”

    霍冬看着屏幕上小小的黑块,听着医生不紧不慢的解说,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开始天马行空,想象着霍太太的肚子一天天变大的样子……

    还有他们的孩子,出生的那刻他会是什么心情……

    以及小家伙从牙牙学语到会跑会跳,那又会是怎样一个幸福甜蜜的过程……

    会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

    他好像喜欢女孩儿多一点点。

    因为他们的女儿肯定会很美,像妈妈一样美……

    而且男孩可能会比较调皮,他担心她会更累一些……

    只是瞬间,霍冬就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很远很远。

    他像傻了一般,盯着B超屏幕不转眼。

    “好了,霍太太你可以起来了。”陈医生收起探头,抽出几张纸巾给严甯,让她擦一擦小腹,然后一边起身一边公式化地说道:“一会儿出来我再交代你们一些注意事项。”

    “好!谢谢!”霍冬终于回过神来,对陈医生重重点头,眼底尽是感谢。

    “不客气!”陈医生笑了笑,然后离开了B超室。

    陈医生前脚一走,霍冬立马又奔到牀边。

    严甯还躺着,正用纸巾擦着小腹上的润滑油。

    霍冬从小女人手里拿过纸巾,帮她擦。

    纸巾被他抢走,严甯没有拒绝,由着他。

    从他进来,她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看着他,安静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动作细致又轻柔地帮霍太太清理着腹部,擦着擦着,霍冬的嘴角就开始往上扬,越扬越高。

    喜悦之情,再也掩藏不住。

    “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轻颤出声,不敢相信。

    前一刻他还担心得要死,现在突闻喜讯,反差太大竟让他觉得不太真实。

    “要不我给你一巴掌,你看看痛不痛?”严甯瞥他一眼。

    “好啊!”他却认真地将脸凑过去。

    严甯无语。

    没好气地剜他一眼,她微愠啐骂,“神经病!”

    她一边骂,一边要起身。

    哪知她刚一动,他就把脸贴在了她的小腹上……

    “你干吗?”严甯吓了一跳,抬起头错愕地看着他的寸板头脑袋。

    霍先生说:“别动!让我听听……”

    他把声音压得很低,像是生怕惊扰了她腹中的小生命。

    严甯被他的话雷得外焦内嫩,狠狠翻了个白眼,哭笑不得地骂:“毛病啊你!连B超都听不到胎心你能听见什么?”

    “不一定非要听或看,可以感觉的傻丫头。”他小小声地说着,不肯走,恨不得把耳朵粘在她的小腹上。

    男人饱含宠溺的声音,低哑磁性,依旧微颤,显示着他激动的心情还未完全平复。

    一声“傻丫头”,让严甯莫名觉得心酸难过。

    “你才傻!”她来不及思考就冲口而出,骂完之后,心脏倏地狠狠一揪。

    他说她傻,其实最傻的明明是他……

    “嗯。”他轻轻点头,大方承认,“我只在你面前傻。”

    他那理直气壮的语气,不止不以傻为耻,甚至还很骄傲得意的样子。

    “……”严甯觉得喉咙里像是突然堵了什么东西,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他黑黝黝的脑袋,她的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轻轻贴着他的头顶。

    他的头发很短,扎着她的手心,有点疼,又有点痒……

    “听到什么了?”

    半晌后,见他还不肯起来,她半是嘲讽半是打趣地问他。

    “小家伙叫我爸爸。”他答,一本正经,仿佛真的听到了一般。

    严甯一怔,脸色微不可及地僵了僵,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内疚……

    “通常小孩子第一声叫的都是‘妈妈’好吗!”她强忍心酸,佯装不屑地泼他冷水。

    他却满不在乎地说道:“都行!不管小家伙以后是先叫‘爸爸’还是先叫‘妈妈’都没关系,咱俩谁跟谁,对不对?”

    他的心情真的太好,连说话方式都变得幽默了些。

    严甯觉得霍先生的行为实在是太幼稚太无聊了,可她几次欲推开他的脑袋,最终却都没有做到。

    她竟不忍……

    当发现自己竟对他有了怜悯之意时,严甯的心倏地狠狠一抽。

    不!

    严甯,你不能心软!

    你不能被他的表象所骗,他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怜……

    想想以前,想想以前他是怎么对你的,他欠你的都还没还完,你可别又傻不隆冬的一头栽进去了……

    思及此,严甯脸色倏地一冷,牙一咬心一横,小手撑着他的脑袋就用力一推,没好气地嚷道:“听够了没?我冷!”

    “够了够了。”听她说冷,他忙不迭地抬起头来,然后极尽温柔地帮她把衣摆放下来遮住小腹。

    看他又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她本想故意刁难他的念头,又默默打消了。

    严甯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没出息,一边手撑着牀缓缓起身。

    “慢点,小心。”霍冬连忙伸手去搀扶霍太太,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她是个易碎又珍贵的琉璃娃娃。

    严甯坐起来,欲下牀穿鞋,可霍冬却紧张兮兮地阻止了她,“别动!”

    她蹙眉,不明所以地睥睨着他。

    在霍太太充满疑惑的目光中,霍冬蹲下来,拿起她的鞋,动作温柔地将鞋往她脚上套……

    严甯脸颊一烫,下意识地想要缩脚。

    她不想矫情,但总归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可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小脚丫不松手,不让她逃。

    这一刻,严甯觉得自己像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

    鞋子轻轻套在她的脚上,她看着半蹲的男人,看着他饱满的额头,有种想要亲一口的冲动……

    但她忍住了。

    帮霍太太穿好一只鞋后,霍冬的手伸向牀底,去拿另一只鞋。

    眸光本是随意转动,可他的目光却突然被牀底的某一处给吸引了去……

    心,倏地狠狠一抽。

    怔愣只是一瞬间,他很快就恢复如常,神色自若地拿起霍太太的另一只鞋子,极尽温柔地为她穿上。

    “来,小心。”

    他站起来,扶着她下牀,低醇磁性的声音柔得简直可以滴出水来。

    严甯没说话,特别乖巧地任由他搀扶着,双双往门外走去。

    一边往外走,一边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偷瞟了眼身边的男人,瞟到他难掩喜悦的模样,她的心里竟莫名沉重。

    觉得……

    压力山大。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小时后。

    医院停车场。

    姜小勇喜笑颜开,率先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他不止是老大的跟班,还是老大的专属司机。

    而且,他以此为傲。

    姜小勇不止一次地想,他不退伍了,就跟着老大一辈子,哪怕做一辈子跟班和司机,他也心甘情愿。

    谁叫他那么崇拜他家老大呢!

    霍冬腾出一只手,拉开后座的车门,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霍太太扶上车。

    接着他自己也上了车。

    上车之后,他二话不说就伸手去抱她……

    “干吗?”严甯一惊,皱起眉头满眼戒备地瞪他。

    “坐我腿上。”他答。

    严甯无语,剜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坐你腿上?又不是没位置!”

    “坐我腿上不会被颠簸。”他说得理直气壮,同时强行将她往自己腿上抱。

    “拜托!现在才四周,你别这么夸张好么!”严甯推他,微微红着脸颊羞恼低叫。

    有姜小勇在场,她没办法像四下无人时那般与他亲密相贴。

    然而她的抗议无济于事,最终她还是被迫坐进了他的怀里。

    霍冬霸道而不失温柔地把不情愿的霍太太扣在怀里,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柔声轻斥,“没听医生刚刚说什么吗?她说孩子现在不是很稳定,要格外注意。”

    刚才陈医生叮嘱他们,说胎儿还不稳定,让霍太太这几天最好卧牀休息。

    所以,这叫他怎能不紧张?

    严甯翻了个白眼,“陈医生夸大其词——”

    “听我的!”他拧眉阻断她,一改往日的温柔宠溺,霸道轻喝。

    他凶巴巴的样子其实极有威严,她虽然不屑也不惧,但在看到他俊脸冷下来的那一瞬间,她也不知怎么搞的,自己的语气竟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变成了委屈嘟囔,“我不要……”

    “必须要!!”霍冬难得强势,不容抗拒。

    严甯怒。

    恼火地狠狠瞪他一眼,知道拗不过他,她索性盯着窗外,不再看他。

    一副懒得理他的傲慢模样。

    只要她乖乖在他怀里别乱动,霍冬觉得她看不看自己都没什么关系。

    嗯,她不愿看他没关系,他看她就好。

    霍冬轻轻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霍太太能更舒服一些。

    姜小勇默默地开着车,不言不语,连呼吸都很轻,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每当老大和嫂子打情骂俏的时候,他都当自己是聋的……虽然老大和嫂子都当他是死的。

    他很清楚,想要做一个出色的跟班,就要懂得灵活运用“装聋作哑”四个字,否则是没前途的。

    “姜小勇!”

    突然,后座传来一声冷喝。

    正沾沾自喜的姜小勇下意识地抬头挺胸,响亮地应答道:“到!”

    霍冬,“开慢点!”

    “放心吧哥,我会开得稳稳的,保证一点都不会抖!”姜小勇嘿嘿地笑,对自己的车技那是无比自豪。

    说完之后,他又忙里偷闲地看向后视镜,看到后面两口子那股亲热劲儿,难得不羡慕妒忌恨,还开心得咧嘴笑,“哥,嫂子,恭喜你们哇!”

    嫂子有喜了,他哥乐疯了,估计以后他都不用挨打了。

    真是太好了!

    霍冬和严甯都没说话,让姜小勇一个人自言自语。

    姜小勇想到自己真的可以解放了就喜不自禁,看着他哥的眼神越发崇拜,“哥你真棒!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嫂子——”

    “看路!”

    霍冬倏然沉喝,警告地瞪他一眼。

    “看着呢,没事儿!”姜小勇却满不在乎地轻轻一笑,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厚着脸皮问他哥,“哥,我能不能高攀一下,做宝宝的干、爹呀?”

    霍冬看了眼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然后对姜小勇说:“问你嫂子。”

    嗯,这件事他做不了主,要她同意才行。

    只要她点头,他是很愿意的。

    姜小勇双眼一亮,立马看向严甯,“嫂子!可以么?”

    “开你的车!哪那么多废话!”严甯却冷冷瞪了姜小勇一眼,不置可否。

    “嫂子你不肯啊?”听她那不耐烦的口气,姜小勇的脸顿时一垮,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严甯烦躁,一恼火就口不择言了,“拜托你专心开车好吗,一会儿出个车祸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撞掉了——”

    啪!

    “啊……”

    一个巴掌轻轻拍在她的嘴上,有点疼,吓到她惊叫一声。

    姜小勇忙不迭地一阵呸,“呸呸呸呸呸!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老天爷,我嫂子胡说八道呢,您老可别当真啊……”

    “你干吗啊?!”严甯捂住被掌了嘴的嘴,气得冲对她“家、暴”的男人大叫道。

    “不许胡说!”霍冬沉着脸,不悦轻喝。

    其实话一出口,严甯也意识到了不妥,所以现在被霍先生责骂,她倒也不觉得委屈。

    只是最近被他宠得无法无天,受不得他一丁点的重话。

    “不说就不说呗,凶什么凶……”她小声嘟囔,不开心了。

    然后霍太太就开始冷着小脸生闷气。

    很快,车子驶进小区。

    姜小勇把车停稳之后,霍冬推开车门,直接抱着严甯下了车。

    光天化日之下,被他这样抱着万一被人看见的话,她会难为情的。

    她在他怀里动了动。

    霍冬很配合,微微弯腰,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下。

    姜小勇见老大和七格格都下了车,准备把车开去车库。

    “小勇!”

    哪知他刚踩油门就听到老大在喊他。

    嗤地一声。

    姜小勇连忙踩下刹车。

    “到!”他应道,转头看向车外的老大。

    “去帮我买点东西。”霍冬边说边朝着姜小勇走去。

    “好啊,买什么?”姜小勇点头。

    霍冬走到姜小勇的车窗前,对他勾了下食指,示意他附耳过来。

    姜小勇二话不说就把头探出车窗,把耳朵朝着老大凑过去。

    在严甯看不到的角度,霍冬在姜小勇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

    不知道霍冬说了什么,姜小勇的脸色突然微微一变,目光复杂地看了眼几米开外的严甯……

    很快,霍冬说完了,退开,看着姜小勇,“懂?”

    “懂!”姜小勇重重点头。

    “去吧!”霍冬淡淡吐出两字,然后转身朝着严甯走去。

    严甯微蹙着眉头,狐疑地看着神神秘秘的霍冬和姜小勇,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他们在说什么?

    还是在合计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否则干吗要背着她说悄悄话?

    “你刚跟姜小勇说什么了?”当他回到她身边,她仰着小脸目光锐利的盯着他,直截了当地问。

    “不说了吗,我让他买点东西。”他揽着她的肩往前走,避重就轻地答。

    “买什么东西?”她追根究底,狐疑地瞅着他。

    他轻轻一笑,目光暧、昧地看着她,“放心,绝对不是壮、阳的。”

    他可不会忘记,这些日子里她为了激将他而说过的那些质疑他能力的话……

    所以现在借机故意取笑她。

    严甯呼吸一窒,小脸瞬时红了个透。

    就他那体魄,再吃那些玩意儿……还让不让人活了?!

    “神经病!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她骂,这下真是连脖子都快红了。

    她气得不敢再找他说话,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一路沉默着,乖乖跟着他一同回家。

    然而,他们回到家没过多久,她就接到了陈医生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