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65章:魏可
    严甯看着办公室里有些儿童不宜的画面,僵在当场,进退不得……

    只见两米开外,书柜旁,六阿哥严楚斐正熊抱着一个女子将其抵在墙上,忘我地拥吻……

    呃,确切的说,忘我的好像只有严楚斐,女子的双手撑在他的肩上,好像是想推他却推不开,所以一脸不耐。

    突如其来的推门声惊动了两人,激、吻被迫停止&lt;=".。

    好事被扰,严楚斐整个人瞬时冷得犹如三九寒冰,就差在额头刻上“欲求不满”四个字了。

    女子则明显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严甯有些尴尬又有些抱歉,她没想到自己的鲁莽会惊扰哥哥嫂嫂的恩爱……

    没错!

    被严楚斐霸道地控在墙上深吻的女子就是严楚斐的隐婚妻子,帝都魏家的大秀——魏可!

    门被推开的那瞬,严楚斐满腔责立马转变成怒火,转头就恶狠狠地瞪向来人,准备把不识相的闯入者骂个狗血淋头。

    哪知一眼望去,竟是自己的妹妹,他只得把已到嘴边的怒斥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即便门被突然推开,严楚斐也只是结束了吻,并没有放开严太太,直到看见来人是自己的妹妹,才冷着脸不甘不愿地把熊抱在怀的严太太放下来。

    相较于严甯的尴尬,严楚斐和魏可都显得格外的淡定从容。

    仿佛他们夫妻俩刚才不是在激、吻,而是在正儿八经的谈公事。

    严甯看着镇定自若的魏可,心里充满了好奇。

    哥哥是男人,脸皮比较厚,刚才那样的画面被人撞见了还能像个没事儿人一般倒也不稀奇。

    可嫂嫂魏可的反应……

    真是让她有些大跌眼镜。

    不都说女人脸皮薄么,为什么嫂嫂此刻一点都不害羞呢?甚至看起来比哥哥还轻松自在。

    刚才他们那暧、昧的姿势和狂放的吻……她这个妹妹看了都觉得很不好意思的好吗!

    尤其当时哥哥的一只手,还放在嫂嫂的月匈上呢……

    嗯,魏可表现得的确很自在。

    当严楚斐放开她之后,她一边优雅地整理着略显凌乱的外套,一边不紧不慢地朝着办公桌走去。

    她拿起办公桌上的遥控器,对着落地窗轻轻一按。

    自动窗帘缓缓打开,本是光线昏暗的办公室内顿时一片光明。

    魏可身高一七零,纤瘦高挑,玲珑有致,跟一八五的严楚斐站在一起看起来格外登对。

    俊男美女,特别养眼。

    魏可有一头长直发,自然黑,没有染色,黑发衬托得她的肌肤更是白希动人,吹弹可破。

    严甯目不转睛地看着魏可,觉得自己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嫂嫂“一见钟情”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反正就觉得魏可的身上有一种魔力,会让人看到她就移不开眼。

    即便是女人!

    倒不是说魏可长得有多么的美艳动人,毕竟要说美,她严甯也不差的。

    不是她自夸,论气质和容貌,她和魏可各有千秋,是不相上下的。

    她唯一输的……

    是比魏可少了一份帅气。

    嗯,没错!

    就是帅气!

    魏可刚才被严楚斐熊抱着抵在墙上,却没有走光,是因为她穿的是一套简单利索的深色西装。

    西装配长裤,剪裁得体线条流畅,让她看起来更加干练率性,张扬有力。

    内搭高领白衬衣,脚上是一双银灰色高跟鞋,十厘米的细跟,她如光脚踩在地上一般,走得轻松自如。

    黑发扎成马尾,无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五官精致漂亮,眼神清澈而明亮,优雅脱俗的气质浑然天成。

    看着英气逼人又落落大方的魏可,严甯甘拜下风。

    这么说吧,如果魏可身上这套西装给她穿,她肯定穿不出魏可这种帅气又妩媚的味道!

    真的特别帅!

    帅到把她这种纯直女都快要掰弯了!

    严甯觉得,把她所学过的所有美好的词汇全堆砌在魏可的身上都不过分,她受得起!

    简单点说就是——

    中性打扮的魏可,简直美出天际了!

    严甯目不转睛地盯着魏可看,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微微抬眸,只见自家大哥正冷冷看着她,脸都快绿了。

    严甯挑眉,心里掠过一丝惊讶,嫌弃地睥睨着哥哥。

    骄傲霸气的六阿哥这是吃醋了么?

    她是女的耶!

    她是他亲妹耶!

    多看他老婆两眼咋地了?

    用得着一副恨不得把她眼珠子剜出来踩爆的狰狞表情么?

    他们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对嫂嫂的占有欲这么强了,以后还得了?

    严楚斐不开心。

    非常非常的不开心!

    这些日子,他每天都活在后悔中,简直把肠子都悔青了。

    他觉得自己当初脑子一定是进了水,所以才会鬼使神差的娶了魏可这个祸害!

    她把他本是悠然自得的生活搅得一团乱,让他像是得了狂躁症一般每天都不得安宁。

    严楚斐越来越觉得魏可是个妖精&lt;=".。

    她肯定是只千年老妖怪,会妖术的那种。

    如若不然,她为何能让那么多人喜欢她?

    她长得漂亮,惹人喜欢倒也正常,可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

    连女人也喜欢她!

    而且很多!!

    她不止老少皆宜,甚至还男女通吃……

    严楚斐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才会这辈子娶个老婆不止男人窥觊,连女人也窥觊!

    所以现在他的状态就是,为了自己头顶不戴帽子,他不止要防男人,连严太太身边的那些女人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这可真是——

    日、了狗了!

    他最近一直在想,他跟魏可这段婚姻不止是相互利用,还掺杂着早年的积怨,所以早晚得散,但在散之前,他坚决不能被她戴绿帽。

    他严楚斐不能输给任何男人,当然,女人更不行!

    所以他得把严太太看牢了,不许她跟任何女人过分亲密,如果有朝一日他被一个女人撬了墙角,那他帝都六阿哥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他就说魏可是个妖精吧!

    瞧!

    就连第一次与她见面的七仔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那眼神亮晶晶的,很明显是被她迷住了。

    严楚斐在心里默默发誓,等他以后二婚,坚决要娶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打死都不要魏可这种张扬冷傲的类型了,太特么危险也太特么累人了!

    危险的是自己一不注意说不定头顶就会戴上帽子。

    累人的是……

    特么他每天这样不管男女老少都得防着,能不累么?!

    兄妹俩冷冷对视,你看我像情敌,我看你像傻逼,眼底都布满了对对方的嫌弃。

    魏可放下遥控器,从办公桌上的抽纸盒里抽了两张纸,一边用纸巾慢条斯理地擦着嘴,一边朝着严家兄妹走去。

    严楚斐像座大山一般堵在严甯面前,一动不动。

    魏可悠然自得地踱步上前,最后在严楚斐的身边停步,微微偏着头,若有似无地勾动唇角上下打量严甯。

    “严甯?”她开口,问。

    清脆利落的声音,如珠落玉盘,特别好听。

    虽然此前两人还没来得及过面,但姑嫂两人对彼此都有耳闻。

    严楚斐和魏可是隐婚,外界不知二人关系,而严楚斐对这段婚姻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所以刚开始他是没有带魏可回家见家长的打算。

    后来小太子过生日,他心血来潮叫她来严家,本是准备把她介绍给家人的,哪知……

    她竟然不来!

    气得他差点吐血。

    然后他就再也不提回严家见家长这茬了。

    严楚斐坚决不会承认,不提这茬是因为人家魏大秀根本就不想跟他回严家……

    严甯呆呆地点头。

    艾玛!她家嫂嫂真的太帅了!

    男友气场爆棚膀直!

    那单手揣袋的站姿,那百转千回的眼神,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以及那撩得人心痒难耐的一把好声音……

    比她亲哥还抢眼好么!

    迷得她的心,噗通噗通一阵乱跳。

    当看到魏可来到自己身边的那刻,严楚斐的脸,更难看了。

    并非不悦她站在自己身边,而是痛恨她用纸巾擦嘴的举动。

    魏可擦嘴的动作,带着明显的嫌弃……

    她这是在嫌弃他的口水吗?

    呵!又不是没亲过,擦什么擦?!

    以为擦擦嘴就能抹掉他的痕迹了?

    做梦!

    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嘴,被他亲得都肿起来了好吗!

    严楚斐在心里轻蔑冷笑。

    “魏可。”

    魏可报上自己的名字,同时她上前一步,预备给严甯一个友好的拥抱。

    哪知一只长臂突然挡在她的面前,阻止了她。

    魏可挑眉,淡淡睨着脸如玄铁的严楚斐。

    严先生和严太太冷冷对视,强强对峙,互不示弱。

    “嫂嫂好。”严甯见势不对,连忙对魏可轻轻一笑,打破僵局。

    魏可给了严楚斐一个“懒得跟你一般见识”的眼神,然后转眸看向严甯,“乖!”

    她毫不吝啬地赞扬道,同时抬手揉了揉严甯的头。

    严甯被嫂嫂揉得心都快酥了。

    她有种把自己的脑袋在嫂嫂的手心里蹭一蹭的冲动。

    然而严甯还来不及行动,严楚斐就一把将魏可的手从妹妹的头上掀开了。

    当着他的面就敢对他妹妹放电?

    当他死了?&lt;=".!

    严楚斐狠狠磨牙,想把魏可捆起来花式吊打。

    他手劲儿大,魏可被他一拨,手臂都快震麻了。

    她淡淡瞥他一眼,一脸“你是神经病我懒得搭理你”的表情。

    “找你哥有事啊?”

    然而当魏可转头看向严甯时,表情立马变得温柔无比,浅笑嫣然的样子格外迷人。

    “……嗯,是有点事。”严甯怔了怔,连忙点头。

    经过魏可的提醒,严甯这才想起自己此行为何。

    “行!那你们先谈着!谈完了……”魏可边说边抬腕看表,顿了顿,默算了一下时间,然后再看着严甯,“就一起喝个下午茶吧!咱俩第一次见面,我请!”

    “好啊。”严甯欣然答应,一副魏可说什么都可以的乖顺模样。

    “手机给我!”魏可向严甯伸手。

    严甯不知她意欲为何,但还是乖乖摸出手机放到她手里。

    魏可用严甯的手机拨打自己的电话,在通了之后再挂断,然后还体贴地帮她输入了名字。

    “谈完了给我电话。”魏可将手机还给严甯,说完之后又补充道:“或者你一会儿直接去我办公室找我也行,我的办公室就在左转第二间。”

    “嗯,好。”在魏可面前,严甯似乎就只会点头。

    “乖!”魏可勾唇一笑,又想抬手去揉她的头。

    然而魏可的手半路就被火冒三丈的严楚斐给挥开了。

    这下手臂是真的麻了。

    魏可蹙眉,冷冷看了严楚斐,然后二话不说抬步就走。

    收拾不可理喻的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别搭理他。

    “站住!”严楚斐勃然怒喝,狠狠魏可的背影。

    魏可停下脚步,懒懒回眸。

    “我允许你走了吗?!”严楚斐面罩寒霜,怒不可遏地狠狠切齿。

    闻言,魏可扑哧一声,笑了,“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要去要留……干吗要你允许呢?”

    她语调慵懒,带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

    “你——”严楚斐气结,一张俊脸像个燃料盘,被气得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若不是妹妹在,他得把她抓进休息室里去狠狠弄死!

    “一会儿见!”

    趁着严楚斐被气得说不出话,魏可继续往门口走,在进过严甯的身边时,她微微弯曲食指亲昵地在严甯的脸颊上刮了刮,还对她眨了眨右眼。

    极尽挑、逗之能事……

    “哦……一、一会儿见。”严甯被自家嫂子撩得一愣一愣的。

    魏可满意,然后径直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姓魏的你给我——”

    严楚斐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欲追。

    “严楚斐你给我站住!”

    哪知他话没说完,严甯就气势汹汹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严楚斐此刻憋了一肚子火,再听到妹妹对他直呼其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严甯,我是你哥!没大没小成何体统?!”严楚斐怒瞪妹妹,疾言厉色地喝道。

    “呵!你还知道你是我哥啊!”严甯无畏无惧地微仰着小脸睥睨着哥哥,冷笑讥讽。

    眼睁睁看着魏可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严楚斐恨得牙痒痒却又无计可施。

    “我一直都知道!”他一边冷冷吐字,一边朝着办公桌走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他的真皮转椅里。

    “严楚斐,你言而无信!”

    严甯走上前,双手嘭地一声重重撑在桌面上,微微弯着腰咄咄逼人地盯着哥哥,厉声谴责。

    “我怎么言而无信了?”严楚斐挑眉,淡淡瞥了妹妹一眼。

    “你答应给我两个月时间的!”

    “我答应了吗?”

    严甯话音一落,严楚斐就冷笑一声。

    “……”严甯一愣。

    她狠狠蹙眉,仔仔细细把三天前与哥哥的谈话回想了一遍,然后她发现……

    嗯,他没答应。

    他没有明确地答应过要给她时间!

    但他一直在误导她,让她以为他答应了好吗!

    靠!

    严楚斐这只臭狐狸!

    严甯狠狠咬着牙根,在心里恨恨地骂。

    见妹妹一脸挫败,严楚斐冷笑更甚,“嗯?你哪只耳朵听见我答应了?”

    “所以你承认是你做的喽?”严甯气急败坏,不答反问。

    严楚斐往后一倒,姿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手肘搁在扶手上,双手交叉叠于腹间,噙着冷笑好整以暇地看着妹妹。

    他没有装,大大方方地点头道:“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是啊,就是我安排的,我就是要弄死他,你能咋地?!”

    “你——”严甯的心狠狠一震,惊得脸色微白,又气又急,冲口喊道:“严楚斐你敢!!”

    “敢又怎样不敢又怎样?”严楚斐懒洋洋地轻蔑冷哼。

    没有魏可在场,严楚斐恢复了正常,终于变回了霸道蛮横嚣张狂妄又冷静沉稳的那个严楚斐。

    严楚斐越来越觉得魏可是他的克星,只要有她在,他就会犯病。

    变得完全不像自己的那种病!

    “他招你惹你了?你弄死他干吗?!”严甯气得跳脚,恨不得在哥哥脸上挠一把。

    讨厌是他霸道蛮横的臭德行!

    “他现在都威胁到整个严家了,你说我还留着他干吗呢?”严楚斐反问,冷笑染上一抹阴森,言辞间隐隐透着杀气。

    严甯没好气地狠狠瞪着哥哥,反驳,“谁说他对严家有威胁了——”

    “你啊!”

    “……”

    严甯呼吸一窒,被哥哥云淡风轻的一声“你啊”给呛得无言以对。

    是啊,是她啊,是她把霍冬的秘密全都告诉了哥哥,都是她啊……

    心,倏地狠狠一揪。

    疼……

    你会害死他的……

    她的脑海里突然想起袁超对她说过的那句话,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底疯狂蔓延……

    脸,瞬时更加苍白了一分。

    “嗯?想起来了吗?”严楚斐看着妹妹,残忍地逼着她面对,“想起你是怎么向我告密的吗?”

    严甯的喉咙像是灌满了砂砾,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哑了好半晌,她才极捐难地呐呐,“他不会的……”

    “七仔,自欺欺人也得有个限度好吗!不会?呵!杀父之仇他若不报,他算什么男人?”严楚斐倏然冷脸,字字尖锐,掷地有声。

    严甯哑口无言。

    她无意识地攥紧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

    因为心底的慌,漫过了掌心的痛……

    怎么办?

    她真的要成为害死他的罪魁祸首吗?

    不……

    她的本意是想帮他,不是想害他啊……

    是他自己执迷不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他若再不回头,可就真的……

    “醒醒吧七仔,你救不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