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64章:不能见客
    因为他的眉心间,突然多了一个小红点……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的。【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所以就算严甯不是军人,对枪械之内一窍不通,但红外线瞄准器这种东西在电影里可没少见……

    他被狙击手盯上了!

    因为是白天,所以他眉心间的小红点微不可见,若不是她与他距离太近,根本就发现不了。

    当意识到他有危险的那一瞬间,她想也没想,凭着本能就拽着他跑……

    往人多的地方跑。

    电影里都这样演的。

    可紧接着严甯又想,若狙击手是个丧心病狂的人,他们跑进人群的话万一伤及无辜怎么办?

    于是她突然又改变方向,朝着商场里面跑去。

    霍冬一言不发,轻轻松松跟着霍太太急促慌乱的步伐,轻轻勾着唇角看着满脸焦灼和恐慌的她,满心欢喜。

    他的小女人心里还是有他的,看到他有危险,会下意识地保护他,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无动于衷了。

    嗯,她在担心他。

    真好!

    严甯拽着霍冬一路狂奔,边跑边看,紧张得看谁都像坏人。

    进入商城,一口气跑到一处僻静的角落,直到确定安全了之后,她才敢停下脚步。

    松开他的手,她一手叉腰一手撑墙,低着头气喘吁吁。

    “有……有……有人……”

    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喘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嗯。”霍冬眉眼弯弯地看着霍太太,一边温柔地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一边轻轻点头。

    他的平静与她的恐慌大相径庭,完全是两个极端。

    听着他云淡风轻的一声嗯,严甯一怔,猛地抬头看他,“你知道?!”

    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看着他淡定从容的样子,严甯如被当头棒喝,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她愣愣地看着他,然后……觉得自己好蠢啊!

    严甯你是怎么了?你中邪了么?你忘了他有多厉害了吗?你居然会傻乎乎地以为他有危险……

    他是谁啊,他可是当今总统最器重的人,以他的警惕心和观察力,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被狙击手锁定了?!

    你可真是……

    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简直就是个超级大笨蛋!

    严甯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可是……

    既然他知道有人想害他,为什么还如此淡定?

    不怕吗?

    “是谁?”

    她眉头紧蹙,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

    他像个没事儿人一般,说明心里清楚是谁想杀他。

    “不知道。”霍冬轻轻摇头,拿出手绢帮她擦拭额头上的细汗。

    “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严甯冷着小脸瞪着面对暗杀都能面不改色的男人,没好气地喝道。

    “真不知道。”他还是摇头,一脸诚恳的样子。

    可严甯还是不信他的话。

    但他一口咬定不知道,她也没辙。

    想了想,她改变策略,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委婉地问:“你觉得会是谁?”

    “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不能乱猜。”面对她变相的盘问,他轻松应对,修长的手指将她额前散乱的刘海轻轻拨开,满眼的宠溺和深情。

    严甯狠狠剜他一眼。

    将他的手狠狠挥开,她冷着小脸转身就走。

    他这么狡猾,既有意隐瞒,那她肯定是从他的嘴里套不出蛛丝马迹的。

    老狐狸!!

    “去哪儿?”霍冬连忙抓住霍太太的手,拧眉急问。

    “找我哥!”她干脆又果断,据实以答。

    霍冬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找他做什么?”

    “你管我!”她冷冷瞥他一眼,傲慢又娇蛮地喝道。

    同时,她将自己的小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继续往外走。

    “别去了,不是他。”霍冬见状,忙不迭地追上霍太太,苦口婆心地劝道。

    她停下脚步,轻挑着眉尾皮笑肉不笑地睥睨着他,“不是他?”

    “嗯,不是。”他答,一脸坦荡,冷静从容。

    “那是谁?”她咄咄逼问。

    霍冬默了默,有些不敢与霍太太极具穿透力的目光对视,悄悄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继续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你既然不知道是谁,又怎么肯定不是我哥?”她唇角的冷笑更甚。

    “……”霍冬被呛得哑口无言。

    严甯见他答不上来,等于证实了心中所想,心里燃着一股火,她冷着小脸继续往外走。

    “六少他不会——”霍冬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昧着良心小心翼翼地说。

    “你确定?”她猛然回头,看着他冷冷一笑。

    霍冬的呼吸又是一窒,被小女人问得说不出话了。

    今天这件事是谁弄的,其实彼此已经心知肚明……

    哑了半晌,霍冬叹了一声,然后轻轻抓住严甯的双肩,满眼宠溺地看着她冷冰冰的小脸,柔声轻哄,“这事儿我来处理,你别管了好不好?”

    “好啊!”她笑靥如花,特别豪爽地点头答应。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去吻她的额头,“乖——”

    “离婚啊!”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她冷飕飕地吐出一句。

    他狠狠一震。

    本来马上就要吻上她的额头,听到她说要离婚,心脏顿时紧紧揪住……

    他的唇,本来距离她的额头不过一公分,闻言动作僵了一下,然后一点一点地慢慢退开。

    他紧拧着眉头看着她,抿唇不语。

    严甯斜睨着他,没好气地冷哼道:“我们现在去把婚离了,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你是死是活关我屁事!”

    她语气很冲,非常不客气,偏偏听在霍冬耳朵里却觉得犹如天籁。

    好听得不要不要的!

    本来听她说要离婚的那瞬,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她狠狠刺了几刀,痛得不行。

    可紧接着她说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那语气,明明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焦急和担忧。

    于是他立马转怒为喜了。

    霍先生眉梢带笑,深情款款地凝睇着霍太太,美滋滋地说:“我知道你关心我——”

    “谁关心你了?!”不等他把话说完,她就勃然喝道,恼羞成怒地对他吼:“我关心我自己!我说了,我没有当寡妇的嗜好。”

    “好好好,不当寡妇不当寡妇,乖,别生气了。”

    见她生气,他连忙哄,大掌轻抚她背,一下一下极尽怜惜。

    心里还是美!

    他性格冷峻,不善言辞,但脑子并不傻,她今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举动都在在说明了她对他的在乎。

    不管这个“在乎”是不是够纯粹,都无所谓!

    只要她在乎就行。

    哪怕她的最终目的只是因为他手里那些东西……

    “走开!”严甯恼火地挥开霍先生的手,讨厌他总是用这种敷衍的态度哄骗她。

    见她执意要去找严楚斐,他再次抓住她,连忙跟她商量,“我有两张电影票,马上就要开演了,我们看完电影再去找六少,好不好?”

    “不看!”她果断拒绝,毫不拖泥带水。

    “为什么不看?听说很好看的……”

    “没心情!”她冷冷丢下一句,甩开他的手往外走。

    看电影?

    她现在一肚子火,哪还有心情看电影?

    “甯甯……”霍冬快走两步,然后高大的身躯像座大山一般挡在她的面前,堵住了她的去路。

    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挠,严甯的忍耐已到极限。

    她被迫停下脚步,微仰着小脸面无表情地看着霸道蛮横的男人,目光冷如三九寒冰。

    对视了几秒,霍冬败下阵来。

    不敢真的惹她生气,他最终还是妥协了,无奈点头,“好好好,我送你去,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不答应!你爱送不送!”她傲慢至极地微支起下巴,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不等他说完就特别拽地说道。

    霍冬眼底划过一丝挫败,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拿固执起来的霍太太没辙。

    “他是你哥,有话好好说。”最终,他没说其他,只是柔声叮嘱。

    闻言,她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想也没想就毫不客气地冷嗤道:“你以为我会为了你这个无关紧要的外人跟我哥反目成仇?你想太多了吧你!”

    “我无关紧要?”霍先生黑眸倏地半眯,眼底寒光乍现。

    他面罩寒霜,朝她逼近,冷森森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瘆人。

    严甯悄悄咽了口唾沫,被他突然冷漠的样子吓得不由自主地微微后退一步。

    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口不择言……

    她不是怕伤他的心,是怕伤了心的他会惩罚她……

    嗯,她不怕他伤心!

    他伤心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是外人?”

    不过一晃神,严甯的腰上就多了一只手臂,她被笼罩在他强大的气场中,躲不开也逃不掉。

    她不说话,满眼戒备地瞅着他,想着他若敢在这里惩罚她的话,她就跟他拼了。

    霍冬低头,与严甯额头相抵,无奈又宠溺地轻叹道:“霍太太,口是心非是病,得治!”

    口是心非……

    “你才有病!”

    严甯瞬时红了脸,像是被戳中了心事一般恼羞成怒地娇喝道。

    “嗯,我有病,你知道怎么治吗?”他噙着笑,大方承认,看着她的目光温柔得溺死人。

    严甯无语。

    “我爱你爱到发了疯,这病,你说说该怎么治?嗯?”他轻轻贴着她的唇,暧昧呢喃。

    听到霍太太说他是外人的那一瞬,他的确很伤心,但转念一想,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是彼此最亲近的人,怎么可能是外人?

    严甯脸颊发烫,他的表白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咬了咬牙,她将他狠狠一推,红着脸小声骂道:“有神经病就去精神病院呗!”

    说完就走,急促的脚步看起来有种落荒而逃的嫌疑。

    他快步上前,强行牵着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紧扣。

    她不太愿意,冷冷剜他一眼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怎奈他霸道又温柔,就是不肯松手。

    上了车,霍太太心里不痛快,冷着小脸一言不发。

    霍先生也没强求,在沉默中动作娴熟地把车开往严楚斐的公司。

    半个小时后。

    黑色越野驶入地下停车场,下车之前,霍冬转眸看着副座里小女人,不放心地再一次柔声叮嘱,“听话,一会儿跟六少好好说,知道吗?”

    “你不觉得自己很啰嗦吗?”严甯正欲下车,闻言转回头来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嫌弃道。

    “很啰嗦吗?”他微微挑眉,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反问。

    她轻蔑了冷嗤,“一件事说了一遍又一遍,这不是啰嗦是什么?”

    他突然朝她倾靠过去,将她笼罩在自己的范围之内,他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哑声呢喃,“老公是担心……”

    “闭嘴!”严甯勃然喝道。

    她的脸,如被火烤,顿时滚烫一片。

    心如小鹿乱撞,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老公……

    这个臭不要脸的!

    他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居然好意思在她面前自称老公……

    她都不好意思了好么!

    霍冬近乎痴迷地看着明显在害羞的霍太太,心里像是有根小羽毛在轻轻地扫,心痒难耐。

    看着看着,他就情不自禁地微微嘟嘴去吻她的嘴角……

    感觉到他的意图,她偏头躲开,羞恼地狠狠瞪他。

    “要不我陪你上去——”他一边在她唇角啄了一口,一边柔声道。

    “我自己会上去,不要你陪!”她一口拒绝,不让他跟。

    哥哥现在本来就对他有意见,他跟着上去岂不等于火上浇油么?

    再说了,有他在场,很多话她都说不出口,会影响她跟哥哥的谈话。

    嗯,不能让他去!

    “可是……”霍冬犹豫,眼底泛着担忧。

    他不想他们兄妹俩吵架,因为他不想她不开心。

    “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走,要么等!”她撑着他的肩,将他推开少许,口气强硬地说道。

    “甯甯……”

    她恼了,极尽不耐地冷冷剜他一眼,“你走吧,等会儿我让我哥送我——”

    “我等你!”他连忙抢断,妥协。

    严甯推开车门,跳下车。

    她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脚步慢了下来,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紧蹙着眉头犹豫不决……

    几秒之后,她还是没能按压住心里的担忧,转身折回车子旁。

    叩叩叩……

    她径直走向驾驶座,抬手敲窗。

    “怎么了?”

    霍冬降下车窗,不解地看着去而复返的小女人。

    “那个……”严甯微微皱眉,欲言又止。

    霍冬,“嗯?”

    “就是……”她有些局促地舔了舔唇,似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似的。

    “要我陪你上去吗?”他问,以为她改变主意了。

    哪知霍太太极尽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心一横,硬着头皮对他轻喝道:“你注意点啊,别打瞌睡,我一会儿就下来!”

    她怕他一个人待在车里会睡着,万一坏人趁他睡着了对他动手……

    霍冬一怔。

    短暂的怔愣之后,他反应过来,顿时嘴角咧开,喜笑颜开。

    严甯叮嘱完了之后,红着脸逃也似的朝着电梯快步而去。

    她头皮发麻,清晰地感觉到他炙热似火的目光正投射在自己的背上,像是恨不得把她整个人融化一般。

    霍冬一瞬不瞬地看着渐行渐远的霍太太,心里美滋滋的,特别满足。

    不是说他是无关紧要的人吗?

    不是说他于她而言只是个外人的吗?

    既然他是外人,还管他死活做什么呢?

    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分钟后。

    严甯面罩寒霜,来到严楚斐的总裁办公室外。

    哥哥弃军从商开了公司,这还是她第一次来。

    所以这里没人认识她,她也一个人都不认识。

    “请问你们总裁在吗?”

    径直走向秘书台,她耐着性子礼貌地问着年轻貌美的小秘书。

    “请问小姐你有预约吗?”正在忙碌的秘书闻言抬起头来看向她,也很礼貌地反问。

    严甯老实摇头,“没有。我是他妹妹。”

    “不好意思小姐,你没有预约的话,我们总裁是不会见你的,你请回吧!”秘书这会儿正忙,见她并非什么重要的客户,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秘书见严甯长得这么漂亮,下意识地把她归类成平日里来勾、引她家霸气总裁的那种坏女人,所以态度立马就变得冷漠了许多。

    让她走?

    严甯狠狠蹙眉,上下打量了秘书一眼,忍不住淡淡讥讽,“姑娘,你的理解能力没问题吧?还是你没听清我的话?”

    “小姐,请你马上离开,好吗?”听出严甯在讽刺她,秘书不高兴了,严肃地冷冷说道。

    大有她再不走就要叫保安把她撵走的架势了。

    “我是你们总裁的妹妹!”严甯急喊,完了还特意补了一句,“亲妹妹!!”

    “抱歉!没预约真的不行!”秘书摇头,一副公事公办铁面无私的淡漠表情。

    严甯暗暗磨牙。

    默默吸了口气,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转眸看向不远的办公室,“他在吗?”

    哥哥的办公室不止关着门,连落地窗也合上了百叶窗,甚至还拉上了厚厚的窗帘。

    “我们总裁不在,他有事外出了。”秘书很顺溜地说道,把睁眼说瞎话诠释得淋漓尽致。

    严甯盯着办公室看了几秒,突然拿出手机,给她家亲哥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办公室里隐隐传了出来。

    严甯手机一收起,二话不说就朝着办公室大步而去。

    秘书忙不迭地站起想阻拦她,可等她绕过办公桌跑出来时,严甯已经走到了严楚斐的办公室门前。

    “这位小姐,我们总裁现在有很重要的事,不能见客的——”

    “我是他妹,不是客!”

    严甯一声冷喝,同时她将办公室的门狠狠一推……

    办公室里正吻得如火如荼的两个人,受到惊扰,双双转头看向门口。

    严甯看着办公室里有些儿童不、宜的画面,顿时僵在当场,进退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