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62章:努力点
    “懒得理你!”她恨恨骂道,转身欲走。

    那些对他充满占有欲的话,面对袁超的时候她可以理直气壮又自然大方地说出口,可现在发现竟然全被他偷听了去,她真是觉得……

    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怪他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

    若是早知道他会窃听,就算打死她她都不会说那些话的!

    严甯一想到自己恬不知耻的说与他是彼此相爱才结的婚以及霸道地宣布他是她男人的话就觉得好丢脸啊!

    她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脸烫得都可以煎蛋了。

    她心如打鼓,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活埋了。

    尤其面对他灼热得像是恨不得吃了她的目光,她就更是慌得想逃……

    而她也确实转了身。

    哪知她刚转过身去,整个人却腾空而起——

    “啊……”

    身体突然失重,吓得她惊叫一声,出于求生本能,她的双手立马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害怕自己摔到地板上去。

    “你……你干吗啊?!”发现自己被他抱起,她惊怒交加,狠狠瞪他。

    “午觉。”他言简意赅,抱着她径直朝着牀头走去。

    “我不困!”她恼火,攥紧拳头往他肩上用力锤了一下。

    “我困。”他将她放在牀上,紧接着也躺在她的身边,怕她逃走,他躺下去就顺势将一条腿压在她身上,同时薄唇凑近她的耳畔,半哄半求,“陪陪我,好不好?”

    陪陪我……

    高大强壮的男人,那可怜兮兮的语气,听起来分外的惹人怜。

    严甯伪装的冷漠被击溃,佯怒地瞥他一眼,终究是不忍再拒绝。

    其实有点困……

    她只是不想太轻易就让他如愿。

    严甯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矫情了……

    不管他说什么或是做什么,明明她心里是愿意的,可表面上就是不同意,就要跟他对着干。

    非要看到他低声下气地讨好她,她才满意。

    她好像被他哄上瘾了。

    她可以欺骗全世界,却独独欺骗不了自己,她喜欢被他宠着的感觉……

    每每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讨好她,听着他一声声在她耳边呢喃着“甯甯”,她就觉得自己很重要,是他的宝,甚至是他的命……

    她不再是这个世上无关紧要的一粒尘埃,她也有人深爱,也有人非她不可。

    从小到大都被漠视,她活得好与不好都不太有人关心,所以这种被人重视的感觉让她食髓知味,心生贪婪。

    严甯知道自己很傻,竟因为他的好而模糊了他的坏,可女人天生就感性多过理性,有时候明知不该,却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深陷……

    当初贪恋他身上的安全感,她不管不顾对他身心交付,虽然结果是把自己伤到体无完肤惨不忍睹,可当时的她,就跟中了邪似的,无法自拔。

    其实活在这世上,又有哪一样是不用担风险的呢?

    所以爱情也是一种投资,甚至有着很高的风险,并非付出了就一定会有收获。

    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捧在手心里宠爱过,这种感觉太美好,她真的有点上瘾了……

    可是同时她又很纠结,觉得自己明明是恨着他的啊,怎么可以这样贪恋他的温柔呢?

    是想弥补以前的遗憾吗?

    以前她爱他时,他对她不是凶巴巴就是冷冰冰的,从来没有哄过她,所以她心里觉得有点不甘心的对不对?

    所以现在他爱她了,她便趁机压榨他?

    不甘心……

    有期望才会有不甘心吧……

    现在的她明明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期待和情感了呀,为什么她还会有这种幼稚的心态?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

    严甯皱眉,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当感觉到自己腿上的压力时,她已经整个人被他纳入怀里,鼻端充斥着他熟悉的男性气息。

    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额头上,撩得她的心……

    痒痒的。

    严甯的心跳,瞬时乱了节拍。

    噗通噗通,越跳越快,越跳越乱……

    脑子里很不合时宜地浮现出昨晚每一个快乐的瞬间……

    严甯口干舌燥,舔了舔唇,悄悄咽了口唾沫。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她抬头,佯怒地冷冷瞪他。

    可一抬眸却撞进他火热得快要燃起来的目光里……

    严甯觉得自己又要中邪了。

    四目相接,她冷,他热。

    冰与火的交锋,在一阵激烈碰撞之后,严甯败下阵来,溃不成军。

    跟他比脸皮厚,她只能甘拜下风。

    一,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她。

    二,他也早已不是当初的他。

    如今的他,变成了当初的她。

    为了爱,哪怕委曲求全,哪怕低声下气,哪怕天天被嫌弃也不肯离开……

    霍太太被霍先生直勾勾的目光看得心慌意乱。

    哪知当她慌张地想要移开目光时,一只大手却先一步轻轻捂住了她的双眼……

    “别看我。”

    同时,他低哑磁性的声音带着忍耐轻轻响在她的额前。

    严甯一愣。

    这句话不是应该她说的吗?

    呵!她都没说不许他这样放肆地盯着她看,他倒先嫌弃她了?

    凭毛不能看?

    他不也看她了么?!

    再说了,不让看还把她困在牀上做什么?

    她越想越不服气,抓着他的手腕将他的大手从自己的脸上用力扯下来,冷着小脸正要呵斥,哪知却被他接下来一句话给羞得满脸通红。

    “你这样看我我会想亲你……”他低下头来与她额头相抵,饱含情意和宠溺的目光深深凝睇着她,哑声呢喃。

    严甯被他一句话惹得更是口干舌燥。

    瞧他这话说得!

    她怎么看他了?

    她的目光明明是冷漠无情,又不是媚眼如丝,哪儿勾他了?

    明明心里是恼火的,可她的大脑神经仿佛突然短了路,也不知道是咋想的,竟鬼使神差地嘟起嘴就狠狠吻上他的唇……

    唇与唇相贴,两人皆是一怔。

    霍冬在瞬间的惊讶之后,心里疯狂地涌动着一股狂喜。

    天哪地哪!他的霍太太居然主动吻他了!!

    虽然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又莫名其妙,却也正是如此,让他觉得无比惊喜。

    他满心欢喜,简直不敢相信。

    严甯有点懵圈。

    不止他不敢相信,连她自己都对自己突然送吻的举动感到错愕极了

    哦买嘎!这不是她的本意!

    她根本没有想要吻他……

    可是严甯,如果你不是想要吻他,你把自己的嘴贴在他的嘴上是几个意思?

    她心里试图否定的那个声音还没说完,另一个声音就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当意识到自己竟然做出对他送吻的蠢举之后,严甯觉得自己果然是疯了。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生出逃走的念头,就被他倏地翻身控在身下。

    紧接着双颊被他的大掌紧紧捧住,她瞠大双眼眼睁睁地看着他……反客为主。

    “唔……”

    趁着她失神错愕的空档,他撬开她的牙齿,霸道又强势地攻城略地。

    他太激动了,没控制好力度,疼得她不由自主地轻咛一声。

    听见她饱含委屈的嘤咛,他连忙回神,努力按捺着心里的激荡,变得缓慢而温柔。

    他缠着她,带领她,一同追逐嬉戏……

    严甯没有拒绝,乖巧承受。

    有些事,一回生二回熟,多来几次就变得特别自然。

    他的温柔宛若鸦片,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上了瘾,当惊觉不对时,却发现已经戒不掉了……

    这一刻,严甯骗不了自己,她喜欢他的吻。

    他温柔得让她心醉……

    心里的悸动她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形容,就像是全身过了电一般,麻麻的。

    吻,如火如荼……

    没过多久,迷迷糊糊中严甯突然感觉到有个熟悉的东西气势汹汹地抵在了自己的腿上……

    她脸颊一烫,很清楚那是什么。

    他想要了,她知道。

    其实……她也想要。

    严甯有些紧张,因为现在还是白天,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坦然面对……

    然而,就在她紧张又期待地等着他继续往下发展时,他却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

    他结束了正是难分难舍的吻,把脸深深埋在她的颈窝里。

    呼吸,又急又重。

    霍冬狠狠咬着牙根,深深吸气,死命隐忍着心里那股凶猛的躁动。

    不行霍冬,她经不起你频繁的折腾,一个月只能两三次,暂时不能太多……

    你昨晚才要了,所以必须再等十天……

    他在心里不停地跟自己说要忍耐,不停地告诫自己要顾及她的身体,不能再像曾经那样肆意妄为。

    这是老天给他的惩罚,惩罚他以前的不懂珍惜。

    所以现在他想爱她,都得细细思量。

    霍冬很难受。

    难受得快爆了。

    分开的两年里,他能忍,是因为她不在他的身边,可现在她就在他的怀里,而且她今天特别乖巧,没挣扎也没抗拒,甚至还默许他继续……

    这简直叫他忍无可忍!

    可、他、又、不、敢!!

    忍了两年,他饿得都快死了,若不是她的身体不允许,只怕他得缠她几天几夜不可。

    霍冬觉得,最煎熬的不是小女人不愿意,而是她明明就在怀里,他却只能看不能吃……

    他快痛死了!

    倏地,霍先生一弹而起。

    身上一轻,严甯定睛一看,便见他急匆匆地想要去浴室。

    “你干吗去?”她也忙不迭地坐起来,冲他喊道。

    霍冬停步,站在牀尾,回头看向坐在牀中央的小女人,“我去洗个脸。”

    他的双眼泛着血丝,声音沙哑又粗噶,明显已是难受到极致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

    “干吗洗脸?”她微微挑眉,瞅着他明知故问。

    严甯好笑又好气,想不到这种时刻竟然是他先逃……

    “出汗了。顺便……洗个澡。”他抬手抹了把渗着细汗的额头,闷闷地说。

    他难受得要死,真是疼得都冒汗了。

    所以他现在迫切地需要洗个冷水澡降降温!

    “……做完再洗呗……”

    严甯垂眸,抬手挠额挡住他的目光,鼓足勇气几不可闻地咕哝一声。

    “……”

    霍冬呼吸一窒,再次惊到大脑发懵,喉结不由自主地狠狠滚动了两下。

    霍太太刚才说什么了?

    做完再洗?

    做……

    她这是在邀请他吗?

    不不不!一定是他听错了!

    她不可能跟他说这样的话,嗯,不可能!

    别说是现在,就算是以前那个爱他如命的严甯,也不会有胆量这样撩他的。

    别看她以前追着他跑的时候大大咧咧好像很豪放的样子,可实际上她是个很害羞的小女人。

    在岩洞里的第一次,他至今记忆犹新。

    就算他当时大脑烧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可她忍痛的叫声和委屈的啜泣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对于爱,她纯洁无暇,跟他一样毫无经验。

    可在那方面,男人天生比女人更热衷,所以几次下来,她在原地不动,只能依附着他任他摆布,而他却已经无师自通地缠着她解锁了好多姿势……

    霍冬觉得自己肯定是出现幻听了。

    暗暗咬了咬牙,他转身继续走。

    “喂!”

    严甯蹭地挺直身跪起来,对着他的背影怒喊。

    前一刻的羞涩,瞬时被恼怒取代。

    他聋了?没听见她说什么么?还走?

    这男人真是莫名其妙,以前她不愿意吧,他非要厚着脸皮各种缠她,现在她同意了吧,他居然又想逃?

    听霍太太语气不对,霍先生只得又停下脚步,紧拧着眉头犹豫了两秒,最后还是只能乖乖回头,难受地朝她看去。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明知道他现在难受得快死掉,她竟然还这样不依不饶,真是坏透了!

    “过来!”

    当他回眸朝她看去的那瞬,她对他勾动食指,霸气十足地对他冷冷命令道。

    霍冬默默吸了口气,忍!

    他没动,近乎求饶地看着她,嘶哑着声音说:“我去洗——”

    “不许洗!”她怒声娇喝,霸道得不容他抗拒。

    霍冬黑眸一眯。

    二话不说就朝她扑去——

    “啊……”严甯惊叫,被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下一秒,唇就被他狠狠攫住。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新一轮唇舌大战又拉开了帷幕……

    这个欠收拾的小坏蛋!

    霍冬一边狠狠吻着霍太太,一边在心里爱恨不能地轻叹。

    明知他不敢要她,她偏偏还这样惹他,不是小坏蛋是什么?

    她是故意的么?

    是在报复他么?

    是想让他喷血而亡么?

    成功让他回来,严甯满意。

    他的吻让她大脑迷糊,凭着本能,她的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时不时的回应一下……

    霍冬觉得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他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军人,最引以为傲的便是忍耐力和制止力,可在她面前,这两样不约而同地失了效。

    在失控之前,他堪堪忍住,停下来埋首在她颈项里,投降般苦苦哀求,“甯甯,别调皮,我会忍不住的……”

    “谁要你忍了?”她微微噘嘴,没好气地嘟囔一声。

    “……”霍冬要死了。

    他也不想忍啊!他想要的啊!!可是他担心她的身体啊!!

    他气得在她脖子上用力咀了一口,弄出一个暧、昧的红色痕迹……

    他都难受死了她还说那样的话来刺激他,真该打。

    “嗤……”严甯疼得轻轻吸了口气,气不过般往他肩上狠狠锤了一下。

    他抬头,猩红着双眼爱恨不能地凝睇着她,一脸哀怨加委屈。

    严甯捂着自己被他口允出痕迹的地方,没好气地瞪他,硬着头皮娇喝道:“你不是要我给你生孩子的吗?不做怎么生?”

    “你的身体——”他狠狠皱着眉头,一脸为难和担忧。

    “我身体好着呢!”她白了他一眼,驳斥道。

    “不行,要节制。”他摇头,努力装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其实他心里早已痒得不要不要的!

    节制……

    怎样才算节制?

    一月一次?

    K!那可不行!

    “一次命中”这种事可不会发生在每一个女人身上好么,她才不信自己会有那种好运气!

    所以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勤恳播种才行。

    她蹙眉不悦,眼底划过一抹焦急,“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怀上?”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他俯首去吻她的唇,安抚轻哄。

    霍先生想,他和霍太太有一辈子的时间,所以生孩子这种事来日方长。

    孩子是上帝赐给一对夫妻的礼物,可遇而不可求,急不来的。

    “有个——”屁的时间啊!

    严甯气得差点骂人。

    还不急?她都快急死了好么!她恨不得立马就怀上,有了孩子,他们所要面临的种种难题才能迎刃而解……

    她哥就给了她两个月,他们不努力点怎么行?

    不文明的话戛然而止,她咬了咬牙,微微红着脸说:“我问过我的医生,她说只要不是太过分……没关系的。”

    终究是有些难为情,她说得很小声,他若不是耳力好只怕都听不见了。

    身体是自己的,她自然也很在意,所以一早就质询过她的主治医师。

    医生跟她说,最危险的时期她已经安然度过,现在她的身体已基本没有问题,完全可以正常生活。

    当然,医生也叮嘱过她那方面不能太过度了,但并没像霍冬说的那样夸张到一月只能一次。

    所以她觉得现在再来一次也没关系的。

    霍冬心里一半欢喜一半忧愁,简直纠结得要死。

    想了想,他还是摇头,“真的不行!”

    他语气坚定,一边说一边起身,站在牀边极尽不舍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严甯错愕。

    靠!他有没有搞错?她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还要走?

    他竟敢拒绝她!

    严甯觉得自己好没面子啊!

    脸都丢光了好么!

    “霍冬你给我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