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60章:你这是在作死!
    &lt;=""&gt;&lt;/&gt;

    “你应该明白现在的他对四叔和严家来说,是个多大的威胁!”

    严楚斐缓缓说道,声音冷若三九寒冰。

    严甯闻言,心底慌乱更甚。

    她突然很后悔,后悔刚才毫无保留地把一切都告诉了哥哥。

    可他是她的亲哥啊,是这个世界上她最信任的人啊,如果连哥哥都不能相信的话,她还能相信谁呢?

    因为她知道哥哥是疼她爱她的,所以她才会选择对他坦白。

    而且就算她不说,哥哥也是可以查出来的。

    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她在心里衡量过,觉得主动坦白比哥哥去查对霍冬更有利一点点……

    毕竟她主动坦白的话,可以稍微把事情说得委婉点,那样哥哥对霍冬或许就会少一点成见。

    若是哥哥去查,白字黑字不带丝毫感情的调查结果,会更容易激发哥哥内心“保家卫国”的激亢情绪。

    严甯天真地以为,只要向哥哥说明一切,自己就可以掌控局面,然而她好像忘了,哥哥疼她爱她不假,但并不疼霍冬啊……

    撇开了她这层关系,霍冬之于哥哥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感情还算不错的兄弟而已。

    可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一生中会经历太多太多的无奈和身不由己,再怎么深厚的兄弟情,一旦对立,都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毕竟事情一旦恶化,后面会牵扯一大波的人……

    所以若真出现什么万一,不管是哥哥还是她,都必须以大局为重!

    “大局为重”四个字,说直白点就是牺牲个人感情,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

    严甯突然有种自己可能会害死霍冬的感觉……

    心慌意乱之下,她张口急喊,“可是哥,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他手上不止有四叔的把柄,也有贝宗云的……”

    打倒反派,四叔稳固江山,或者反派得逞,四叔倒台……霍冬成了关键人物。

    现在的霍冬,既是香馍馍,又是威力超强的不定时炸弹。

    贝宗云想拉拢他,也想除掉他。

    四叔若知道这一切,只怕亦然。

    所以即便像她这种双耳不闻窗外事的米虫,也知道此刻的霍冬其实有多么的危险。

    严甯心里很清楚,此刻的哥哥和贝宗云是一个想法,能把霍冬据为己用,自然是最好不过,如若不然,便要将霍冬除之而后快……

    若事情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霍冬不管最后站在哪一边,他都非常危险。

    那个笨蛋,把自己置于悬崖峭壁之间,上下不得,进退两难。

    这些日子,她反复的想过,霍冬若站在贝宗云那边,必然死路一条。

    若能放下仇恨继续忠于四叔,他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所以,思来想去,她决定给霍冬生孩子,把他拉过来,既能帮四叔铲除乱党,又能阻止他自掘坟墓。

    两全其美的办法,一个孩子就可以搞定,挺好的。

    嗯,挺好的!

    严楚斐看着妹妹,冷冷一笑,“他愿意交出来吗?”

    “……”严甯哑然。

    “他若不愿意交出来,怎能算是‘朋友’?”严楚斐不屑冷嗤,阴测测的语调听起来格外瘆人。

    严甯紧蹙着眉头,心脏狠狠收紧,“哥……”

    “七仔,你不是三岁小孩了,你已经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你应该明白这件事一旦失控后果会有多严重!”严楚斐脸色冷凝,义正辞严地轻斥道。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正在努力控制局面……”严甯忙不迭地猛点头,焦急解释。

    哪知她话没落音,就听见哥哥轻蔑冷笑,“就你?”

    “哥你瞧不起我!”严甯顿怒,腰杆一挺,对着哥哥不悦大喝。

    严楚斐淡淡睥睨着妹妹,没承认也没否认,抿唇不语。

    严甯不服气,狠狠咬了咬牙,对哥哥愤愤说道:“他现在对我言听计从好么!”

    “那你叫他把所有东西都交出来试试!”严楚斐唇角的冷笑更甚,懒洋洋地吐出一句。

    “……”严甯小脸一红,尴尬又窘迫,被噎得哑口无言。

    她早就试过了啊,他怕她拿到那些东西就翻脸不认人,不肯给她啊!

    也不得不说,他挺了解她的。

    嗯,他的疑虑是对的,她若得到那些东西,的确不会再这样乖乖受他摆布……

    他若不是这样威胁她,她此生都不可能会嫁给他。

    还生孩子?

    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嗯?”见妹妹不说话,严楚斐慵懒地发出一声鼻音,看好戏般淡淡催促。

    “那个……我……其实……”严甯心慌意乱,急得语无伦次。

    “对你言听计从?”严楚斐看着“心虚”二字已挂在脸上的妹妹,毫不客气地嗤笑一声,“呵!”

    “我会让他交出来的!”严甯被哥哥笑得恼羞成怒,狠狠咬着牙根对哥哥大喊道。

    “多久?”严楚斐气定神闲,与妹妹的气急败坏完全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严甯蹙眉咬唇,想了想,对哥哥竖起两根手指,“两个月!”

    她想,只要她和霍冬努力点,两个月的时间应该可以怀上吧……

    严楚斐,“一个月!”

    “不行!一个月来不及!!”严甯恼火地大叫。

    “你要做什么,一个月的时间还不够?!”严楚斐轻挑眉尾,目光锐利地盯着妹妹。

    “就是不够!必须两个月!!”严甯脸颊微微泛红,不敢正面回答哥哥的问题。

    严楚斐默了默,然后淡淡吐出一句,“七仔,夜长梦多。”

    他的语气很轻,却压力十足。

    “不会的!哥你信我一次,我一定能让他把那些东西交出来的!我跟你保证!!”严甯自然听得懂哥哥是在提醒她,急得紧紧抓住哥哥的手臂,严肃认真地保证着。

    其实哥哥的顾虑她都懂,也知道哥哥的想法才是正确的,可是……

    可是她真的没办法像哥哥那样“洒脱”,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一个仇人心慈手软,反正她就是……做不到。

    严楚斐不说话。

    “哥,你信我一次,好不好?”严甯讨好地轻轻摇着哥哥的手臂,近乎乞求地望着沉默不语的哥哥。

    哥哥一不说话她心里就不踏实,就害怕。

    面对妹妹的乞求,严楚斐不置可否,只是抬手轻抚妹妹的头,“七仔,你是我妹妹,我当然信你。”

    “哥……”听哥哥说信她,严甯以为哥哥答应了,心里顿时大大地松了口气。

    紧绷的心松缓下来,她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因为她刚才真的很害怕,怕哥哥一意孤行……

    严楚斐抬腕看表,然后起身,“好了,我还有事,得走了。”

    “哦。”严甯立马跟着站起来,讨好地跟在哥哥身后,送哥哥出门。

    “有事给我打电话!”出门之际,严楚斐停下,亲昵地捏了捏妹妹的脸蛋,略显愧疚地柔声叮嘱。

    他最近是真忙,不仅工作繁重,甚至还后院起火,简直搞得他身心疲惫。

    “嗯嗯,好。”严甯忙不迭地用力点头,乖巧应答。

    她像送瘟神似的,巴不得自家哥哥快点滚蛋。

    即便哥哥对她和颜悦色,她依旧紧张得不行,压力山大。

    若说严谨尧是只老狐狸,那么严楚斐就是只当之无愧的小狐狸,虽然他三十多也不小了。

    所以精明如他,又岂会看不出妹妹恨不得把他撵走的急切心情。

    但他什么也没说,最后目光复杂地深深看了妹妹一眼,然后才阔步离开。

    严甯努力保持微笑,站在门口目送哥哥进入电梯。

    直到电梯门关闭,下降,她才转身进屋。

    呯地一声。

    略重的关门声,泄露了她的慌乱。

    背靠着门板,严甯紧蹙着眉头,脑海里像是有一台复读机,不停地回荡着哥哥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心,始终不能平静,惶惶不安……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卧室。

    严甯盘腿窝在单人沙发里,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不在焉。

    脑子里乱糟糟的,好像想了很多,可集中精神去回想却又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在隔壁度了几天假的八戒终于舍得回家,在麻麻的腿边蹭啊蹭,撒娇求抱。

    “走开!”

    严甯本就心浮气躁,被八戒蹭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脚尖将小家伙轻轻一脚踢开,不耐烦地喝道。

    八戒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前一窜,跳到两米开外的茶几上,然后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麻麻。

    看着八戒一副想靠近她又怕靠近她的可怜模样,严甯有些心软,正想召唤小家伙到自己身边来时,外面响起了开门声。

    听见门响,八戒立马快速地往外跳去。

    开门的人自然是霍冬,前两天他强行拿走了她的备用钥匙。

    看着八戒欢快地朝外跑去的小身影,严甯暗暗龇牙,畜生就是畜生,再有灵性还是不可能分辨得了人类的善恶美丑。

    对八戒来说,只要谁对它好,谁就可以做它的粑粑和麻麻。

    嗯,它就是这样一只没有节操的松鼠。

    其实严甯是很羡慕八戒的。

    如果可以,她宁愿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动物。

    累了睡,饿了吃,冷了躲窝里,一生虽然短暂,可幸福无比。

    多好啊!

    而做人太累,人生路上有太多太多艰难的选择和深深的无奈,还有太多太多不可避免的伤害……

    严甯靠躺在沙发里,多愁善感地感慨人生艰辛,尽可能地忽略由远至近的脚步声。

    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优雅从容地走进卧室里来,八戒一点都不调皮,乖乖蹲在粑粑的肩上。

    “又困了吗?”

    霍冬走上前来,半蹲在单人沙发前,伸手轻轻抓住霍太太微凉的双手,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柔声问道。

    虽说昨晚他很克制,但还是消耗了她不少体力,所以她是不是睡眠不足才这样无精打采的?

    严甯面无表情地摇了下头,然后转眸继续看着窗外,对他爱答不理。

    “我把买来的菜放隔壁了,我们今天去隔壁和舅舅一起吃个饭,好不好?”他用商量的口气轻轻说道,征求她的同意。

    舅舅袁超出狱已经好几天了,他们还没有坐下来正正经经地吃过饭。

    几次见面,都是不欢而散。

    虽说分开三十年舅甥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亲人始终是亲人,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能说断就断。

    严甯闻言,眉头一皱,淡淡看他。

    过去吃?

    跟他那个阴阳怪气愤世嫉俗的舅舅一同用餐?

    哦漏!她会消化不、良的好吧!

    她没有明确拒绝,但一脸不愿。

    霍冬等了几秒,见她沉默不语,便起身欲走。

    “你干吗?”

    他刚一转身,就听见她急喊出声。

    他回头看她,轻轻说道:“我去把菜拿过来。”

    既然她不愿意去,那他肯定是不舍得勉强她的。

    见霍先生如此善解人意,霍太太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于是她想,其实与他舅舅吃个饭也没啥的对吧,虽然他舅舅很讨厌,但毕竟她和他已经是夫妻了,身为他舅舅的袁超自然也就变成了她的长辈。

    她不可能一直避而不见。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饭她若不去吃,袁超一定又会借机在霍冬面前说她坏话,那样她岂不是就落实了“没教养”这个罪名么。

    那可不行!

    “我有说不过去吗?”她狠狠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哼哼。

    霍冬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开心,折回来继续蹲在她的面前,噙着温煦如风的笑柔声问她,“那你是现在跟我过去还是一会儿饭做好了我过来接你?”

    严甯嘴角抽搐。

    就隔着一堵墙而已,还接?

    没等她回答,他像个讨赏的孩子一般双眼放光地看着她,兴致勃勃地继续说道:“今天的虾很大只,你想怎么吃?油焖、清蒸还是红烧,或者椒盐?算了,你不能吃味道太重的,还是清蒸吧。”他给她选择,然后又自顾自地决定,决定之后又想起该征求她的同意,于是连忙又讨好般轻轻补上一句,“好不好?”

    严甯哭笑不得,觉得眼前这男人简直有点人格分裂了。

    他在她面前的样子,与他在其他人面前的样子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让她都搞不清到底哪个样子的他才是真实的他了。

    严甯忍了又忍,最终忍无可忍。

    “你就没有别的什么想问我?”她微微蹙眉,斜睨着他淡淡地问。

    “比如?”他反问。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我跟我哥说了什么吗?”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严甯狠狠磨牙,心里又气又急,她真不明白他怎么就可以做到如此淡定,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还是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霍冬摇头,“不好奇。”

    严甯差点被他云淡风轻的三个字给活活气死。

    “为什么?!”她腾地坐直身,气急败坏地瞪他。

    他说谎!

    她才不信他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他是猪吗?!就不怕他们兄妹俩合起伙来算计他甚至谋害他吗?

    霍冬轻轻一笑,抬手轻拍霍太太被气得急促起伏的胸口,帮她顺气,同时低低道:“不想为难你。”

    我问了你也不会愿意告诉我,那样只会害得你浪费脑细胞想借口来骗我,又何必?

    “……”严甯呼吸一窒,心脏莫名狠狠一抽。

    她看着他,已经不知自己是该不屑还是该感动了。

    可他越是这样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她就越是着急。

    她总觉得他这是在破罐子破摔。

    “霍冬,纸包不住火的。”严甯狠狠咬了咬牙,忍不住旧事重提。

    现在事情始末已经被哥哥知道了,那么距离四叔知道还远吗?

    如果四叔也知道了,事情就会变得更加棘手的……

    “有火让它烧便是,为何要包?”霍冬无所谓地淡淡一笑,牵起她的小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啄。

    “你——”严甯气结,攥紧拳头想揍他的心都有了。

    气得狠狠甩开他的手,她恼火地冲他叫道:“你不是答应过要跟我好好过的吗?”

    “我们现在不正在努力的‘好好过’吗?”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语调平静,不急不缓。

    “你觉得每天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真算得上好?”她咬牙切齿,恨不得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的什么豆腐渣。

    提心吊胆……

    “你怕我死?”他唇角的笑意加深,一双黑眸饱含着期待和惊喜,一瞬不瞬地凝睇着她。

    严甯想一脚踹死他。

    他的关注点能放在正事儿上么?

    没见她此刻所说的话题有多严肃吗?!

    “嗯?是不是?”他的双眼亮晶晶的,急切地追问。

    严甯气急败坏,对他狠狠切齿,“霍冬,你这是在作死!!”

    她虽然不肯承认,但看她越是着急,他心里越是欢喜。

    “放心吧霍太太,我答应过你的事,绝对不会食言!”霍冬噙着笑柔声安抚,然后顿了顿,向她保证,“那些东西,该给你的时候,我会毫不保留的全部给你!”

    “‘该给我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既然你要给,为什么就不能现在给?”严甯紧蹙着眉头不耐烦地叫道。

    他沉默,深深看着她,但笑不语。

    严甯越想越着急,越着急就越生气,“我都已经答应你绝对不会过河拆桥的了,你还要我怎样?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我们还怎么做夫妻?”

    霍冬抿了抿唇,正欲说话……

    叩叩叩。

    却在这时,门外大门被人轻轻敲响。

    “哥,准备好了,可以炒菜了!”

    同时姜小勇的声音飘了进来。

    “吃完饭再说好不好?”

    霍冬缓缓站起,大手伸向冷着脸生气的小女人,半哄半求地问她。

    严甯站起来就朝着门口走去,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她已经被气得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了。

    严甯憋着一肚子火,哪知去了隔壁之后,心里直接被浇了一桶油……

    “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在霍冬和姜小勇去厨房炒菜的时候,袁超对严甯如是说道。

    冷冰冰且带着命令的语气,一听就知道来者不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