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8章:稀世珍宝
    《格格驾到!》第158章:稀世珍宝当初那么骄傲的男人,现在为了挽回她却把自己低入尘埃,看着也真是怪可怜的。

    这些天她也想了很多,心里也试着妥协,就想着,只要他不做伤害四叔和严家的事,她就跟他好好过吧。

    但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毫无保留地爱他了,那种浓烈的爱,一生一次就足够了。

    当初他不珍惜,那么现在就活该她不会再爱他如命,即便她已是他的妻。

    霍冬见小女人一觉醒来有种“睡完不认人”的迹象,黑眸微微一眯,薄唇划过她的脸颊就去寻她的唇……

    感觉到他的企图,严甯心里一惊,连忙偏着小脸躲避,“我还没洗脸……唔……”

    在她想逃的那瞬,他的大手先一步掌住她的脸颊,不让她逃。

    于是她的唇,被他吻了个正着。

    而她的抗议,全被他霸道地堵在了嘴里。

    严甯要疯了。

    都说她没洗脸啊,这男人可真是……

    她焦急又窘迫,可他重得像座大山似的,任凭她用尽所有的力气,也憾动不了他半分。

    经过昨晚,一个单纯的吻,已经不能满足霍先生了……

    于是霍太太在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到被异物袭击,惊得她整个人猛地一僵。

    他的手……

    “疼不疼?”

    低哑磁性的声音,饱含一抹疼惜,在她唇边轻轻响起。

    严甯的脸,红得可以滴血。

    “霍冬你……”她攥紧拳头捶打他的肩,气急败坏地叫,“你出来!”

    不要脸!臭流、氓!

    大清早的居然……

    “嘘,别动,我检查一下。”他一边温柔地哄着她,一边在她里面轻轻摸索。

    严甯紧蹙着黛眉,心如打鼓,呼吸都乱了。

    她想躲,可越躲,他就越探得深……

    到后面她都不敢动了。

    随着他缓慢的探索,她攥紧成拳的小手不由自主地改为紧紧抓住他的衬衣衣领,昨晚那种奇怪又熟悉的火热瞬间又卷土重来……

    “疼吗?”他柔声问。

    “……”严甯咬着唇,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溢出来的会是羞人的嘤咛。

    “嗯?这里疼吗?”

    她越是不说话,他越是固执地问,存心要看她羞到无地自容的可爱模样。

    “……不!”严甯狠狠咬牙,半晌才憋出一个字。

    深知这男人有多恶劣,她若一直不说话,只会换来他更放肆的举动……

    可就算她开口说话了,他却依旧没有罢手。

    “这里呢?”他往更里面探去。

    严甯疯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逃不开还另当别论,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她的内心深处好像并不想拒绝他……

    严甯啊严甯,你真的疯了么?你怎么会变得这么饥不择食了呢?

    都说温柔的男人是让女人最无法抗拒的物种,这话还真是有点道理的……

    他真的变了。

    不管是日常生活中,还是昨晚在牀上,他都以她的感受为主,温柔得让她想拒绝都舍不得。

    曾经那几次,他凶狠得要死,每次都像是恨不得把她弄死在牀上似的,可昨晚却完全不同。

    他很温柔。

    有史以来最温柔的“一次”。

    嗯,真的只做了一次!

    她本以为他会不依不饶,本以为他一整晚都不会消停,本以为自己今天肯定会全身散架连牀都下不了……

    有这样的“以为”是她的经验之谈,毕竟有前车之鉴。

    然而结果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他居然只要了一次!

    当然,虽然他只做了一次,时间却是很久的……

    估摸着怎么也有两个小时吧。

    就算他全程都很温柔,就算他时刻都顾及着她的感受,可她这小身板,他稍微用点力就能让她溃不成军……

    他让她很快乐,全所未有的快乐。

    本以为有心理障碍她不可能放得开,可在他耐心的安抚下,她最终还是完全投入进去了……

    全程都很嗨。

    尤其在黑暗中,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她忘了自卑和害怕,注意力全在他的动作上,快乐便尤为的清晰明显……

    后来,他结束了,她整个人也软得没有了一丝力气,而他疼惜地在她的脸上和背上烙下一个又一个的轻吻。

    甚至边吻还边帮她按摩,让她全身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格外舒畅。

    从他的举动中她可以感觉得出来,他在竭尽全力地对她好。

    仿佛她是他的稀世珍宝!

    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处处小心翼翼地迁就讨好。

    后来的后来,在她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依稀感觉到他好像下牀去了浴室,然后哗哗的水声持续了很久……

    他在洗澡。

    约莫有半个小时左右吧,他回到牀上。

    他的动作很轻,像是怕惊扰到她的美梦,可在钻进被窝的时候,还是一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腿……

    一片冰冷。

    他洗的冷水澡!

    冲了半个小时的冷水,由此可见,只做一次他根本不够的。

    可他为什么不继续了?

    这可不像他的风格啊!

    “嗯?这里疼不疼?”

    他低哑魅惑的声音,又在她耳畔响起,将她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严甯觉得再不阻止他的话自己又要沦陷了……

    “我饿了!”

    在他越发放肆地轻轻搅动时,她颤声急喊。

    霍冬暂停,从小女人的耳畔轻轻抬头看她,深邃的目光柔情似水。

    “我要喝粥!”严甯气息不稳地娇喝,泛红的脸颊宛若三月桃花,美得让男人移不开眼。

    早知道刚才他问她要不要喝粥的时候她就该答应着,那样的话他就没机会这样对她了。

    霍冬有些依依不舍。

    他不傻,知道她要喝粥只是借口。

    “还要两个煎蛋!”

    看出他不想就这样算了,严甯连忙又说。

    急切的语气表示她现在是真的肚子很饿。

    霍冬深深看着脸颊绯红的小女人,想了想,然后一边不舍地退出,一边温柔轻吐,“白煮蛋好不好?”

    见他终于肯撤离,严甯悄悄松了口气。

    “没味儿。”她摇头拒绝。

    他却像个啰嗦的老妈子,苦口婆心地劝,“但是白煮蛋更营养,对身体好。”

    严甯觉得再这样争论下去一会儿又很危险……

    “随便随便,白煮蛋就白煮蛋!”她妥协,无所谓地叫道。

    他看着她,眉梢带笑。

    “快去啊,我饿!”她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连忙用力去推他的肩,佯装不耐地催促道。

    “好。”霍冬轻轻点头,趁她不备在她唇上重重啄了一口,然后才下了牀。

    待到霍冬出了卧室,严甯连忙起身,不敢再赖在牀上。

    就怕他一会儿折回来又缠着她……

    虽然一大早他并没动真格的,但这样亲个没完却在最关头差急刹车反而更难受好么。

    起牀后,严甯拿起牀头柜上的温开水,不急不缓地喝。

    正喝着水,她的眼角余光突然瞄到几步之遥的飘窗上摆着他的笔记本电脑……

    转眸朝着门外看了眼,隐约听见他在厨房忙碌的声音,严甯不由在心里猜想,他的笔记本里会不会藏着她想要知道的秘密……

    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全部喝掉,然后她放下杯子就朝着飘窗走去。

    严甯想,“非礼勿视”四个字是指一些比较普通的关系,而他们是夫妻,所有不存在那样的说法。

    经过昨晚,他们又变成了彼此最亲密的人,既然那么亲密就不该有秘密。

    嗯,不该!

    霍太太一边打开霍先生的笔记本,一边在心里开导着自己。

    她按了开机键,几秒之后屏幕亮了起来。

    笔记本并未关机,只是休眠,所以屏幕上还显示着他浏览过没来得及关掉的网页……

    她微微蹙眉,把他打开的网页都一一看了一遍。

    网页标题是——

    乳腺癌术后两年能不能做、爱。

    看完之后,严甯终于明白,他昨晚为什么只要了一次。

    因为标题下有人这样回复:术后半年内绝对禁止姓生活,有利于机体的康复。在术后的l-3年间也应尽量控制,需根据身体状况而定,而且不能过于激动、剧烈,更不能多欲……

    严甯轻轻咬唇,心脏微微收紧,有些酸,又有点甜。

    看完之后,她合上电脑,然后转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站在镜子前,她心不在焉地洗漱着,心里默默地猜想着他昨晚的心情……

    一面很想要,一面又很怕要,他一定特别的担忧和纠结吧。

    其实自从患病之后,对生死她倒看得比较开。

    当然她也很怕死,但深知生死有命,若老天真狠心要她癌细胞复发,她也只能勇敢面对死亡。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他比她更害怕……

    害怕她体内的癌细胞会复发。

    所以就连做场爱,也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肆意妄为。

    眼角余光突然瞟到门框上依着高大而熟悉的男人,严甯没有丝毫惊讶,因为几天下来他天天都会这样看她洗脸,她都已经习惯了。

    但他的目光太过炙热,看得她浑身都不自在,于是漱完口后,她恼羞成怒地转头瞪他一眼,没好气地娇喝道:“看什么看?!”

    “好看。”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目光灼灼近乎痴迷地看着她,“你好看。”

    嗯,他的霍太太真的太好看了。

    百看不厌,怎么看都嫌不够。

    你好看……

    严甯羞恼又无语。

    又来了!

    从他搬过来,强行与她同住一间房后,每天早上他都会靠在门框上与她来一段这样的对话,

    真是……

    幼稚!

    按照前几日的经验,接下来他该走过来抱她且亲她了……

    严甯默默地想。

    果然,霍冬在说完霍太太好看之后,就情不自禁地朝着霍太太走去。

    然而严甯早就料到他的下一步举动,所以先一步转身,朝他迎面走来,然后……

    与他擦肩而过。

    严甯越过男人的身边,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霍冬微微挑眉,转头看着近乎落荒而逃的小女人,唇角缓缓勾起。

    虽然没能一亲芳泽,但能看到小女人害羞的模样,他的心里也挺满足的。

    转身,不紧不慢地跟在霍太太的身后,他忍不住幻想,若从此以后的每一天都是这样幸福又美满就好了。

    严甯走向餐桌,只见桌上已摆好了丰盛的早餐。

    有一杯牛奶、两个包子、一片全麦面包、一块慕斯蛋糕、一碗红薯粥,以及两个白煮蛋。

    还有一个煮玉米。

    啊,还有草莓和车厘子各一盘。

    严甯捻了一个草莓放嘴里。

    嗯,甜!

    甜到心坎里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的甜,到底真是因为草莓,还是因为自己被霍先生的温柔体贴给感动了……

    又捻了一个车厘子放嘴里,同时她往身边的椅子上坐去。

    哪知——

    她最终坐上的不是椅子,而是他肌肉结实的两条腿。

    霍冬在霍太太心不在焉往下坐的时候,先一步坐在那张椅子上,于是她就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你——”严甯一惊,下意识地回头,即对上他淡定从容的俊颜。

    “乖,别动。”他在她耳朵上吻了一下,同时温柔而不失霸道地箍着她的腰不许她逃,在她颈后柔声轻哄。

    严甯气结,狠狠瞪他,近乎气急败坏地对他切齿,“我要吃饭!”

    “嗯,我知道。”他特别淡定地点头,理直气壮地对她说道:“就这样,我抱着你吃。”

    “我不要!”她红了脸,恼火地拒绝。

    拜托!

    她又不是三岁孩子,才不要他抱着吃好不好!

    她边吼就边挣扎着想从他的怀里出去。

    怎奈他稍稍用力就将她牢牢桎梏在怀里,让她哪儿也去不了。

    “听话,别乱动。”他极有耐心地哄着她。

    他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哄她。

    每次把她由不高兴哄成开心,他就特别有成就感。

    现在的男人虽然变得很温柔,可有时候还是难掩霸道本色,比如此刻。

    严甯看着红薯粥就觉得饥肠辘辘的。

    不想再跟他做无谓的争论,他要抱就让他抱吧,反正昨晚比这过分十倍的事他们也做过了……

    如此一想,她不再挣扎了,乖乖地坐在他的怀里,开始吃早餐。

    她剥了一个白煮蛋,只吃蛋清。

    “怎么不吃蛋黄?”霍冬看了眼被小女人丢弃在蛋壳上的蛋黄,问。

    “不喜欢。”她嘴里在吃东西,口齿不清地答道。

    白煮蛋她从来不吃蛋黄,因为蛋黄太噎人了。

    “给我吃。”霍冬说。

    她转眸看他。

    “啊……”他向她张嘴。

    严甯捡起蛋壳上的蛋黄就塞进他的嘴里。

    一个白煮蛋,两人分着吃,严甯脸颊微烫,觉得这样的行为太过亲昵……

    “唔。”

    正埋头喝粥,想快点吃完好脱离他的怀抱以摆脱此刻的尴尬,却突然听见他轻轻发出一声鼻音。

    她抬头,只见他皱着眉用下巴点了点她面前的红薯粥。

    他的眼神好似在对她说“我噎着了快给我喝点粥”……

    严甯二话不说端起牛奶就往他嘴边送。

    她动作强势而突然,不容他抗拒。

    霍冬被迫张嘴,几乎是被灌了一口牛奶。

    苦肉计没有成功,霍先生目光哀怨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霍太太。

    一张俊脸布满挫败和失望。

    严甯对他哀怨的目光视若无睹,在他喝了一口牛奶之后,她撤回手,放下牛奶继续喝自己的粥。

    跟她同吃一个蛋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跟她同喝一碗粥?

    做梦!

    她在心底冷笑,默默腹诽。

    可能是昨晚体力消耗太多,也可能是今早的早餐太好吃了,到最后严甯感觉自己差点就吃撑了。

    他没有趁机使坏,除了眼神讨厌点之外,其他都挺好的,没有很过分,大部分时间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吃早餐。

    在她快要吃完的时候,他放开她,起身去给她倒了半杯白开水。

    然后他回来,把水递给她,连同一粒橙黄、色药片……

    “什么?”严甯蹙眉看着他手心里的药片。

    他答,“叶酸。”

    “……”严甯一愣。

    “备孕阶段必须吃叶酸,对孩子好。”他柔声解释,深深凝睇着她。

    她沉默,没动。

    就觉得他有必要这么急吗?

    什么都查好了,也什么都准备好了,他这是恨不得她立马怀上是么?

    他这样猴急,真是让她有些哭笑不得了。

    等了几秒见她没响动,霍冬眸光微微一黯,心里微涩。

    她说要给他生孩子的话都是骗他的吧……

    “没关系,不想吃——”就不吃。

    他收起失落,佯装满不在乎地说道。

    哪知话未说完,她就倏地伸手,从他欲收回的手心里拿走叶酸片,放进嘴里之后又立马从他另一只手里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喝了两口。

    把叶酸片咽了下去。

    霍冬眉梢带笑,深情款款地看着霍太太,笑得满意又开心。

    严甯被他看得脸颊微微发烫,像是被他窥见了什么秘密一般……

    她慌忙起身,想要逃离。

    “啊……”

    可她还没来得及走,就被他一把捞进了怀里。

    在她发出惊呼的那刻,他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霸道地将她的小脸抬起来,不给她反抗或是闪躲的机会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昨晚没尽兴,所以他现在一看到她就想吻,以慰藉身体里那只蠢蠢欲动又不知餍足的兽……

    严甯说不了话,因为刚想开口就被他溜进来的舌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餐桌的另一边,方便他更好的摄取她的甜蜜……

    打从他搬过来跟她住一起后,严甯就感觉自己一天到晚都是晕乎乎的。

    被他吻的。

    他逮着机会就亲她,亲得她晕头转向不知所以,偏偏还反抗不了。

    更可怕的是,到现在她都习惯了,根本都没想着要反抗了。

    吻,如火如荼,持续了很久很久……

    突然——

    叮铃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