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7章:沾上就戒不掉
    《格格驾到!》第157章:沾上就戒不掉见气氛不对,简素衣连忙打破沉默,看着霍冬微笑道:“冬子,小勇,瑞士的雪山真的非常非常美,你们有空可以过去看看。”

    “那简小姐可以给我们当导游吗?”姜小勇使劲儿煽风点火。

    “当然没问题啊!”简素衣喜笑颜开,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如果真有那一天,她求之不得啊!

    “素衣你最近——”

    霍冬想说“素衣你最近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就带我们去瑞士玩几天吧”……

    然而他刚一开口,身边的小女人突然又朝他倾靠过来……

    嗯,霍太太又要去叉草莓。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她倾斜着身子的同时,状似随意地把手摁在了他的……双、腿、之、间!

    霍冬整个人猛地一僵。

    因为她的小手,正准确无误地摁在他的那处……

    猝不及防,有那么一点点疼,但更多的,却是舒畅……

    霍冬强装镇定,一动不动,垂眸看着横在自己胸前的小女人,全身的神经在瞬间绷得死紧。

    几乎是立刻的,他就有了反应。

    他在她的小手里迅速茁壮成长……

    当他垂眸看她的那瞬,她也歪着小脸抬眸看他,一脸天真加无辜地对他娇嗲,“老公,我够不到。”

    霍冬心里那根弦,嘭地一声,断了。

    努力伪装的冷漠,在顷刻间崩盘,被小女人的娇嗲击得溃不成军。

    浑身上下像是过了电似的,快乐得灵魂都飘起来了。

    不止身,连心都酥了。

    “想吃什么?”

    他深深看着她,本是淡漠的双眼瞬时溢满柔情,声音不由自主地饱含宠溺。

    “草莓。”严甯半是委屈半是撒娇地微微撅着红唇,可爱的小模样我见犹怜。

    霍冬的心,快醉了。

    他欲伸手去拿水果沙拉。

    哪知——

    “啊——”严甯微微张着嘴对着他,软软糯糯地拉长尾音。

    要他喂。

    霍冬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看着她微张着嘴的诱人模样,好想不管不顾地将她扣在怀里狠狠吻下去……

    她望着他,大大方方地与他对视,酒精让她的双眼变得迷离,看起来娇媚又迷人。

    霍冬强忍着心里的激荡,故作镇定地拿起叉子叉了半个草莓轻轻塞进她的嘴里……

    严甯闭上嘴,津津有味地慢慢嚼着。

    看着突然变得温柔乖巧的小女人,霍冬心里软成一片。

    虽然被姜小勇坑了很多次,但今天能听到她又一次喊他老公,他觉得就算再被坑十次也是值得的!

    严甯吃掉嘴里的草莓,又对霍冬微微长嘴,“老公我还要……”

    我还要……

    霍冬不知道小女人是不是故意的,还是自己心思太不纯洁,他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三个字暧昧得不行。

    她甜腻的嗓音,像根羽毛般抚在男人的心上,心痒难耐。

    霍冬心里如同灌了蜜,甜得不要不要的。

    打从严甯一声“老公”喊出口,霍冬所有的注意力就全都放在了严甯的身上,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四周的一切,仿佛已不复存在,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娇滴滴地喊他老公的小女人……

    轻轻松松抢回主控权,成功让他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严甯很满意。

    霍冬再喂了霍太太一个草莓。

    严甯闭着嘴一脸满足地嚼着咽着,媚眼如丝地与他对视。

    此刻两人你侬我侬的亲昵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刚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姜小勇和简素衣看着对面的两人旁若无人地秀恩爱,一喜一悲。

    喜的是姜小勇,他终于帮老大追得美人归,目测他终于不用再每天挨揍,怎能不喜?

    这些日子,他在痛苦中悟出一个真谛——只有老大好,他才能好。

    毕竟老大多欲、求不满一天,他就得多挨一天揍,老大若再多憋几天,只怕他就得被老大活活打死了。

    所以,这些日子里帮老大拿下七格格就成了他的首要大事。

    好在今天有姓简的这个催化剂,激起了七格格隐藏在心底的占有欲,不然他和老大还不知道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七格格因为以前的伤害记恨着老大,就算最近对老有所改观,心里肯定也是不愿意承认的,所以,得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把她心底的真实情绪逼出来。

    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是善妒又矫情的,而酒精能让人放松警惕,也能放大一个人的情绪,所以趁着七格格微醺的时候刺激她一下,老大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姜小勇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除了老大,他最崇拜的就是自己了。

    以后退伍找不到工作穷得没饭吃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以去做个感情咨询师。

    嗯,完全够格的!

    姜小勇沾沾自喜地看着对面浓情蜜意的两个人,对于这件喜大普奔的事是自己促成的表示很自豪。

    悲的自然就是简素衣了。

    霍冬看着严甯的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眼底尽显宠溺和深情。

    仿佛严甯是他的稀世宝贝!

    她输了……

    简素衣知道,自己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严甯说得对,她连跟她公平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不止是自身条件不如人,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里只有严甯……

    像霍冬这样的男人,对待感情就像对待自己的国家一样,是绝对的忠诚。

    所以他爱上一个人,便真的是一辈子!

    同一个餐桌上,有人欢喜,有人愁……

    还有人,痛并快乐着……

    严甯享受着霍先生的喂食,小手却并未撤离,还摁在他那上面……

    有长长的桌布遮掩,除了当事人自己知道之外,没人能看得到霍太太的手正摁在不该摁的地方。

    倏然,霍冬又是狠狠一震。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调皮的小手突然轻轻地捏了捏……

    一股气血在胸腔里涌动,他差点爆了。

    这个坏东西!

    她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对他!

    姜小勇刚才对他说,哥,把嫂子灌醉了保你今天如愿以偿……

    所以,她这是醉了么?

    霍冬满心激荡,倏然搂着严甯起身,“她醉了,我先带她回家。小勇,一会儿你送简小姐。”

    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简素衣和姜小勇,边说就边搂着严甯朝餐厅出口大步流星地走去。

    严甯头晕,没反对,整个人软哒哒地依附着他,努力跟着他的步伐。

    “好咧,我知道了,哥你们回去吧!”姜小勇笑米米地对老大摇手做拜拜,欢快地大声应道。

    好了好了,老大终于要得逞了,他也终于要脱离苦海了。

    真好!

    简素衣唇角泛起苦笑,看着快速离去的霍冬和严甯,眼底一片黯然。

    亲眼看到他心有所属,亲眼看到他对一个女人呵护备至到如此地步,她真的……

    可以死心了!

    虽然很爱,但明知就算穷其一生也换不来他一个回眸,那又何苦执迷不悟?

    更何况,有严甯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她连执迷不悟的资本都没有。

    所以死心,等于放过自己。

    也挺好的。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唔……”

    上了车的第一时间,霍冬就迫不及待地把调皮使坏的小女人拖进怀里来,狠狠吻上她的唇。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他霸道得不留余地,让她无处可逃,

    严甯喝了三大杯红酒,这会儿本就有点上头,再被他这样扣在怀里肆意妄为地啃,大脑顿时觉得更晕了。

    霍冬激动得都快要不能自己。

    狭小的空间里,暧、昧的气息缓缓萦绕,车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唔……”严甯嘤咛一声,被他吻得快得呼吸不过来了。

    他放过她,唇移向她的耳畔,沙哑着声音呢喃着问:“甯甯,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他问的是什么,彼此心知肚明。

    这些天,他夜夜拥着她入睡,总是在最后关头问她可不可以,只要她表现出不适或是不乐意,他就会立刻停止,然后老老实实地抱着她,不再有下一步举动。

    他怕,怕自己太心急会让她的心理障碍加重。

    所以他只能忍。

    当然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而每当那时,他就会尽量忍到她睡着之后去卫生间自行解决。

    他每天都过得很煎熬,但又很快乐。

    她问他,如果她一辈子都冲不破心理障碍,一辈子都不愿给他,他怎么办?能忍受一辈子的无性婚姻?

    他说可以!

    不是敷衍,也不是诓骗,他真的可以做到。

    肯定会很辛苦,但只要她能一直在他身边,不管多难熬他都可以忍。

    一段婚姻里,性固然重要,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她这个人!

    只要有她,其他任何事他都可以忍受。

    严甯虽然有点醉了,但意识还是有的,自然也听懂了他的话。

    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她自己本身也渴望,竟没有再抗拒……

    “我不要在车里……”她像只小猫咪,将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拱了拱,有些难受地蹙着眉软语轻哝。

    “回家就可以?”狡猾的男人立马抓住重点,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被酒精薰红脸颊的迷人模样,心动不已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又一下。

    她不说话,只顾着小弧度地左右偏头躲避他的唇。

    “嗯?甯甯,是不是回家就可以?”他急切地追问,恨不得在车里就把她正法。

    “回家再说……”她口齿不清,声音小得快要听不见。

    但霍先生不止耳力好,还会唇语,所以小女人的咕哝他一字不漏地听了个清清楚楚。

    “好!我们马上回家!”

    霍冬心潮澎湃,立马将她放回副座里,然后启动车子就朝着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急得半个小时的车程只用了二十分钟。

    在电梯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情不自禁地把她再次扣在怀里狠狠吻了一通。

    她喝多了,头晕乏力,不止反抗不了,也莫名地变得不想反抗……

    电梯到达他们所住的楼层,他心急,嫌弃她步子小,索性双手箍住她的腰把她整个人往上一提。

    将她熊抱在怀。

    被他抱起的那瞬,她的腿,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自动自发地圈住他的腰……

    霍冬满意,眼底深情四溢,唇角勾起愉悦的笑意,赞赏般在霍太太的唇上嘬了一口。

    电梯门缓缓打开,霍冬抱着软绵绵的小女人走出电梯,然后径直朝着家门走去。

    插锁开门,进屋之后他的脚一勾,一踢。

    呯……

    门被关上。

    下一秒——

    咚地一声轻响,霍先生把霍太太抵在门板上,急不可耐地封住她的唇。

    又一番唇舌大战正式拉开帷幕……

    严甯感觉自己被钉在了门板上,面对他的激狂,无处可逃。

    彼此都在颤抖,无法控制。

    他缠了她许久,才稍稍解馋,抱着她快步进了卧室。

    她全身虚软,双臂抱着他的脖子,特别乖巧地承受着一切。

    “窗帘……”

    当他正想与她一同往牀上倒去时,却听到她模糊的咕哝声在脖颈间响起。

    现在还是下午,室内光线太强,她不喜欢。

    霍冬没听清,抬起头来看她。

    “我不要光……”

    只见她醉眼迷离,半是委屈半是撒娇地对他嘟囔。

    这下霍冬听清了。

    抱着她立马走向窗边,“好,不要,我们一点光都不要。”

    他一边温柔地在她唇边轻哄,一边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

    很快,卧室内就变得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在黑暗中,她觉得安全多了,也自信多了……

    “唔……”

    就着熊抱的姿势,他将她扑倒在牀,吻,侵袭而下。

    天时地利人和,当心中渴望越来越强烈,迷迷糊糊的小女人便忽略了自卑和心理障碍……

    不知不觉中,在他漫长而充满耐心的“安抚”下,她终于勇敢地跨出了第一步……

    情、潮涌动,阔别已久的快乐如璀璨烟火般在彼此的心里炸开,一发不可收拾……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七点。

    严甯悠悠醒来。

    “嗯……”

    嘤咛一声,同时她缓缓睁开双眼。

    轻轻扇动眼睑,然后习惯性地看向牀头柜。

    上面依旧放着一杯温开水。

    感觉身子有些僵,她动了动,想伸个懒腰……

    哪知刚一伸腿,却踢到一个不明物体……

    身后有人。

    她一惊,下意识地猛回头。

    “早。”

    温柔至极的嗓音,饱含深情与宠溺,从男人岑薄性感的唇间慵懒溢出。

    她怔怔地看着霍先生那张笑得如沐春风的俊脸,大脑当机。

    短暂的怔愣之后,她的脑海里开始回放起昨晚的一幕幕……

    居然是真的!

    她真的跟他……

    做了!!

    严甯咬唇,有些窘迫。

    在昨晚的过程中,喝了酒的她一直迷迷糊糊,加上是在黑暗中进行的,以至于她以为那一切只是自己做了一场……春……梦……

    然而不止记忆回笼,连身体的轻微不适也在提醒着她,昨晚不是梦,是真的!

    严甯有种想要挖个洞把自己活埋的冲动。

    霍冬侧身靠着牀头,手肘撑在枕头上,手掌托着头,在霍太太没醒来之前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瞬不瞬地看了她很久很久……

    他今早连晨练都没去,醒来之后就一直这样看着她,看了快两个小时了。

    就算只是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她什么也不做,他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枯燥或是不耐,恰恰相反,他觉得特别幸福特别满足。

    他心中的岁月静好,莫过于此。

    “……早。”

    盯着他看了几秒,她回过神来,一边闷闷地咕哝了一声,一边状似随意地转回头去,偷偷把脸缩进被子里。

    记忆里,昨晚的自己对他的所作所为并不抗拒,甚至还很配合……

    即为夫妻,那么发生这种事也是情理之中,没必要太纠结。

    而且都是成年人,身体机能都没任何问题,有这方面的需求很正常……

    嗯,很正常。

    严甯轻轻咬着唇,默默地劝导自己适应这事后尴尬症。

    其实她不想矫情,但终究还是有那么点难为情……

    毕竟他们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做过了。

    “饿了没?我熬了粥,要不要吃点?”霍冬轻轻凑近霍太太的耳畔,低低问道。

    胸膛趁机贴上她的后背,与她亲昵地靠在一起。

    刚刚她睡得香甜,他怕扰了她的梦,没敢贴她太近。

    男人清晨的声音,沙哑中透着性感,特别的好听,且格外的撩人。

    听得严甯口干舌燥,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

    “……不饿。”她咬了咬牙,干瘪瘪地吐出两个字。

    有些气恼自己的定力不足。

    这男人,简直是毒,沾上就戒不掉了。

    难怪像贝倩妮那种换男人如换衣服的女人都能对他念念不忘五年之久。

    他的确有让人肖想的资本。

    长得好看又体力好,而且只要不作死可保前途无量,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见了能不想据为己有?

    他若不是这般优秀,当初的她又怎么会傻乎乎的一头栽进去?

    所以女人就是傻,当初伤那么重,现在却好了伤疤忘了疼。

    严甯在心里默默鄙视自己。

    可人心都是肉做的,有时候看到他委曲求全地讨好她,生怕惹她不高兴的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又觉得特别的心酸。

    当初那么骄傲的男人,现在为了挽回她却把自己低入尘埃,看着也真是怪可怜的。

    霍冬见小女人一觉醒来有种“睡完不认人”的迹象,黑眸微微一眯,薄唇划过她的脸颊就去寻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