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6章:不能输
    《格格驾到!》第156章:不能输“意思就是——”

    严甯拉长尾音,故意吊足了简素衣的胃口,才得意地继续说道:“我们已经结婚了!”

    本来不想在简素衣面前承认的,不过她现在改变主意了,因为她讨厌简素衣这么久了还贼心不死。【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贼心不死也就罢了,竟然还有意无意地在她面前显摆他们曾经的关系,这口气,她可咽不下!

    是不是每个女人在某段时期都会变成睁眼瞎啊?

    明明知道那个男人坏得要死,明明知道他不是自己的良人,明明知道彼此没结果,却还像是瞎了眼一般一头栽进去,直到遍体鳞伤才肯醒悟……

    如她!

    不过她就不明白了,她现在好歹还醒悟了,可简素衣怎么还这么冥顽不灵呢?

    那男人到底有什么好?他哪值得这么多女人惦记他肖想他?

    他的心那么狠毒无情,就活该没人爱,哼!

    严甯在心里愤愤地想。

    我们已经结婚了……

    简素衣在听闻“结婚”二字从严甯的嘴里吐出来时,整个人便呆如木J了,瞠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严甯。

    他们居然结婚了?

    可是……

    “可你刚才否认了!”简素衣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失声叫道。

    “我骗你呢!”严甯勾唇,笑靥如花。

    “……”简素衣又是一愣。

    骗她的?

    到底刚才否认“在一起”是骗她的,还是现在“已结婚”是骗她的?

    简素衣有点被绕晕了。

    紧接着她猛然想起,刚才在超市里她问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霍冬好像说了声“是”……

    “你们真的结婚了?”简素衣半信半疑,目光锐利地盯着严甯。

    “嗯哼!”严甯双臂环胸,噙着笑慵懒轻哼。

    她是真的不想对外宣布与霍冬的关系,但她实在看不惯简素衣这种明目张胆窥觊别人丈夫的行为。

    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怎么着她也不能被简素衣比下去不是?

    虽然她现在不稀罕那个男人,但也不想白白送给简素衣。

    对于那些越是想要跟她攀比的女人,她越是不会让她们得逞。

    比如贝倩妮,又比如简素衣。

    “你不是不喜欢他了吗?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简素衣紧紧蹙着眉头,急切地问道,续而不等严甯回答,就狠狠摇头,“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咯!”严甯轻蔑地撇撇嘴,冷笑。

    说完,她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相看两相厌的人,相处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她不想被膈应,也不想为难自己,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别理会。

    “严甯!”简素衣被这个消息震得心慌意乱,对着严甯的背影大喊一声。

    已走到门口的严甯顿住脚步,微微侧身,回眸淡淡看向简素衣。

    “其实你还是很爱他的吧?”简素衣冲口而出。

    如若不爱,为何对她有着如此深的敌意?

    如若不爱,为何不能大方成全?

    如若不爱,为何这番醋劲大发?

    严甯此刻的样子,如同一只竖起利刺的刺猬,像是在保护自己,又像是在捍卫自己的地位。

    分明就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架势。

    你还是很爱他的吧……

    很爱他……

    严甯的心,微微一震。

    眸光微不可及地闪了闪,她勾唇,浅笑嫣然。

    “爱与不爱……”她面色如常,微支着下巴睥睨着简素衣,高贵又冷艳地说道:“都与你无关!”

    严甯越是这般冷静从容,简素衣的心里越是不服。

    “严甯,我爱他,我到现在都还爱着他,我不会放弃的!”简素衣攥紧双手,大脑发热,想也没想就对严甯下了挑战书,“我要跟你公平竞争!”

    闻言,严甯眸色一冷。

    本不想跟简素衣一般计较,可她都这样明目张胆的想踩在她头上了,她再不反击的话岂不是太窝囊了么?

    “不好意思哦简小姐,你连跟我公平竞争的资格都没有耶!我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而你,是什么呢?”严甯唇角的弧度加深,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简素衣,甜腻腻地娇嗲道。

    “……”简素衣呼吸一窒,她不是傻子,严甯话里行间的讥讽她又怎会听不懂。

    哑了半晌,简素衣走到严甯面前,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比你更爱他!”

    “那又怎样?”严甯冷笑。

    比“爱”?

    呵!

    若真是要比谁更爱他,在这世上,谁又能比得过当初的那个严甯?

    五年前的严甯,爱霍冬爱到了骨子里,为他可以放弃一切,自尊、骄傲、甚至是生命!

    现在听说反过来了……

    “所以我比你更适合他!”简素衣抬头挺胸,自信满满地说道。

    严甯笑着点头,“好吧,就算你比我更爱他吧,可是怎么办呢?他从头到尾爱的都只有我耶!”

    “从头到尾?”简素衣笑中带讽,“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对你可是弃如敝履。”

    简素衣的提醒,让严甯想起与他相识的最初,被他各种嫌弃的那些记忆……

    嗯,曾经他对她不屑一顾,不过现在她对他嗤之以鼻,所以,扯平啦!

    严甯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聊,她是吃饱了撑得慌么居然跟简素衣在洗手间里为了霍冬那个混蛋对决。

    真蠢!

    在猛然意识到自己太无聊之后,严甯什么也没说,勾动唇角对简素衣冷艳一笑,然后转身便抬头挺胸地大步而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

    简素衣僵在当场,看着严甯离去的背影,心底苦涩蔓延。

    她不服,也不甘,可又深知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资本与严甯相争。

    霍冬不爱她,从头到尾都不爱,她知道!

    严甯说得对,霍冬心里只有她,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严七格格……

    她对严甯说霍冬曾经对她弃如敝履,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想要挽回一点颜面罢了。

    这世上,没有哪一个女人愿意承认就要与自己结婚的男人心里其实住着另外一个女人……

    她也一样,不愿承认!

    刚才一时冲动向严甯下挑战书,不过是想激怒严甯罢了。

    她已经没有当年的勇气,为了同一个男人再那样全心全意的付出,尤其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爱过她。

    三十岁的女人,会比二十多岁时现实和理智许多,明白爱情强求不来,也明白平淡才是生活的真谛。

    之所以向命运妥协,是因为有自知之明。

    她深深知道,自己不管哪个方面,都比不上严甯。

    既然不是严七格格的对手,她又何苦自取其辱?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被简素衣惹毛了。

    所以在从洗手间回到餐桌的路上,她的大脑就在快速转动,想着该怎么反击。

    然后她想到了几天前把贝倩妮气得内伤的情景……

    于是她想,为了让简素衣知难而退,看来她只能和霍先生再秀一次恩爱了。

    她自信满满地以为霍先生会很欢喜地与她配合,毕竟前几天虐贝倩妮的时候,他可是非常积极的。

    然而当她坐回他的身边,准备对他撒娇发嗲时,却发现他竟对她爱答不理了。

    而这还不算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

    她刚坐下来不久,简素衣也回来了。

    两个女人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神色如常地继续用餐。

    “简小姐,你刚才说你这两年在国外深造,在哪个国家啊?”

    没一会儿,耐不住寂寞的姜小勇就好奇地问起了简素衣。

    “瑞士。”简素衣端起酒杯优雅地喝了口酒,微笑着答道。

    “瑞士啊,那里好玩儿吗?有什么好吃的吗?”姜小勇双眼放光,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

    “瑞士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是世界最为稳定的经济体之一,他们的旅游资源丰富,有世界公园的美誉,那里的雪山和湖泊都特别的美……”简素衣开始侃侃而谈。

    严甯面无表情地看着简素衣,一边端着酒杯慢悠悠地喝着酒,一边默默听着简素衣天南地北地侃着瑞士的地理文化和风土人情。

    然后——

    “你过去的两年,还习惯吗?”

    令严甯没想到的是,本是一言不发的霍冬突然加入了简素衣的话题里。

    而且还是以一种关切的口吻。

    严甯捏着杯脚的手指,骤然一紧。

    她缓缓转眸,冷冷看着身边的男人。

    然而霍冬的目光却正投S在对面简素衣的脸上,明知她在看他,他也没有转过头来看她一眼。

    严甯的小脸,染上一层冰霜。

    听到霍冬开口的那瞬,简素衣双眼发亮,惊喜之色显露无疑。

    “刚开始有点不习惯,气候和饮食与帝都相差太大,不过我适应能力比较强,没过多久就习惯了。”简素衣极力控制着心里的激动,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从容,噙着温柔美丽的笑容不紧不慢地答道。

    他的性格那么冷酷,会向她主动表达关心,便说明她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是不是?

    简素衣心跳加速,开心得快晕了。

    “身边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会不会太孤单?”霍冬又问。

    严甯拼尽了全力,才堪堪忍住想要把手中红酒泼在霍冬脸上的那股冲动。

    践人!

    人家孤不孤单关你p事?

    要你一个“已为人夫”的践人去关心?

    “肯定孤单的啊!”简素衣垂眸轻笑,笑里夹杂着一抹委屈和苦涩,“忙碌的时候倒还好,可一到夜深人静……就特别想念某个人。”

    最后一句,简素衣说得很轻,但音量拿捏得恰到好处,刚好够其他三人听个清清楚楚。

    严甯有些后悔。

    后悔刚才在洗手间里自己太大度,怎么就没把简素衣狠狠揍一顿呢?

    将杯子里剩下的三分之一红酒一口干尽,然后她伸手去拿酒瓶,欲添酒。

    霍冬没有阻止,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全部注意力都在对面简素衣的身上。

    严甯见状,眸色一沉,像是赌气一般,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他还是没看她。

    严甯端起满满一杯酒漫不经心地喝,冷睨着身边的男人,心中阵阵嗤笑。

    喏,这就是最过分的地方!

    他不止对她爱答不理,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对简素衣表达着关切之情。

    瞧瞧他现在对简素衣的温和,再想想前几日他对贝倩妮的冷酷……

    严甯不由感叹,前女友果然就是不一样啊!

    唇角的冷笑,肆意蔓延。

    严甯知道自己被胆大包天的男人漠视了。

    怎么办?

    心里好不爽啊!

    此时此刻,在这个餐桌上,霍冬和姜小勇以及简素衣三人相谈盛欢,而她,与他们格格不入,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她应该拍桌走人的,应该给他们一个高傲的背影的……啊不!在走之前她应该往他们三人脸上一人泼一杯红酒。

    嗯,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她转而又想,她严甯怎么可以不战而败呢?

    泼酒显得刁蛮,有损她优雅迷人的形象,嗯,这样不好。

    那到底她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餐桌变成她的主场呢?

    严甯小口小口地喝着酒,绞尽脑汁地想。

    不知不觉,一杯红酒又下了肚。

    谁说红酒不醉人?

    两大杯之后,严甯已是微醺。

    酒这个东西,有好处也有坏处,端看喝酒时是何心情。

    心情好时,酒能助兴,越喝越开心。

    反之心情不好时,酒便能将心里的委屈或是愤怒放大无数倍,越喝越糟心。

    严甯此刻属于后者。

    酒没了,姜小勇早早就让服务生又开了一瓶。

    严甯伸手去拿第二瓶酒。

    霍冬还是没看她,要么垂眸用餐,要么看着简素衣问些生活琐事,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严甯面罩寒霜,咬着牙根给自己倒了第三杯。

    看着他们仨相谈盛欢的画面,严甯觉得自己一个人喝闷酒不是个事儿。

    她得反击!

    嗯,她得抢回主导权!

    这样一想,严甯放下酒杯,拿起叉子就伸向霍冬……

    姜小勇见状眉心一跳,以为七格格终于被刺激得发火了,要用叉子去戳老大。

    就连简素衣都被严甯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屏住了呼吸。

    霍冬却神色自若,叉了一块鹅肝放嘴里,优雅从容地细嚼慢咽。

    仿佛没看见有危险的利器正朝自己刺来似的。

    然而姜小勇和简素衣都想太多了,严甯并不是想用叉子去戳霍冬,而是想去戳霍冬左手边的水果沙拉。

    当然,她只是想这个举动吸引霍冬的注意力。

    水果沙拉距离她颇远,她必须歪着身子伸长手才能勉强够到。

    这种情况若换成两个小时之前,霍冬肯定会立马谄媚地把水果沙拉端过来摆到她的面前来。

    就算不端到她的面前也会体贴地帮她装一小碗……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他仿若看不见她够不到一般,任由她横着手臂在他面前去叉水果沙拉里的草莓。

    严甯很费劲儿才叉到半个草莓,放进嘴里狠狠地用力嚼着,同时冷冷看着无动于衷的霍先生。

    没有一点绅士风度的臭、男、人!

    严甯在心里恨恨地骂。

    气氛变得有那么一点点诡异了……

    霍冬忍得很辛苦。

    霍太太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其实都在他的眼角余光里。

    突然对她这么“冷漠”,他比她更难受。

    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姜小勇苦口婆心地对他说——

    “哥啊,你就是太宠七格格了,都已经把她宠得无法无天没心没肺的了,依我说啊,你就该适当的冷落她一下,让她知道你不是没人喜欢的,更要让她知道你不是非她不可的……”

    “我就是非她不可!”当时他不等姜小勇说完,就冷冷抢断。

    姜小勇翻白眼,气急败坏,“我知道你非她不可,但是你要假装自己不是非她不可啊,否则你下半辈子会被她吃得死死的!”

    他想说我愿意被她吃得死死的,但是……

    如果能让霍太太又重新在乎他的话,那自然是更好的。

    然后姜小勇又跟他说了很多充满智慧以及正能量的爱情哲理,甚至还详细地教他接下来该怎么“冷落”她……

    听姜小勇说得自信满满头头是道,他本来被霍太太气得奄奄一息的心,瞬间又活了过来。

    犹豫片刻之后,姜小勇的这碗心灵J汤,他干了!

    他想,反正霍太太对他已经这样了,再坏也不过如此了,那么还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硬着头皮试一试得了,万一姜小勇这一次的馊主意靠谱了呢。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试探算不算成功,反正就觉得身边的小女人越来越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寒气。

    尤其当他故作关切地询问简素衣在国外的日常生活时,霍太太看着他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她很不高兴!

    他能感觉得到。

    所以小勇真的猜对了吗?

    她真的是在吃醋吗?

    霍冬心潮澎湃,但表面却极力维持着平静。

    严甯冷着小脸,端起酒杯狠狠灌了一口酒。

    她心里燃着火,就快要烧到头顶了。

    这男人几个意思?

    她不过是上个洗手间的功夫,他就吞了熊心豹子胆了?

    刚才还求她哄她,抓着她不撒手,现在竟然对她视若无睹?

    姜小勇跟他说了什么吗?

    是姜小勇说简素衣比她更好,让他甩了她然后跟简素衣再续前缘吗?

    然后他觉得姜小勇说得很有道理所以才突然对她这么冷淡?

    严甯一边喝酒,一边胡思乱想。

    怎么办?她要再一次输给简素衣吗?

    哦漏!她不想看到简素衣洋洋得意的那副嘴脸!

    所以她不能输!

    嗯,不能输!

    不是为他,而是为自己这张脸!

    因为丢不起!

    严甯表面冷冰冰的,心理活动却格外丰富。

    见气氛不对,简素衣连忙打破沉默,看着霍冬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