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5章:霍太太吃醋了? 9000字
    《格格驾到!》第155章:霍太太吃醋了?(9000字)“放手!”她狠狠瞪他,极具威慑性地警告。

    “一起去!”霍冬脸色也不太好,语气格外霸道。

    他心里不痛快,因为她刚才在简素衣面前否认了他们的关系。

    严甯正在火头上,听闻他竟敢用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呵!你跟前女友叙旧我去干吗啊?抱歉!我可没姜小勇那么不要脸,更没有当电灯泡的嗜好!”她撇着嘴轻蔑地睥睨着他,阴阳怪气地冷笑道。

    瞧瞧他刚才喊“素衣”喊得是多么的自然,多么的亲切啊,果然做过未婚夫妻就是不一样啊,即便许久不见,再重逢依旧可以亲昵如初。

    呵!严甯,你知道人家许久不见啊?说不定人家大宝天天见呢,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可不是!

    人家简素衣可不是贝倩妮,在他心里的位置可大不一样的呢,人家当初可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是霍太太了呢!

    严甯在心里冷嗤,小脸冷若冰霜。

    “你去跟她说,你是我太太,我们就回家,不然就跟我一起去吃饭!”霍冬“软弱”了那么久,今天难得雄了起来,态度强硬地说道。

    闻言,严甯心里的火瞬时冲到头顶,一下就炸了。

    “你神经病啊!我干吗要去跟她说?她谁啊?我结没结婚还得跟她报告啊?!”她狠狠蹙眉,碍于是公众场所,只能压尽可能地放低音量,咬牙切齿地冲他低吼。

    “你刚才为什么要否认?”霍冬冷脸皱眉,不悦喝问。

    两人各气各的,爆发了婚后第一次“争吵”。

    “我喜欢!你管得着么!”严甯张口就冲他嚷道,态度极其傲慢不屑。

    霍冬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看到她对自己一副鄙夷嫌弃的样子心里就格外的难受。

    狠狠咬了咬牙,隐忍着心脏的抽痛,他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的双眼,冷冷逼问:“就算我们已经结婚,在你心里我也不是你的丈夫,是不是?”

    严甯无语。

    迎着他饱含怨愤的目光,她紧紧抿着红唇,哑了半晌,才气得骂了一声,“神经病!”

    他不觉得自己要求太高了吗?

    这婚明明是他逼着她结的,在她不乐意的情况下难道他还奢望她会“以夫为天”?

    大白天的做什么美梦呢!

    骂完她就要走,怎奈手还被他紧紧抓着,不止走不了,还被他用力一拽,直接拽得撞在他的胸膛上。

    鼻子都差点被撞塌了。

    她疼得捂住鼻子,还没来得及骂他,就听见他阴森森冷恻恻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说!是不是?”他冷冷喝问,态度强势又霸道。

    “是!”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她就仰起小脸就冲他负气地大声承认。

    霍冬的心,狠狠一抽。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高大的身躯溢出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严甯被蛮不讲理的男人逼急了,无畏无惧地与他冷冷对视,气势汹汹地挑衅道:“怎样?!”

    怎样?

    呵!他还能怎样?

    不怎样!

    即便心里恨她恨得要死,可看着她冷冰冰的小脸,他就打不下手也骂不出口,不止不敢责备,还得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哄她开心,怎么让她消气……

    他一言不发,突然拉着她就走。

    “我不去!”严甯顿怒,冷着脸对他切齿低喝。

    “由不得你!”他头也不回,语气比她更冷。

    “霍冬你放不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发火了!”她气急败坏,紧蹙着眉头瞪着他的后脑勺怒叫道。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好啊!你发!严甯我告诉你,你敢在这儿跟我闹我就敢在这儿强吻你!”

    他脸色严肃,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不出丝毫玩笑之意。

    严甯呼吸一窒,不敢相信他竟然能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来。

    偶尔有人经过他们的身边,均用好奇的目光偷看他们。

    看得严甯有火不敢发。

    “你——”她气结,狠狠切齿,“你简直莫名其妙!!”

    霍冬浓眉微微一拧,脸色更加不悦了。

    他莫名其妙?

    他怎么莫名其妙了?

    他只是想要让她对外承认他们的夫妻关系而已,有那么为难她吗?

    而且简素衣问的是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并不是问他们是不是结婚了,她点个头能怎样?

    就算不肯点头那她可以保持沉默,为什么非要阻断他的话?

    霍冬满腹怨气,爱恨不能地盯着桀骜不驯地小女人看了几秒,见她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俊脸一沉,攥紧她的小手就继续往超市出口走去。

    严甯不想跟他走,可大庭广众之下她还真的不敢跟他闹,因为她怕他真的会强吻她……

    在家里或是私底下也就算了,在外面……还是不要了吧。

    她可没有表演的嗜好。

    十分钟后,他们到达五楼餐厅。

    “哥,七格格,你们来啦!”

    长方形的四人桌,见到霍冬和严甯到来,姜小勇立马识趣地站起来,坐到简素衣的身边去。

    霍冬牵着不甘不愿的严甯在简素衣和姜小勇的对面坐下。

    简素衣的目光落在霍冬和严甯牵在一起的手上,有些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曾经真心爱过,即便知道彼此无缘,但看到他对别的女人温柔呵护,心中难免会觉得难过……

    “冬子,我给你点了牛排,五成熟,我没记错吧!”

    当他们坐下,简素衣就噙着笑看着霍冬,语气熟稔地说道。

    “谢谢!”霍冬淡淡道谢。

    严甯面无表情,觉得简素衣是在故意显摆。

    分手两年,还牢牢记得前男友喜欢吃什么,有何居心已昭然若揭。

    霍冬觉得自己身边坐了个小冰人儿。

    霍太太的脸色冷得堪比最恨他的那个时期。

    “不好意思严小姐,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没有帮你点。”简素衣又看向严甯,礼貌客套地微微笑道:“冬子喜欢吃什么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帮他点了,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严甯确定,简素衣就是故意显摆。

    显摆她曾和霍冬关系匪浅,显摆他们曾谈婚论嫁,显摆她知晓他的一切喜好。

    呵呵!

    显摆就显摆呗,她又不在乎!

    严甯在心中无声冷笑。

    仿若对面根本就没人一般,她姿态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垂着眸玩手机。

    直接不理简素衣。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没风度,甚至很幼稚,但在讨厌的人面前,她做不到笑脸相迎。

    气氛略显尴尬。

    严甯想,既然简素衣敢让她下不来台,她为什么不能以牙还牙?

    他们三人都点了餐,独独不给她点,这不是让她下不来台是什么?等着人到齐了一起点会死啊?!

    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还怎么配得到她的温柔以待?

    所以,既然简素衣让她不痛快了,那她就直接无视她好咯,让她也试试下不来台的滋味。

    “给这位小姐来份香煎鹅肝,再来一份水果沙拉。”

    霍冬对等候在桌边的服务生说道,打破僵凝的气氛。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轻轻点头,然后退下。

    “今天这么高兴,咱们喝点酒吧,好不好?”姜小勇突然双眼放光地看着大家,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严甯和霍冬不约而同地朝着姜小勇看过去,冷飕飕的眼神如出一辙。

    高兴?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庆祝他哥与旧情人久别重逢?

    严甯的唇角微不可及地扯了扯,睥睨着姜小勇无声冷笑。

    霍氏夫妻没说话。

    “好啊!”简素衣点头赞同,一脸“见到曾经的爱人很开心”的表情。

    “!”听到有人应和,姜小勇也不管老大和七格格有何反应了,直接对着不远处的另一个服务生招手喊道。

    “请问先生还有什么需要?”服务生连忙上前,对姜小勇礼貌地问道。

    姜小勇,“给我们开瓶红酒!”

    “好的,请稍等。”

    不多时,他们点的餐和红酒全部上齐。

    服务生依次给他们倒酒,当轮到严甯的时候……

    “她不用。”霍冬轻声阻止服务生,同时把她手边的红酒杯拿开。

    哪知——

    严甯一把将酒杯从霍冬的手里抢回来,往自己面前重重一放,然后极具威慑性地冷冷命令服务生,“满上!”

    本来还算融洽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绷。

    霍冬微微拧眉,看着无理取闹的小女人,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她生过重病,虽然现在痊愈了,但饮食和作息要格外注意,不是完全不能喝酒,但要尽可能的少喝,不喝最好。

    有外人在场,他不敢对她太过霸道,怕引起她的反感,到时好不容易缓和点的关系又僵到谷底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霍冬想了想,对服务生说:“少点。”

    服务生往严甯的杯子里倒酒。

    倒了酒杯的三分之一时,霍冬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好了。”

    服务生停住。

    “不懂什么叫‘满上’吗?”

    可就在服务生转而准备为霍冬倒酒时,严甯冷冷出声。

    服务生愣了愣,有些茫然地看着冷艳高傲的严甯,然后转头求救地看着霍冬。

    姜小勇怕气氛太僵,连忙讪笑着打圆场,“七格格,红酒不用太满——”

    “我喜欢满,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严甯张口就呛了姜小勇一脸。

    姜小勇嘴角抽搐了两下,不敢说话了。

    霍冬脸色微沉。

    他觉得今天这小女人是在故意找茬。

    没有霍冬的命令,服务生不敢倒酒,严甯不悦地瞥了服务生一眼,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的眼底泛着久违的冷漠,与她冷冷对视。

    寸步不让。

    他还敢跟她甩脸子?

    怎么着?有前女友在场就神气了?以为自己还有人惦记着就了不起了?!

    严甯的心里突然泛起一股委屈,被桌布遮掩着的小手悄然攥紧,指甲一点一点地陷入掌心里……

    面对他冷漠的目光,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矫情,竟觉得特别难受。

    当心里的怒火和委屈将胸腔撑满之后,她忍无可忍地冲他嚷道:“我说我不来你非要我来,我来了你又不给我吃,你到底几个意思?”

    她一吼,本来也是一肚子火的男人立马就蔫了。

    他皱眉看她,无奈一叹,“没说不让你吃,只是别喝酒……”

    “吃西餐不喝酒跟你不让我吃有什么区别?”她冷冷抢断,气势汹汹的小模样像只发怒的猫。

    “你可以喝果汁。”

    “我不喝果汁,我就要喝酒!”

    霍冬好言相劝,怎奈严甯油盐不进,一副非要喝酒不可的架势。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争吵,看着霍冬近乎低声下气地哄着严甯,简素衣目光黯然,唇角泛起一抹苦笑。

    若非亲眼所见,真是打死她她都不会相信冷硬刚强的霍冬会如此包容一个女人。

    偏偏这个女人还如此刁蛮任性。

    看来有句话说得很对——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冷男,只不过他暖的不是你罢了。

    霍冬够冷,够酷,在外一贯是面无表情,然而没想到,他在严甯面前却由百炼钢变成了绕指柔……

    其实输给严甯,她倒也不冤。

    毕竟严甯不止身世比她好,连容貌,也比她美得多……

    霍冬和严甯僵持不下,姜小勇见势不妙,连忙硬着头皮又出声打圆场。

    “满上满上,给我们七格格满上!”姜小勇对着服务生喊道,然后笑米米地看着霍冬,“哥,没关系,红酒不醉人的。”

    小女人现在正在气头上,霍冬有自知之明,知道她一旦坚持的事自己是劝不动的。

    她似乎很喜欢跟他作对,他越不许的,她就越要做。

    姜小勇说红酒不醉人是不可信的,不过少喝点应该也没事。

    既然她非要喝……那就让她喝吧。

    霍冬抿唇不语,默许。

    姜小勇立马对一直拿着红酒瓶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

    服务生这才又往严甯的杯子里添酒,直到满杯。

    小小的矛盾,在姜小勇的调解下,总算安然化解。

    “来!冬子,久别重逢,咱俩喝一杯!”简素衣对霍冬举杯,看着他优雅地微笑着说:“我昨天刚回国,今天就遇上你了,咱们可真是有缘。”

    两年前,与霍冬婚事告吹之后,简素衣就出国深造去了。

    出国深造虽是个好机会,却并非完全出自她的意愿。

    有人不想让她留在帝都,所以给她身为帝都市长的父亲施压……

    最初她以为这个不想让她留在帝都的人是六阿哥严楚斐,可后来她才知道……

    是霍冬!

    是他,不想她留在帝都。

    那一刻,她才终于认清事实——他不爱她!

    或许她想太多了,别说爱,只怕连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吧。

    即便他差点就跟她登记结婚了,可在他的心里,她没有丝毫的位置。

    简素衣满心感伤。

    严甯微微垂着眼睑,端起酒杯漫不经心地优雅浅啜。

    有缘?

    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她嗤之以鼻,在心里冷冷嗤笑。

    霍冬举杯与简素衣走了一个,没说什么。

    他垂着眸,专心致志地切着牛排,切成小块,却并不吃。

    “冬子,听小勇说你受伤了,刚出院没多久,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简素衣又轻轻开口,眼底泛着关切。

    霍冬微微拧眉,冷森森地瞟了眼正大快朵颐的姜小勇。

    感觉到老大的目光突然射在自己脸上,姜小勇心里咯噔一跳,抬眸,有些茫然地看着目光不善的老大。

    他做错什么了吗?

    老大为什么要用那么阴森可怖的眼神看着他?

    “好了。”霍冬瞥了眼姜小勇,淡淡吐字。

    霍冬在外人面前是绝对的言简意赅,能说一个字就绝不说两个字,所以面对简素衣的关怀,他连“谢谢关心”四个字都懒得回应。

    他说完,端起面前切好的牛排放到严甯的面前,另一只手把她还没动过的鹅肝拿走,放到自己面前,然后垂着眸继续切鹅肝。

    严甯举着酒杯慢悠悠地喝着酒,见状微微蹙眉,淡淡瞥眼神色如常的男人。

    她现在很不爽,别以为献献殷勤她就会理他,哼!

    “吃。”见她不动,他转眸看她,用下巴点了点切好的牛排。

    严甯不动,一脸不屑。

    “要我喂?”霍冬挑眉,作势要放下刀叉。

    严甯妥协,快速拿起叉子叉了块香嫩可口的牛排丢嘴里。

    霍冬满意。

    小俩口旁若无人的亲昵,没能浇灭简素衣心里的希望之火,她装作自己什么都没看到,自顾自地继续表达着关切,“冬子,枪伤不易好的,一不小心就会发炎,你可要多注意——”

    严甯听得心烦,酒杯一放,腾地站起。

    “去哪儿?”霍冬放下刀子抬手一抓,将严甯的手腕紧紧抓住,抬眸看她。

    “洗手间!”她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近乎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

    真讨厌,她是不是哪儿也不能去了?去哪儿都得跟他报告?

    “正好我也要去,一起吧严小姐。”

    霍冬正想说陪她一起去,然而简素衣却比他先一步站了起来。

    严甯默默翻了个白眼。

    阴魂不散!

    她就是不想听到简素衣的声音所以才借口说去洗手间的好么?

    就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

    严甯一言不发,挣开霍冬的手,率先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虽然讨厌简素衣,但她既然说了要去洗手间,便必须得去,免得简素衣以为她怕她。

    严甯和简素衣前脚刚一走,姜小勇就一脸坏笑的看着霍冬,“哥——”

    “滚开!”

    哪知姜小勇话音未落,就被霍冬冷冷骂了。

    姜小勇被骂得一愣,一脸错愕。

    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姜小勇狠狠拧着眉头大惑不解地看着一脸阴阳失调的老大,惊讶至极地轻叫,“哥你在生气啊?”

    霍冬沉默不语,薄唇抿成一条阴冷的弧度,极冷极冷地瞥了他一眼。

    “你真在生气啊?为什么啊?你不是应该高兴的吗?”姜小勇惊奇地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霍冬没好气地喝道。

    他现在一肚子气好么,还高兴?

    “嫂子吃醋了啊,吃醋就代表在乎你啊,嫂子在乎你你不该高兴吗?”姜小勇叫道。

    霍冬正在切鹅肝的动作猛地一顿。

    足足愣了五秒,他才抬头看着姜小勇,狠狠拧眉,“吃醋?”

    霍太太吃醋?

    为他吃醋?

    可能吗?

    不可能吧……

    “是啊!”姜小勇使劲儿点头,然后白眼一翻,用力拍了下脑门,“哦买嘎!哥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霍冬狠狠咽了口唾沫,愣愣地摇头,“不知道。”

    他的心,开始狂跳,听似平静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颤抖。

    “她那么明显的吃醋表现你看不出来吗?”姜小勇特别嫌弃地看着老大,快被自家老大蠢哭了。

    霍冬想了想,还是摇头,“没看出来。”

    姜小勇嘴角抽搐,说,“哥你去拿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吧!”

    这么笨的老大,难怪这么久都还没拿下七格格,哎……

    霍冬没空理会姜小勇的出言不逊,全部思绪都沉浸在狂喜之中。

    他的霍太太真的吃醋了吗?

    这么说的话,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对吗?

    可是……

    他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办?

    “你真觉得她是在吃醋?”霍冬紧紧盯着姜小勇,小心翼翼地问,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我用项上人头担保!”姜小勇笃定点头。

    霍冬激动了。

    他腾地站起来。

    “哥你去哪儿?”姜小勇急忙喊,忙不迭地站起来伸手去拦他。

    “问她。”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答案。

    “我天——”姜小勇哀嚎一声,再次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哭笑不得地说:“哥你傻啊?你这样去问她她能承认啊?”

    霍冬一想,也对哦……

    霍太太现在傲娇又矫情,就算她心里有他,只怕也是不会愿意承认的吧……

    那,要怎样才能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吃醋呢?

    “那怎么办?”霍冬苦恼了半天,最终只能求助地看着姜小勇,急切地问。

    明明前一刻还想掐断他的脖子,这一刻却想把他供起来膜拜。

    霍冬想,只要姜小勇能帮他挽回霍太太的心,让他认姜小勇做老大都没问题!

    姜小勇瞅了瞅洗手间的方向,然后跑到老大身边,噙着一抹神秘兮兮的坏笑凑近老大的耳边,一阵嘀咕……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洗手间里。

    严甯和简素衣并排而站,双双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

    简素衣在往脸上补妆,严甯则低着头洗手。

    “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吧!”简素衣以轻缓而笃定的一句话,打破沉默。

    “我们有没有在一起好像都跟简小姐你没有任何关系吧!”严甯关掉水头,漫不经心地轻轻甩着手上的水渍,头也不抬地冷冷说道。

    简素衣合上粉饼盒,转眸看着严甯,无奈一笑,“严甯,你还是这么讨厌我啊。”

    “请原谅我的直白,对你啊……”严甯缓缓抬头,盯着镜子里的简素衣,在微微停顿之后,毫不客气地说:“我还真是喜欢不起来!”

    她本不是刻薄之人,但对简素衣,她是真没办法放下心中芥蒂。

    在感情方面,她向来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即便现在她才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即便简素衣和霍冬已经分手两年之久……

    可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不愿意跟简素衣握手言和。

    或许是因为,简素衣到现在都没对霍冬彻底死心吧……

    嗯,简素衣承认,在刚才乍然看见霍冬的那一瞬,她的心,又有了不该有的希冀……

    但她已经不是两年前的简素衣了,她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执迷不悟了。

    依然会心动,但也有自知之明。

    知道自己抢不回来,所以即便不甘,也只能算了。

    “严甯,对一个男人占有欲太强,会让那个男人喘不过气的。”简素衣一边将粉饼放回包里,一边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淡淡说道。

    “简小姐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而已,跟什么占有欲没有丝毫的关系。”严甯立马反击,矢口否认自己对她的讨厌是因为霍冬的缘故。

    “其实应该是我恨你才对!”简素衣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闻言,严甯气不打一处来,唇角冷笑蔓延,“你恨我?凭什么?”

    “你拆散了我跟冬子。”简素衣定定地看着严甯,语气虽然平静,却难掩怨气。

    严甯狠狠蹙眉,一脸莫名其妙,“简素衣,你能要点脸么?”

    她拆散了他们?

    她什么时候拆散他们了?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为疗情伤四处旅游,连帝都都不敢回。

    半年后她回来,他们正要结婚,而她却不幸患癌……

    从她跟霍冬彻底决裂到他们准备结婚的那半年里,她连他们的面都没见过,她怎么拆散的他们?

    被严甯骂不要脸,简素衣却没有恼羞成怒,而是苦涩一笑,“严甯,你知道我跟冬子为什么要结婚吗?然后到了民政局又为什么没结成吗?”

    为什么要结婚?

    难道不是两情相悦吗?

    为什么没结成?

    鬼知道啊!!

    简素衣说,“是你哥!”

    闻言,严甯的心,狠狠一震。

    “我跟冬子要结婚,是你哥逼的,我跟冬子在民政局马上就要签字结婚了,又是你哥在紧要关头赶来阻止的。”面对她狐疑的目光,简素衣补充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严甯有些头疼了。

    这事儿跟哥哥有什么关系?

    哥哥为什么要逼霍冬和简素衣结婚?

    他是吃饱了撑得慌么?!

    “这件事你可以去问你哥,或者问冬子也行。”简素衣说。

    严甯沉默。

    回忆当初,简素衣苦涩一笑,“当你哥‘逼’冬子跟我结婚时,我是很感激他的,因为我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暗中作梗,冬子根本不会愿意娶我。”

    严甯看着简素衣,已经分不清她到底是在帮霍冬说好话还是在中伤她哥了。

    “严甯,你爱冬子,我又何尝不爱呢?”简素衣笑得悲凉又凄苦,“你不会知道他答应跟我结婚的那段日子,我有多么的开心和幸福,只可惜最终,我跟他还是有缘无分……”

    简素衣充满悲伤的模样我见犹怜,却偏生一点也激不起严甯的同情心。

    “你既然知道他从来没喜欢过你,又何苦还来吃这顿饭?”严甯毫不客气地说道。

    “情不自禁。”简素衣黯然神伤,幽幽轻叹。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的不能自主。

    严甯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双臂往胸前一操,她姿态倨傲地冷睨着简素衣,“这么说你是要继续跟我争是吧?”

    “你好像不喜欢他了。”简素衣却答非所问。

    严甯大脑一热,心里蓦地升起一股火,差点就冲口喊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不喜欢他了”……

    还好她及时反应过来,硬生生把急欲出口的话狠狠咽回了肚子里。

    严甯你疯了?人家简素衣说得很对啊,你本来就不喜欢他了啊!

    嗯,她不喜欢他了!

    但她喜不喜欢他关她简素衣啥事儿?凭什么要告诉她?

    严甯冷着脸,沉默。

    简素衣满眼希冀地看着严甯,略显急切地说:“如果你不喜欢他了,就把他让给我吧,我会很爱很爱他的——”

    “不好意思耶,就算我现在肯把他让给你,你也只能是个三儿。”严甯听不下去了,唇角一勾,噙着媚笑娇嗲道。

    三儿……

    简素衣一怔,一时半会儿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