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4章:除了你谁也不要 10000字
    《格格驾到!》第154章:除了你谁也不要(10000字)“霍太太,我们已经说定了,不许反悔的!”

    这一次,就算你想反悔,我也不许!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夜晚的美好,正式拉开帷幕。

    打从严甯主动提出要给他生孩子的那一刻,霍冬整个人都是飘的。

    感觉像是踩在了云端,幸福美好的世界触手可及,有点不真实,但又诱人无比。

    所以一整天,他的心都沉浸在狂喜之中,怎么也无法平息。

    他也不想平息。

    就这样欢喜着吧,欢喜一辈子,欢喜到生命的尽头,欢喜到他终老咽气的那一刻。

    相较于霍冬的激动,严甯则平静许多,至少表面看起来没他那么夸张。

    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跟他提这样的建议了,搞得他像疯了似的,一整天都拿那种直白到近乎赤倮的目光盯着她看。

    看得她头皮发麻,浑身都不自在。

    浴室里。

    洗完澡后,严甯站在洗漱池前,对着镜子往脸上拍爽肤水。

    不一会儿,门口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眼角余光里,是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姿态慵懒地依在门框上,饱含着深情和温柔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严甯想,他要是去大街上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女孩子看,一定会被人暴揍一顿。

    就算他长得帅,就算他身材好,就算他武功高强……也不该如此放肆地盯着一个女孩子看吧!

    不知道这样盯着人看是一种很没礼貌的行为吗?

    “看什么?”严甯在心里腹诽的同时,已经不由自主地愤愤出声了。

    她斜睨着镜子里的他,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

    “好看。”霍冬双臂环胸,眼底眉梢有着掩饰不住的欢喜和爱意,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纷嫩的小脸。

    霍太太马上就三十了,可看起来却还是他最初认识她的那番模样。白希的皮肤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美憾凡尘,是他见过最最漂亮的美人儿……

    她站在镜子前,长发披肩,穿着棉质睡衣睡裤,看起来像个清纯可爱的高中生。

    霍冬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自己跟霍太太站在一起……有点老。

    一声“好看”,让严甯微微红了脸。

    不懂甜言蜜语的男人,简单直白的两个字,却格外打动人心……

    严甯心跳有些快,还有些乱。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她佯怒板着小脸,没好气地冷嗤一声,“有什么好看的?!”

    “你好看。”他说,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边朝她轻轻走过去。

    “……”严甯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

    讨厌!瞎说什么大实话!

    怕被他看到自己脸红了,她慌忙借着拍爽肤水的举动捂住自己的脸,不让他看她,也不让自己看他。

    正心如小鹿乱撞,突觉背脊贴上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

    她一惊,双手下意识地往下一滑,露出双眼。

    只见镜子里,高大的男人已经来到自己身后,肌理结实的胸膛正贴着她不说,他甚至还低下头来凑近她的颈窝,放肆地深深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霍太太,你好香。”

    她正想躲,却听见他沙哑魅惑地轻轻冒出一句。

    严甯很想呛他一句——没你香!

    的确,她没他香。

    他也刚洗完澡,身上除了沐浴露的香气,还有一股清新淡雅的古龙水味……

    严甯有些哭笑不得。

    她真想对他三申五令,让他别再去听信姜小勇那只蠢货的话了。

    都是坑他的好么!

    他明明是那么阳刚冷硬的男人,用什么古龙水啊!

    别扭又矫情好吗!

    她还是喜欢他身上那股自然的男人味……

    霍冬自然不知道小女人正在心里嫌弃他身上的香水味,若知道的话,他会立刻去隔壁把姜小勇暴打一顿。

    他的小女人真香!

    嗅着嗅着,他就情不自禁地微微嘟起嘴想去吻她光滑的脖颈……

    千钧一发间,严甯躲开,且朝着卧室走去。

    霍冬吻了个空,眼底泛起失落,转头,目光哀怨地看着已走出浴室的小女人。

    他忙不迭地跟上去。

    严甯在卧室里转悠,为睡前做准备。

    霍冬则亦步亦趋地跟着她,灼热的目光始终锁定她的小脸。

    她一直在努力忽视他的存在,怎奈她走一步他就跟一步,让她根本没办法当他不存在。

    “你老跟着我干吗?”

    几分钟后,她终于忍无可忍,蓦地回头狠狠瞪他,无奈又恼怒地轻喝道。

    他垂着眼睑,深深看着面前娇小的她,“有个问题……”

    “说!”她板着小脸,不耐地喝道。

    “甯甯……”他小心翼翼地唤她。

    “我叫你说!”她再次阻断他的欲言又止,脸色更不耐烦了。

    一个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是想怎样?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又婆婆妈妈的?

    “我今晚可以不用打地铺了对吧?”小女人快生气了,吓得他连忙把重要的事问出来。

    严甯无语,冷冷瞅他。

    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我可以睡牀上了吗?”见她不说话,他有些急切地小声追问。

    她答应要给他生孩子的,应该是可以睡了吧……

    严甯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她渴,想喝水。

    她去厨房,他就跟去厨房,像条甩不掉的尾巴似的。

    霍太太不置可否,霍先生满心忐忑,在她左边站站,又在她右边站站,幽怨地看着捧着杯子惬意喝水的她。

    “甯甯。”他讨好地唤她。

    她置若罔闻,慢悠悠地继续喝水。

    “嗯?我可不可以跟你睡了?”他轻轻扯了扯她的衣摆,要她一个明确的答复。

    噗……

    严甯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睡睡睡!

    就知道睡!!

    “你急什么?”她羞恼交加,没好气地冲他喝道。

    “你说我急什么?”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不答反问。

    “……”严甯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气得水杯一放,转身回房。

    “甯甯……”他紧跟在她的身后,一声一声地轻唤。

    那小心翼翼甚至带着讨好的语气,听起来特别可怜。

    进了卧室。

    “甯甯——”

    “可以可以!睡睡睡!让你睡,行了吧?!”她被他烦得不行,回头瞪着他恼火地喝道。

    本是蔫蔫的男人,立马精神抖擞。

    霍冬双眼发光,眼底的欣喜之色毫不掩饰,浓烈似火。

    严甯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径直朝着牀边走去。

    他忙不迭地跟过去。

    严甯想,虽然她允许他上牀,但那事儿还是得缓两天的,毕竟她心理障碍还没消除……

    可她忘了,饿了两年多的男人,在得到她的应允之后,整个人都沸腾了,猴急程度根本不是她能想象的。

    所以,她刚在牀边坐下,他高大的身躯就倏地覆盖了下来……

    “啊……”

    严甯惊叫,整个人被他扑得仰倒下去。

    “喂!你——唔……”

    她正想呵斥他,却被他压下来的唇狠狠吻了个正着。

    霍冬激动得不行。

    他的神经一整天都亢奋着,就等着这一刻。

    其实他也不想表现得这么急躁,可是怎么办呢?他控制不了自己内心那只急欲破笼而出的猛兽……

    他是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面前是自己深深爱着的小女人,他想要她想得简直浑身都疼。

    迄今为止,他就只跟她做过屈指可数的几次而已,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却又分开,煎熬了快两年,试问他怎能不急?

    吻,急切又火热,一发不可收拾。

    严甯想让自己放松,可他猛烈的吻根本让她放松不下来。

    男人高大的身躯,将娇小的女人整个覆盖,他用双手捧着她的小脸,吻得专注又细腻……

    她挣扎不了,亦无力抗拒。

    温度骤升,暧昧的气息在彼此身边缓缓萦绕,气氛温馨而美好。

    严甯试图保持清醒,可总是不能成功,她的大脑乱得如同一团乱麻,模糊得什么也想不了。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无力反抗的小女人只能凭着本能应对他猛烈的攻势……

    直到他的唇,吻上她的细腻光滑的脖颈,她的神智稍稍回来了些。

    “等等……霍冬你等等……”她倏然睁开眼,有些惊慌害怕地看着天花板,一边推着他的肩,一边沙哑着声音。

    “嗯?”他埋首在她的颈窝里,在她耳根处一下一下轻啄着。

    “你慢点……”她轻喘,声音微颤。

    “怎么了?”他衔着她的耳朵,滚烫的呼吸灌进她的耳朵里。

    惹得她狠狠一颤。

    严甯用力咬了咬唇,有些难为情地小声呐呐,“我很紧张……”

    霍冬闻言,愣了两秒。

    续而他轻轻勾动唇角,在她耳畔愉悦地溢出一声低沉的轻笑,“我也是。”

    嗯,他也很紧张,真的。

    太久没有跟她做过了,他亢奋又忐忑,他甚至都怕自己会激动得像第一次那样……

    到时只怕她又会取笑他了。

    他想表现得好一点,想给她一个美好的“开始”,所以,他此刻的压力其实非常的大……

    严甯紧蹙着眉头,正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到他的手在企图偷偷溜进她的裤腰里……

    “霍冬!”

    她吓得慌忙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失声喊道。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依旧在她耳畔轻啄着,一下一下,极尽怜惜。

    严甯打了退堂鼓,小声呐呐,“要不再等等……”

    闻言,满腔激荡的男人如同瞬时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都快凉透了。

    他从她的颈窝里抬起头来,哀怨地看着她,一脸的失落和失望。

    “我可以等!”他重重说道,可还不待严甯松口气,他却倏地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让他那处放去,“可它等不了!”

    “……”那手感,让她狠狠一震,脸红心跳,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严甯很想忽略手上的感觉,可越想忽略,就越是清晰……

    他这状态,好像的确是等不了了……

    只是……

    “你别逼我!”她皱眉不悦,冷冷喝道。

    “我没逼你。”他连忙低下头去,轻轻吻她的唇,“甯甯,我很想要,但我不会强迫你,只是我觉得我们应该试试,不然一直这样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

    他轻缓的语气透着淡淡的忧伤,像是讨好,又像是安抚。

    不管何事,想要有进展就必须试着前进,否则一直原地踏步的话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我们试一试,好不好?”他在她的眉眼上轻啄,近乎低声下气地哄着求着。

    严甯沉默。

    她不说行,也不说不行,让霍冬猜不透她的意思。

    他难受得不行,爱到骨子里的小女人就在自己怀里,那么香,那么软,他就快忍不住了,却又不敢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冒犯她。

    “甯甯……”他与她额头相抵,薄唇贴在她的唇上,可怜兮兮地哀求。

    严甯无语,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真有那么难受么?

    不做还能死不成?

    他这不要脸的样子可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只怕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吧。

    平日里那么冷酷沉稳的男人,想不到为了这种事竟会在她面前如此低声下气,可真是……

    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真是的,既然那么想,外面喜欢他的女人几卡车都拉不完,一天一个三十天都可以不带重样的,还愁会饿?

    难道就非得她不可?

    她隐隐知道,在感情方面,他貌似有很严重的洁癖……

    “关灯!”严甯倏然喝道。

    霍冬一愣,“嗯?”

    “全部关掉!”她剜他一眼,冷冷命令。

    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他猛然反应过来,欣喜若狂,立马一跃而起,“好好好!我关!”

    啪啪两声,屋里顿时一片漆黑。

    身边位置凹陷下去,他去而复返。

    在黑暗中,他钻进被窝里,将她整个纳入怀中。

    他紧紧抱着她,在她耳畔落下温软绵细的轻吻,一下一下,小心翼翼。

    严甯还是紧张。

    虽然他的吻偶尔能让她分神,可每到紧要关头,她就会……

    霍冬一边吻着霍太太,一边轻轻覆在她的上方,极尽温柔地按着曾经的步骤慢慢进行……

    当他的手来到她的领口,想要解开她睡衣的扣子时……

    “不脱!”

    她倏地紧紧揪住自己的衣领,勃然喝道。

    “嗯?”霍冬一怔,微微拧着眉头,在黑暗中看着小女人。

    屋子里完全没有光线,他看不清她的小脸,亦不知她到底是何表情。

    “甯甯……”他停下所有动作,试探着小声唤她。

    “说不脱就不脱!你要做就做,不做拉倒!”她冷冷喝道,态度坚决。

    见她动了怒,他连忙安抚,“好好好,不脱不脱,乖……”

    他一边温柔地哄着,一边去吻她的唇,简直是在竭尽全力地讨好着她。

    听着他委曲求全的声音,严甯心口微涩,不由默默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

    明明答应过他,现在却又这样……

    可她真不是故意的。

    她既然都肯让他上牀了,便是真的同意跟他做,只是……

    她怕。

    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虽然他们曾经做过多次,虽然曾经也疯狂到极致,可现在跟以前,终究是不同了。

    她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样自信,再也没办法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的面前,再也没办法了。

    你也就只剩这张脸能看了,你说你脱了衣服……得多丑啊!

    贝倩妮那句话,狠狠踩中了她的痛处。

    是啊,多丑啊……

    不要说别人,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丑。

    穿着衣服,她尚且还能勉强保持骄傲和尊严,佯装自己还是以前那个自信美丽的严七格格,可一旦脱去衣服……

    看着残缺的自己,她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好吗!

    他的吻,又开始落在她的脸上以及唇上。

    她觉得他说的话很对,不管何事总得努力面对,若一直原地不动,就永远都走不出心里那团阴影……

    或许真的该努力试试看,他得到他想要的,她也可以试着破解心理障碍,若能成功,也算得上是一件互利互惠的事,对吗?

    严甯一边在心里安慰开导着自己,一边接受着男人的吻,尽最大努力让自己能尽快跟上他的节奏……

    霍冬感觉到小女人变得特别安静。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

    她没有反对,依旧很乖巧地承受他所有动作。

    见她没有明确拒绝,他便壮着胆子继续……

    然而,当他的手探进她的睡裤,却发现她整个人都绷紧了……

    “甯甯,怎么了?”

    他暂停,微微抬头,在黑暗中凝睇着她模糊的小脸,担忧地柔声轻问。

    她没说话。

    “甯甯?”他轻唤,低头去吻她的额头。

    却发现——

    她的额头一片冷汗。

    霍冬的心,顿时咯噔一跳。

    慌忙从她睡裤里收回手,他轻抚她的脸颊,同样布满冷汗。

    她还是接受不了!

    “对不起,甯甯,对不起……”霍冬懊悔至极,忙不迭地跟小女人道歉认错。

    严甯死死攥紧双手,努力隐忍心脏的抽痛,微微喘息。

    她真的努力了,可她还是做不到。

    霍冬满腔不纯洁的念头,被吓得瞬时消散了大半,他一边喃喃着道歉,一边将全身僵硬的霍太太拥进怀里。

    他的大手轻抚她的背脊,极尽温柔地哄着,“睡吧,不要了,我不要了……”

    在他的轻哄和轻抚下,她慢慢放松了下来。

    许久之后……

    她终于恢复平静。

    黑漆漆的房间里,除了彼此的呼吸,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我没骗你。”

    她将小脸埋在他的怀里,突然闷闷地冒出一句。

    虽然她没必要跟他解释,但总觉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万一他以为她又骗他,一气之下把那些对四叔不利的东西散播出去了可咋办?

    嗯,她只是担心这个,并不是怕他误解她不愿意……

    “嗯,我知道。”霍冬老老实实地拥着霍太太,薄唇在她额头爱怜地轻轻一吻,低低道。

    他沙哑的声音听似平静无波,但她还是从中听出了幽怨和失望。

    他欢喜了一整天,结果还是没得到,难怪会这么失望……

    严甯咬了咬唇,埋着头小声呐呐,“我……”

    她想再解释解释。

    哪知他却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轻啄一口,阻断她道:“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还有一辈子呢,乖,我们慢慢来。”

    她以为该自己哄哄他的,没想到他反倒过来安慰她了。

    他这么善解人意,竟让她有点压力了。

    幽幽叹了口气,她将小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低低道:“万一我一辈子都不行呢?”

    “……”霍冬轻抚她后背的手,微不可及地僵了下。

    “嗯?如果我一辈子都这样呢?你能忍一辈子?”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在黑暗中盯着他的脸,追问。

    “能!”他答,语气坚定。

    严甯怔了怔。

    半晌后,她撇了撇嘴,嗤之以鼻地哼道:“我才不信!”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这么年轻,让他下半辈子都不能那啥……

    他能做到?

    不可能!

    反正她不信!

    他单手掌着她的脸颊,将她的小脸强行掰过来与他面对面,他盯着她的眼,像是发誓般对她说——

    “霍太太,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这辈子我除了你,谁也不要!”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霍冬以及姜小勇三人逛超市。

    严甯推着购物车在女性专区,霍冬和姜小勇则在食品区。

    霍冬本想寸步不离的跟着霍太太的,可霍太太貌似要买什么隐私的东西,不许他跟。

    严甯从货架上拿了两包自己习惯用的卫生巾,然后推着购物车继续往前走。

    没走几步,她突然一不小心装上一辆从转角过来的购物车。

    “对不起——”

    下意识地道歉,一抬眸,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竟是许久不见的简素衣。

    “严甯?”简素衣瞠大双眼看着严甯,惊呼出声。

    “简小姐。”相较于简素衣的惊讶,严甯则显得太过冷淡。

    “你也逛超市啊?一个人吗?”简素衣噙着笑热情地问,仿佛她们曾经不是情敌,而是朋友。

    严甯觉得简素衣要么城府太深,要么缺心眼。

    曾经她们那么讨厌对方,现在她居然还能做到笑脸相迎?真是厉害!

    反正她做不到!

    “不好意思,失陪!”严甯淡淡说道,也不管自己这样的行为合不合适,说完转身欲走。

    哪知——

    “冬子!”

    简素衣的目光看向严甯的身后,突然惊喜地喊道。

    严甯眉头一皱。

    微微侧眸,冷冷瞟了眼正一步步走上前来的霍冬。

    乍然看见简素衣,霍冬眼底也划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一边走向霍太太的身边,一边对简素衣轻轻点了点头,“素衣。”

    可简素衣却并不满足这样止乎于礼的见面形式,而是直接一个大步向他扑过去,与他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严甯面无表情,冷冷看着相拥的二人。

    霍冬被霍太太看得头皮发麻,心里泛起一股不好的预兆。

    他想推开简素衣……不!确切地说,他根本就不想跟简素衣拥抱。

    可是简素衣太热情了,让他有些猝不及防,想强硬地推开她吧,又觉得大庭广众之下有点扫人面子,不太合适。

    毕竟曾经到过“谈婚论嫁”的地步,于他来说,对简素衣多少有些亏欠,所以不好太过拒人于千里之外。

    姜小勇站在一旁,对着突如其来的状况充满着好奇和惊讶。

    他看看拥抱在一起的老大和陌生女子,又看看一脸冰霜的七格格,眼珠子一转,心里又有了主意……

    严甯在心里命令自己马上走,别在这儿妨碍人家叙旧情,怎奈她的双脚像是突然不是自己的了一般,竟不听大脑使唤,一步也移动不了。

    她一言不发,冷冷看着霍冬,目光随着他们拥抱的时间而越变越冷。

    霍冬很快就扛不住霍太太阴冷的瞪视了,连忙将怀里的简素衣轻轻推出。

    “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简素衣喜笑颜开地看着霍冬,开心地问道。

    “还行。”霍冬淡淡吐出两字,带着点敷衍的意味。

    他现在只想把简素衣打发走,然后好好哄哄霍太太。

    因为霍太太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哥,这位是……?”姜小勇适时插话,好奇地看着简素衣。

    姜小勇想,能让七格格吃醋的女人,一定跟哥关系匪浅过吧。

    霍冬一记眼刀子甩在姜小勇的脸上。

    没见霍太太不高兴了吗?还问?

    可姜小勇却像是没看见老大投射过来的警告目光一般,兴致勃勃地盯着简素衣看。

    “我叫简素衣,是冬子的前未婚妻!”简素衣微微一笑,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道,完了还看向霍冬,半是感慨半是惋惜地补了一句,“我们差一点点就登记结婚了。”

    严甯看着霍冬,目光已冷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霍冬想把姜小勇活活打死。

    “哇!未婚妻?哥你以前居然有未婚妻?”姜小勇今天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不止不怕老大发火,甚至还唯恐天下不乱般夸张地叫道。

    “闭嘴!”霍冬狠狠瞪了姜小勇一眼,忍无可忍地喝道。

    姜小勇不理他,笑米米地向简素衣伸出手,“我叫姜小勇,很高兴认识你,前嫂子!”

    前嫂子……

    严甯也想把姜小勇活活打死。

    “幸会!”简素衣微微笑道,优雅又大方。

    在这一刻,严甯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眸一垂,她推了车欲走。

    霍冬心里一惊,慌忙伸手拉住她的一只小手。

    碍于简素衣在场,严甯不便发作,只是暗中扯着自己的手,想要从他的大手中挣脱出来。

    在情敌……呸呸呸!旧情敌!

    嗯,在旧情敌面前,她得保持自己高雅的形象,不能像个泼妇一般发脾气。

    霍冬不敢松手。

    严甯怒,暗暗磨牙,避开简素衣和姜小勇的目光,用另一只手去挠他的手背……

    想要逼他放手。

    她的指甲颇深,恼怒之下下手毫不留情,直接就把他的手背挠破皮了……

    霍冬微不可见地拧了下眉,目光深幽地看着生气的小女人。

    他俩的小动作虽然没被人看见,但眼神交流却叫姜小勇和简素衣看在了眼里。

    “难得见面,一起吃个饭吧!”简素衣噙着笑,盛情相邀。

    霍冬摇头,“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

    “哥你记错了吧,我们下午没事啊!”

    姜小勇不等老大把话说完,就急急抢断道。

    霍冬脸如玄铁,想把姜小勇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

    简素衣看了看霍冬,然后看向面无表情的严甯,笑问:“严小姐不肯赏脸吗?”

    严甯没有看简素衣,而是冷冷看着拉着自己不肯撒手的男人。

    他不是最喜欢跟别人介绍她是“霍太太”的吗?怎么现在就由着前女友一声一声的喊她“严小姐”呢?

    呵!怎么着?她这“霍太太”的身份在他前女友面前不宜公开?

    “严小姐?”简素衣狐疑地看着默不啃声的严甯,轻唤一声。

    严甯转眸,目光淡漠地看着简素衣,皮笑肉不笑地娇嗲道:“我就算了吧,你们二人‘叙旧’,我去的话,多不合适啊!”

    刻意咬重“叙旧”二字,暗讽之意显露无疑。

    简素衣,“吃个饭而已,没什么不合适的。”

    “还是不吃了吧,最近我这胃啊,撑得慌!”严甯装模作样地揉着自己的胃,懒洋洋地哼道。

    听她说不舒服,霍冬立马就紧张起来。

    他狠狠拧眉,眼底立马布满担忧,焦急地问道:“怎么了?胃不舒服吗?什么时候开始的,你怎么没告诉——”

    “关你p事!”她不等他说完就没好气地呛了他一声。

    两人类似打情骂俏的样子,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了彼此非比寻常的关系。

    “你们……在一起了吗?”简素衣微微挑着眉,好奇地问。

    霍冬,“是——”

    严甯,“没有!”

    霍冬想承认,哪知却被严甯抢先否认。

    他拧眉看她,俊脸阴沉下来。

    不是答应了要好好过的吗?

    现在碰到个熟人,她就矢口否认是什么意思?

    做他的霍太太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霍冬沉着脸,眼底泛着不悦。

    “没有吗?那你们怎么一起逛超市啊?”简素衣疑惑不解。

    严甯冷笑,“法律有规定一男一女逛超市就必须得在一起了才能逛吗?”

    “严小姐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听她语气不善,简素衣连忙解释,然后转眸看向霍冬,“楼上有家餐厅,听说味道很不错,我们去尝尝吧,边吃边聊!”

    “真的很——”霍冬还是拒绝。

    “好啊好啊,刚好我饿了,走吧,哥,去尝尝!”

    却又再度被姜小勇咋咋呼呼的声音抢断。

    霍冬想一记锁喉直接把姜小勇的脖子拧断算了。

    就在霍冬忍无可忍想要修理姜小勇的时候,姜小勇先一步凑近老大的耳边,用彼此才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嘀咕了一句……

    说完之后,姜小勇还偷偷对老大挤眉弄眼地坏笑了一下。

    霍冬拧眉,半信半疑地睥睨着姜小勇,犹豫。

    姜小勇在他耳边说的话是——

    哥,答应去吃饭,我保你今晚能拿下七格格!

    今晚拿下她?

    可能吗?

    霍冬不是很相信。

    姜小勇这家伙,给他出了很多主意,可没一个有效。

    不过他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要不……

    再给他一次机会?

    霍冬犹豫了半晌,然后看向简素衣,言简意赅地吐出两个字,“我请!”

    “那更好啦!”简素衣正中下怀般笑道。

    听到霍冬“我请”二字说出口,严甯的脸便冷到无以复加。

    她要走,他却抓着她的手不放。

    “小勇,你先带简小姐上去订位置。”

    在她忍无可忍想要发飙的前一秒,霍冬对着姜小勇命令道。

    “好咧!”姜小勇欢快地点头应答。

    简素衣和姜小勇一离开,严甯的伪装立马撕破。

    “放手!”她狠狠瞪他,极具威慑性地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