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3章:不许反悔 9000字
    《格格驾到!》第153章:不许反悔(9000字)严甯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没好气地默默腹诽。【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乖,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霍先生贴近霍太太的耳畔,沙哑着声音哄着求着。

    有句俗话叫趁热打铁,难得他的小女人今天喊了他老公还对他撒了娇,所以他得趁着这个好兆头再接再厉。

    “我警告你,你别得寸进尺!”严甯气急败坏,偏着头躲避他灼热的呼吸,狠狠切齿。

    “那你再叫我一声老公。”他抬起眼睑看着她,像是大发慈悲般给她另一种选择。

    “……”严甯瞪圆了眼睛。

    更不可能好吗!

    若只能在两则之间选择,她宁愿亲他一下好吗!

    反正她现在每天都得被他啃好久,都已经习惯了,区别不过就是主动与被动而已。

    而且所谓的区别也只是刚开始,因为通常她都坚持不了两分钟就会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然后不知不觉便沉沦在他的攻势下……

    严甯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定力太差,还是这个男人现在吻技变好太好,竟让她越来越抗拒不了。

    “要么亲我,要么叫我老公,你选!”迎着她恼怒的目光,他霸道得近乎无赖地说道。

    “我不选!!”严甯恼火地狠狠瞪他,没好气地大叫。

    他微微挑眉,双眼放光,故意扭曲她的话,“两样都可以?”

    严甯气得差点一口气提不上了来。

    “做梦吧你!”她狠狠咬了咬牙,一边在他怀里挣扎扭动,一边切齿怒骂。

    被拒绝了,霍冬目光一黯,眼底布满哀怨。

    双手抓住她的腰肢,将她牢牢固定在自己的腿上,不管她怎么扭动,都逃不出他的怀抱。

    严甯只是扭了几下,自己就突然停了下来,老老实实的不敢动了。

    因为她越是扭动,就越是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坐在什么位置上……

    他那处……正气势汹汹地抵着她。

    狭小的空间里,温度骤升,气氛在瞬间变得暧昧了起来。

    严甯脸颊绯红,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如坐针毡。

    霍冬暗爽。

    虽然她动来动去偶尔会让他有点疼,但疼过之后却格外的舒畅……

    只可惜好景不长,小女人突然不动了。

    霍冬一脸失落,希望他的小女人能多蹭一会儿啊!

    蹭着真舒服……

    “那就再叫我一声老公吧。”他贴近她的耳畔,幽幽低喃。

    比起吻,他更渴望能从她嘴里听到“老公”二字。

    毕竟想要吻她他有的是办法,实在不给他还可以强、吻,可想要从她嘴里骗出什么好听的话,却比吻难上许多。

    听他那勉为其难的语气,仿佛只让她叫他一声老公他吃了多大的亏似的……

    严甯忍无可忍,气得大骂,“你还要不要脸了?”

    “不要!”他一本正经地摇头,完了还特别理直气壮地补上一句,“要你!”

    “滚犊子!”严甯啼笑皆非,狠狠骂道。

    见她就是不肯让步,霍冬更幽怨了,盯着她看了许久,直看得她头皮发麻。

    她正要发火,却听他幽幽地说:“你刚才都叫过了,再叫一声又能怎样呢?”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她刚才叫了他好几声老公,应该已经顺口了不是么?

    “那是演戏!”严甯没好气地狠狠剜他一眼。

    “那就再演一次。”他立刻接口,理直气壮地对她要求道。

    他不介意她是演戏,只求她能演一辈子。

    严甯无语。

    她刚才演戏是因为有罗婉月和贝倩妮在场好么,现在四下无人,只有她跟他,她演戏给谁看?

    演给自己看么?!

    毛病!

    她暗暗咬着牙根,冷冷瞪他。

    严甯觉得,自己可能应该去学点防身术了,就算打不过他,但也不能总是这样被他吃得死死的吧。

    现在的她,别说反抗,连躲避都躲避不开,这样真的很悲哀好吗!

    两人对视,互不退让。

    半晌后……

    严甯倏地伸手紧紧捧住男人的脸,红唇带着一股愤恨和恼怒狠狠印上他的唇……

    反正在这种时刻她是绝对喊不出老公二字的,没有别条路可走,她只能选择亲他了。

    之所以妥协,是因为她心里实在好奇……

    他到底给罗婉月下了什么圈套?

    唇与唇相贴,感觉着她唇上的温软和香甜,霍冬半喜半忧。

    喜的是她终于愿意主动吻他,忧的是自己还是没能如愿听她喊声老公……

    虽开心,但觉不够。

    他贪心地想,若能两者兼得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严甯只想蜻蜓点水,怎奈狡猾的男人不肯满足……

    所以,在她想一触即退的那刻,他在微微一愣之后快速反应过来,大手先一步扣住她的后脑,将她想逃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他将她牢牢扣在怀里,毫不客气地反客为主……

    他驾轻就熟地撬开她的牙齿,霸道至极地攻城略地……

    迷迷糊糊间,严甯软在男人的怀里,不知道自己是该后悔还是该恼怒。

    或许都有吧。

    这男人霸道起来真是烦死人,令人恨不得把他用脚狠狠碾死!

    一个吻,持续了许久许久,让车内的温度高得吓人,更是让彼此体内的血Y沸腾……

    感觉快要窒息的前一秒,他才依依不舍地放过了她。

    他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有些迷离的双眸,眼底柔情四溢。

    两人都微喘,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萦绕,久久不散……

    “还不说?!”

    待缓过气来,严甯恼怒地喝道。

    沙哑的声音,透着深吻之后的余韵,不止毫无威慑力,听起来反倒像娇嗔。

    霍冬心都快酥了。

    他意犹未尽地嘟起嘴在她唇上又啄了一口,才言简意赅地说道:“炒股亏了,正被高利贷*债。”

    炒股?

    高利贷?

    这……

    “罗婉月?”严甯惊讶地睁大双眼,失声问道。

    “嗯。”霍冬轻轻点头。

    得到证实,严甯心里震撼无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罗婉月会炒股?

    好吧,就算她会炒股,但她敢借高利贷?

    谁都知道高利贷是个无底D,借得越多死得越快,到期还不上钱的话,利息就会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这种没脑子的事她都敢做?不怕被贝宗云活活打死么?!

    震惊过后,严甯微微抬头与他拉开距离,狠狠皱着眉头看着霍冬,“真的……是你?”

    “嗯。”霍冬点头,大方承认。

    他说嗯……

    严甯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你说呢?”他深深看着她的眼,不答反问。

    严甯又是一阵沉默。

    好吧,她的确明知故问了。

    她只是觉得震惊,他竟为了给她出气而如此大费周章的挖坑给罗婉月跳。

    罗婉月胆小又谨慎,想让她中计,只怕得花费不少的精力和时间。

    所以他们分开的这两年,他都在做这些事?

    霍冬抬手轻抚霍太太的脸颊,一下一下极尽眷恋,凑近她的唇边,像是自言自语般在她唇上忧伤呢喃,“我对你不好都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她们对你的伤害不亚于我,凭什么逍遥法外?”

    嗯,他伤害了她,被她毫不留情地驱逐在心门之外,从此痛苦得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凭什么罗婉月可以继续安枕无忧?

    他不是迁怒,也不是推卸责任。

    他的错,他认!

    但罗婉月所犯下的错,也必须受到惩罚!

    认真说来,他给罗婉月下套其实并非完全是为了她,绝大部分是因为他自己。

    他容不得别人欺负她!

    哪怕这个“别人”是她的亲生母亲。

    每个人心里可能都有这种自私的想法,那就是——自己爱的人,自己可以欺负,但容不得别人动一根手指头!

    于是,在严甯做完手术消失无踪之后,他就开始暗中部署……

    他过不去心里那道坎,虽然他知道自己是罪有应得,但凭什么他痛不欲生罗婉月却依旧活得逍遥自在?

    所以,他要让罗婉月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直接对罗婉月下手比较困难,因为贝宗云是高官的缘故,罗婉月在外的言行举止都格外的谨慎。

    在深思熟虑之后,他先把目标锁定左鸿飞……

    贝宗云只有左鸿飞这一个外甥,虽然左鸿飞并没有多大的作为,但贵在对贝家完全忠心,所以夫妻二人对这个外甥极为信任。

    因此要让罗婉月放松警惕,只有借助左鸿飞。

    简单来说,就是他安排了一个炒股高手,让左鸿飞尝到了甜头,然后一步步把罗婉月拖下了水……

    人都是贪心的,而金钱对贪心的人来说格外的有you惑力。

    再加上有贝倩妮这个花钱如流水的女儿,罗婉月为了巩固自己在贝家的地位,只能对小女儿有求必应。

    于是当左鸿飞对她说炒股能赚很多钱的时候,罗婉月毫无意外地动了心。

    然后便一步步落入霍冬布置的天衣无缝的陷阱里。

    想要挖一个毫无破绽的坑,需要足够的时间,以及足够的耐心。

    所以把罗婉月*到今天这一步,他真的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好在,他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罗婉月现在的日子,说是在油锅里煎熬都不为过。

    严甯蹙眉,他虽然没有详细说明他是如何给罗婉月下套的,但她知道,那一定不容易。

    他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唇上,听着他略显忧伤的语气,那些伤心的往事,毫无预兆就涌上了脑海……

    心里,莫名就泛起一抹怨气。

    “你觉得你是在帮我报仇?”她的唇角浮现出一抹讥讽,不屑地冷嗤道。

    霍冬沉默,深深看着她。

    “我应该感激你吗?”她冷笑更甚。

    “你还放不下?”他皱眉,不答反问,眼底泛起担忧。

    他比谁都清楚她有多渴望罗婉月的母爱,而她又是个嘴硬心软的傻姑娘,所以是不是她表面看起来对罗婉月已经死心再也没有任何幻想,可实际上心里还是在期待呢?

    她虽然跟罗婉月断绝了母女关系,可在她心里,是不是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呢?

    所以他给罗婉月下套,她不高兴了,是这样吗?

    看他那突然愁眉不展的模样,严甯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

    好想对他说一声“霍先生你想太多了好么”……

    没有舍不得,也没有不高兴。

    嗯,真的没有了!

    若非要说有,那也是一个小时前的事了。

    在再一次亲眼目睹了罗婉月毫无悔改的丑陋面目之后,她真的是彻底死心了。

    是的!

    她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可再怎么善良,心里也终究是有底线的。

    在断绝关系后的今天,如果罗婉月不再像以前那么对她,她或许还会试着去宽恕……

    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她想,如果罗婉月能意识都自己的错误,能像霍冬这样积极求得她的原谅,那么她可能还会给她一丝机会……

    然而,罗婉月没有丝毫的改变!

    所以,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这世上,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母亲都是一个好妈妈,她已经看开了。

    静下心来,她不再埋怨老天的不公,也不再纠结自己可悲的命运,过好当下,便足矣。

    经历过那么多伤痛之后,她明白一个道理,人啊,要懂得“知足”,才会“常乐”!

    仔细想想,老天对她也不算很差,除了给了她一个不配为人母的母亲之外,其他都挺好的。

    在世界的其他角落,比她悲惨的大有人在,新闻里经常有报道,有些丧心病狂的女人把自己的亲生孩子活活打死……

    相比之下,她比那些可怜的孩子幸运多了。

    所以在今天,她彻底放下了。

    霍冬狠狠拧着眉头,以为自己猜中了,以为她真的还在乎,不由担忧又后悔。

    哎,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

    “甯甯……”他深深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唤,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叫我严甯!”她抬眸瞥他一眼,冷冷纠正。

    讨厌他总是用这种亲昵的语气喊她,她害怕自己慢慢又会习惯……

    “甯甯。”他就不改口,像是跟她作对一般,非要*着她接受。

    严甯黛眉一蹙,美丽的小脸冷了下来。

    见她不高兴了,他心里一慌,连忙解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再连名带姓的喊对方就显得太生疏了,不合适。”

    霍冬什么都不怕,甚至连死都不怕,可就怕他的霍太太板着脸。

    她一不高兴,他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特别不踏实。

    听着他半是无奈半是讨好的解释,严甯满腔恼怒顿时就消散了大半。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同情心太过泛滥,反正看着他这副委曲求全的样子,就觉得……蛮可怜的。

    哎,严甯,你真是没救了你!

    他以前有多坏你不记得了吗?他以前对你有多狠你都忘了吗?

    他可怜?

    呵!你怎么不想想你以前有多可怜?

    严甯讨厌自己心太软。

    狠狠咬了咬牙,她剜他一眼,带着一丝负气的意味没好气地冷冷道:“我觉得很合适,反正我们也不熟!”

    我们不熟……

    她本是随口的一句话,却莫名就惹恼了他。

    霍冬眉头一皱,黑眸危险地半眯,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的大眼睛,Y测测地吐字,“我们不熟?”

    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冷冰冰的眼神看得严甯头皮微微发麻。

    可能这些日子里他太宠着她,都没怎么敢跟她大声说话,她便习惯了被他宠着的感觉,突然见到他冷酷的模样,一时有些适应不了了。

    所以,见他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她横,她心里的叛逆因子立马就被激发了出来,柳眉一竖,下巴一抬,倨傲不解地与他冷冷对视,赌气般喝道:“就不熟!”

    她那拽拽的表情好似在说“不熟不熟就不熟你能把我怎样”……

    霍冬二话不说,直接紧紧抓住她的腰,狠狠往上一顶……

    “啊……”严甯吓得惊呼,小脸瞬时红成了一片。

    虽然隔着衣物,可那感觉还是无比强烈。

    她红着脸咬牙切齿地瞪他,羞愤欲绝。

    “你每天都用手帮我……”他凑近她的耳畔,爱恨不能地切齿,“还不熟?”

    “……”严甯无语,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样还不算熟的话,那要怎样才能称得上熟,嗯?”霍冬气得很,真想不管不顾地把她就地正法,看她还敢不敢说他们不熟!

    他拼了命地想要靠近她,她却时刻都想着跟他划清界限,试问这怎能不让他生气?

    “你放开!”严甯羞恼交加,狠狠拍打他掐在她腰上的大手。

    他把她紧紧摁在他的腿上,用那蓄势勃发的地方抵着她,让她很不自在,简直如坐针毡。

    “我们什么没做过?嗯?我们还有什么没做过?”霍冬不放,甚至越抓越紧,继续在她耳边愤愤说着,“虽然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做过了,但以前——”

    “你给我闭嘴!!”严甯忍无可忍,勃然大吼。

    他说以前……

    于是她的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他们仅有的那几次……

    次数虽然不多,可每次都疯狂无比……

    他听话地闭上嘴,脸色却不太好看。

    转头看向窗外,霍冬突然觉得有些累。

    心累……

    其实他不怕痛,也不怕苦,他只怕痛苦会没有尽头。

    他在那么努力的疼她爱她讨好她,可换来的竟是“我们不熟”几个字,怎能不叫他心碎难过?

    空气中的暧昧瞬间消散无踪,气氛变得压抑而紧绷。

    沉默。

    严甯吼完之后,见他竟然真的不说话了,小小惊讶了一把。

    可紧接着感觉到气氛不对,她微微挑眉,狐疑地瞅他,这才发现他板着脸在生闷气。

    呵!他还有脸生气?

    跟她说些不要脸的话她都没生他的气,他竟然还敢摆脸色给她看?

    严甯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她也不高兴了,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去。

    可他不松手,她再怎么扭动也是徒劳。

    “你放开!”她板着小脸,没好气地冲他嚷。

    霍冬置若罔闻,依旧看着车窗外,依旧紧紧抓着她的腰。

    他不敢放,放了一会儿万一哄不回来可咋办?

    虽然他现在很生气,但越生气,越是不敢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他不理她,但也不放她走。

    严甯无语。

    僵持了半晌,霍冬突然转头,将脸深深埋在小女人的颈窝里,同时收紧双臂将她整个纳入怀里。

    他紧紧抱着她,像是恨不得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与他合二为一……

    严甯觉得自己就快要被勒死了。

    他越是把她抱得紧,她就越是清晰地感觉到他的难过和不安……

    嗯,不安。

    他好似在害怕她会突然消失不见一般。

    严甯的心,微微一抽。

    “想不想跟我好好过?”

    突然,她轻轻开口,语气平静而认真。

    “想!!”霍冬立马抬起头开,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

    “那以后是不是什么都听我的?”她问,见他反应如此激烈,有些忍俊不禁。

    “好!!”他更用力了,大有恨不得把头点下来的架势。

    严甯微微扬起下巴,摆出高姿态淡淡问道:“那如果我乖乖在你身边,为你生儿育女,你愿不愿意把那些东西全部销毁?”

    为你生儿育女……

    霍冬被这几个字吓懵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霍太太,已回不来神。

    她……

    刚说了什么?

    生儿育女?

    给他吗?

    霍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出现了幻听。

    她那么恨他,怎么可能肯给他生孩子?

    而且还是主动提起!

    “你不愿意?”

    他正在心里否定自己的听力,突然又听见她饱含不悦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他猛然回神。

    “不!不是!”他忙不迭地猛摇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严甯嫌弃地瞅着明显有点乐疯了的男人。

    霍冬的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激动得整个人都微微颤抖,怎么也控制不住。

    “你真的肯为我生儿育女?”他倏地紧紧捧住她的小脸,深深看着她的双眼,急切地颤声问。

    这简直是天大的惊喜!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等不到这一天的。

    “嗯!”严甯轻轻点头,一本正经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没骗我?”霍冬还是不敢相信。

    “我骗你做什么呀!”严甯啼笑皆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轻叫。

    “不是,我……我只是……”他激动得语无伦次。

    她是小骗子,经常骗她,他对她的话抱有怀疑态度也实属正常,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明明碰都不愿意被他碰一下的,怎么就突然愿意给他生孩子了呢?

    她的态度转变得太大且太突然,总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严甯知道男人心里在想什么。

    抿了抿唇,她说:“这样好了,你若怕我骗你,那就等我怀孕。你确定我怀孕了,再把那些东西全部销毁,行不行?”

    这个主意好!

    “行!!”霍冬连忙答应,点头如捣蒜。

    他惊喜交加,黑眸流光溢彩,咧嘴着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欢喜得像个孩子。

    而且他的目光太过炙热,看得她的脸颊不由自主地发红发烫。

    看着他欣喜若狂的样子,严甯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到底是喜是忧……

    霍冬喜滋滋地傻笑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微微拧着眉头,欲言又止,“那个……”

    “还有什么问题?”她淡淡瞥他一眼,问。

    他用力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如果我销毁了那些证据,你会不会不要孩子——”

    “我才没你那么丧心病狂!!”严甯勃然怒吼。

    他的一句话,刺到她心底最深最痛的那道伤痕……

    “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霍冬吓得连忙认错道歉,抓起小女人的手就往自己嘴上打,“掌嘴掌嘴!别生气,乖,我说错了……对不起……”

    从看到她脸色突变的那一瞬,他就惊觉失言,只可惜话已出口,想收回已是不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犯下大错。

    他拉着她的手打他自己的嘴,一下一下,很用力。

    几下之后,严甯缩手,不打了。

    他疼不疼她不管,主要是她的手心都被打红了,很疼。

    “我错了,不生气了好不好?”他轻轻抵着她的额头,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近乎低声下气地哄着求着。

    她冷着脸,没说话。

    其实当初那个孩子,是她心里的一道坎……

    她之所以那么恨他,就是因为他太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好吧,失去那个孩子,她也有错,错在骗他孩子不是他的……

    但就算孩子不是他的,那总归是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吧,他怎么可以因为孩子“不是”他的就痛下杀手呢?

    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是她处心积虑怀上的,她对那个孩子寄予了太多太多的感情和希望,然而她万万没想到,最后却是那样的结果……

    越想越难受,越难受就越恨,严甯的眼眶控制不住地微微泛红……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可每当她想起当时那种绝望和痛苦,她就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温柔的唇,突然轻轻印在她泛红的眼睛上。

    他轻吻她的双眼,一下一下,极尽心疼和怜惜。

    霍冬知道自己一句话勾起了小女人的伤心事,懊悔不已。

    于是忙不迭地捧住她的小脸,安抚般的轻轻吻她,试图用自己的柔情驱赶她内心的悲伤……

    绵细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眉眼鼻唇,一一安慰过去,一处也没放过。

    严甯心里的难过被他的吻扰得所剩无几。

    “你干吗啊?!”当他的唇袭向她的红唇时,她连忙偏开头躲避,蹙着眉没好气地轻叫。

    “吻你啊。”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答得理直气壮。

    严甯无语,抬手撑着他的肩膀试图把他推开,恼火低叫,“走开!”

    “你不是说要给我生孩子吗?亲一下都不行?”霍冬一脸哀怨。

    “……”严甯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找不到话语反驳。

    面对他咄咄*人的目光,情急之下,她没好气地冲他喊道:“要生也是回家生吧,车里怎么生?!”

    “车里也可以呀……”哪知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小声嘀咕。

    “你——”严甯羞怒交加,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烫得可以煎蛋了,气得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

    家里她都不乐意,他还想在车里?

    做梦呢!

    “甯甯……”

    见他还想凑过来亲她,她连忙躲开,瞪着他冷冷威胁,“开不开车?不开车我反悔——”

    “好好好!开车开车!马上开车!”

    听她喊着要“反悔”,吓得男人立马将她从怀里推到副座上,一边忙不迭地答应着,一边启动车子。

    霍冬娴熟地开着车朝着出口驶去,严甯瞅着专心看着前路的男人,看到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唇角也不自觉地轻轻扯了扯。

    能让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脸上都藏不住笑,可见他心里真是已经乐开花了。

    就那么开心吗?

    车子融入车流,严甯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些心不在焉……

    突然,左手被一只大手轻轻抓住。

    她垂眸,看着他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心,微微一涩。

    霍冬拉起严甯的手,放到嘴边用力吻了一下,然后他忙里偷闲地转眸看她,说:“霍太太,我们已经说定了,不许反悔的!”

    不许反悔的……

    严甯没说话,只是深深看了看他。

    霍冬在霍太太的小手上又吻了一下,然后将她的手放回她的腿上,专心开车。

    严甯,不许再骗我,我不许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

    这一次,就算你想反悔,我也不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