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2章:霍太太,对不起!
    霍冬黑眸危险地半眯起来,正要说话,却突闻——

    “受得起!”

    说话的,是严甯。

    她的语气,淡漠至极,美丽的小脸上没有丝毫情绪,眼底眉梢尽显讥诮,“贝太太,看来你不止失聪,好像还失忆了哦!”

    罗婉月一怔,不敢置信。

    因为她没想到,曾经在她面前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的大女儿,有一天敢这样忤逆她。

    “我们早就已经脱离母女关系了好吗?哦,不止我,我哥也跟你脱离关系了。所以,你!已经不是我跟我哥的!妈!了!”严甯轻勾唇角,冷笑蔓延,最后一字一顿,坚定且坚决地与眼前的女人划清界限。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罗婉月都没有一丝悔改之心,她还能说什么呢?

    就这样吧!

    这个心肠狠毒的女人,从今往后跟自己没有丝毫瓜葛,再无关系!

    听严甯还敢提脱离关系的事儿,罗婉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呵!上次她算计她,害得儿子严楚斐登报跟她断绝母子关系的事她还没来得及找她算账呢,今天还敢主动提起?

    罗婉月愤恨地仇视着严甯,若不是碍于霍冬在场,她又得冲上去对她一顿拳打脚踢,狠狠教训她一番不可。

    “严甯!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身体里有我的血,一句‘脱离母女关系’就想否定我是你亲生母亲的事实?你简直没人性!”罗婉月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地痛骂严甯。

    严甯正欲反击,却被忍无可忍的霍冬抢先了一步——

    “贝太太,‘没人性’这三个字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毕竟迫害亲生女儿这种事稍微有点人性的都做不出来!”霍冬冷冷说道,看着罗婉月的眼神阴冷刺骨,高大的身躯弥漫出一股骇人的戾气。

    “你——”罗婉月被呛得说不出话,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霍冬,你别欺人太甚!”贝倩妮见不得严甯得意,看到霍冬维护严甯,就恨得咬牙切齿。

    “欺人太甚?老公我们有吗?”严甯扬起小脸,一脸天真加无辜地望着霍冬,嗲嗲地问。然而不待霍冬回答,她又转头看向贝倩妮,冷笑道:“仗势欺人这种事,好像是你们贝家人的强项吧!”

    她“老公”二字喊得越来越顺口,霍冬听得心花怒放。

    就凭她今天这么乖这么可爱,他愿为她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罗婉月和贝倩妮恨不得把严甯狠狠撕碎。

    迎着罗婉月如同仇视敌人般的凶狠目光,严甯淡淡冷笑,心底一片坦然。

    真好!

    她终于不会再因为罗婉月的偏心而感到心痛了,

    在这段畸形的亲情里,她垂死挣扎了这么多年,终于在今天,在此时此刻,真真正正的完全解脱了。

    小手突然微微一紧……

    严甯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刚轻轻捏了下她的手,像是安慰,又像是鼓励……

    霍冬温柔的目光里,盛满了担忧和心疼。

    严甯觉得身边这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厉害很神奇,他似乎总能看穿她的心,就算她面无表情,什么情绪都没有表露出来,他好像也能精准地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如同此刻。

    他知道她在心里想着她和罗婉月的关系,以为她还会像以前那样放不下这份亲情,所以担心。以为她还会像以前那样因为罗婉月的口出恶言而难过,所以心疼。

    严甯本来不难过的,现在却有点心酸了。

    不为罗婉月,为他。

    现在对她这么好有什么用!!

    他现在就算把心挖出来给她,她也不会觉得欢喜了。

    霍冬默默鼓励完霍太太后,转眸看向罗婉月和贝倩妮,冷冷讥诮,“因果终有报!贝太太贝小姐没听过‘风水轮流转’这句话吗?”

    没人能从头横到尾,你今天盛气凌人趾高气扬,很有可能明天就被人踩在脚下,如一堆烂泥。

    尤其是那些心肠歹毒的恶人,坏事做尽做绝,报应迟早会降临在他们头上的。

    所以做人,要讲良心,不能丧尽天良没有人性。

    罗婉月和贝倩妮气得说不出话。

    霍冬又说:“如果贝太太贝小姐不向我太太道歉,我只能去找贝先生评评理了。”

    淡淡的语气,威胁意味十足。

    罗婉月和贝倩妮不约而同地白了脸。

    “对不起——”罗婉月妥协。

    “请带上‘霍太太’三个字!”

    然而她话音未落,却被霍冬霸气地冷冷阻断。

    罗婉月的脸,难看到极点。

    气氛紧绷,僵持不下。

    等了几秒,霍冬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冷淡的笑容里染上一抹阴狠……

    罗婉月见状,不由心惊肉跳,即便心里有千百万个不乐意,却也只能按照他的要求,不甘不愿地对严甯冷冷说道:“霍太太,对不起!”

    贝倩妮不肯。

    要她跟严甯低头?

    做梦!!

    从小到大,她无论何事都要跟严甯争个高下,今天却要她跟严甯服软?

    她做不到!

    “贝儿!”罗婉月扯了扯小女儿的袖子,压低声音喊了声。

    罗婉月很清楚小女儿内心的想法,其实她又何尝愿意向严甯低头,只是她们现在有把柄捏在霍冬手里,不得不暂时妥协。

    贝倩妮不是三岁小孩,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心里一清二楚,她很明白现在的局势自己必须妥协,但她就是不想输给严甯。

    狠狠咬着牙根,贝倩妮在母亲罗婉月第二次偷偷扯她袖子的时候,从齿缝里一字一顿恶狠狠地吐出字来,“霍、太、太!对、不、起!”

    说完,寒着脸转身便大步而去。

    罗婉月恨恨剜了严甯一眼,然后连忙朝着贝倩妮的身后追去。

    严甯面无表情,目光淡漠地看着罗婉月和贝倩妮渐行渐远的背影,沉默。

    “想什么?”霍冬微微弯曲食指,亲昵地刮了刮霍太太的鼻梁。

    严甯蹙眉偏头,下意识地躲开他的手。

    同时,她把自己的小手从他另一只大手里挣脱出来。

    “没什么!”她不冷不热地淡淡应道。

    公共场所,虽然四下无人,可她还是不太适应他如此亲密的举动。

    尤其他们现在是隐婚好么!

    霍冬委屈。

    她这反应也太明显了吧!

    罗婉月和贝倩妮在的时候,她抱着他的臂膀甜甜的喊他老公,现在罗婉月和贝倩妮一走,她立马就变回冷冰冰的样子。

    想怎样?!

    没良心的坏东西!

    当他是什么?一次性的用品吗?利用完就扔?

    霍冬极尽哀怨地看着霍太太。

    他突然有种想追上去把那对恶毒的母女拽回来的冲动。

    严甯心不在焉,没空理会闷闷不乐的男人,大脑在快速转动,思考对策……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食之无味的一餐饭,严甯却觉得吃得非常的值。

    因为今天,她发现了太多秘密……

    饭局结束,严甯坐上霍冬的车,打道回府。

    从餐厅到他们居住的小区,四十分钟的车程,两人在途中都很有默契地没有任何交谈。

    直到霍冬的车驶入车库……

    “你给她下了什么套?”

    正要下车之际,严甯突然转过头去,目光锐利地盯着霍冬冷冷问道。

    “没有啊。”霍冬神色如常,垂着眸拔出车钥匙,淡定自若地摇头否认。

    “你说不说?!”严甯冷了脸,眼底泛着不悦和不耐。

    他抬眸看她,一本正经地再次摇头,“真的没有。”

    严甯二话不说,推门就要下车。

    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的脸上却明确地写着“我生气了”四个大字。

    她生气的话代表什么?

    代表他从此以后别想再进她的屋!

    代表他再也别想跟她同睡一间房!

    代表他再也别想吻她抱她!

    代表他休想再享受她特殊的帮助……

    有些事,有了一次就有二次,有了二次就有三四五六次……

    自从前几天他软磨硬泡地缠着她用手帮了他之后,现在他逮着机会就求她帮他……

    其实一开始她是拒绝的,可后来她被他缠得没办法,多帮了两次估计心里也麻木了,所以到了这两天她似乎已经习惯,变得不再抗拒了。

    她默许之后,他开始贪得无厌,几乎天天要!

    有时还早晚各一次!

    严甯觉得短短几天,自己的手都变粗糙了。

    摩擦导致的……

    见她冷着脸要走,霍冬吓得连忙拉住他,不给她走。

    在她生气的时候他若放她走的话,那就可以去买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得了。

    姜小勇教了他很多,说女人在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能放她走,就算她嚷着叫着说需要时间和空间去冷静,也不能听她的。

    因为一旦你给了她时间,她根本不会冷静,而是在把愤怒升级,甚至在想这各种惩罚你的方法……

    然后你会发现,她“冷静”过后,你更惨了。

    姜小勇说,其实女人生气的时候,男人只需做好一个字就够了,那就是——哄!

    霍冬在抓住严甯的同时,把车门也锁了。

    严甯走不了,只能回头,冷冷看着他。

    “真想知道?”霍冬紧紧拉住她的小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冷冰冰的小脸,问。

    “少废话!你到底说不说?”严甯皱起眉头,极尽不耐地喝道。

    他将她往他怀里扯。

    “你干什么你?!”严甯被他扯得坐到了他的腿上,又气又急,恼火地冲他嚷道。

    “别动!”他将她桎梏在怀里,半是轻哄半是威胁地在她耳畔说。

    “你放开!”严甯火大得很,使劲儿挣扎。

    她被迫坐在他的腿上,这样蹭来蹭去自然会蹭到不该蹭的地方……

    “乖,别乱动。”霍冬突然把脸埋在严甯的颈窝里,声音变得沙哑难耐。

    严甯一听,立马就停止了蹭动,一动也不敢动了。

    因为她不止听出他声音的不对劲儿,甚至还感觉到他那里……

    脸颊开始发烫,严甯羞愤欲绝。

    这男人可真是不要脸,只要是他们独处的时候,不管是哪儿他都能有反应。

    家里也好,车里也行,他可真是一点都不挑地儿!

    真是醉了好么!!

    “亲我一下。”

    严甯正对他的无耻恨得咬牙切齿,岂料他竟突然说出更不要脸的一句话来。

    她瞠大双眼,狠狠瞪他。

    亲他?

    他可真敢说!

    他敢把脸凑过来试试看!

    看她敢不敢抡他一拳!!

    严甯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无语又恼怒地瞪着提出无理要求的男人,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乖,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