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50章:我老公眼光高
    &lt;=""&gt;&lt;/&gt;

    然而当服务生推开酒楼包房的门,她看到包房里的人时,整个人却僵在了当场……

    看到袁超她不意外,意外的是她竟然同时看到了贝宗云一家三口。

    而对于她的出现,罗婉月和贝倩妮也同样感到惊讶。

    袁超看到霍冬准时赴约,笑容满面,可当他看到被霍冬牵着手一同走进来的严甯时,笑容便僵在了嘴角。

    “你来干什么?”袁超的脸瞬时就冷成了冰块,极尽嫌弃地看着严甯,冷冷喝道。

    “再见!”严甯转身就走。

    切!

    以为她愿意来?

    还不是他这有病的外甥非要她来,她若早知道是这样的饭局,打死她她也不会来的好么!

    现在看到罗婉月和贝倩妮居然也在场,她更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严甯转身想走,可她的手被霍冬紧紧抓着,哪儿也去不了。

    她不悦,回头冷睨着他。

    她那淡漠的眼神好似在对他说“你非我把留在这里让我受委屈的话回家有你好受”……

    霍冬不动声色,只是安抚般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让她稍安勿躁。

    袁超急得不行,他没料到严甯也会跟着来,因为她来了今天这事儿很可能就得砸……

    “让她走!这里不欢迎她!”袁超面罩寒霜,冷冷看着严甯,疾言厉色地对霍冬说道。

    严甯忍无可忍,冷笑,“我谢谢——”你哦!

    “舅舅这是不欢迎我?即是如此又何必接二连三的电话让我来此?”

    然而严甯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霍冬轻轻阻断。

    霍冬目光淡漠地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袁超,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霍太太是他的心头肉,谁嫌弃她他就不待见谁。

    亲舅舅也一样!

    “谁说不欢迎你了?”袁超愣了一下,一脸的莫名其妙,紧接着没好气地用下巴点了下严甯,“我说的是她!”

    “她就是我!”霍冬倏然冷喝,字字铿锵有力,句句掷地有声,“我们是夫妻,一体的!舅舅您不欢迎我的太太,就等于不欢迎我!”

    严甯微微挑眉,偷偷瞅着脸若寒冰的男人,一股暖意在心底缓缓流淌……

    都说会做饭的男人是最帅的,可她却觉得,保护自己的妻子不被别人欺负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帅气无比!

    严甯忍不住在心里第一千零一次叹息,如果从一开始他就对她这么好的话……该多好啊!

    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心心相印,那么她一定会爱他爱到死心塌地。

    只可惜,他们的开始,并不美好。

    他们似乎一直在错过……

    她爱他时,他不爱她。

    等到他爱她了,她却已经心如死灰。

    他们总是在你追我跑,总是无法携手同行……

    或许,他们注定有缘无分。

    “你——”袁超气结,被外甥一番话呛得差点背了气,一张老脸顿时像个燃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什么?”罗婉月惊得腾地站起。

    霍冬一句“我们是夫妻”,让贝家三口不约而同地变了脸。

    罗婉月的反应最大,直接站了起来。

    贝倩妮的脸色也在瞬间千变万化,看着严甯的眼神从不屑直接变成了妒恨。

    贝宗云只是微不可及地皱了皱眉,但眼底那一散而过的寒光却格外瘆人。

    “夫妻?什么夫妻?”罗婉月朝着霍冬和严甯走去,目光狠狠瞪着袁超,怒声质问。

    袁超连忙摇头,焦急地说:“不是不是,贝太太,你别听他胡说——”

    “听说贝太太曾是名校出身,连‘夫妻’是什么都不懂?那你跟贝先生算什么?”霍冬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讥讽。

    罗婉月被噎得呼吸一窒。

    狠狠咬牙,罗婉月向袁超发难,怒不可遏地质问:“老袁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外甥他都结婚了,你居然还说想跟我们贝家联姻,你当我们贝儿是什么?你当我们贝家又是什么?你这是在耍我们吗?”

    联姻……

    袁超想要霍冬娶贝倩妮?

    严甯瞅着霍冬。

    接收到小女人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霍冬侧眸,与她对视。

    看到她眼底泛着惊讶,他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温柔的目光好似在对她说“别怕,我爱的是你,我不会娶她”……

    严甯从男人的脸上移开视线,偷偷翻了个白眼。

    切!

    她才不怕!

    他爱娶谁就去娶谁,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好吧!

    他若真想娶贝倩妮,她立马退位让贤!

    哼!!

    “不是的!贝太太你听我说,我是冬子的舅舅,他俩的婚姻我不认可,严甯她就没资格做霍家的媳妇!”袁超一脸焦急地向罗婉月保证,“你放心贝太太,娘舅为大,我的话冬子一定会听,我会尽快让他们离婚,等冬子恢复了单身我就立马让他迎娶贝儿。”

    霍冬没说话,仿佛事不关己般淡淡地看着袁超。

    “他离了婚就是二婚了,我家贝儿金枝玉叶,想要娶她的青年才俊多如过江之鲫,凭什么要委屈自己嫁给一个二婚男?”罗婉月气得声音都发抖,轻蔑地怒喝道。

    “贝太太这是看不起二婚的么?”严甯突然出声,噙着笑看着罗婉月,“你自己不也是二婚吗?”

    温柔甜腻的嗓音,满满都是讥讽。

    严甯此话一出,除了霍冬,其他人的脸色均变得格外难看。

    霍冬看着严甯,眼底眉梢渐渐染上笑意。

    她是在维护他吗?

    看到他被人嫌弃,她心里也是不服的对不对?

    她也跟他一样,见不得自己的另一半被别人嫌弃,对不对?

    自己嫌弃可以,但别人嫌弃的话……不行!

    “你——”罗婉月的脸在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盛怒之下,罗婉月想也没想就扬手朝着严甯的脸上挥去。

    霍冬眉心一动。

    “啊……”

    罗婉月的手,并没有如预料中那样打在严甯的脸上,而是在半空中被霍冬抬手隔开。

    霍冬手臂上的肌肉太过结实,罗婉月觉得自己的小手臂像是敲在了石头上一般,痛得整条手臂都麻了。

    罗婉月痛得惨叫一声,被反弹得脚步踉跄,连连后退。

    “妈!”贝倩妮惊呼,连忙上前来搀扶着摇摇欲坠的罗婉月。

    霍冬面无表情,目光森冷,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烈得让人无法忽视的戾气。

    很显然,罗婉月的举动惹怒了他。

    严甯默默瞅着如撒旦归来的男人,轻轻咬唇。

    “霍冬,不得无礼!!”袁超冲着霍冬怒喝,转而连忙跟罗婉月赔礼道歉,“贝太太请息怒,请息怒,别跟他们不懂事的小孩子一般见识。他们结婚才几天而已,等他们离婚了,我们把他们的档案删除就行了,那样冬子就还是头婚。放心,我已经认定贝儿是我的外甥媳妇儿,霍贝两家这门亲事一定能成的!”

    罗婉月气得要疯,张口就冲着袁超吼,“老袁,你搞清楚,现在是你们想要高攀我们贝家,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我们贝儿还需要你认定?”

    袁超脸色一僵,倏然沉默。

    “妈!”贝倩妮喝止情绪失控的罗婉月。

    罗婉月被贝倩妮一喝,心里虽还是气愤填膺,但不敢惹小女儿生气,老实地闭上了嘴。

    从始至终,贝宗云都坐在一旁一言不发,脸色淡然,看不出丝毫情绪,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你们……结婚了?”贝倩妮转头看着一直紧紧牵着手的霍冬和严甯,眼底写满狐疑和不可置信。

    严甯倏地一把抱住霍冬的手臂,整个人几乎贴在他的身上,一副亲密至极的模样。

    “对呀,结啦!”她笑靥如花,语调轻快地对贝倩妮娇嗲道,一脸的幸福加甜蜜。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敏感,而且非常的准。

    从最初的时候,严甯就看出贝倩妮对霍冬有意思。

    也许不是爱,但贝倩妮想要把霍冬据为己有的心,是绝对有的!

    一个女人想要一个男人,并不一定非得是爱情,还可以是很多种原因。

    在感觉到手臂被抱住的那瞬,霍冬垂眸,看着突然变得温柔可爱的小女人,他惊喜交加,简直不敢相信。

    听到严甯大方承认,贝倩妮眼底的妒恨更加浓烈,不由失声叫道:“不可能!你们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贝倩妮觉得严甯在说谎,她不信。

    如果他们真的结婚了,圈子里为什么没人传?

    严家七格格出嫁是何等大事,怎么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

    就算严谨尧不管,严楚斐也不可能会如此委屈自己的亲妹妹。

    贝倩妮很生气,恨不得杀了严甯。

    对!

    她想得到霍冬!

    只要是喜欢严甯或者严甯喜欢的男人,她都想要!

    而且霍冬又帅又man,特别有男人味,是她所认识的男人中最有魅力的,没有之一。

    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她早就想据为己有了,只可惜他一直不肯正眼瞧她。

    而越是这样,她越是想要把他从严甯的身边抢过来,甚至不惜用婚姻做赌注。

    抢过来后如果哪天不喜欢了,再扔掉便是。

    反正目前为止,她是喜欢的。

    喜欢就要!要不到就抢!

    贝倩妮失声喊出来的话,让霍冬和严甯双双无语。

    霍冬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故作不解地淡淡吐字,“贝小姐什么时候去民政局上班了?不觉得屈才吗?”

    “……什么?”贝倩妮一愣,没明白。

    严甯咧嘴一笑,更往霍冬贴近一分,“我老公的意思是,如果贝小姐你不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凭什么我们结婚要让你知道?”

    我老公……

    霍冬的心,噗通噗通,一阵狂跳。

    他垂眸看她,双眼闪闪发亮,欣喜若狂。

    我老公……我老公……我老公……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这三个字,一遍一遍,百听不厌。

    太好听了!

    霍冬知道,她是为了气贝倩妮和罗婉月才故意对他如此亲昵,故意跟他秀恩爱,不过没关系,不管她这声“老公”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欢喜。

    特别欢喜!

    就觉得,这辈子能听到她喊他一声“老公”,他就可以死而无憾了。

    其实……

    严甯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发了什么疯,竟然那么顺口就把“我老公”三个字喊出了口。

    反正她看到贝倩妮一副对霍冬势在必得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忍不住想要狠狠打击她一下,让她趁早清醒,少做白日梦。

    贝倩妮狠狠咬牙,气得一张脸青白交加。

    罗婉月见状,正要上前去帮贝倩妮,却突闻——

    “都过来坐吧,菜都快凉了。”

    一直没啃声的贝宗云,突然缓缓开口。温和的语气,一如慈祥和蔼的邻家大叔。

    “云哥,您看这……”袁超讪笑着快步走向餐桌,抱歉地看着贝宗云。

    “没关系的老袁,冬子和小七结婚挺好的,于我来说,冬子也算是我半个儿子了,毕竟小七是婉月的亲生女儿嘛!”贝宗云微笑着,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不悦,不急不缓地轻轻说道。

    袁超懊悔,“哎,都怪我太心急,没把事情做周到——”

    贝宗云摆了摆手,连连摇头表示没关系,笑着说:“没事没事,就算冬子做不成我的女婿,但你我还是朋友嘛!”

    “爸爸!”贝倩妮一听,着急喊道。

    父亲这是不帮她抢霍冬了?

    贝宗云看了女儿一眼,淡淡地眼神极具威慑性。

    贝倩妮立马不敢说话了。

    然后贝宗云转头看向其他人,“好了好了,这个事儿过了,吃饭吃饭。”

    严甯想走,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贝宗云如此“和蔼可亲”,她若执意走人必然会显得自己很没教养。

    虽然很不甘愿,但严甯在思考了一番之后,最后还是跟着霍冬一同坐了下来。

    “小七,冬子,别客气,这餐贝叔叔做东,祝你俩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来来来,咱们先走一个!”

    贝宗云端起酒杯,看着严甯和霍冬,爽朗笑道。

    严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贝宗云有偏见,总觉得他的笑容很假,特别虚伪。

    这酒严甯不想喝。

    正在苦思冥想着找拒喝的借口,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从包里传来。

    严甯打开包,拿出手机。

    看了眼来电显示,她站起来,“不好意思!”

    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失陪一下自己要接个电话,然后她拿着手机往外走。

    贝宗云拿着酒杯的手举在半空,略尴尬。

    袁超见状,忙不迭地端起酒杯敬贝宗云,化解尴尬。

    严甯朝着静雅的休闲区走去。

    电话并不重要,是婶婶欧晴问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逛个街。

    她完全可以不接的,但她不想待在那气氛压抑的包房里,想趁着接电话的机会出来透透气。

    她的脑子很乱,想要安静一会儿,因为有些事她需要整理整理……

    可惜,老天不让她安静。

    “你不是很恨他吗?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紧接着贝倩妮饱含质问的声音便在她身后响起。

    “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严甯双手插袋,微微侧身冷睨着贝倩妮,冷笑讥诮。

    贝倩妮狠狠咬牙,愤恨地瞪着严甯,就要恼羞成怒,“严甯,你少得意——”

    “我就得意!你能怎样?!”严甯唇角的冷笑更甚,看着贝倩妮的眼神更加轻蔑,姿态倨傲地微微支起下巴,挑衅般懒懒哼道。

    “你——”贝倩妮气结,死死攥紧双手,恨得咬牙切齿。

    贝倩妮越是愤怒,严甯就笑得越是云淡风轻。

    “你就这么贱吗?找不到男人了吗?居然连回头草也吃,丢不丢人!”贝倩妮妒恨交加,咬着牙根开始人、身、攻、击。

    严甯眉尾轻挑,不怒反笑,“我再丢人也没贝小姐你丢人吧,好歹他肯让我吃,你呢?只怕从头到尾他没用正眼瞧过你吧!”

    这可真是一句大实话!

    “你——”贝倩妮的脸瞬时涨的通红,痛处被严甯狠狠踩了一脚,难堪又恼怒。

    “严甯,你还敢跟他?你就不怕再被他拉去堕一次胎?”气到极致,贝倩妮终于想到一句反击的话,得意冷笑道。

    严甯眸光微微一闪。

    “送你四个字——”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严甯笑靥如花,然后一字一顿地接着说道:“关、你、屁、事!”

    “的确不关我的事,只不过看你这么蠢——”

    “贝倩妮,你这一个劲儿的啪啪打脸你累不累啊?”严甯蹙着眉睥睨着贝倩妮,极尽不屑地冷嗤,“你嘴里嫌我老公这不好那不好,却又巴巴的往他面前凑是几个意思啊?”

    贝倩妮哑口无言。

    严甯姿态倨傲的微仰着下巴,唇角勾起轻蔑的冷笑,“贝倩妮,你得了吧啊,你以为你这挑拨离间的计谋使得天衣无缝?我拜托你!就你这点把戏别来我面前丢人现眼了好吗!”

    贝倩妮狠狠咬牙,妒恨交加地瞪着严甯。

    “我告诉你,我老公眼光可挑了,你这种货色啊,他看不上的好吧!”严甯笑容越美,说出来的话就越毒。

    “你以为你很美?”贝倩妮怒极反笑,目光不怀好意地射向她的胸前,“呵呵,你也就只剩下这张脸能看了,你说你脱了衣服……得有多丑啊!”

    严甯的心,猛地狠狠抽搐。

    脸,微微泛白。

    她没说话,红唇一点一点地抿紧。

    见终于刺到了严甯的痛处,贝倩妮开心极了,“你说你连个正常的女人都算不上了,还有什么脸跟我比?”

    严甯狠狠咬着牙根,极力隐忍着心里的痛和难堪……

    沉默半晌,她轻轻勾唇,浅笑嫣然,“对!你什么都好,你漂漂亮亮,你完完整整,但那又怎样?他宁愿要不完整的我都不要你,你觉得我们谁输谁赢?”

    “你——”贝倩妮气得狠狠扬起手。

    却在这时,她的身后响起一道冷漠的男性嗓音——

    “半年前,一家咖啡屋发生一起恶性伤人案,一名二十二岁的女孩被人泼了硫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