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9章:帮他
    “挺好。”霍冬言简意赅,甚至有些避重就轻。

    严谨尧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霍冬,点了点头,表示放心了,“你最近在休假,带你舅舅四处转转吧,让他看看帝都这三十年来的变化。”

    “是!”

    严甯默默听着,心里忍不住胡乱猜测。

    三十年的变化……

    四叔这意思是霍冬的舅舅坐了三十年的监狱?

    突然又想起昨晚与他舅舅的第一次见面……

    很不愉快的一场初见,她被嫌弃得很彻底。

    从他舅舅的表情和言辞完全可以看出,他舅舅对严家的人有着深深的敌意。

    她的很好奇,三十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严甯微微蹙眉,看着眼前与平常无异的四叔和霍冬,心情格外复杂。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觉得男人好可怕,表面看起来毫无异样,实则心底千变万化……

    霍冬是这样,四叔亦然。

    她不敢想,若有一天眼前的两个男人真的成了敌人,她该如何选择?

    如何选择?

    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严甯自嘲一笑。

    呵!严甯,如果真有那一天,你还用选择吗?而你又有选择的余地吗?

    心脏倏地狠狠一抽……

    是啊,到那时,她的确没有选择的资格了。

    如果霍冬非要与四叔为敌,于情于理,她都得站在四叔这一边啊……

    心,越揪越紧,有些疼。

    严甯看着一步之遥的霍冬,她想,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其所能地阻止那一天的到来……

    因为她不想让事情走到无可挽回的那一步。

    因为她不想选择……

    ………………言情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在严甯的牀边打了一个礼拜的地铺。

    新婚第二天严甯就不让他进房的,可他死皮赖脸,非说新婚的第一月都不宜分房……

    她知道他是在找借口,可她义正言辞的拒绝总是会败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

    这些天里,她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了。

    他简直是把无耻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不过除了他非要赖在她牀边睡觉之外,其他都挺老实的,没有趁机爬上她的牀,也没有趁她睡着了对她不轨。

    最多只是会在半夜坐起来趴在牀边偷看她睡觉,或是小心翼翼地牵起她的小手放到嘴边轻轻地吻……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她从最初的戒备,到现在明知有个危险的物种睡在自己牀边也能安然入睡。

    可能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只要她不愿意,他是不敢对她硬来的。

    所以当她适应了空气中多一个人呼吸之后,便睡得心安理得了。

    她的睡眠质量一向挺好,只要没有心事,都能一觉睡到天亮。

    早上七点,严甯悠悠醒来。

    这两年她调养生息,作息规律,生物钟变得很准时。

    缓缓睁开双眼,在被子里轻轻伸了个懒腰,然后她转眸看向牀头柜。

    与前几天一样,牀头柜上放着一杯温开水。

    屋里没别人,自然是霍冬放的。

    他知道她每天早上七点会准时醒来,所以总是提前给她倒一杯水放在牀头柜上。

    他把时间拿捏得很准,当她醒来时,水温不冷也不烫,刚刚好。

    严甯起身,端起温开水一边咕噜咕噜地喝着,一边朝着小阳台走去。

    早上的空气清新怡人,她轻轻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

    “嗨!嫂子你这么早就起来啦?昨晚睡得好吗?”

    突然,隔壁阳台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严甯一边微仰着小脸继续喝水,一边缓缓转眸朝着隔壁阳台上的姜小勇看去。

    姜小勇穿着运动装,脖子上搭着一条白毛巾,脸上还有汗珠,额前的发丝也被汗水浸湿了。

    很显然是刚刚晨运回来。

    军人都有良好的生活习性,无论晚上睡多晚,早上都会很早起来锻炼。

    霍冬就是这样。

    姜小勇满腹哀怨,这一周,每天早上他都过得无比煎熬。

    本以为休假可以轻松点的,哪知道竟比在部队里还辛苦。

    每天早上五点,他就得起牀,跟着老大去锻炼。

    今天更过分,老大四点半就叫他了。

    见老大竟提前半小时出门,姜小勇在心里轻叹一声,默默为老大鞠了一把同情之泪。

    本是新婚燕尔,老大却只能以运动泄火,怎能不叫人同情啊。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老大还没把七格格拿下,试问,老大若软玉温香在怀,哪里还舍得这么早起来锻炼?

    运动量暴增,说明老大欲、求不满。

    而且明显一天比一天“不满”。

    只是苦了他了,得陪着老大练拳,全身的骨头都差点被老大打散架了。

    所以七格格若再不快点让老大得逞,只怕他坚持不了几天就要死在老大的拳头下了。

    欲、求不满的男人,真的非常可怕!

    八戒站在姜小勇的肩上,前爪捧着一个核桃,正啃得津津有味,啃得姜小勇的肩头上全是细碎的核桃壳。

    这些天,贪吃的八戒被姜小勇用美食you惑,赖在隔壁流连忘返,都不愿回来了。

    姜小勇那听似善意的招呼,实则透着一抹掩饰不住的调侃,严甯听得出来。

    一杯水喝完,严甯又淡淡瞥了姜小勇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屋。

    不想理他。

    免得他一会儿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些不中听的话来气她。

    姜小勇见严甯无视自己,满不在乎地嘟了嘟嘴,倒也不恼。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他的脑子在快速转动,想着该怎么帮老大尽快拿下七格格……

    严甯将空杯放回牀头柜上,然后朝着浴室走去。

    站在镜子前,她拿牙刷,挤牙膏,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刷着牙。

    刷完牙之后,她将牙刷插进杯子里放回原处,同时随意抬眸看向面前的镜子……

    “喝!”

    镜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男人。

    严甯猛地抽了口冷气,吓得后退一步,下意识地抬手摁住噗通噗通狂跳不止的心脏惊魂未卜地看着倚在门框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的霍冬。

    她惊怒交加,小脸瞬间冷若冰霜,狠狠瞪着差点吓死她的始作俑者。

    有病啊大清早的来吓人!

    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严甯气得想骂人,可还不待她开口,他就先一步噙着温柔又深情的微笑跟她打起了招呼。

    “早。”霍冬目光灼灼地盯着一脸愤慨的小女人,语调慵懒,魅惑迷人。

    早个……头!!

    严甯恼火,却又不便发作。

    伸手不打笑脸人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她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只会发脾气的泼妇。

    虽然他真的是很欠骂!!

    但为了骂他而丢弃自己的教养和素质真的很不合算,毕竟骂他他又不会痛,可她却形象大跌,所以怎么看都是她更亏。

    算了算了,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待急促混乱的心跳稍稍平复了一些之后,严甯没好气地剜了霍冬一眼,然后转回身去,准备洗脸。

    “早。”同时她淡淡回应了一声。

    她很努力地表现出自己的大度,明确地向他透露出一种“我懒得跟你计较”的讯息。

    严甯低头洗脸,霍冬就倚在门边好整以暇地看她。

    看着看着,他就情不自禁地向她走去。

    严甯洗好了脸抬起头的那刻,一副温暖宽厚的胸膛就贴上了她的后背……

    她一惊,回头瞪他,“干吗?”

    因为他太过靠近,她本能地把上半身往后仰,尽可能地与他拉开距离。

    她回头时顺带微微侧身,如此一来他抓着她的肩将她轻轻一掰就让她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早安吻。”他低下头来,去寻她的唇,毫不客气地要求道。

    严甯慌忙偏头,躲开他微微嘟起向她索吻的唇,急叫:“我脸还没洗完呢!”

    她的后背是洗漱池,前面是他。

    他的双臂撑在洗漱台上,将她整个困在他的怀里,让她无处可逃。

    “没关系……”他呢喃着,不屈不饶地追逐着她到处闪躲的红唇。

    一副不吻到她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我有关系!”严甯恼火,伸手推他,紧蹙着眉头没好气地叫道。

    他滚烫的唇,落在她的耳根处,同时还伴随着他低哑磁性的慵懒嗓音,“可是我现在就想吻你……”

    嗯,想抱她,想吻她,想要她,很想很想……

    想得晚上越来越睡不着,想得某处动不动就支帐篷……

    可明明她每晚都睡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却连偷偷亲她一下都不敢。

    他怕惹她生气,更怕惹她心里难过。

    她需要时间,他得有耐心,所以,即便他每晚都难受得想要不管不顾的把她摁在牀上狠狠的爱,可每当看到她睡得恬静安然的小模样,他就只能又默默地躺回地毯上,老老实实地睁眼到天亮。

    他忍!

    努力忍!

    可是,他觉得自己好像快忍不住了……

    就好像是一种恶性循环,他越忍就越难受,越难受就越想要……

    他像是着了魔一般,疯狂到只要看到她,就满脑子都是那些要命的画面……

    就算他一早出去拼命操练自己,尽可能地消耗大量体力,然而回来一看到她,他全身的细胞以及某物,立马就精神抖擞了。

    他像是一块铁,而她是磁铁,所以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这样抱着她才甘心。

    男人炙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脖颈上,痒痒麻麻的像是虫子在爬,惹得她心浮气躁。

    严甯是真的不想发脾气,可被无耻的男人缠得无处可躲,终于忍无可忍。

    “霍冬你神经病啊——唔……”

    她气得骂他,哪知一开口,却给了他可乘之机。

    他霸道地攫住她的唇,在她还来不及咬紧牙关的那瞬,舌就灵活敏捷地溜进她的嘴里去……

    高大强壮的男人,一手搂紧小女人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缠着她的舌,吻得肆意妄为。

    严甯想躲躲不掉,想推推不开,很快就被他吻得浑身无力,不甘却又无奈地败在他猛烈的攻势下。

    然而,他却并不满足于此……

    趁着她大脑迷糊之际,他悄悄拉起她的小手,直接放进他的裤腰里……

    严甯霍然瞠大双眼。

    感觉到手上那要命的触感,她的脸顿时红了个透。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不要脸的男人,整个人都懵了。

    他他他……

    他竟敢……

    “帮我,霍太太,帮帮我……”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口齿不清地呢喃乞求。

    低哑魅惑的声音,透着一丝可怜兮兮的味道,听起来格外的撩人和惹人心疼。

    “唔唔(我不)……”严甯又羞又恼,激烈反对。

    然而她的唇被他牢牢堵着,拒绝的话根本就说不出口。

    严甯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拼命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他紧紧抓着她的手腕,逼迫她握着他的……

    而这还不算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他开始引导她的手,上下左右肆意滑动……

    “甯甯……”他气息变得粗、重,声声呢喃。

    严甯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不!把他埋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

    羞愤欲绝,她倏地张口狠狠一咬。

    他的下唇,被她咬破。

    “嗤……”

    霍冬吃痛,如她所愿,结束了吻。

    他狠狠皱眉,抓着她的那只手没动,另一只手碰了碰被她咬破的地方,指尖立马染上血丝。

    他看着她,目光委屈又哀怨。

    “放手!”严甯脸红心跳,恼怒地喝道。

    她想收回自己的手,可怎么扯也扯不出来。

    “不放。”他果断拒绝,带着点赌气的意味。

    严甯怒,气得狠狠切齿,“霍冬我警告你——”

    “霍太太,你不能对自己的丈夫这么狠心,你不给我就算了,难道这样帮我一下也不行吗?”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抢断道,闷闷不乐的样子像个没讨到糖吃的孩子。

    “……”严甯无语。

    他低下头,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还蹭了蹭,“我难受,甯甯,我难受啊……”

    男人可怜兮兮的声音,透着哀求,显得特别委屈的样子。

    严甯皱眉,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他……是在向她撒娇么?

    “乖,帮我一次,好不好?求你了……”他将她抵在洗漱台上,哄着求着。

    他真的太难受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厚着脸皮求她。

    这种事很奇怪的,她不在的时候,他就算想,感觉也没那么强烈,至少能控制。

    可现在他们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每天朝夕相处,他那压制在心底许久的猛兽被唤醒,分分钟想要破笼而出。

    姜小勇今早还调侃他,说他再这样憋下去,早晚得憋出病。

    嗯,他也是这样觉得的。

    他不想得病,所以他不想再憋着。

    就算不能动真格的,那就换别的方法好了……

    虽然两则之间的感觉天差地别,但那也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对吧。

    他又哄又求,还不放她走,让她羞恼交加又哭笑不得。

    “你自己不有手啊!”她怒急,一不留神就没好气地冲口驳道。

    话音落下,她才惊觉这话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她居然叫他自己……撸……

    严甯的脸,已经红到无以复加。

    霍冬闻言,唇角不由勾起一抹愉快的弧度,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宠溺轻叹,“傻姑娘,不一样的。”

    “不都是手么,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说也说了,她索性厚着脸皮继续说下去。

    而且她觉得,自己的手不是更好么,想要怎么就怎样,想要多久就多久……

    反正她不想帮他。

    嗯,不帮不帮!

    这种无下限的要求她凭什么要答应?

    才不!

    “感觉不一样啊……”霍冬俯首,在小女人的耳畔哑声呢喃。

    严甯默默翻了个白眼,满脸的不以为然。

    “甯甯,我们现在是夫妻,你有义务解决我的生理需要。你不愿意让我碰,我不强求,但好歹你也得用另外的方式补偿我一下是不是?”他软磨硬泡,竭尽所能地逼她妥协。

    手上的感觉,越来越清晰,简直让她头皮发麻。

    “你再这样饿着我,我会憋出病的。”他衔着她的耳朵,爱恨不能地轻轻咬了一口。

    严甯疼得微微蹙眉,偏着头恼火地狠狠瞪他。

    霍冬重重叹了口气,幽怨地与她对视,“不管你愿不愿意,咱们都是要过一辈子的,我若憋出个好歹你就真的无所谓?”

    一辈子……

    “放手!”严甯咬了咬牙,极具威慑性地冷冷喝道。

    “不放。”他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严甯脸如寒冰,极冷极冷地看着他。

    那样的眼神,充满着警告,饱含着一股她就要翻脸的预兆……

    “就不放。”他闷声咕哝,嘴硬。

    霍冬想,虽然自己嘴里说着不放,可如果小女人坚持不肯帮他的话,他也只能作罢……

    “关灯!”

    严甯倏然冷冷吐出两个字。

    “……嗯?”霍冬愣了下,一时没懂她的意思。

    “我叫你关灯啊!”她佯怒地瞪他,红着脸冲他嚷。

    在他的注视下,她肯定做不到,光是他那火辣辣的眼神就足以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冬在短暂的怔愣之后,终于反应过来。

    双眼瞬时闪闪发亮,他近乎痴迷地看着她,满心欢喜。

    惊喜来得太突然,砸得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啪!

    他立马把灯关了。

    在光线昏暗得近乎黑暗的空间里,严甯最终还是妥协了。

    被厚颜无耻的男人扣在怀里,帮了他许久……

    ………………言情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有饭局,非要严甯跟他一起去。

    严甯不愿意,却在他各种威逼利诱下,最后只能无奈陪同。

    然而当服务生推开酒楼包房的门,她看到包房里的人时,整个人却僵在了当场……

    -本章完结-